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隸的宿舍

「小茹也會來。」主人對梁婕瑩說,梁婕瑩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吊帶絲襪,小心謹慎地前進著,很不自然。聽到小茹會來,自己還是相當興奮的,要是看見小茹打扮成這樣,真是爽死了。

來到大樓前,正門入口聚集了不少人,很多和主人打扮一樣的女生,很多和我打扮一樣的母狗,大家有說有笑。

我們來到一個中年男人身前,主人和他照了個面,打起招呼來。

「梁小姐這次出席,很給我面子啊,這就是你的愛犬嗎?」中年男人看著我,帶著強烈的藐視眼光。

「陳先生,能夠參加你們的派對才是我的榮幸呢,以後請多多關照了哦。」

「呵呵,哪裡的話,像你們這樣的美女調教師現在越來越多了呢,這個圈子越做越大,大家有錢都是互利的嘛,好好加油吧,你的狗不錯哦!」

這時,兩個年輕漂亮的女生走到我們身邊,她們打扮和主人一模一樣,只是絲襪,靴子,手套等服飾均是紅色。

看到兩個紅裝美女到來,中年男人笑著說。

「梁小姐,她們是我們這的工作人員,負責看管和安置你的愛犬,這樣吧,請你到大廳裡休息,參觀我們這次活動的主題,然後大家在中餐結束後,正式進行展示會,你的愛犬就交由我們看管吧,請放心,我們一定細心照顧,你把愛犬需要打扮的東西,狗牌等飾物交給我們的工作人員就行了。」

「對了,陳先生,我妹妹小茹她……」

「放心吧,小茹小姐一會就回來到現場了,我會安排她和你們見面的,現在我已經排犬子開車去接她了,相信很快就會來了的。」

「那就好,有陳少爺照顧,那我就放心了。」

這個男人的兒子?和小茹什麼關係?不會是小茹的男朋友吧,看這傢伙是個超有錢的老闆,小茹和有錢人家的公子在一起,的確也很正常。

還沒等我多想,兩個紅裝美女在我嘴裡放進一個大大的口球,死死地綁在我頭上,就這樣,我被她們牽著從一個側門進去了,坐電梯,我們來到了8 樓。

8 樓並不是個寬敞的展廳什麼的,而更像是層休息室,分了許多小房間,電梯口有個櫃檯,櫃檯前坐著一個和她們打扮一樣的紅裝美女,旁邊依然站著幾個‘黑社會’打扮的男人,不過,由於我是爬著,從下往上看,這些男人的腰間,似乎都佩帶著某種危險的東西。看到這裡,自己嚇得動也不敢動,只能自己對自己說:一定要乖!一定要乖!

「會員號是109 的梁婕雲小姐的狗,狗序號是1010——心心,麻煩辦理一下看管手續。」

這時,櫃檯前的少女笑著說。

「真不明白,這些賤東西人不做,喜歡做母狗,翹著個屁股,還挺逗的。」這句話一說完,牽著我的兩個女孩也笑了起來,我低著頭,聽著她們聊天。

這時,旁邊的幾個男人也參合在一起聊了起來,其中一個說。

「這你們就不明白了,別小看這些母狗,她們可是大款大爺們的寵物呢,要是弄得不高興,你們還吃不了兜著走,這些母狗,一隻身價最高的可以上百萬呢!」

在他們的聊天中,櫃檯少女拿出一把鑰匙,交到牽我的兩個女孩手中,她們牽著我,來到深處的一間屋子裡,剛進門,看見一個美麗的女生,手裡拿著許多化妝品,正對著一隻爬在她身前的母狗化妝,化妝師的打扮則是白色調,這樣可以很好的區分人員的關係。

「晶姐!又來了只母狗!109 號梁小姐的,主人要求,母狗的妝濃一點,乳頭的顏色加深。」

「恩,我明白了,母狗主人的化妝要求表放在哪吧,半個小時以後來吧!」

就這樣,我被安置在一邊,排隊等著化妝。

按照要求,化妝師對我的粉下得非常重,這也許是自己打得最多的一次粉了。

化妝結束,接下來的步驟就是裝箱,所謂的裝箱,就是把準備好的母狗鎖在一個十分狹小的鐵籠子裡,身子蹲在籠子裡,而頭則是露在籠子上面,兩隻手也得做出狗爪子的樣子,放在籠子外,籠子設計,頭和手在籠子外,卻無法伸回籠子,籠子自身非常小,蹲在裡面幾乎就無法動,由於化妝的原因,口球是不能用了,只用了個夾子夾住我的舌頭,把我放在一個推車上,推到一個房間裡放著,而這和房間裡,就放著和我一模一樣被關在籠子裡的母狗多達30多隻。

左看看,右看看,這些母狗看起來都是一等一的美女,還好自己都不認識,大家的表情也很自然,似乎狗齡都在我之上,看到她們的表現,自己的緊張慢慢消退,也不知道自己還得放在這裡放多久?有點想主人了。

中午沒有吃飯,下午2 點,房間裡進來一群工作人員,分別用四隻母狗放在一個推車上的方法,把我們推出了房間,通過電梯,我們來到11樓會場,這裡很寬敞,會場中間排著好幾排高臺,我們按主人的會員號,被安置在這些檯子上,籠子可以取下了,取而代之的是檯子上固定的長鐵鍊,分別鎖著手和腳,另一頭則和檯子連接在一起,我們可以在屬於自己範圍的檯子上爬,但爬不遠。

一個紅裝美女拿著一個張大海報,上面貼著我狗蹲姿勢時的照片,並寫著我的資料:狗名心心年齡21狗齡1 然後是我的簡介。看完以後自己還覺得滿意,於是在臺上擺弄著鐵鍊,‘隔壁’的母狗叫歡歡,年齡才17歲,狗齡已經有2 年了,是個嬌小可愛的母狗。

工作人員交代完注意事項後,我們就端正地坐住狗蹲的姿勢,等待著展示會的開始,伸出舌頭,十足的狗樣子。

我看了看,這次展示的母狗大概有200 多隻。

沒多久,會場四面的門打開,燈光亮起來,在音響發出的音樂聲中,參加展示會的主人們,老闆們,紛紛進入會場,一下次,我才明白什麼叫緊張,看著大量的人群圍繞著展示台邊看邊笑邊聊天,我的心跳加快到了極點,做母狗以來,這可是第一次被這麼多人看自己的母狗模樣啊,很害怕,很緊張,也很恥辱。

主人和梁婕瑩一起來到我身前,自己內心終於有了安慰,按規矩,主人必須時刻呆在自己的母狗台前並對詢問的老闆進行一一解答,但這次展示的母狗並不是出售,而是定價與展示的作用。

在主人她們剛到我身邊,小茹便和一個帥氣的男生一起出現在我們面前,正如我所預料的,小茹挽著那男生,十分親密,而小茹的打扮,也破例成為唯一一個沒有露陰的,只是上身露出了乳房,而下面則穿著一條黑色的短裙和黑色的吊帶絲襪,看來這樣的破例是因為眼前這個男生吧,是她男朋友沒錯了,應該就是剛才那個中年男人的兒子,有錢人家的公子。

「梁姐!小瑩!你們好啊!」男生很有禮貌地打了招呼,小茹打量了我一眼,今天的她,妝也濃了許多,和那天清純的造型完全不一樣。

「陳公子很賞臉啊?居然來我們這。」

「呵呵,姐姐過獎了,別叫什麼陳公子了,叫我陳隕浩就行,不然就叫我阿浩吧!」

陳公子來到我面前,仔細打量著我,我心好慌張,哎~~小茹的男朋友,如此帥氣,又有錢,我在小茹眼裡,不過是條狗而已,自己還是不要多想了,做好自己的本份吧。

「姐姐的愛犬!?」陳公子問。

「是啊,阿浩給點提點吧!」

「狗齡才1 年,不過很有培養的價值,長得漂亮,身材也很好,可惜才做母狗沒多久,基本姿勢有點不扎實。」

在我身上討論結束後,大家就站在我旁邊的檯子上聊起天來,不時有路過的老闆打量我,看我的資料,並對我拍照。

「陳公子!小茹姐姐的生日快到了,你準備送她什麼呢?項鍊?鑽戒?」梁婕瑩在旁邊嘻哈問起來。

「呵呵,小瑩今天很性感哦!」陳公子挑逗了一句,梁婕瑩一下臉紅透了,手自然地放在自己陰部。

「其實,我已經對小茹說好了,今天的展示會結束以後,會把這個季度的拍賣犬拿出來拍賣,拍賣犬都是所有母狗裡最優秀的,而主人又願意賣的母狗,所以很有價值,我決定,賣一隻送給小茹做禮物。」

說完,陳公子對著小茹笑了笑,小茹也對著大家笑了笑,並點了點頭。陳公子繼續說,「以後,每3 個月一季度的展示會,我都會徵詢小茹的意見,只要她喜歡,我每個季度都賣一隻給她,讓她一直保持有新鮮的玩。」

「那真是太幸福了啊!」

自己想了想,要是自己也被買去,那該多好啊!可以一直伺候小茹。

「姐姐,你們先忙吧,我帶小茹去逛逛,看看狗!」

說完,二人走了。

「小茹可真幸福哦!」梁婕瑩抱怨地說。

「現在我們得工作就是迅速發展和培養更多的母狗。」主人對梁婕瑩說,梁婕瑩點點頭。

「那個張老師!我已經叫小茹對陳隕浩說了,應該很快就會搞定!」梁婕瑩繼續說。

「那個張老師是個非常不錯的材料,1 個月內搞定她!」

「恩」

展示會進行了3 個小時,終於結束了,蹲了3 個小時,腿都麻了,還好可以休息,不然不知道怎麼辦,3 個小時過去,自己已經習慣了被那麼多人觀看的感覺。這時,一個紅裝美女走上一個檯子,拿著話筒,開始說話。

「各位來賓,這個季度的母狗展示會馬上就要到尾聲了,現在,我們將對這次參加展示的203 只母狗進行定價!我們將在主人提供的價格,和來賓評價上進行綜合,對母狗的價格進行一個彙報!首先,542 號母狗,屬於9 號會員王小姐,母狗的價格是:16萬……」

聽著報價,看來母狗的價值完全體現出來了,而且母狗的價值還會提升,也許這次是10萬,下一次就是12萬,主人通過購買母狗或是發掘母狗,對其調教以後拿來展出,從而讓母狗的價值得到提升,從中拿到利潤。

「接下來,是1010號母狗,屬於109 號梁小姐,母狗的價格是:11萬!」

聽到自己的價格,突然有種被認同的感覺,當自己作為母狗出現在人們的眼裡時,再到被人們所認可,接手,承認了自己是只母狗,這樣的過程,的確讓自己感覺很美好,終於可以用母狗的身份來面對世人,的確有種說不出的興奮,讓自己的努力並沒有白費,至少有人認可我是一隻母狗。

當報價結束,全場最熱烈的時刻來了,7 只母狗爬在檯子上,在主持人的腿下排列好,接下來進行的,便是今天的母狗拍賣會!

這時我看見小茹與陳隕浩已經坐在了購買席上,眼神再次回到那7 只母狗身上,讓我再次大吃一驚的是,我居然看見了夢婷,她怎麼會??她居然爬在上面,正等著被拍賣。

她表情自然,溫順地爬在主持人的紅絲襪腿邊,時不時聞一聞主持人的鞋,做出母狗應有的姿態。巧合的是,小茹居然看中了她。

主持人牽起夢婷,開始念著她的資料。

「接下來是今天拍賣的第五只母狗,是作為香紅SM俱樂部提供的無主人母狗,該母狗的拍賣費用會全部歸納於香紅SM俱樂部。母狗名:小夢年齡21歲狗齡。2……」主持人說完夢婷的資料,接著說。

「好了,該母狗的起拍價格是25萬!」

「25萬5 !」

「25萬8 !」

「28萬!」

「……」

在老闆們的你爭我奪中,突然看見陳隕浩走上台,拿著話筒說。

「各位,再過幾天,就是我可愛的女朋友小茹的生日了!我答應過她,會送一隻母狗給她,而這只名叫小夢的母狗,我女朋友很喜歡,所以,我要定了!我的出價是!60萬!」

全場立刻鴉雀無聲,看著這個貴公子牽著母狗走下臺,送給自己的女朋友,這一刻,也許最幸福的就是小茹了,看著她開心的表情,自己有些難過。

不過夢婷做了小茹的母狗,這樣,以後去找夢婷玩,也可以一起伺候小茹了。

60萬,夢婷創下了這一年裡母狗賣出價格最高的記錄。

就當大家的目光都注視在夢婷,陳隕浩,小茹身上時,我發現自己身前突然連續閃爍了很多下閃光燈,我疑惑地看過我,再次讓我震驚的事發生了,對我拍照的不是別人,正黃小麗。拍完照的她看了看我,沒有說什麼,而是轉身而去,看著穿著綠色吊帶絲襪的她,我開始茫然了,原來宿舍裡的4 個女孩這麼機緣巧合地再次會面在這個圈子裡了?忘記了,她是記者啊,如果說是屬於這個幕後公司的記者,肯定會出現在這次展示會上,哎~ 終於被她發現了,讀書的時候我和她可是最好的好姐妹啊,自己這般模樣出現在她眼前,肯定傷害了自己在她心中曾經的印像。我無顏以對!看著她遠去的背影,聽著兩個主人口中不段出現的「張老師」三個字,再看著正舔著小茹絲襪腳的夢婷,太偶然了吧。

第五章 晴開

小茹現在已經是一個大小姐,高貴的得讓人窒息,伺候她成為一種奢望,更讓自己對夢婷無比的羡慕,更渴望有機會可以與夢婷一起伺候小茹。

自從上次展示會結束後,主人就便結束了自己的休假期,主人的工作航班是飛向韓國的,每次回來也會帶不少好玩的給我玩。不過這樣一來,梁婕瑩幾乎成了我真正的主人,我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她的腳下,絲襪腳邊度過的,她越來越喜歡上被伺候腳的感覺,經常很陶醉地享受著舌頭和自己絲襪腳接觸時的美感,有時候一舔就是大半天。

我在籠子裡睡得正甜,突然聽見外面貝貝的叫喊,覺得有點奇怪,平時貝貝呼叫我出去一起玩的時候,可不是這麼叫的,這次感覺有點兇狠,覺得事情不對,於是從籠子裡爬出來看看,由於一般白天籠子並不上鎖,所以我出入籠子還是非常自由的。

來到大門處,見梁婕瑩帶著兩個男人,站在一輛小貨車旁邊,我爬在遠處,和貝貝隔著鐵門觀望著,不一會,兩個男人打開貨倉,抬出一個大箱子,並朝我們這邊走來,進門以後,並沒有看我們一眼,而是把大箱子抬進了房間,我抬頭疑惑地看著梁婕瑩,她手裡拿著一些文件單子,仔細地看著。

「好了,梁小姐,你吩咐的事已經辦好了。」兩個男人從房間裡走出來。

「錢已經給你們公司了,這裡是那麼的小費。」說完,梁婕瑩從包裡拿出2000元,交給了兩個男人。待對方走後,梁婕瑩看了看我,牽著我爬進了房間。

看著梁婕瑩陰險的表情,我爬在她身邊,見她慢慢打開箱子,箱子裡捆綁著一個女孩,全身被皮衣包著,頭也帶頭套,只露出鼻孔出氣,嘴裡還咬著一個口球,女孩的下面皮衣已經鼓了起來,顯然,這個女孩被關在箱子裡有幾天了,這鼓出來的部分,應該就是大小便。

梁婕瑩拿出專門的鑰匙,解開了女孩的刑具,並把頭套取下,輕輕地說:「我們又見面了,張老師!」

我驚訝地看著小江,她表情十分痛苦,加上看見梁婕瑩時的恐慌,與害怕,我在旁邊看著都很毛骨悚然。

「張老師!你說你賤不賤呢?上次我對你說,讓你做我的母狗,你不答應,所以呢,我只好用這樣的方式把你請來了呢,你跑不掉的,乖乖的聽話,這樣你每天或許還有骨頭吃,不然,就讓你吃屎!哈哈哈!」

梁婕瑩把小江的皮衣脫下,小江身上發出劇烈的臭味。脫下皮衣後,梁婕瑩再次把小江的手腳用鐵鍊鎖上,然後轉身對我說。

「母狗,讓你的姐妹去好好洗一洗,然後給她找一條乾淨的絲襪,穿好以後,到客廳來等我。」

「汪……」

我叫了一聲,拉著小江,向浴室裡爬去。

「你放我走!我求你了,念在我們四年同學,四年好姐妹的份上,求求你,放我走吧!」

我一邊幫小江清洗著身體,她一邊哀求著我,我沒有回答她,只是對她不停地汪汪叫,她很無奈,見到我如此表現,便再沒有對我說什麼。

我順了順她的頭髮,的確,和以前那個假小子比起,現在她身上的女人味的確是太濃了,以前天不怕地不怕的她,居然也會如此恐懼在發抖,我不知道梁婕瑩是如何把她弄過來的,我只知道,她以後就會和我一樣,做一隻母狗,參加母狗展示會等等。我沒有同情她,反而為她高興,因為我知道,做母狗是快樂的,從恥辱中找到快樂,現在的她還不能感受到這樣的感覺,但我相信,以後她一定會愛上的,所以我得幫助她,幫助她找到做母狗最快樂的天堂。

洗完以後,我帶她來到我的房間,並把自己籠子旁邊的籠子打開鎖,又在自己的籠子裡找了幾雙絲襪,丟在她籠子裡,找來護膝給她穿上,又讓她穿好絲襪以後,她不得不跟著我去客廳見梁婕瑩,我們的主人。

梁婕瑩的白裙黑絲襪的確很美麗,但她始終長得太幼稚化,有點不適合她。在看過張江的打扮以後,梁婕瑩滿意地說。

「很好,母狗,沒有白培養你,你去調教室把我的皮鞭拿過來,順便把那的一個小盒子也帶上。」聽到梁婕瑩的吩咐,我就如同聽話的狗一樣,伸出舌頭,轉過身子,向調教室爬去。

嘴裡叼著皮鞭,把盒子放在背上,慢慢爬回梁婕瑩的腳下,她拿過皮鞭,得意的揮了揮,用腳在我臉上踩了幾下,我明白了她的意思,轉過身,把屁股對著梁婕瑩,梁婕瑩揮舞著手中的皮鞭,重重地在我屁股上,背上抽打了幾十下,一邊打,一邊發出哈哈大笑,而我,被抽打著,發出汪汪的狗叫,不一會,口水便伴隨著皮鞭抽打,開始不由自主的從嘴裡噴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