熟女網愛記

他離開我,就如鑽石劃過海綿一般劃過深處,留下深刻的興奮與些微刺痛感,那種割力讓人渾然忘我。

我們瘋狂地交歡,互吻著彼此,我被他那種不滿迷惑了,只是任由他在我身體內有力地震撼著,震撼著我敏感部位的每絲神經。

他很……怎麼說才好?「強」?

「啊,你真棒。」弟弟很舒服地歎了口氣,「咬得我……真舒服。」

我感覺很漲,體內裡的異物感消失無蹤,化成了肉體的刺激,我不自主的收縮著。這就是他所謂的『咬』吧?

他很棒,在我體內不久,我就感覺到了,真的很妙,很棒,很壞的男人。

他擺動臀部,將力道均勻而紮實地放入我體內,那種力道讓我興奮。我們的舌根也糾纏不已,那種銷魂的滋味,讓有點沮喪的我,突然不知怎地愉悅了起來。

「啊啊……」身旁的女老師發出陣陣的哀嚎,夾雜拍擊肌膚的聲音。

我突然從沉醉中驚醒,望著她,發現在她身上的男人,正用皮帶抽著她雪白的臀部。

「美極了,打我!」她低聲嘶喊著著:「抽我!」

Ted又大力抽了幾下,同時發出「拍拍」的聲擊,一鞭鞭都抽在她渾圓豐滿的臀上,落下雪紅色的鞭痕。

我原本沉溺愉悅的肉體,剎時感覺不到任何性慾,只是轉成驚懼。

「她愛啊,」弟弟即時在我耳邊說:「你愛嗎?」

我趕緊搖搖頭,離開男人的身體,「我要走了。」

「哥,她說要走了。」

Ted聽到這話,停下動作,問那女老師:「你愛嗎?我抽你,你愛嗎?」

「愛!我愛!」她急促地喘息:「抽我!快抽我!」

「看,不抽她還不愛呢。」弟弟說:「你不愛,我們不會抽你的。」

我疑惑地望著她,她臉上儘是一片愉快滿足。

這種變態的情景,這種…我真說不上來內心的驚慌。

「哈哈,老師就是喜歡這樣,我們也沒辦法。別嚇壞了我們的網友姊姊,就不抽吧。」Ted放下皮帶,然後躺下來。

那女人倒是相當自動,將嘴唇湊過去他的肉體。

「過來啊。」Ted叫著,「老弟,也一起來啊!」

「放心,我們只是做愛,不會動刀動槍的。」阿風對我眨眼睛,把我當成真是他情人了:「看你怕的。…哈哈。」

他把我拉了過去,然後讓我趴著,將雙腿張開,好讓哥哥的舌根,能舔弄著我的私密地帶。阿風則從她後面進入了,然後很激烈地頂入她體內,她發出了低聲的呻吟,讓我覺得她有點像某種樂器。

「啊……」我因為靈巧的舌根而輕輕叫了出來。

「哈……哈……哈」那女人喘著嬌息,隨著身後男體的擺動,她發出魅惑男人的聲音。

「棒嗎?」Ted從我下方說著:「愛嗎?」

「嗯……」我興奮地說不出話來,只感覺下體很濕潤,甚至快要滴在他臉上。

我不知道為何我還不走,剛剛的驚懼,被男人這麼一搞弄,不知道為何通通消失無蹤,縱情於被男人舔弄的我,似乎失去了某種思考的能力。

男人的舌根很深入,我很明顯感覺得到,很像是男人肉體在門口挑弄的觸感。

「研究」這兩個字突然閃過我腦海。

突然發現,其實我不是在研究別人,而是在研究自己。

研究我自己骨子裡的淫蕩本性。

當Ted在我下方,讓我陷入矛盾而刺激的陷阱時,我聽到背後的女老師狂亂地叫了起來。

「啊………被操壞啦……啊……壞啦…哈哈……………」女老師這麼叫著、喘著,她叫聲中,夾雜著達到高潮的歡愉和刺激。

在平時,這種女人的叫床聲聽來一定相當淫蕩,而且會令我感到尷尬難堪。

現在不同,可能是我也正沉溺在這樣的情緒裡吧,那叫聲,魅惑極了。

她間接加速催化著我的情慾。男女夾雜,身體又緊緊相連著,我第一次感到「雜交」的快感,我暈眩了。

「你的pussy真甜啊。」Ted說:「都結婚了,還能這樣,好棒!」

「pussy」這個字眼,非常挑逗,對男人女人都一樣。久沒有聽人用pussy這個字了,而且是對我。原本被Ted舔弄的快感,累積到他講出pussy這個字眼時,我已然身心崩潰,顫抖著、喘息著。

Pussy被剛見面的陌生男人舔吻如此之深,如果不是拜網路之賜、拜IM之賜,想不出在過去的歷史中,有哪個女人曾經這樣。

若有,也是被強暴吧?

此時,我兩腿下方的Ted一臉得意,高潮後的我,脆弱地離開了Ted的臉。

「他們倆兄弟很會搞,從剛剛看你視訊時,我就已經被伺候的不成人樣了,嘻嘻。」女老師開口了,夾纏嬌媚的笑聲。雪白的裸體,曲線好的不像35歲。

「剛剛看視訊,你好浪。」阿風說:「浪的很火辣。」

會嗎?我感到非常尷尬,這種事用說的,令我不自在。

「要看嗎?」阿風得意的說:「我們把你錄下來了。」

我聽到這話,驚訝的說不出來,「錄下來?」

「對,錄下來了,你剛剛在網路上自慰的樣子。

「那怎麼可以?」我很生氣,真的。

「反正,你也沒損失,沒人認出那是你身體啊。幹嘛這麼認真?錄下來留念啊。不會傳出去的。」阿風有點邪惡的笑,得意於自己的傑作。

我有股驚懼,是否這房內也有針孔攝影機?我環顧四周。

這是女老師的房間,不至於會有吧?

「找什麼?找攝影機?」阿風笑著:「不會有吧?這是我們老師的房間啊。」

我鬆了口氣。果然沒錯。

那女老師似笑非笑,跟兩個男人做了一整夜的她,此時一臉容光煥發,成熟而性感,但是慾望似乎無窮,剛過高潮,一隻手竟然又在撫慰Ted那勃發的男性肉體。

「我們老師喜歡這樣。」Ted突然開口,「白天她很嚴肅呢,沒想到晚上跟蕩婦一樣,真是男人最愛的床上恩物,幹不膩。」

「討厭,」女老師邊笑著:「別聽他亂講。我哪是?」

「討厭,我哪有亂講?」Ted學她的口氣:「你就是。」

突然,阿風突然不知道從哪拿來一根繩子,纏繞過女老師的胸前。男人們的動作突然敏捷起來,女老師掙扎著,但似乎只是敷衍,任他們綁住自己。

我無法形容那是什麼感覺,她被繩子綁住,然後橫躺在床上,似乎我就要看到今晚的主題了。

「啊……」她發出求饒的聲音,那實在是很奇怪。我甚至覺得那不是真的。

女人因為被綁的刺激而興奮地叫著:「不要啊……」

她叫得很大聲。

「靠,婊子,騷貨,剛剛干的你不夠喔?又想要?」Ted突然罵:「真是爛婊子。欠干!」

兄弟們夾雜著低俗的言語,不斷挑逗她。

阿風很快把她翻過身,露出滿是血痕的臀部,那真有點可怕。

Ted則是拿了一旁的皮帶,一下就抽在她臀部上。

「啊~~」她叫著:「不要啊~~」但聲音卻很興奮。

「給你滴蠟燭喔。」阿風說:「干!臭賤貨,以前還打我好幾鞭,現在被打還喊爽,真賤~」

「啊~~對不起~~我錯了~~饒我啦~」她叫著。

Ted一邊抽她,一邊聽到她的哀嚎。一鞭鞭抽在她臀上,真的留下痕跡。

就這樣,一場虐戲在我眼前上演。

「換她吧。我很累了。」女老師說:「你們跟她一起玩。」

「好啊。」阿風很興奮,「剛剛我試過,真得很緊。」

「是嗎?」Ted聽得眼睛發亮。

剛剛雖然加入三人,但事實上,我還沒真正一起跟兩個男人,兩個男人,同時跟兩個男人會是什麼滋味?

「你身材真棒。」阿風望著我說,然後對她說:「老師,你休息一下。我們好好招呼一下客人。」

Ted聽到這話,馬上說:「好,來啊。」

接下來,他們兄弟毫不把我當成那女老師,完全不顧我的抗拒,都朝我撲來。

三個人,開始了男人跟女人的性遊戲。

一起始,我半跪在床上,嘴裡吞著阿風,腿間被Ted塞滿,為了緩和裡Ted帶給我的肉體刺激,我不自禁強烈地舔著阿風的男根。

體內同時存在兩種異物感,這樣的感覺,讓我刺激、興奮、而有點害怕。

沒多久,我完全拋開了丈夫與亞得,浸淫在兩個男人的肉體折磨中。

很下流的情境。

接下來的時間,他們彼此交換著位置,從不同的地方進入我。

Ted跟阿風給我的感覺很不一樣。Ted充滿了我,而阿風總是能巧妙地直擊我心深處。

我們三人的身體沒分開過,男人們要求我變換體位,從原來的半跪姿,到後來我坐在Ted或阿風身上,舌尖抵著另一個男人沾滿我液體的男根。

體內的慾望被狠狠地挑起,隨男人身體而擺動的我,什麼都不想,只想滿足自己。

我喜歡聞男人乾淨的汗水味道,更喜歡貼著男人汗水淋漓的身體。

夾雜在他們身體的時間,都被浸的渾身濕了。這令我更加興奮,更加毫不猶豫地享受著男人們的身體、同時更激烈地晃動著我自己的。

房內持續著我的呻吟聲,時而激情,時而浪蕩、時而嬌柔,夾雜著萬般情緒。

我純粹就是個女人,被兩個男人進入的女人。我成了發情中的雌性動物。

回想起來,當時的情境一定很淫亂,我沒有在乎誰在我體內,是阿風或Ted,我全忘記了,只是不停地、輪流接受著兩人。

我發現,在那段時間內,很難思考其他事情,大腿內側與全身,感覺男人們粗細不同的吻、強弱不同的撫慰、程度不同的進入。

肉體的快感持續折磨著我。

「喔……快點,出來給我……寶貝…………洩身了………給哥哥……」阿風已經熟悉我高潮時的表情與叫聲,在我因他而攀上高潮時,他曾這麼興奮叫著。

後來,Ted也是這樣,他搶在我高潮來臨前喊著:「寶貝……老婆………老婆………盡量丟……盡量……唔……乖喔………好乖」之類的話語。

那種話語很三八、而且下流了點,但是,卻令我更快洩身,也算是種男人的呵護感。

最難忘記的,是我讓他們射精了,我不知道在我來之前,他們有沒有。

「你~~晃動~~~奶子,讓我~~會~~~射………」Ted這麼說時,他的男根正在我嘴內。

我淫浪地隨著阿風擺動身體,聽到這句話,突然感到很興奮。

阿風似乎也有點撐不住,他正扶著我的雙腿,用渾厚的力道不斷撞擊著我下體,突然狂喊:「丟~給你~~好不好?好不好?哥哥~~丟給你啦!好不好!」

「好~給我~全都給我~~」我激動著:「射給~~我~~客~兄~哥哥~~」我狂浪的喊著,感覺到陌生男性在我體內注入了一股暖流,讓我深處燙著、顫抖著。

這種迷人的感覺吞噬著我,肉體的快感,讓我墮入情慾的深淵。

為了防範,我從跟亞得偷情以來,就長期服用避孕藥。

為了不讓丈夫起疑,我曾經對他撒謊:「我一年內不想生,因為要做研究。」

他沒有起疑。

阿風持續不斷地在我體內跳動著,那樣毫不保留、毫無吝惜地射入我的pussy內。

我顫抖地接受著全部,這是女性的本能吧,那一瞬間,我感到無比的滿足。

他在我體內跳動了許多次,我感到深處強烈的收縮,快感像是颱風般,吹垮了我的一切。

同時,Ted也射了,就在我的胸口,充滿男性活力的精雨,下在我那濕潤的乳房上,微溫觸動我胸部突起的那一對,波動的起伏著。

感覺像是裸體躺在下雨的戶外。

阿風在我體內,Ted在我胸前,加上我自己,在那一瞬間,都到達了興奮的頂點。

My pussy is full…我低吟著這句。

天就要亮了。

*** *** *** *** *** 

霍桑效應

雜交經驗,讓我對性愛的體驗,又多了一層。對於一個以田野方式進行網路性愛研究的女性學者來說,研究滿足了本身的好奇心,也排遣了原本封閉的生活。

我知道,自己骨子裡越來越喜歡這樣的經歷,雖然連有這念頭都覺得罪惡。

白天面對年輕的男生,夜晚跟大不了多少的年輕人鬼混,原來,這就是我。

一個受人尊敬的學者,跟一個人盡可夫的蕩婦。

這是做這番研究,造成的我自己。

該怎麼說服自己呢?

兩天後,我接到了一通電話。

是她。那個女老師。

「有空嗎?下午過來?」她說:「聊聊?」

我不知道有什麼好聊的,我們好像是情婦與太太一樣的關係。雖然本質上不是這樣。

「怎知道我電話?」我還是想問。

「他給我的,」她說。

我當然知道,「他」是誰。

那女人,讓我覺得有點說不上來的……感覺。

也許,我們是一樣的人?

我來到她的屋子裡,只有她一人在。

本來應該就是這樣吧?

「喝咖啡?還是茶?」她很溫柔地問我,讓我覺得有點奇怪。

原來,她也有正常的一面,不是變態的女人。

「茶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