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網愛記

我遇見的第二個樣本,說來有點奇特,嚴格來說,我並不是在網路上認識他們的,而是在一個網咖裡面。

因為我的手提電腦送修,所以,我趁著一次丈夫不在的機會,一個人晚上偷偷來到一家網咖「釣魚」,也就是我的「網路採樣」–在公開的聊天室裡面等著被我的樣本搭訕。

「你好!」畫面上突然出現有人對我打招呼。帳號叫做「3P」。很怪的名字。

Rachael:hi

3P:等等~我猜你是…女的?

Rachael:嗯。

3P:等等…我再猜……大約29?30?

Rachael:什麼?

3P:我說年紀………是不是押?

Rachael:差一點點。

3P:是喔?管他~來這裡找啥啊?

Rachael:聊天。

3P:聊天喔?要ONS嗎?

Rachael:你說一夜情嗎?

3P:是底。

Rachael:有人答應過嗎?

3P:有。

Rachael:幾個?

3P:好幾個咧~怎樣?現在出來先兜兜風?

Rachael:我住哪你都不知道,還兜風?

3P:我知道,我猜得很神。

「我住哪?」我問。

「跟我一樣。」他說:「台北縣。」

「台北縣,」我說:「機率最大的縣,瞎猜也會中。」

「我不是靠機率猜的喔!」他說:「怎樣?去不去?隨時可以去接你。」

「不去。」我拒絕了。

「喔?可惜。」他說:「覺得你長得不錯說~~」

「你又知道?」我問。

「當然知道。」他打出這行字:「你看看你左後方。」

我慢慢回過頭,竟然發現一個男孩子正對我揮手!

原來,他竟然跟我在同一間網咖內?!

我臉頰發熱,一時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我連忙把瀏覽器關掉,跑到櫃檯去,隨便掏出了一百塊錢丟著,然後頭也不回地就走出了網咖的大門。

男孩沒有追上來,要是他真追上來了,我可要叫警察了!我打定主意。

上了車子後,我踏著油門,迅速離開了那一帶。

那次經驗之後,我不敢再上網咖,乖乖地等我的電腦修好,在自己的房間裡面上網,應該是最安全的。

我猜想,3P大概不會就這麼消失。既然出現在那樣的聊天室,大概也都是常客吧?

果不其然,兩天後,我電腦送修回來了。一上了聊天室,又遇到了3P!

「抱歉啊!上次。」他說:「不過,沒惡意喔~」

「你怎麼知道我上那個聊天室?」我問。

「走過你身邊時不小心喵到的~」他承認了:「跟你開玩笑的。」

「我真嚇到了。」我說。

「抱歉啊~~我們不是壞蛋。」他說:「只是兩個年輕的色中餓鬼!!!」

「兩個?」我問:「為什麼?」

「我們兄弟共用一個id啊,我們是雙生兄弟。」他說。

「是嗎?」這可奇了,我問:「那你是哥哥還是弟弟?」

「連我們也搞不清楚,外婆說我是哥哥,舅舅說我是弟弟,阿~隨便啦!!」一副Z世代無所謂主義的樣子。

「你們在母親娘家住?」我問:「父母呢?」

樣本的家庭狀況也是很重要的研究項目之一,透過家庭背景的理解,也許可以找出樣本的性觀念跟家庭狀況之間的某種關連性。

「我爸早掛了~我們都沒看過他,我媽嫁人了~所以不常看到。」他回答的很乾脆。

原來是一對沒有雙親的孿生兄弟!

「你們幾歲?」我問。

「我們都是24…剛退伍咧~~…」

「喔?」我問:「沒工作嗎?」

「有啊。」他說:「你呢?」

「我有。」我說:「你有女朋友?」

「沒~~」他說:「你呢?」

「我結婚了。」我表明身份。

「喔?人妻喔?很棒耶…」

18cm也是這樣,聽到我嫁了,高興的跟什麼似的。所以我猜想,男人只管偷腥,大概對於對方的婚姻狀況什麼之類的,都不挺在意吧?

「你們在網路上找一夜情?」我記起當天的事情:「常常這樣麼?」

「要看囉~看心情。」他打:「況且網路無美女,真要這麼阿撒力的,我們還會考慮咧!」

「你們……找怎樣的女人?」

「隨便囉,最要緊不能太胖。你好像不胖喔。ㄏㄏ」

「隨便你們想!」我說:「我無所謂。」

「我們兄弟一直想要同時搞一個女人。你願意嗎?」他這麼說。

「不願意。」我一想到三個人在一起做愛,就覺得有點……無法接受。

「喔~果然,女人都不太願意3P。」

「我倒是很好奇,你們不會覺得……這樣很…不自在?」我對男人的心思感到不可理解。

「不會啊,」3P打出了這樣的回答:「很刺激耶!」

這似乎引出了另一個青少年性態度的主題,那就是對「多人群交」的接受度。

我記得報紙上曾經有過這樣的報導:一群少男少女雜居一處,互相交換性伴侶,甚至女孩子懷孕都不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這種多人的雜交,隨著現代人際關係的複雜化,漸漸已經成為年輕人間一種主流的性幻想模式。

「怎麼刺激法?」我問。當然為了研究才問。

「就是……兩個男的干一個女的啊,看那女的一直唉唉叫,很爽耶!」他說:「A片上都這樣演的。」

「是嗎?」我不以為然:「哪裡爽?」

「女的全身上下都會很爽耶,尤其前面含著一根屌,後面又有一根屌插進去洞裡面,不爽嗎?我們就不信。」

「那你們試過嗎?」我問。

「有。」他說:「一次。爽翻了。」

「幹嘛找我?」我問。

「沒啊,」3P說:「我們覺得你長得不錯,所以問你看看有沒有興趣。」

很直接的回答!

「是嗎?」我說:「沒太大興趣耶。」

「是喔?搞不好你是恐龍對吧?」他說:「上次其實也沒看粉清楚耶……」

「什麼話?」我有點生氣:「你是說我醜?」

「不知道啊,除非你開視訊來看詳細一點,有視訊嗎?你。」

「我有視訊啊,」我說:「但我不開。」

「是喔,為什麼?」

「不開就是不開,哪有為什麼?」我說:「怕你們看了會………睡不著。」我邊打邊露出微笑。

「really?這麼hot?那非看不可啦!」

「不可以。」我堅持。從做研究做到發生外遇,我已經模糊了焦點一次,不能再有第二次了。

「喔……那我們開視訊,你先看。」3P打出這行字。

果然出現了一個對話方格,要我同意看他的視訊。

我按下了。不多時,視訊出現了。

我的天啊,在我眼前,是兩根………男性的性器官。

我本來曾經以為,自己對男性的性器會有某種程度的反感,但是自從18cm以後,我已經見怪不怪了。

但是,現在這視訊裡面的情況又不同,一次出現兩根男性的性器官,那對我來說是一種視覺與心理上的震撼,我畢竟不是醫護人員,對這種情況的反應,跟一個卅幾歲的普通女人沒兩樣。突然有種被輪暴的心理威脅。

奇怪的是,隱隱覺得胸部又有輕微的震盪,我以為是心跳,接著我感覺到下體有點奇特的感覺,我輕輕一摸,想不到連下體也有點濕潤了。

突然間,我想起跟亞得做愛的情景。每次我們都很激烈,而且似乎是我主動這麼激烈的,喊的、叫的、咬的人,都只是我。

我真是這麼淫蕩的女人嗎?

出於某種自我防衛的心理,我關上了視訊,打出了這行字:「我看了。」

「不看了嗎?」3P警覺到我的動作,接著問:「感覺怎樣?」

「不怎樣。」我打:「有點被視覺強暴的感覺。」

「喔,我們就愛這樣。」3P打著字:「女人都很假的,所以你也喜歡看吧?一次被兩根干,任何一個女人都會受不了吧?」

「拜託,」我打字:「你們真以為這樣?」

雖然我這麼問,但是卻覺得身體老是在跟我的理智唱反調,我感覺自身變成了兩個人,一個是我,另一個是我不太認識的「我」。

「不信喔?」3P說:「你試試看。拿兩根按摩棒從前面後面一起插,或者一根插下面,一根含在嘴裡,看你感覺如何?保證你愛死了!」

「你們常常這樣嗎?」我問。

「沒遇過真正的幹,但是A片很多。我們都專挑兩個男人干一個女人的片子,越看越興奮,一邊看、一邊打手槍。」

我似乎可以想像,兩兄弟在沙發上一邊看A片、一邊打自己那地方的畫面。那實在是…

「怎樣?換你啦。不是有視訊ㄇ?拜託,我們很想看一次,然後對視訊打。」

「找我?不會找別人嗎?」我問。

「呵呵,我們知道你想啊。」3P說:「一般女人看到這樣,連理都不會理我們了,你還跟我們討論耶!!可見你有好奇心。」

「老實說。我是有點好奇心,不過一次兩人,實在有點噁心。」

「那先跟我,等等換我弟弟。怎樣?」

「不跟你們玩,找別人去吧~~」我這麼回答。

但老實說,我倒不是很想放棄這麼一個「樣本」,於是我又加上一句:「如果純粹聊天就可以。」

「好吧?」3P似乎也妥協了:「聊天吧,沒魚蝦也好。」

既然賺得他們肯談,我就導入研究正軌了,我寫道:「你說,上次跟一個女玩3P,那是怎麼認識的?」

突然打出一行字:「抱歉,我才是哥哥,一直跟你說話的是我老弟。」

我一怔,立刻明白了,於是寫道:「你好。」

「你也好。我弟弟一向自以為是哥哥,但是上次打賭過後,他是弟弟,很明顯了。」

「打什麼賭?」

「我們賭誰先射精就輸,輸了甘願當弟弟,結果他輸了。」

「那一次?你們3P那一次?」

「你錯了,是2P,我弟弟是臨時加入的,那女的是我前任的馬子。」

「喔?」我好奇:「你願意這樣?」

「重點是我馬子願意。她哈我弟弟也很久了。」他打著:「我叫Jason,我弟弟叫做Jerry,就上次在網咖裡面惡搞你的人。」

「喔?」我這才明白這些關係,打道:「那他人呢?」

「去浴室了。」他說:「老佔著電腦招搖撞騙。」

「你說那女人是你的前任女友?怎會對你弟弟有興趣?」

「因為我們都很帥。」他說。

「多帥?」我問。

「傳照片給你吧。」他說:「等等。」

不久,我接到了相片。

果然是很帥的一對男孩,在海灘上赤裸上身,而且兩人都很像。

他們年紀比亞得還大上幾歲,外表更成熟,身上的肌肉,是顯然練過的男性體魄。這樣的體格,對任何一個成熟女人來說,多少都有點吸引力。我承認。

「你們都沒有女朋友嗎?」我很好奇。

「懶得交。」

「你們兄弟感情這麼好。真令人羨慕。」

「你要是有妹妹或室友之類的,可以來一起玩啊。」

我沒有回答,只是在我的筆記本上複製了這句話。

「你說你有視訊,為何不打開來看看呢?」

「不熟。」我說:「而且我不習慣。」

「怎會?久了就習慣了。ㄏ,我弟弟回來了,現在我們兩個都在電腦前等著看你的身材咧!」

我可想像那情景,很色、但身材很好的兩個年輕男人。

「你們為何確定我會給你們視訊看?」我說:「先談談你們的性經驗。」

「性經驗?我早就開包了,我弟弟也是。」

「何時發生的?」我問。

「我17,我弟弟16。」

「可以談談嗎?」

「初體驗喔,忘記了耶。不過我有更刺激的,要不要聽?」

「說吧。」

「上個月,我們一起上了我們的國中老師。」他的回答讓我很驚訝:「她快……35了吧。」

「喔?」這倒是我沒想過的回答:「怎麼發生的?」

「我們上個月開國中同學會,開完就去她住的地方。」他說:「她好像才跟她老公分居幾個月的樣子。我們看她好像很哈,我們漲得很硬,我跟我弟弟就一前一後把她架起來,幹了她。」

這種相當於刑事案件的事情,他卻說得一副事不關己,也讓我首度見識到現在年輕人的大膽跟無法無天。

「強暴?」我驚訝的問:「你們強暴你們的老師?」

「可以說是啦。」他說:「但……後來就不是了。」

「怎麼說?」

「第一次她很怕啊,還一直抵抗,但是很奇怪喔,後來她還主動找我們去幹她,女人真是很怪。」

真是兩個惡魔般的兄弟。

「那就是你們第一次3P嗎?」

「對啊。她雖然30幾歲了,但是很不錯喔,皮膚又好,長相還算可以啦,雖然不是美眉,但是還不算恐龍。她可以一次應付我們兄弟咧~又叫得很大聲,害我們還得把她的嘴巴摀住,否則隔壁的都聽見啦。」

「你們怎麼怎麼大膽?」我有點驚訝。

「大膽?我們知道她很哈啊,一直跟我們講一些她老公的事情,說她老公在外面有女人,怎麼壞啊,說她也要去外面跟男人玩,你說,這不是等於在暗示我們嗎?」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