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網愛記

現在年輕人真是的,這也算是性暗示?我不禁替那女老師感到惋惜。

「一共發生幾次?」

「兩次,一次算半強迫的,第二次她完全是自願的,還主動找我們去她房間,說要跟我們談談上次的事情。」

「她怎麼說?」

「她要我們蹂躪她啊。」

「什麼?怎麼蹂躪?」我問。

「她要我們對她粗暴一點,甚至用力打她屁股。我不太敢,所以就一邊干,一邊打她屁股,她還很爽咧~」

這個經驗對我來說很新奇。這類肉體關係,其實跟男女情慾大異其趣。被害者本身並不是渴望性愛,而是有某程度的被虐心態。換言之,受害者本身就是「性被虐狂」(Sexualmasochism)。

基本上,受害者藉由這樣被強迫的虐待性行為,達到心理與生理上的滿足,一般都把這樣的行為定義為「性癖好異常」或「性倒錯」(paraphilia)。

但是,即使有色情片渲染刻意這類的情節,但在現實生活中,沒有證據或研究可以判定女性有被虐傾向,例如1988年,美國學者DeniseDonnelly就曾針對320所美國大學學生,進行性虐待/被虐待在男女性之間的差異,發現「沒有證據可證實女性被虐假說」,因此,當我聽到這樣的描述時,內心有點懷疑。

「真的嗎?」我再度確認。

「對啊,不蓋你,她真的很high,我們邊干邊打她屁股,甚至我弟弟還打了她一記耳光,她還很舒服咧,說再打一個。ㄏㄏ,有點變態,被虐待狂。SM」

也許很多色情電影都演過這樣的情節,但是學界對此仍然存有疑慮,認為男性的虐待/被虐確實存在,而女性則極少存在,如果這是社會集體議題,也許更符合我本行,但若是某種心理異常議題,那就是心理醫學問題,不屬於我所專攻的社會心理學範圍。

然而,我卻被這樣的描述所引導,進而產生了高度的好奇心,我不知道,那是出於專業的好奇,還是有其他因素。

「喔,這女人不知道多飢渴,一直叫,奶子又大,一直搖晃,我的小弟弟~我的老二啦~還在她乳溝擠來擠去,爽死了。」

我想到那情景,腦海裡是一個狂浪妖艷的女人,雪白的肉體在兩個兄弟之間恣意沉淪,不知如何,我被這樣的景象所迷惑。

「然後呢?」

「你有興趣聽啊?該不會你跟我們老師一樣很哈吧,ㄏㄏ……」

「我只是想,有女人喜歡這樣嗎?」

「廢話,喜歡的很咧!女人都有點被虐,否則不會越被壓越爽。」

真是標準的男性觀點!不過我真有點好奇,這種個案,讓我有一窺究竟的慾望。

「你們何時會再去她房裡?」我問。

「怎樣,你也想一起來喔?呵呵。」

「我先看看。」我說:「從視訊看。」

「好鮮喔,這點子美呆了!我們先來個3P,你在旁邊用視訊看,如果你忍不住,就來加入我們,屌喔,明晚我們要去她家,我們會說服那婊子,明天這時候見。」

我本以為這不太可能,也沒抱太大期待。因為我不太相信有這回事,有學者認為,女人有被虐傾向,那純屬男性觀點的幻想,用以掩飾或合法化自己的性行為,例如有些男性說的「欠干」,或者男性認為女性必須在某種壓迫或強迫下與男性進行關係,還能從中得到快感,這都是很錯誤的想法,至少,我就不這麼以為。

以我的感覺而言,大部分女性還是必須在愉悅且願意的情況下,才有機會得到性的滿足,因為女性的力量單薄,所以男性的口頭威嚇或暴力強迫,容易女性內心的心理壓力,產生例如「可能被殺」、「可能遭遇身體傷害」等恐怖想法,這樣的情況下,如何能得到快感呢?我不解。

但如果說女性在性行為時傾向被自己能接受的男性所引導或支配,這我倒可以接受,但那是根植於女性對男性的基本信任,她相信「他不會傷害我」、「他會愛護我」,所以寧願被男性支配,或配合男性做些動作,這跟「被虐」其實是天差地遠。

所以,在強暴個案中,甚少出現女性願意配合施暴者的案例,因為強暴代表「傷害」,試想,如果一個人拿一把刀,強迫女性幫他口交,她會甘之如飴嗎?

所以我也認為,相信女性喜歡被虐,純粹屬於「男性觀點」,這類男性觀點充斥於色情片,因此,大部分女性,即使基於好奇觀賞色情片,投入的程度也不會跟男性一樣深,除非內容是描述男歡女愛的情緒及性愛,而不是單純的性交活動或非自願的性交。

第二天晚上,3P果然在線上,我一上線,就被3P發現了。

「睜大眼睛看喔,我們開視訊了。」3P打出一行字。

我接受了視訊,眼前看到的景象,令我十分驚訝。

視訊頭被擺在高處朝下照,一身雪白肉體在兩條男體之間,很明顯地,她正和3P兄弟進行一場肉體的遊戲,在床上。

女人的頭髮有點散亂,但肌膚很雪白跟兩個男人的膚色形成強烈對比,身體曲線似乎有點消瘦,但是相當骨感。她那姿態令我臉紅。

簡單來說,那女人一邊幫一個男人口交,後面則被另一個男人進入體內。

好火辣的場面,簡直是A片。

即使透過視訊,還是讓我臉紅心跳,有點道德譴責的心理,但視覺上的興奮似乎更強烈。

從女人臀部進入的男人(我不知道是哥哥還弟弟),一邊用力地挺動臀部,一邊朝鏡頭向我看來,雖然他的臉並不是很清楚,但他似乎正在對我笑。

我臉上一陣發熱,那感覺似乎是看A片時,其中一個男主角對著電視鏡頭微笑一般的詭異,但我很清楚知道,現在在某一個地方,正在發生這樣的事情。

突然,女人前方的男人輕輕打了女人一下耳光,但那女人卻不以為意,繼續接受著兩兄弟一前一後的對待。

我終於相信了。

女人開始有明顯的身體擺動,似乎高潮來了,接受著這兩個男人的肉體,她的側面看起來還挺清秀,不太像是卅五歲。

看到那女老師的側臉,我突然感覺,好像正在視訊裡頭的女人就是我。

下體一陣電流交錯,我感覺到乳頭似乎有點發硬了。

自從跟18cm偷情以來,我身體就變得很敏感,常常一被挑逗,就會有不自主的反應,那感覺很奇怪,那是性反應,我知道。

然而,我一直以為只限於正常的一對一肉體關係,就在我眼睛看著視訊裡頭兩個男人與一個女人交合的景象時,竟然發現我也有了性反應。

我將手緩緩放入內衣裡面,開始撫慰自己的乳頭,一陣敏感的肉體刺激湧入腦裡。

視訊裡面,三個人的肢體激烈了起來,女老師換了姿勢,全身躺在床上,然後嘴邊一根男人的肉體,大腿之間的地帶也被一根肉體進入了。

原來,這就是他們把視訊頭擺到高處的原因!這樣的角度實在非常清楚,女老師閉上的眼睛,張大的嘴巴,滿足的表情,那種沉溺於兩個男人肉體的淫蕩神情,我從未見過。

可能是距離感帶來的安全感吧?我看得有點無法自己,,我褪去了單薄的內衣,把雙手貼在自己的一對乳房上,開始有點愛撫起自己。

男人們很激烈地fuck那女人,那時候我腦海裡,真浮現了fuck這個字眼。

「They are fucking her…(他們正在干她)」

「She is being fucked by them…(她正被他們幹著)」

我喃喃自語,不停重複這兩個英語句子,迴盪在我一個人的房內。

I want them to fuck me…(我要他們倆干我)

慢慢地,我發現改變了句子,又自言自語地重複這句話,同時,我已經開始撫慰著我大腿之間的地帶,我那地方變得很濕很濕。

我恣意愛撫自己的肉體,眼睛沒有移開視訊。兩男一女正沉溺在一種奇特的交合經驗中。我在遠方觀察著,竟然也沉溺了。

從下體傳來的自慰快感,很快讓我失去理智,我有點慌亂地打開了自己的視訊。

視訊裡的男人發現了我要他接受我視訊的訊息,很快地將身體離開那女老師的嘴,來到了鏡頭前,他那聳立的肉體上,沾滿女老師的液體,正劍拔弩張地對著鏡頭。

「真嚇人。」我心裡這麼想著,他好像故意展現男性的肉體。

隱隱覺得自己的下體有點反應,跟上次一樣。突然之間,我很希望他那勃起的肉體能進入我,稍微抒解我無意被撥弄起來的慾望。

我在視訊窗格內看到我自己的胴體-一對雪白渾圓的胸部、平坦的小腹,還有身上僅剩的黑色內褲,都正被兩個男人一覽無遺。

我感覺到自己兩腿之間,也不斷分泌出因為感官刺激所催化出來的液體,慢慢地,我放縱了,一種狂野的性愛幻想侵佔了我。

我慢慢褪去身上的內褲,把自己全部裸露在螢幕前,我覺得自己像個久曠的怨婦一樣,期待鏡頭那邊的男人們能用同樣的方式對我。

那場景極度的淫穢,真讓我有點心跳加速,也開始喘息了,我開始放縱地撫慰全身,敏感帶所帶給我的刺激感,又讓我更迷亂了。我想,我是出於一種比較的心理,一種想迎取注意力,證明我有魅力的心理。

男人們似乎也因為我的大膽而更加興奮,我發現他們都朝螢幕看來。

突然,同一個男人又跑到螢幕前來,打下了一行字:「你很性感,身材棒極了,很想幹你,可以現在過來嗎?」

「不行,太晚了。」我回答,這時候出門,實在是很難想像的一件事。

「可是會很想幹你。一起幹。」

「不。」我發現看是一回事,真正做又是一回事,目前,我只想看而已。

「我給你我手機,你如果受不了,可以call我。」他打出了手機號碼,然後又回去床上了。

螢幕上是男女交纏的景象,極盡淫穢的畫面,一個女人滿足著兩個男人,而她似乎也得到了充分的愉悅,從她表情上看來就是如此。

通常我的自慰都是很低調的,而且帶點羞恥,頂多就是靜靜愛撫自己的陰核直到高潮為止,但此時,我自豪自己比鏡頭內的那個女老師更年輕,而且身材更好,這種自信,讓我開始放縱自己,我索性把大腿張開,讓鏡頭呈現出全部。

這樣的我,就完整呈現在兩個男人面前。奇怪的是,我很興奮,興奮地有點不知所以。

我撫慰自己,然後將這情景毫不保留地透過視訊送出去,很興奮的感覺,我說不上來,感覺身體有股電流通過,一直交會在我那女性的私密地帶。

我恣意沉溺在幻想跟自慰的夢幻感與現實之間,下體的感覺令我很陶醉。現在我真希望18cm能在我身邊,在我房裡愛撫我,征服我。

發現自己其實很空虛。此時,丈夫可能遠在萬里之外的天空中,那個我所嫁的男人,在我生理最需要的時刻,卻離我如此遙遠。

當然,我也知道,就算我丈夫在,很可能也無法滿足此時的我,真的驚訝自己要得這麼多!

那火熱的鏡頭,又再度解放了我,甚至,我覺得比跟18cm正常的偷情還要刺激!

我是怎麼了?

即使一邊譴責質疑自己,但是身體還是不聽使喚地自慰著,我讓最私密的地方對著鏡頭,一邊將手指在陰核上愛撫,也愛撫著自己的乳頭,完全沒有任何拘束。

也許,我其實喜歡享受這種時刻。淫亂的幻想、需求的肉體、不帶任何威脅感的性關係。

「屁股對準我。」男人又跑到螢幕前,打出了這行字。

我沒有抗拒,既然他如此要求,我就照辦吧。

我將房間的燈全部打亮,把視訊拉到床邊的小桌子,將身體趴在床上,翹起了臀部。

此時,他們很興奮吧?想到這裡,我更濕了。

我維持這樣的姿勢,慢慢愛撫自己的下體,我突然覺得自己愛上了那份性感。手指的撩動,絲絲不久,我真的達到了高潮,一股熟悉而又愉悅的高潮,讓我像坐雲霄飛車一樣,佔據了我全身,我顫抖著盡情迎接這強烈的肉體反應。

高潮的快感燙紅我的臉頰,視訊裡的女老師臉色也相當滿足,似乎也跟我一樣達到高潮。

我沒有繼續看,因為很有罪惡感。我關上電腦,到浴室沖了涼。然後關掉房間的燈,躺回床上。

「他們…在哪呢?」我問自己:「能做多久呢?」事實上,我並沒有目睹受虐的情形,這是很失敗的一次觀察。換言之,我只是經歷一次網愛,甚至不是我自己的網愛。

滿腦子都是剛剛兩男一女肉體交纏的景象,這讓我感到不太滿足,身體的最深處似乎還有一股殘餘的慾望。

今天,丈夫又出機了,我一個人在家裡,剛剛看完了視訊,而且也自慰高潮了,但我發現,自己的內心跟肉體,還是很空虛。

我打開音響,房內充滿了優雅的音樂。突然,我有一股衝動,打了手機給18cm。

我不知道為何打電話?也許我只想聽聽一些甜言蜜語,我在想,熟悉男性的言語撫慰,也許能冷靜一下我那因生理需求造成的混亂思緒。

手機關機了,我有點失望,感覺我沒有任何人可以求助。

我裸體埋在被窩裡想了許久,不知不覺,感覺下體又濕了,我抽了一張床邊的面紙,輕輕擦拭著下體,很敏感的肉體。

我輕輕將手放在私處撫慰,可是越是這樣,越感到一股無可抵擋的慾望,那慾望讓我大膽地將手指放到陰道內,這是我從來沒做過的事情。

剛開始,感覺有點異物感,但卻有一股說不上來的愉快舒服,於是我將手指慢慢放到陰道深處,那感覺越來越不舒服,其實也不是不舒服,而是我可能不太適應男人性器以外的東西進入體內。

我沒有將手指伸出體內,反而更往深處去,說也奇怪,當我越是這樣,越感到刺骨的快感,從未有過的性奮程度,我沉溺在這種變態的自慰中。

「啊……啊………」我不覺地呻吟著,全身顫抖。現在這種樣子的我,如果被丈夫看到,不知道作何感想?

我想,正常男人看到,都沒辦法忍受吧?一個寂寞的成熟女性,裸體在自己的床上,極盡挑逗及需求地自慰著,那種淫蕩的畫面,可能會讓任何一個正常男性毫不猶豫地就採取行動吧?

我發現,現在我的肉體,真得很需要一個正常的男性。

「我給你我手機,你如果受不了,可以call我。」腦海裡突然閃過剛剛男人打的字。

我起了身,打開電腦,上了網路,找出了剛剛的對話訊息。

3P依然在線上,此時,可能正在虐待著他們的女人吧?我突然想笑,這都什麼時候了,體內還有一股未滿的性慾,真是有點不尋常。

我下意識地按了手機,接通了對方。

「我就知道你會打。」開頭男人就這麼講,很有磁性的男聲,稍稍帶動了我的慾望。

「嗯。」我不知道要說什麼,更不知道為何會打。

「要過來嗎?」他問。

我沒有答話。

「你住哪?」他沒有繼續問我的意願,直接切入。

「網咖店不遠,幹嘛?」我問。

「你一個人住嗎?」他說:「今晚一人睡?」

「嗯。」我輕輕回答。

「過來,」他說:「我來載你,十五分鐘夠嗎?網咖店門口見。」

我沒有回答。

「就這樣,等等見。」他很果斷地掛掉電話。

我一片空白。那是一個陌生男人的邀約。而且是很複雜的關係,還是性關係。

四周很靜,我一片茫然,不知道坐了多久,我才站起身來。

我得出門了。我披上衣服,然後到梳妝台前,上了點粉。

男人剛剛的電話,很像是命令,絲毫不讓我有考慮或拒絕的機會。但是,我卻動搖了。

明天沒課,丈夫也不回來。明天,整個世界都會遺忘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