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網愛記(新版續篇)

然而,Eric並沒有放過我。他把我跟Teresa的照片剪開了,只剩下我。

我的臉龐很完整,而且清晰。

有一天,真的這麼一天來到了。

Eric把剪過的照片,加上我的文章一併寄給我,然後只有這麼一行字:「妳的照片、妳的文章,我放到網路上,會如何?」

這是一個強有力的勒索,讓我不得不正視。

Eric真是,果然如他前太太說的,變態!

「你要怎樣?」我也草草回了一封Email。

「Teresa的提議很好啊,幹嘛不接受?」他馬上回信。

「我幹嘛要接受?我受夠了。」我懶得解釋。

「既然如此,那我們把時間縮短吧?就一個下午,妳,我,Teresa三人一起,勝負立即分曉。如果我仍然選擇妳,妳要跟我交往。」

這是甚麼變態男生?

但我似乎沒有選擇的餘地。

Eric手中握有我的照片,甚至會將我的真實身份公布,這對我來說,已經是很大的威脅了。

我們三個人約在一處隱密地點。

當我開車來到約定地點時,看見她們夫妻就在車內招手。我於是走近。

「同坐一台吧?沒理由自己開車。」Teresa說。

Eric跟照片上一樣,他臉上看的出來似乎相當興奮。

我進了車子,坐在后座。

「沒想到,我們會見面。」Eric一邊開車,一邊似乎漫無目的的說話。

「沒想到的事情多著,」我說:「我也沒想到會被人威脅。」

「哈哈,」Eric乾笑著:「不要講這樣,Teresa,我們威脅了她嗎?」

Teresa不語。我想,任何一個女人知道自己老公要跟另一個女人到旅館去,大概都不會太舒服。

「喝東西嗎?」Teresa遞給我一罐咖啡。

我喝了。

一路上無語,車子開進一家很高級隱密的Motel裡面。

一男兩女在車庫內下車,我們互相看著對方。

Eric很高大,照片看不出來,他比我想像的還強壯,事實上他很陽光,全身也都相當結實。

Eric笑著帶領我們走入房內。

我在門外猶疑,該進去還是不進去。

Eric沒有理我,很快脫下衣服,露出他結實的肌肉,然後一把抓住Teresa。

他們在我面前擁吻起來。就在房間門口。

我突然覺得頭有點暈,索性別過頭去,但Teresa被他撫弄發出了輕微的呻吟,讓我更加混亂。

「進來啊,」Eric一邊作一邊招呼我:「坐著,看我們。」

我很難為情,我一半走進房門,看見兩人已經在床上翻滾。

Teresa瞬間已經被男人脫的幾乎精光,她剛剛穿的很少,此時,被脫的只剩下一縷丁字褲,環繞在她纖細如麥桿般的腰間。

這麼姣好的身材,讓我無法想像,為何男人有了這樣的妻子,還會對平凡的女人產生幻想?

Eric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他的確很有味道,男人的味道,難怪他妻子這麼愛他,甚至不惜將他奉送給另一個女人。

男人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這點,我毫無疑問。

Teresa則是莫不作聲,任由丈夫熟練地卸下她僅剩的那條丁字褲。至此,眼前的一對夫妻已經斥條條地在我眼前了。

Teresa沒有任何抗拒,任憑Eric褪去她的衣衫,裙子,讓她露出白晰的背部,深邃的股溝,正面對著我。

Eric很像是主人般地佔據了屬於自己的女人。而Teresa也配合著迎接他。Teresa顯然同意自己已經離婚的「前夫」進入自己的身體,而且,詭異的是,房間裡盡是女性的呻吟。

一對已經離婚的夫妻,開始在我面前做愛。

Teresa朝我瞄來,一絲無奈的眼神,但嘴裡不斷發出女人獨特的低吟。

我知道那種聲音,是很亢奮的女性聲音,那只有在自己最愛、也最親密的男人面前,才會肆無忌憚發出的聲音。

有時候,女人的叫聲,其實是有意喚起男人的性慾,那種聲音,讓她感到自己身為女人的驕傲。

他們在幹什麼?我突然驚覺,一對已經離婚的夫妻,又在別的女人面前上床火熱的做愛。

我發現我全身發熱,而且腦筋相當混亂。

難道,那罐咖啡下了迷藥?

跟著,Eric接著將Teresa放倒,然後用很傳統的體位對她。

我渾身發熱,這場景是非常難為情的。我關上了房門,房內就只有我們三人。

你可以想像我的立場多尷尬,很快地,他們用傳統的交合姿勢做起愛來。很快,Eric的動作很俐落,
他沒有任何停頓,只是一味地像洩慾的男人一樣,對待自己的「前妻」。

他每一次進衝,都讓Teresa喊了出來。

「親愛的…..喔…」Teresa一直反覆喊著這句話。一個深愛丈夫的女人,面對丈夫強烈的撞擊時,發出滿足的歡呼。

她是很愛他的。我想。

然後,Eric突然離開Teresa,站了起來。他那不可一世的男性器官,頓時正面對我,亞得做過類似的事情。我知道當男人用這種角度對著女人時,那顯示出他想表現自己優越的一面。

「來吧。」Eric說:「換妳囉。」他走近我,很粗魯的面對我。

「妳不是會冰火伍重天嗎?妳文章裡面寫的。」Eric將我的頭抱住,然後硬將男性器官塞入我的嘴裡。

我感覺一陣噁心,但卻不敢抗拒,但我頭暈身熱,雙腿之間隱隱有一股慾望升起,我感覺下體有點濕意。

我想,我剛剛喝的,就是所謂的「春藥」。

乳頭被Eric的手指撥弄著,那難受的感覺,刺激我的性慾。

很長一段時間沒有接觸到男人,那熟悉的感覺又湧上心頭,當慾望一被喚起時,即使我再掙扎,也抗拒不了體內的需求。

我感到一絲罪惡,但很快地,我忘記了這種罪惡感。我只是恣意享受他對我的愛撫與捉弄。

這讓我全身發燙的男人。

Eric將我引導離開座位,讓我慢慢躺到床上去。

他一邊吻我的肩膀,脖子,一邊愛撫我的乳房,繼而愛撫我兩腿之間的私密地帶。

我全身起了雞皮疙瘩,感覺相當美妙,女人都會懂這樣的感覺,Eric的表現像是箇中老手,他的唇在我的上半身觸動,手卻不安分地在我的敏感地帶輕拂,我縮緊脖子,承受這一切的挑逗。

突然,Eric的手停止愛撫我的私處,緊接著,卻是濕潤的肌膚輕觸著我。

我一瞧,那竟然是Teresa!

Teresa用舌頭親舔我的陰核,那女性的舌尖觸感,與男性截然不同,但卻同樣讓我無法自制。

Eric繼續吻著我的上半身,我的乳房,我的胸前。

我就這樣被一對男女佔據著。

那情景相當淫浪,甚至超越了Smile跟那幾個男人的那個下午。

從沒被女人親吻過我的隱私地帶,那電流般的觸感,輕輕撥動我的內在神經,搭配Eric火熱的唇貼,我已經變得狂放不已,渾身上下都是那種惱人但又如此美妙的觸感,那感覺就像是…沈浸在一池日本溫泉池內,硫磺水泡不斷侵襲我的肌膚神經,讓全身上下的舒暢通通上衝到腦海裡,刺激出腦內的芬多精,以及下體源源不絕的濕意。

我開始聽到自己的呻吟聲,似有若無地飄盪在房間裡。

我這才驚覺,我竟然被騙了,原來,他們夫妻是串通好的!

Eric的唇馬上貼緊我的唇,他的舌尖在我的嘴裡恣意的舞動,Teresa舌尖也在我下方的唇內舞動。

男女的舌吻,佔據了我身體的上下。

很難形容那種感覺,很刺激,看著一個女人竟然毫不介意地用嘴唇吻我同為女人的私密地帶,甚至深入到最深處,可以想見,Teresa被Eric調教的多好?

「一男兩女,可以有幾種組合?」

我混亂的頭腦突然浮起這樣的一句疑問。

沒多久,Eric將我的身體放平,墊高我頭部,然後將他的男性肉體硬是放到我嘴裡,跟著去親他太太。

「低一點。」Teresa示意我將身體放低,然後她跨腿,橫跨在我身上。就這樣,我一邊幫Eric,一邊看著她們夫妻熱吻。

我嘴裡是Eric的男性肉體,堅實而硬挺,我不由自主地用舌頭舔吻,那爆發的男性筋肉,不知怎地,體內催情般的慾火,讓我暫時失去理智,我只是貪婪地舔吻他。

「很想幹她呢,老婆。」Eric突然說。

「不行,你不是答應我,頂多只能這樣?」Teresa抱怨。

原來她們之間的協議是這樣?Eric只能到這樣的程度?

「可是我忍不住了。」Eric的男體在我嘴裡面,竟然直挺挺地,讓我感覺到有點不舒服。

「忍不住也得忍。」Teresa似乎發火了,「你進去一下試試看,我會要你好看!」

我雖然想說話,但是腦筋一片空白,其實我並沒有失去意識,也許是剛剛的挑逗,也許是…我實在說不上來。

我被一個高明的計策給玩弄了。

我突然想起,眼前的一切,都是起源自我的研究。難道,我的研究將如此深深影響我的生活?我不禁開始後悔過去天真的想法。以為一個創意的研究,會給我帶來新的生涯。

「我忍不住了啊!」Eric突然變為哀求,他直挺的男根,看得出來,他非常需要我,需要我的肉體,好解決他男性最根本的生理需求。

「你去死啦!」Teresa突然大叫:「你給我進去看看!」

Eric看著我,眼睛快要冒出火來,我赤裸橫陳在床上,距離他的身體僅在呎尺之間。但Eric原本那種不可一世的蠻橫灑脫,突然化為烏有,眼前的他,只是一個被性慾沖昏頭的男人而已。

我幾乎是癱在床上,頭越來越暈,迷糊地看著他們夫妻為了我吵架。

場面似乎很難看,Eric索性拿起電視遙控器,「啪」的一聲,電視螢幕亮了。

電視傳來男女做愛的聲音。

這真是極其詭譎的場景,三個赤裸裸的男女,在一間汽車旅館的房間床上,看著電視上的A片,但卻甚麼也沒發生。

這真是太可笑了,三個人在這裡幹甚麼?

Teresa的臉色相當難看,顯然,這對她而言,是一種侮辱。

自己的丈夫寧願看 A片,寧願瞄著別的女人裸體,也不願意再靠近她一步,像一個丈夫對妻子的樣子,好好疼她。

她開始啜泣。

Eric視若無睹,眼睛盯著電視螢幕,逕自自慰起來。Eric幾乎是在我眼前,快速搓動自己的男性器官,他一邊瞄著我,一邊貪婪地打量我的身體,一臉色情的樣子,恨不得能夠進入我身體。

我閉上眼睛,雖然不能阻止他看我,但我起碼能讓自己不要看這種猥褻的場景。

突然,Eric一聲低吟,我瞬間感覺溫熱的液體觸及我的胸部。我知道,即使我不願意看,他還是發洩了,就赤裸裸地發洩在我身上。

我感到一瞬間的難堪與羞窘。

Eric盡情地發洩在我肌體上,肌膚感觸到男性溫熱的液體。

我睥睨著胸前流著的白色液體,很多液體,Eric舒服地低喘著。

我望了一眼他的妻子,Teresa別過頭去。

Eric用面紙擦乾了他遺留在我身上的液體。Teresa幫我穿上衣服,就這樣,我原封不動被車子載回我上車的地方。

在車上,我慢慢恢復了力氣,前座的夫妻沒有任何一句交談。我內心驚懼不已。

但是,我被送回我上車的地方。

Teresa幫我開了車門,我慢慢下車。

「抱歉,耽誤了妳的時間。」她只是淡淡一句。

耽誤我的時間?

Eric沒有回頭看我。我只看到他坐在駕駛坐上的後腦杓。

車子揚長而去。終於結束了這個莫名其妙的下午。

這是我在寫完熟女網愛記以後,所遭遇的一段故事。

那對夫妻將我原車送回,然後消失了。

我盡力不去想那一段。跟忘記過去所有的事情一樣。

不久,Eric來了一封email。

「hi..上次實在很可惜,但我跟我太太約好了,只准口交,不准跟妳做愛,事實上,我們的約定,來自於結婚當時。婚前,我太太曾經跟一個男人戀愛過,也上了三壘(她說的,但我不知道),妳一定不信,她是我的第一個女人。婚後我常常會介意這樣的差距,所以我提出一個要求,既然她跟別的男人有過三壘的經驗,那我也要。

事實上,我太太很喜歡妳的文章,她覺得妳應該是最好的人選,可以讓我們夫妻之間的芥蒂永遠消失,我們都很愛彼此,但不想為了我們的過去而產生婚姻問題,我們沒有離婚,放心。上次對妳不敬,很抱歉。我們不會再煩妳,我也不會將妳的照片外洩出去。謝謝妳,讓我的婚姻有了一個嶄新的開始。」

我看著這封信,覺得百感交雜。Eric夫妻原來是有這樣的一個過去,為了這個過去,他們一起精心設計了我,那場汽車旅館內的詭異場景,又浮現在我腦海。

我突然打起字來:「看到這樣的原因,我並不生氣,只是,你真的相信,她跟前男友只是那種關係嗎?我認為不可能,我認為他們發生了關係,而我也認為,你絕對不會相信你太太是處女,現在手術很發達的,你們的婚姻仍然不穩固。」

我將信寄了出去,關上電腦。

我不知道自己為何會再去撥弄一個已經完美的結局。也許,那只是表面完美吧?

Eric如果不真的跟別的女人發生關係,那他永遠會籠罩在更深的猜忌中。

我打算讓他們永遠和好。而且,Eric在我身上射精的那一剎那,著實讓我感到興奮。

體內的「魔女性慾」隱隱又再呼喚我。

Smile、亞得、阿風兄弟在我身上所留下的,將會被我帶往另一個人生的方向。

我微笑地看著窗外,似乎整個人生又開始充滿某種期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