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隸的宿舍

自從梁婕瑩來調教我以後,她就非常喜歡用皮鞭打我,經常打得我半死,她為的就是讓我更聽她的話,讓我感受皮肉之苦,從而知道,不聽她的話的下場,讓我對她更加服服貼貼,在調教中更用心接受調教。

「你爬慢了,超過了1 分鐘,1 秒一下,打60下!」嚴厲地說完,梁婕瑩繼續揮舞著皮鞭,旁邊的張江被嚇得一動也不敢動。

打完後,我爬在地上,全身上下都散發著痛,看著這麼嚴厲的主人,心裡十分害怕,不過要想不被打,就得好好表現,主人要求的任務必須好好完成,所以在調教時一定要認真。

「我討厭你那個男性化的名字,現在給你改個名,跟我姓吧,從現在開始,你就叫,梁小絲,狗名就叫絲絲,喜歡吧!」梁婕瑩笑了笑,摸了摸小江的頭。

「怎麼可能?名字說改就改?你別做夢了,你不如殺了我!」

「從今天開始,你就得叫我‘媽媽’,而你就是我的乖女兒絲絲了,我已經安排了特殊的人,為你做了一個新的身份證,以後你的名字就叫梁小絲,沒有人再記得張江了。」

「……惡魔!」

「你應該叫我媽媽,我的乖女兒。」說著,梁婕瑩把腳伸到絲絲嘴邊,絲絲把臉歪開。

「女兒真不聽話,連媽媽的腳都不願意舔了!」梁婕瑩笑著,拿起手上的鑰匙對絲絲說。

「你要知道,你手腳上的鐵鍊沒有我的鑰匙是無法打開,所以你別做夢想跑了,還是乖乖的呆在這裡,不然,我就這麼放你回去,你解不開鐵鍊,穿不上衣服,你也可以繼續生活?」

這一說讓絲絲啞口了,她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鐵鍊,開始號啕大哭,而梁婕瑩依然詭異地笑著說。

「哭也沒有用,我要的不是只會哭的女人,我要的是聽我話,舔我腳,吃我絲襪的母狗。」說完,梁婕瑩把小盒子打開,取出一個設計優美,十分精緻,深紅色金屬的狗項圈,比我的漂亮多了,好想戴上啊,可我知道不是我的,項圈上寫著:「母狗絲絲梁小絲」

伴隨著絲絲的哭聲,梁婕瑩利索地把項圈鎖在絲絲的脖子上,項圈居然是暗鎖,比我的項圈高級多了,我的是戴上以後掛個小鎖,而這個項圈居然是暗鎖,好羡慕。絲絲摸了摸自己的項圈,繼續哭,這讓我根本無發和以前那個愛賭的傢伙聯繫在一起。

「下面,開始對絲絲進行入門調教了,放心吧,入口調教結束以後,你會安心地,乖乖的做我的母狗了!嘻嘻!」

梁婕瑩從盒子裡拿出口球,強制為絲絲戴上,接著把自己的絲襪脫下來,把絲絲的手反綁上,綁得很緊,是個死結。

把絲絲關回籠子後,梁婕瑩拿出一罐白色的膏藥,在絲絲的陰部抹上許多,我知道這是什麼,這是催情的,抹上以後按藥量,只需要10分鐘,就可以讓雌性發情,而且發情以後十分難受,恨不得有一萬根男人的雞巴幹自己,以前主人對我用過,我對這東西很怕。

梁婕瑩抹完以後,看了看我,我被嚇得退縮到一邊,她陰笑著說。

「怕嗎?還不滾出去?滾到你的院子裡去和貝貝玩去!~ 不然連你也抹!」

聽到這裡,我汪汪叫著,嚇得跑到院子裡,和貝貝呆在一起,不敢上去。

梁婕瑩反復對絲絲抹著膏藥,這幾天來,我都是和貝貝睡在一起,睡在它露天的狗屋子裡,因為絲絲每天都會難以忍耐膏藥帶給自己的痛苦,弄得我無法入睡,還是來和貝貝睡,彼此都那麼熟了,靠在貝貝龐大的身軀上還會覺得溫暖。

梁婕瑩在對絲絲用藥膏以後的第五天,突然拿了個超巨大的震動綁,插在絲絲的陰道裡,絲絲似乎很滿足地叫了一天。

就這樣,梁婕瑩對絲絲採取這樣的調教方式進行了15天之多,絲絲實在忍受不了這樣的痛苦,想要被插時得不到,卻偶然讓自己被插一天,這樣下去,自己會渴望得瘋掉的。

大清早,我從貝貝的狗屋裡爬出來,驚訝地見到梁婕瑩牽著絲絲,在院子裡爬著,絲絲的表情有點委屈,但和以前的的比,以前倔強早都沒了,出現在她臉上的,還有順服幾個字。

「爬行也是很講究的,看來從今天開始,得對你進行全方位的改造調教了,明白嗎?」梁婕瑩說完,絲絲的嘴裡勉強發出了一聲:「汪!」看著她委屈的樣子,我明白,絲絲終於妥協了,這樣就表明,絲絲已經和我一樣,成為了一隻母狗了。

梁婕瑩開始每天對絲絲進行調教,把我丟一邊,大門隨時打開,讓我和貝貝可以自由地跑到外面去玩,由於習慣了附近環境的我,對外出遊玩大有心得,知道什麼地方會有人,什麼地方沒有人,附近有坐小花園,是我和貝貝去得最多的地方,花園的一個角落是我專門大小便的地方,在那裡抬著一支腿排泄,有一番獨特的風味,通常我會和貝貝一樣,在自己排泄完以後,會對自己的排泄物仔細地聞上一聞,再用嘴舔上一舔,最後吃上幾口,這些都是梁婕瑩訓練出來的,自從上次KTV 對我進行了第一次此類調教以後,我便開始全面接受這樣的訓練。

我咬著自己拉出來的大便,圍繞著花園轉,地上有一個狗飛碟和一個狗狗玩耍的膠皮球,是主人回來時買給我們的玩具,貝貝的早被它咬壞了,現在地上的都是我的,帶上和貝貝一起玩,這樣才不會無聊。

突然,我聽見「喀嚓,喀嚓」的聲音,我很敏感,立刻朝聲音傳來的位置看去,附近都是草木叢,看見草木叢動得很厲害,我不敢過去看,因為我清楚的知道,這可是照相機的聲音,我咬著狗飛碟,開始向家裡奔去,完了,這次被發現了,心裡一陣緊張。

第六章 遙不可及

爬在窗邊,看著梁婕瑩在院子裡調教著絲絲,還真有點意思,想到自己以前被調教的情景,現在的絲絲,似乎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生活,雖然性格很難恢復到以前的開朗,但心裡的陰影似乎被抹去了一大半,有什麼辦法能讓她拋開這些,和我一樣全心全意地好好做一隻母狗呢?

一輛豪華的加長型林肯突然停到了大門口,我認得這輛車,上次在展示會上,我見到過,如果沒猜錯,肯定是小茹來了!

我興奮地跑到大門口,這時小茹已經進來了,高貴的黑色連身裙,黑色的絲襪加高跟鞋,從上到下都顯得十分高貴,這時,只見夢婷從車上跳下來,跟在小茹身後,慢慢爬進來,小茹對夢婷寵愛有佳,夢婷的打扮都顯得十分華貴,絲襪的品質都是很優秀的,在夢婷的左手上,還掛著一個大大的金鐲子。

當夢婷看見我時,驚訝地發了好一會呆,再當她看見絲絲的時候,似乎她都不敢相信,是不是自己又回到自己的宿舍了?絲絲十分害羞躲在梁婕瑩腳邊,在梁婕瑩一再要求以後,才上前對小茹請安,小茹也很反常的沒有看我和絲絲一眼,而是牽著自己的愛犬小夢,進入了客廳。

我和絲絲被安排在客廳邊上,負責用嘴清洗小茹剛脫下來的高跟鞋,如此豪華美麗的高跟鞋,起碼也得幾十萬塊一雙,讓我們清洗真的是太便宜我們了,我們十分小心地用舌頭清洗每一個角落,生怕弄壞了什麼地方,這樣的鞋對小茹來說只能算是普通的吧,我們清洗的過程中,小茹沒有關心過自己的鞋,看都沒看一眼,可見,小茹現在的地位是多麼的高。通過鞋的內部,我隱約聞到小茹的腳汗味,自己忍不住又興奮起來,露出的陰部早已濕透,用心地舔著高跟鞋的裡面,把小茹穿過的高跟鞋奉為聖物,品嘗著小茹在鞋裡留下的腳汗味,真的興奮得不得了。

小茹把夢婷放在自己腳下,夢婷伺候著小茹的黑絲腳,陶醉的樣子讓我十分羡慕,看來夢婷作為母狗的地位,也比我們高了不少,所謂打狗看主人,同樣,看狗的身份地位,也得看主人的身份地位,可見,夢婷作為小茹的狗,已經是名副其實的名犬了。

梁婕瑩泡好咖啡,和小茹坐在沙發上,開始聊起天來。

「怎麼樣?陳少爺對你還好吧?」

「恩,是呀,妹妹呢?」

「天天調教這些母狗呢,累啊!」

「呵呵,等這些母狗調教好了,賣個好價錢,自己的付出不就值得了?」小茹笑著說,眼中早已經沒有了我們,在現在她的眼裡,我們是渺小得不能再渺小的母狗,對於她們唯一的作用就是賣掉,從而賺錢,突然間感覺什麼和小茹在一起跳舞,是多麼遙遠的事情,也許,永遠不可能了,自己還是清醒一點,看清事實,自己是狗,對方是高貴的女主人。

「小夢就暫時交給小瑩代養了哦,明天我就和隕浩去歐洲旅行,要去1 個月,接著我會自己從德國回來,隕浩會在那邊開辦一個專門交易母狗的大公司,這樣,可以把我們的母狗賣到國外去,也可以把國外優秀的母狗買進來,進行國際化的交易,而這邊的母狗交易公司,隕浩原來管理的就由我來管理,到時候,小瑩和雲姐姐的母狗可以通過我來幫你們進行交易了。」

「那這樣,你和隕浩不就長時間不見面了嗎?」梁婕瑩問。

「現在大家都是事業要緊,她看中事業,我會支持她,而且我們現在還小,等他把公司發展起來,我也把這裡的事都處理好,我們就會結婚的。」

「真羡慕你哦,有錢人家的少奶奶!」

「小瑩以後也來我那幫我吧,以後公司裡也許就不是這麼2-3 只母狗了,而是上百隻,所以,我需要你們的説明,當然,錢的話我不會少你的,我知道你對這個很有興趣。」

「恩,當然了,我們是好姐妹嘛!小夢就交給我了。」

「好了,我得走了,去準備明天旅遊時要用的東西!」小茹說完,站起來。

「嘿嘿,套套一定要帶哦,他那裡很猛吧!」梁婕瑩開玩笑地問。

「當然啦,我可是要他一個晚上弄5 次以上的哦!嘻嘻!」小茹說完,走到我們面前,我們伺候小茹穿鞋。我抬著頭看著她,她高傲地看著我,沒有表情,似乎在對我說:「你只是一隻母狗,永遠都只配爬在我的腳下。」

的確,太遙遠了,我和她之間隔的不止是母狗和主人兩個字,而似乎用現有的詞彙都形容不完的差距,沒錯,我只是一隻下賤的母狗而已。

梁婕瑩繼續對絲絲進行著調教,而去則帶領小夢來到我們的房間裡,打開一個籠子,幫助她整理帶來的絲襪等等。

「江怎麼會在這裡?」小夢看著房間裡的三個籠子,開口問我。我把她的絲襪都整理好,轉過臉看著她。

「你在這裡並不讓我意外,可是,江為什麼也會被捲進來了?」夢婷有點不解。

「做母狗不是很好的嗎?沒有為什麼啊!她喜歡,就來了。」我的回答讓夢婷很不爽,她撲上來,壓在我身上,用那大大的眼睛看著我,就讓我回憶起在接受王和平調教時的情景。

「小麗呢?她沒事吧?」夢婷繼續問我。

「江的運氣不好,她去做了老師,結果被梁婕瑩,也就是現在牽著她在下面調教的那傢伙看中了,你要知道,如果沒有點後臺背景,一旦被這些人瞄上,就無法脫身了,她很明白,為了不讓自己受更多的痛苦,她只能選擇做狗,只有這樣,她才知道繼續生存下,雖然不是她所追求的目標,但至少她可以無憂無慮地生活,過著狗的日子;你不一樣,現在成了大小姐的母狗,身份地位都比所有的母狗都高了不少,看你爬起來屁股都翹著老高,很羡慕你呢。」

夢婷笑了笑,說。

「和你分開以後,上面開始對我進行很嚴格的母狗調教,我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和我一起被調教的還有幾個姐妹,她們告訴我,必須在這麼短的調教日子裡認真接受調教,讓自己成為一個優秀的母狗,這樣才是自己生存的唯一辦法,於是,我成為了當時調教的母狗裡最優秀的一隻,開始了自己的母狗生活,雖然很無奈,但至少可以認可自己的存在,狗的日子並不難過,在主人的呵護下還感覺很幸福,沒有壓力,沒有煩惱,舔舔主人的腳,讓主人開心,自己什麼都有了,慢慢的,我喜歡上了這樣的生活,自己的內心認可自己是一隻母狗,就這樣,我們被上面賣了,運氣很好,我被賣給了主人,主人對我很好,我很幸福,我相信你和江一樣,和我有同樣的體會。」夢婷說得很感慨,不過的確說出來我們做母狗的心聲。

「我們這個母狗宿舍,培養出了我們三隻母狗,呵呵,不過!小麗那天在展示會場出現過!」

「她?她在那裡幹什麼?」

「我不知道,不過我猜,她似乎是屬於你男主人公司下面的一個隸屬部門,多半是進行對母狗的拍攝記錄什麼的,因為那天她穿著屬於記者標誌的綠色絲襪,對著我拍了很多張照片,肯定,她也看見了你。」

「我們不會在一起呆太久,我們是母狗,母狗在他們眼裡是賺錢的商品,遲早有一天,我們還會被賣掉,現在你和江處於調教期,在不久的將來,你們就會和我一樣,被賣到其他主人的手上,伺候其他主人,沒有選擇的讓主人玩弄自己身體的任何地方,聽從主人的要求,做任何事。等主人把自己玩膩了,再賣到另一個主人的手上,這些主人玩弄我們,我們的一輩子就這樣被賣來賣去,做一輩子任人玩弄的奴隸,沒有自己的自由,也許有一天,主人玩膩了自己,自己又老了,沒有什麼價值了,也許就會被丟棄在路邊,成為一條流浪狗,也許被主人殺掉,完成自己生命的使命,做為一條母狗的使命。」

「這不是很好嗎?我們的命就是賤命,我們只聽主人的,這才是母狗!」我說完,夢婷點了點頭,對我笑了笑,我們互相舔了舔舌頭,開心地互相笑著。

這一刻,自己早已經忘記了對小茹的思念,自己只知道,自己應該做好自己的本分,那就是,做一隻完美的母狗,提供給賣買我的主人玩弄,讓他們開心。

第七章 奴隸的宿舍

經過了這麼長時間,我漸漸地明白了自己生存的意義,從王和平調教我,到主人收下我,與主人簽下合同,已經有1 年多時間了,雖然合同上寫著為主人做六年的母狗,但主人們的心早就變了,主人的家現在調教著10多隻母狗,包括我和絲絲在內,主人也放棄了自己空姐的工作,轉到小茹的手下,進行著母狗交易的生意。

我被綁在一個架子上,絲絲在我旁邊,為我做著精心的打扮,頭髮上的的玫瑰花,乳頭被畫成花的形狀,陰唇上加重了紅色的色彩,一切一切,都在為我點綴著。

我的面前,小茹,主人,梁婕瑩,三人不停地看著絲絲對我的打扮,不足的地方進行著指點。1 點多了,說實話,我真有點捨不得這裡,貝貝,絲絲,主人,梁婕瑩,我們都留下了深厚的感情,可是我做不到,因為我只是一隻母狗,我的任務就是被賣到其他地方去,主人買下去,調教以後賣出去,我的作用就是為主人賺錢,主人利用我賺錢,這就是我的作用,一隻母狗的作用。

明天就是新一輪的展示會,我的銀行帳戶已經被主人幫我凍結,主人給了我不少錢,算是她當初買下我給我的錢,而以後,我被賣出去的任何收入,都不再和我有關,因為我只是一個商品了。

打扮結束後,絲絲抱著我,我們在一起舌吻,終於要到分開的時候了,這次小茹選擇了將我與絲絲掛牌出售,我們彼此都將進入自己母狗生涯的新階段,現在彼此都捨不得對方,想自己愛的口水傳達到對方的口中,因為這一次分開,也許這一輩子都不會再相見了。主人也放任我與絲絲的舌吻,讓我們吻個夠,姐妹的分離是痛苦的,但對自己又是一個新故事的開始,自己捨不得自己的姐妹,但自己渴望著自己的新生活,相信有一天,我們還會再見的。我們互相吞食著口水,感受對方傳給自己最後的愛。

展示廳裡,燈光豔麗,新的展示舞臺上,我與絲絲等一共21只等待出售的母狗被關在舞臺中的大籠子裡,而台下,妖豔的高傲女王小茹,正用藐視的眼光看著臺上的一群母狗,這些都是她的錢,她當然開心了。也許用不了多久,她可以通過買賣母狗,讓自己發達到一個超高的高度,原來錢讓人心變化如此之快,當初自己為錢做奴隸,無法體會,現在終於明白了,雖然自己沒有後悔,也很自豪,但卻為小茹這個被錢改變了的女生悲哀,我們永遠看不見那個穿著舞鞋舞襪,翩翩起舞的美麗少女,只留下一個黑色絲襪,高傲無比,手中拿著無數金錢的女王。

「下麵拍賣的,是1010號母狗,心心!起拍價是25萬!」

在大家的吵鬧聲中,我被工作人員從籠子裡牽出來,交到一個男人手中,恩,這個男人買下了我,他是我的新主人,看著他平庸的長相,在牽著我時的滿足感,再看看他周圍的保鏢,知道主人也算是個有來頭的,自己終於進入了真正母狗的時代裡,自己以後的日子也會起伏不定,會更精彩,更刺激,跟在新主人身後爬著,聽見身後的主持人大喊。

「恭喜XXX 集團董事長以37萬的價格買下1665號母狗絲絲!請上臺領取!」

我沒有回頭,在主人手下的帶領下,我爬出展示廳,坐電梯來到1 樓出口,門口的一個女記者依然用照相機對我進行著瘋狂的拍照,她穿著綠色的吊帶絲襪……

一輛車停在我們面前,主人的手下為我打開車門,我輕盈地一跳,跳進後坐,第一次做母狗感覺到自己有身份地位了,是屬於母狗的地位,原來也可以如此囂張。

主人開心地坐在後面,我爬在他身上,他拿出碩大的雞巴,我歡喜地捧在手裡,輕輕地抹了點自己的口水在上面,接著,伸出自己的舌頭,把每一個角落都清洗乾淨,這是我們母狗舌頭最大的作用。

—完—

那所美麗的大學,那座美麗的建築,那個住著美麗女人的女生宿舍,那間容納了三個校花的特別寢室。

請學期開學了,新一批學校又進入了學校,這次,這個特別的寢室,又將會留給誰來住呢?

女學生推開寢室的門,四人的房間,果然,這個寢室就像印證了永恆的魔力一樣,是屬於美女的寢室,這一次,住在這間寢室裡的四個女生,居然都是四位大美女,她們放下自己的行禮,整理了一下混亂的房間,桌子上放這一張白紙和一篇報紙。

白紙上著:「阿榮的電話……XXXXXXX.經常上的網站WWW ……」

報紙上頭條則寫著:「近日在市中心主要要道上發現一全身赤裸的女子,該女子神智不清,口中不時發出狗叫,女子手腳都被鐵鍊緊鎖,脖子上也被戴著狗項圈,項圈另一邊被鎖在馬路中間的紅綠燈下,該女子年齡大概35歲,由於鐵鍊沒有任何鑰匙,鐵鍊由最新的堅鐵打造,所以無法第一時間解除該女子的刑具,一度引起交通混亂。目前已經是本市發生的第三起此類事件,警方已經全面介入此事。」

女孩們看完報紙,再看了看白紙,互相笑了笑。

「這個世界真是什麼都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