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網愛記

從那晚起,我開始徹底保養全身肌膚,只希望在他面前,不要呈現出任何老化的跡象。

我已經忘記了我們見面時的任何寒暄,只記得那是讓我難忘的激情午後。

男孩整整比我高出廿幾公分,很高大。而我原本就嬌小,這樣的身體比例,讓我更加亢奮,也幫我擺脫了世俗的觀念,「我是來偷情的」

一進了汽車旅館的房間內,男孩就迫不及待的吻我,我沒有太多抗拒,想抗拒,幹嘛來?

我們緊摟著擁吻。我可以清楚感受到那份性慾,從我們交纏的的唇間,來到我的下體。

男孩迫切而俐落地脫去了我的衣服,脫到我們兩人都一絲不掛。

我喜歡這種直接的方式。既然來了,就是這樣,不必隱藏什麼,反正就是肉體交歡。

男孩把我摟到床上去,開始吻我的乳房,慢慢遍及我全身,包括我那最隱私的部位,我一向不喜歡老公吻我那裡。男孩也是再三拜託的,我才勉為其難答應。

當男孩的隱私部位碰觸到我的性器官時,我渾身發抖、也發熱。

那種感觸,對於一個從未真正有過性滿足的成熟女人來說,就像是一種鴉片,吸了,就會上癮,沉淪在無法自拔的深淵。

我沉醉在那份親密的肉體感官,他的唇貼我兩腿之間。

「真想好好跟你做一下午呢。」男孩說。

「好!」我回答。

午後的一絲陽光從密閉的窗簾邊縫躍動在我的胸前,時而跳動到男孩的後腦杓。

陽光是靜止不動的,躍動的是我跟男孩的身體。

「姐,我愛你。姐姐老婆……」男孩臉龐緊貼我胸前,我深刻感受到他舌頭熾熱的燙吻。兩腿之間的地帶,緊緊地含住了男孩的肉體。那堅硬的男性肉體,直頂著我。

一種放浪的自由,一種無比的愉悅~

「喔~啊~親親~親愛的~~我愛你~」我喘息著、叫著。

我從未喊過,也不知從哪看來這些言語。

我記得我喊了他「弟弟」、「哥哥」、「老公」好幾種稱呼,我覺得那是男女肉體交合時的親密感。

然而,讓我最突兀的,竟然是我後來用閩南話喊出的「客兄哥哥」這種淫亂的稱呼。

這種稱呼從未曾出現在我的腦海裡,而我竟然喊了好幾聲,真不知道已經舒服到什麼地步、暢快到什麼地步了。

「姊姊老婆……姊姊老婆,」男孩一邊攻擊我,叫道:「你舒服嗎?我幹得你舒服嗎?說!說啊!」

到了此刻,我已經感受不到「干」字是髒話了—那只是純粹的肉體動作。

「客兄哥哥,你操人家操得很舒服啊!」我用閩南話呻吟著:「操得人家下面很濕啊……」

男孩聽到我的淫蕩話語,似乎更加興奮。

他的男根在我體內極有技巧地碰觸每條性愛神經,他非常霸氣地嘶磨著我的深處。

男根的頂端很粗大,磨得我下體全身發麻,肯定一般女人受不了這種嘶磨帶來的快感。

「干死我,人家愛你干……」我一直反覆呻吟這一句。

「我一輩子都要這樣干你,操你,親姐老婆…好不好……好不好?」男孩邊吼邊頂我的肉體深處,帶給我更猛烈的歡愉。

我跟他的男女裸體,深深地交纏擺動,姿態淫穢到極點,刺激也登上最高點。

「好,好!…啊~~不要~」我叫著:「不要啊………」我達到高潮了。

那一刻,男孩頂到我最深處了。

不該說他是男孩,他已經是男人了。

男人似乎知道我的喜好,他深深地把自己的男根沉到我最深處,然後搖動他結實的臀部。

那種滋味,讓我真瘋了。每一次進入我體內的動作,都能帶給我生不如死的快樂。

「喔~親姐~親老婆~我都噴給你,老公…都噴給你啊~親姐~我噴了喔……噴啦~啊啊……啊啊…」男人一陣激盪,身體爆發著一股動能。

我在他短暫的狂樂中感受到男人的激動,他催得我達到慾望的頂峰。渾身的感官刺激到達最頂點、肯定是最頂點。

在男女極愛激盪的喊叫聲中,我又再度達到了高潮。

那是我午後的第四次。卻是他今天的第一次。

我毫不保留地承受了他終於爆發在我體內的精液。

毫不保留~

因為一周前,我已經服用了避孕藥。這一刻,正是避孕藥發揮作用的時刻。

我們的肉體依然緊緊地鎖住,彼此感受著對方的喘息和心跳,以及燙到有點過份的體溫。

「來,姊姊,」男孩離開了我的身體,「我們去沖澡。」

男孩拉著我,來到豪華的浴室。打開了水龍頭,水柱沖在我們的裸體上。

「啊哈哈……好冰啊……」我又笑又叫著。

「冰火五重天……」男孩笑著。

「什麼?」

「你沒看電視嗎?不知道冰火五重天?」

我搖搖頭。

「我教你,不要動,」男孩將蓮蓬頭的水直接沖在他下體。

「幹嘛啊?你不冷啊!神經!」我笑罵。

男孩笑著:「幫我口交。姐。」

「我不要,」我笑:「剛剛你有那個…黏黏的……」

「都洗乾淨啦,」男孩說:「快點啦,老婆………」。他撒嬌著。讓我很無法抵抗。

我低下身來,望著那半挺立的男根,似乎很巨大的樣子。

「水很冰啊,不要濺到我啊…」我抗議。

「好,」男孩突然把水轉熱,然後叫我「嘴巴張開」。

「幹嘛?」我問。

「吸一口熱水,快點,含住我。」男孩催促。

「冰火五重天?」我問。

「對,快點。」

我用手掌汲了熱水,吞了一口。然後含住他的。

他的男根依然有點冰冷,熱水一觸,他「呼」地叫了出來。

我並不常做這件事,但是此時卻沒有任何抗拒。

他男性的肉體,在我的嘴裡慢慢恢復了原有的堅硬。

「啊~老婆…」男孩開始叫著:「來啊!來啊!快點。」

他甚至抓住我的頭髮,然後把我的嘴巴當成下體一樣,一直不斷地抽著。

「你……不要…」我覺得這動作很有點受辱的感覺:「不要這樣!」

「喔~親姐姐,那你得再讓我幹一次!」

男孩性急地將我的身軀扶起,讓我手托在牆上,背對著他。

他很快從我後面進了來,我也不知道為何會這麼輕易。

他進來了,又燃起我的熱情。

我們在浴室裡,又做起愛了。

他一邊握著我的乳房,一邊從背後進入我。

那感覺又是另一種不同。

哼哼啊啊的事情,不必多說了,我被男性填得滿滿的身體,當然又令我再度瘋狂了一次。

他跟丈夫完全不同,我背叛了丈夫,但是卻一點感覺也沒有。

我們像一對戀人,不像偷歡男女。

如果說,過去的網愛是虛無,那麼,這次真實的做愛,則是一場夢。

一個我不太願意醒來的夢。

一個「背叛」的夢。

記起來了,很多年前的一個午後,我也聽見那樣淫浪的呻吟聲。

當時我不知道幾歲,但是大概已經有點懂事了。大約也有八、九歲了吧?

在媽媽的房裡,我見過媽媽跟一個陌生人做愛的情景,當時我並不知道她們在房間裡那樣是什麼意思,媽媽裸體,那個男人也是,他們兩人的肉體呈現出一種很不自然的交纏。

那種情景,讓兒時的我有點驚懼。

可是,我清楚記得,當時她喊著的,就是我剛剛喊著的話語。

「客兄哥哥,操人家好爽啊!」、「把人家幹得好濕啊!」這類淫蕩已極的話語。

不知道自己把這個記憶鎖在腦海裡的哪一部份。但是,現在已經解開了。

趁父親長期外出,帶男人到家裡偷情的母親,大白天裡躲在房裡跟男人偷歡。此後,我很少再聽到、或者看到類似的情景。

也許我的回憶有選擇性吧?過濾了一些我不需要記住的不愉快往事。

可怕的是,當我肉體的慾望火辣地燃燒起來時,卻活脫是母親的翻版。

那淫浪的呻吟、裸體擺動的姿態、任男人恣意佔據的部位,甚至達到高潮時的喊叫聲音,都一模一樣。

母親與女兒一個樣,連跟外面的男人偷情,都是一個樣。

那年,母親似乎跟我一樣,都是卅二歲,身心空虛的女人,背叛丈夫的女人。

我大約十二歲那一年,剛升上國中,月經剛剛來過,女孩的身體也早起過了變化。

我在學校裡見到我生平看到的第一部電腦。那是一間掛著「電腦室」的辦公室。裡面只有兩部。我沒看過這東西,很好奇。

老師帶我們去參觀這兩部電腦,還操作給我們看。很有趣。

一天,我記得當時我是值日生吧,降旗以後,同學跟我說,「老師找你!在電腦室。」

我來到電腦室,當時似乎太陽還很大,不過電腦室在校園偏僻的角落,很多班級都紛紛放學了。

我獨自來到電腦室,老師果然在等我。

「你來~」老師叫我進去。

電腦室冷氣開很大,有點冷。

「你對這電腦很有興趣嗎?」老師問我。

「嗯。」我點點頭。

「好,老師教你。你過來坐。」

老師騰了電腦座位給我,我有點受寵若驚。

他坐在我身邊,開始教我一點指令上的東西。

「這個是dos…電腦能這樣,都是因為dos……」

接著,他拉雜講了很多,我當時似懂非懂,但是很感激他給我這機會。

老師是個斯文人,很年輕,班上有些女同學甚至還暗戀他。

接著,讓我疑惑的事情發生了。

我在操作電腦時,老師似乎有意無意的來碰觸我的胸部。

那感覺很敏感,那時,我剛剛發育完成,乳頭還很敏感,被老師無意碰一下,都會像觸電一樣。

慢慢地,老師的身體跟我緊靠在一起。

接著,他將我全身拉起來,似乎是有點粗暴,但我卻完全沒有抗拒的意願。

他似乎不是要懲罰我太笨,但我那時真這麼想,我太笨了,他要打我屁股。

他迅速脫下了我的內褲,那時,我驚覺不對。

「老師……」我欲言又止。

「不要動,不要緊張。」老師說。

突然覺得下體有被觸摸的感覺。有一種微妙的感覺…接著,我記得的事情,就是我雙手托住桌子,張開雙腿,眼睛看著電腦螢幕………老師從我背後搔我,當時我認為是搔癢,不過部位卻很奇怪,那是我的陰核,老師的手掌托著我的兩腿之間那最隱私的地方,手指不斷把玩著我。

「真乖…………老師好喜歡你。」老師喃喃自語。

我感覺有點不太舒服,因為那部位膩膩的,好像有點尿意。

「老師……我想上廁所…」我當時這樣要求他。

「好啊,你可以在這裡尿啊。」老師說。

「可是………」我遲疑著,「不行啊。」

我一直忍住,倒不是說很急,只是那感覺真得很怪,明明是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帶給身體上卻是一種隱約的快感。當時,我正望著電腦的螢幕。

回到家以後,我看見媽媽,不自覺地產生了一種很厭惡的感覺。我厭惡我自己。

國中三年我很痛苦,那天在電腦室的遭遇,一直困擾著我。甚至伴我走過憂鬱、沉重的中學歲月。為了不讓自己沉浸在那種慢無邊際的自責與羞恥裡,我一直努力讀書,想要脫離現實的世界,那些回憶,也被我漸漸淡忘了。

女人一旦「背叛」之後,很少會有回頭的,這點跟男人也差不多。

因為當女人的性慾獲得空前的滿足後,她再也不會想接受任何無法帶給她這種滿足的男人,她會逃避他,甚至會有點鄙視他。這是我的感覺。

而我想逃避的人,就是我丈夫。我逃避丈夫的方式,不是離婚、也不是吵架,而是更放任自己的軀體及心靈,沉溺在網路與陌生男人的性愛幻想中,這是我始料未及的結果。

亞得(18cm)不但開啟了我對網路性愛的可能性,也讓我的研究有了第一個完整的樣本,我沉溺在與他的肉體關係裡。起初,那是一種帶著有點戀愛感覺的肉體經驗,其間夾雜著好奇的研究心態。慢慢地,我發現,我其實是被他年輕而強壯的肉體所引誘。

乾脆一點講好了,我喜歡跟他的身體交纏在一起時的歡愉感。

說起來有點難為情,他很愛把精液毫不保留地射入我的深處,事實上我也喜歡,因為那感覺很讓我心神蕩漾,當我看著他射精時的痛苦表情,以及他的肉體在我兩腿間體內顫抖時的醉人觸感,同時也把我帶上了最後的高潮。

剛開始時有一次,我堅持他一定要帶保險套,那次的感覺真的有差,我感受不到他的絕對狂放,而他也似乎悶著,無法盡情的發洩。

後來我們做愛時,都是絕對的肉體接觸,中間沒有任何阻礙,那種感覺更加令我興奮,原來我是這麼渴望男人肉體直接接觸的女人。

然而,我們做愛時的毫無顧忌,對我這年紀的女人來說,可能會有懷孕的危險性,可是,那種肉體快感,卻像是一根牢牢套住我脖子的粗繩一樣,糾結著我的心靈及肉體,讓我不得不靠避孕藥來取得安全的性愛。

一個週五下午,我又跟亞得約在Motel做愛。我們很狂放地在地板上做愛,亞得很盡情地在我身體上愛撫、騷動,我也享受這種肉體快感。

漸漸地,我們開始很激烈了,亞得很年輕,我則很熱情,他毫無任何顧忌地吻我的乳頭,吻得我神魂顛倒,我尤其喜歡他肉體慢慢在我體外磨蹭的感覺,當他的下體在我下體磨蹭時,我可以感覺到,我體內滲出的液體,沾滿了他的身體。

「寶貝,」他用一貫的稱呼叫我:「愛死你了。」

我當然也有同樣的感覺,男女之間就是這樣,交合之後,彼此都濃的化也化不開,各自享受對方帶給自己的強烈感受。

我喜歡他滿滿塞在我兩腿之間深處的那種充實感。而他是怎麼的感覺,我卻一無所知,就算問了,我想我永遠也無法體會吧?

放任身體任他玩弄,這是我愛的方式。那天,他叫我跪在床上,張開大腿,然後一股腦將自己的性器官往我體內放入。

接著,他一面拍打我的臀部,一面頂撞我的體內,我感受到臀部火辣辣的疼痛,以及陰道內傳來的那種因為男人肉體進出所產生的收縮感,讓我性奮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叫老公,叫老公操死你……」他邊說著,一邊豪不留情地挺入我的內部,直直地頂在我的子宮上。那感覺讓我幾乎都快死了。

「老公………」在迷亂中,我跟著他的吩咐,呻吟叫著:「老公………操人家…操死人家……」

我感覺亞得很興奮,因為他的肉體在我裡面一直不斷的顫抖著。

「你下面會咬我耶,姊姊老婆。……」亞得很興奮地說:「咬得老公舒服極了。」

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只是覺得子宮跟體內不斷的收縮,也許這就是男人感受到的「咬」吧?

我們一直變換體位,亞得不知道從哪學來的。但我當時頭腦很亂,大概是被性愛的刺激沖昏頭了,我只記得我一直叫些我聽不懂的話語。

最後,我們回到了正常體位,我兩腿夾著他,讓他深入我體內,直挺挺、大剌剌地進犯我的全身,我幾乎都快融化了,也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經歷了多少次的高潮。

整個下午,我們的身體幾乎都是赤裸裸黏在一起,似乎黏不膩,也愛不膩。

「你知道我最喜歡你的那裡嗎?寶貝…」他突然這麼問我。

「不…知道…」我激動地接受他在我肉體的擺動,喉頭裡冒出這麼一句。

「因為……你這裡………很緊啊!」他邊說,邊狠狠地頂著我,然後說出這麼一句話,讓我在瞬間幾乎達到高潮了。

「啊…………」我興奮地叫了出來,一邊摟他的身體,摟的緊緊的。

他也叫著,接著很自然地把體內的一股熱流丟給了我。這才是男人!

我滿足了。渾身的千萬細胞告訴我:我徹底滿足了!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思念著剛剛的情景。我跟那個男孩在Motel裡面銷魂地消磨了四個多小時。在那四個小時裡,他不斷地用身體撫慰我,用他男性的肉體滿足我、充實我,用各種不同的姿勢進入我。我像是一個戀愛中的女人。

慢慢地,我跟18cm男孩在網路上比較少聊了,因為既然有了真實的肉體之親,這樣的訪談也就不算什麼了。

然而,我的研究仍然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