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隸的宿舍

梁婕瑩看了看表,從沙發上跳起來!大叫「啊!我都忘了,這賤母狗舔得我太舒服了,這節課我得去,因為是才來的那個實習老師的課!」說完,梁婕瑩拿著包走了。小茹很疲勞地坐在沙發上,她的眼睛第一次注視著我,我乖乖地幫她脫下鞋,露出她滿是汗跡的白絲襪腳,襪尖,襪跟,襪低都被汗弄變了色,味道也是很濃烈,我一下來了興趣。正準備舔下去,她突然把腳伸了回去,我不解抬起頭,看著她美麗的大眼睛。

「其實你真可愛啊!那麼漂亮的女孩!」

她一說我有點害羞,不敢看她,低下頭看著她的腳。

「其實這個世界上很多事我們都無法明白為什麼,卻都懂得去享受,也許就像姐姐和小瑩一樣,享受是第一位,我也一樣,在自己的舞蹈裡,我就在享受著。」她的話讓我覺得她這個人真的很完美,她還有一顆純潔的心。

「你比我好多了,最起碼,你現在是仙女,而我只是你面前的母狗!」我知道自己開口說話被主人知道了會很慘,但我覺得她很真誠。

「嘻嘻,你喜歡跳舞嗎?」她站起來,把自己的包拿了過來。

「恩,我從小就喜歡跳舞,可沒你跳得那麼好,你真的很美!」我說。

「你真會說話,這樣吧,我們一起跳舞!姐姐和小瑩從不陪我跳舞,總是在旁邊看,一點意思都沒有!我們一起吧!」

「我可不敢,要是被主人知道,我就完了!」

「嘻嘻,放心吧,我不會告訴她的,就當是我命令你,怎麼樣?」

我看著她,心中一陣歡喜,這個女孩真的太美了!

我無助地把手抬起來,她卻微微一笑,說。

「姐姐走的時候把鐵鍊的鑰匙都放我包裡了!看!」說著,她拿出鑰匙,並很快解下了我手腳上的鐵鍊。由於項圈上的鎖鑰匙一直在主人那,所以她無法打開,不過這樣也基本妨礙不了我們跳舞,她又從包裡拿出一套黑色的舞蹈服,對我說。

「要跳舞,可不能光著身子,穿上吧!」

就這樣,我們在彼此的舞蹈裡享受著快樂,在舞蹈裡,我卻對她有種莫名的感覺,瞬間湧上心頭,無法自拔,看著優美的舞姿,美麗的臉龐,純潔的心靈,我發現,自己愛上了她,愛上了一個女人。

快樂總很短暫,我與小茹的舞蹈終於結束,我脫下了舞蹈服,還給小茹,小茹看了看表,說。

「小瑩快回來了!委屈你了!」

我開心地點點頭,小茹為我把鐵鍊再次鎖上,果然,剛鎖上沒多久,梁婕瑩便開門進來,小茹坐在沙發上,我爬在她腳下,沒有出現任何懷疑的。

「小茹姐姐!今天晚上叫雲姐姐帶我們去玩!我已經和我們實習老師約好了,我們一起去!」我聽到這裡再次一驚,難道又要有人看見我這個模樣了嗎?旁邊的小茹看出了我的心思,悄悄告訴我。

「這個實習老師是個女的,小瑩和雲姐一樣都是喜歡女生,是同性戀!」聽她的話我也真希望她也是同性戀,因為我發現自己很愛很愛她了。

我把她的腳捧起,開始聞,果然,跳舞以後的腳非常有味道,我全身上下已經迫不及待想去品嘗這美味,她很不自在,我輕輕地說。

「如果你不讓我來舔,主人知道了一定會不開心,你和我都會被主人罵的!來吧,我是母狗,伺候您是應該的,會很舒服的哦!」

她只好勉強點點頭,把腳伸進我嘴裡!品嘗到如此味重,如此美麗的腳是多麼愉快的事,自己很快陶醉其中,小茹也在我超強的舌功之下,開始表現出滿足,舒服的表情,嘴裡也發出了輕微的呻吟,聽著她的呻吟,我更起勁,一定要用自己的舌頭讓她感覺到最美好!

梁婕瑩拿來一碗洗乾淨的櫻桃,在我們旁邊坐了下來,她將櫻桃一顆一顆噻進我的陰道!在我大量淫水的洗禮下,櫻桃似乎已經被我的淫水侵泡,接著,梁婕瑩把自己的兩隻長筒襪脫下,把我的陰道堵上,這樣,櫻桃就全部噻在我陰道裡。

「哈哈!好可愛!」梁婕瑩笑著說,小茹也對她笑了笑,她是最小的妹妹,雖然並不是同家,但早已經有姐妹之情,看著妹妹如此撒嬌,小茹也對她無能為力,只能任由妹妹撒嬌。梁婕瑩接著脫下自己的高跟鞋,用鞋跟插進我的屁眼裡,很痛,我抖了一下,沒有多管,繼續舔著小茹的腳!

梁婕瑩買回外賣,和小茹一起吃,只有兩個人的份量,吃完後,天開始黑了下來,梁婕瑩拿來一個大碗,放在我身下,把我陰道口的絲襪取了下來,只見我陰道裡的櫻桃伴隨著我的水一起流落到碗裡,梁婕瑩笑著說。

「母狗就是母狗,這麼下賤,趕快吃吧!這就是你的晚飯,必須全部吃完,水都得喝乾淨!」

我看了看碗,我的水已經噴了大半碗了,水裡全部泡著櫻桃,梁婕瑩又把那雙絲襪放進碗裡,和櫻桃一樣泡進水裡,繼續說著。

「吃完以後,把水喝光,嘗嘗你自己流出來的騷味,然後再把絲襪一直含在嘴裡,快!」

我爬在碗前,把嘴伸進碗裡,把櫻桃一顆一顆吃竟嘴裡,櫻桃的味道早已經被淫水掩埋,一水淫水一顆櫻桃,我慢慢地將碗裡的東西吃乾淨,滿嘴都是自己下賤淫蕩的騷味道,梁婕瑩和小茹在一邊看著我吃完,最後,我把那雙被淫水完全泡濕的絲襪含起來!

「等一下!才剛剛開始呢!剛才上課我一直在想怎麼玩你,來吧!開始玩哦!」

梁婕瑩拿來一個盆,對我說!

「撒尿進去!」

照她的吩咐,我只好用平時主人調教我時的撒鳥姿勢,抬起一隻腿,把尿撒了進去,看著我的姿勢,梁婕瑩在一邊哈哈大笑,連小茹都忍不住笑了起來。撒完,梁婕瑩把盆拿過去,自己開始在盆裡撒尿,接著,又硬要小茹也把尿撒在裡面。

三泡尿都裝在了盆裡,梁婕瑩把絲襪又丟進尿裡泡著,陰笑著對我說。

「賤母狗!把盆裡的尿都喝乾淨!再把絲襪含在嘴裡!」

這下的自己真不知道怎麼辦了,只怪這些非主流小女孩太會玩弄人了,小茹沒法制止,只好陪著梁婕瑩在一邊監督著我把尿喝乾淨,說實話,尿喝進肚子以後感覺很怪,但一想到有小茹的尿,自己也就得到了一絲安慰。

終於,我把絲襪含進嘴裡以後,梁婕瑩滿意了,從自己的包裡拿了一雙新的黑色長筒襪來穿上,看來這小丫頭也對絲襪有特別的愛。

之後,我在梁婕瑩和小茹的帶領下,被她們牽到足球場上去散步,這時天已經完全黑了,足球場上沒有燈,一個人也沒有,我們才敢安心地在足球場上遊玩著。從小茹口中得知,學校參加跳舞比賽就她一個人,所以學校批准那個舞蹈體操房由小茹自己掌管,所以我們才會在那裡玩。

小茹換好了衣服,很漂亮,同樣是一雙黑色絲襪,不過小茹很有興趣地選擇了一雙開檔連褲黑絲襪陪一雙黑色細跟高跟鞋,再加上黑色的連衣裙,顯得格外美麗。

終於,主人的車停到了我們面前,上車以後,主人照舊問了問我有沒有乖,梁婕瑩呵呵一笑,說。

「這母狗真賤!我喜歡玩!等會還得好好玩!」

主人聽玩,輕輕笑了笑。

車來到一家夜總會後門,下車以後我依然保持著爬行,這時發現眼前多了一雙黑絲襪的腳,抬頭一看才知道是個女服務員,她自然地牽著我的鐵鍊子,引領著主人們來到一個KTV 包房,我疑惑她怎麼會這麼自然,原來才知道,這個女服務員是主人一個朋友的母狗,主人叫她在外面打工賺錢而已,知道是自己的同類,於是放心了許多,不過,她把我們安排好以後,就不見了。

三姐妹開心地在包房裡唱歌,喝酒。我只是跪在桌邊,幫主人倒酒,然後輪流進行者舔腳服務。

玩了一會,梁婕瑩接到一條短信,立刻起身,打開包房的門出去了,沒幾分鐘後又回來,不過她身邊多了六個女生,我一下被驚住了,怎麼會這樣?我就這樣將自己母狗的身份一下展現在外人眼前了。

進門後,梁婕瑩開始一個一個介紹。

「這是我兩個姐姐,小茹姐姐和雲姐姐!那邊的就是我雲姐姐的母狗,叫心心!很聽話的!今天上課的時候已經和你們說過了,有意思吧!來打個招呼吧!心心!」

我看了看主人,主人示意我,我恭敬地爬好,對六個女生叫著「汪汪汪~~~ 」

這一叫整個包房裡發出哈哈大笑聲,連小茹都笑得很開心,我真有種想挖個洞鑽進去的感覺。大家七嘴八舌開始聊起來,這時,當梁婕瑩介紹到最後一位時,我和主人都愣住了。

「姐姐,這就是我們新來的實習老師!她叫張江!很男性化的名字吧?不過是個大美女哦!」

果然,最怕的一幕來了,張江居然又出現在我們面前,而且還是這麼戲劇化。

張江的頭髮長了不少,和以前的打扮也不一樣了,以前的假小子,現在居然穿著一條紅色的裙子,配上一雙黑色絲襪,看來最近很流行黑色絲襪啊!她看著我,臉上沒有表情,我不敢看她,但她剛才已經聽到了我作為母狗的問候。

主人笑了笑說。

「你好啊,張老師!」

「雲姐姐你好!她就是你的母狗?真有意思呢!」張江反應很快,似乎像沒有發生過那天的事一樣,而且裝作完全不認識我。

我被梁婕瑩拉到一邊,在她另外五個女同學的面前,她們輪流玩弄著我,把腳伸進我嘴裡,踩著我的臉,一晚上,我不知道舔了多少各種味道的絲襪腳,很有滿足感。

由於酒都喝得多,於是梁婕瑩和主人開始商量著什麼,這時,主人站起來,對大家說。

「這個夜總會的包房真差,連廁所都沒有,這樣吧,大家都是女生,也無所謂了,為了方便大家,我把自己的母狗貢獻出來,作為大家的廁所吧!」

說完,梁婕瑩和另外五個女生開心地鼓掌,小茹沒有發表什麼言論,張江則是看著我不說話。

主人把我牽到一個角落,拿出一個擴嘴器,把我的嘴擴開,再插入一個像漏斗一樣的東西在我嘴裡,這樣,只要對著外面那一頭大的口子裡尿,尿液就會流進我的嘴裡。我被主人捆綁好,放置在地上,並用絲襪蒙住了眼睛。在她們歡樂的過程中,我喝了大量的尿,次數太多,我已經不記得了,只知道,自己眼前是黑的,只能聽見她們的歡笑,並在感覺到有尿進入口中時,立刻喝下去。

過了很久,我感覺自己肚子裡以前全是尿了,她們的歡笑聲開始變小,梁婕瑩過來解開蒙我眼睛的絲襪,我看了看,房間裡只剩下張江和梁婕瑩,主人開車送小茹回去,要過會才回來。房間裡全是酒瓶子,梁婕瑩很醉了,神智不清,走到我身前,先用手扶了扶我嘴上的漏斗,接著,張開嘴。

我瞪大了眼睛,可我完全動不了,我知道她想幹什麼!現在的我,真的是讓她們擺佈。梁婕瑩張開嘴,我看著她的嘴裡突然噴出大量液體,很塊,我就感覺到這些液體進入了我的嘴裡,慢慢被我吞食下去。液體大量是酒,不過帶有不少她吃的食物殘渣,這時這種屈辱感真的是無法形容,何況張江還在一邊看著。梁婕瑩吐了很久,我也喝了很多,嘔吐物的味道實在難受,還好小茹沒有看見這樣的一面。吃完了梁婕瑩的嘔吐物,她也吐夠了,清醒了一點以後,笑著對我說!

「賤狗!還沒玩呢!」

只見她脫下內褲,撩起裙子,蹲在我正上方,我看著她稚嫩的陰部,不一久,黃金色的尿液噴湧而出,再次流進我的肚子。梁婕瑩果然是很會玩,調整了一下位置以後,我看見了她粉紅色的菊花。

完蛋了……這一次我真的……

梁婕瑩的菊花裡慢慢拉出一條條金色的物體,迅速滑落進我的嘴裡,我不敢吞下去,這是大便啊!好臭啊,自己已經忍受不住這樣的臭了。

「不吞?想被打?」

在梁婕瑩的威脅下,只好強忍著淚水,把大便吞進肚子裡。

梁婕瑩終於滿足了,穿上內褲,連屁股都忘記擦了,大概還是很醉吧!張江一聲不吭看著我,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主人回來了,梁婕瑩和主人說了一些話以後,帶著張江先走了,主人把我鬆綁,取下我的刑具,我一下撲進主人的懷裡失聲痛哭。

主人撫摩著我的頭,輕輕地說。

「心心真乖!是一只好母狗!主人沒有看錯你!今天帶你來見梁婕瑩也是為了你以後好,要知道,以後的表演或評比,不會這些怎麼行?別的母狗比你厲害,你一定也很不好受吧?我知道我們心心最可愛了,一心想做最優美最乖的母狗,所以呢,主人也希望心心好啊,以後什麼都要接觸的,慢慢了吧,好嗎?可愛的心心?」

我撲在主人懷裡,輕輕點了點頭,心裡有無數的委屈。

「那個張老師我會讓小瑩來搞定,你也知道小瑩有多厲害了?放心吧,我會讓她和你一樣做母狗的!好了,我們走吧!」

主人擦乾我臉上的眼淚,我乖乖地爬在主人的腳下,跟著主人離開了這個包房,心裡依然掛念著小茹。

今天被梁婕瑩這麼弄了弄,我終於體會到了做母狗的生活,未來的六年裡,我將會每天面對這樣的生活,我發現我有點離不開主人了,很有一種依靠她的感覺。

在車上,我伸出舌頭,舔了舔主人的臉,對主人撒嬌了一會,主人笑了笑。我也笑了,這是主奴之間的愛。

第四章 展臺框架

連續幾天,梁婕瑩一直到主人家來玩我,她似乎很喜歡玩狗,主人也一直在操辦著母狗表演什麼的事,所以很少有功夫管我,梁婕瑩喜歡帶著我和貝貝在樓下的院子裡玩,拋球,讓我與貝貝去搶。日子長了,我與貝貝也很有感情了,大家成了好姐妹,玩在一起還是比較開心的了,只是可惜小茹一直沒有來看我,心裡有點不好受。

梁婕瑩那幾個同學似乎對我也很感興趣,時不時會和她一起來,並一起玩我,這樣的日子過久了就習慣了,變項地發現,其實是主人想把梁婕瑩這小丫頭培養起來,用於對我的調教和對母狗的管理,主人不在家的日子,我的一切就由梁婕瑩來打理,自然的,她也成了我的第二個主人,沒多久,她跟她四個好姐妹一起搬進了主人家。

和平常一樣在院子裡伺候梁婕瑩的腳,聽見主人的車喇叭聲,自己興奮地向大門口跑去,並恭敬地伺候主人下車,好多天沒有得到主人的寵愛,作為母狗,實在不爽,主人也知道該關心一下我了,於是當場脫下絲襪,噻我嘴裡。

梁婕瑩和主人說過一番話以後,主人從車裡拿出一個皮箱子,對著梁婕瑩說。

「我特別去定做的,你若是想和我一起進入這個圈子,習慣就好。」說完把箱子丟給梁婕瑩,梁婕瑩拿著箱子進了屋,而主人停好車以後,牽著我來到外面的街道上,對於大白天在家外面的街道附近散步,我已經習慣了,這裡住的人實在太少,白天都幾乎看不見人,在梁婕瑩帶我爬行很久以後,我幾乎敢大膽地在這個別墅區內自由爬行了。

「明天就是我對你說的那事了!」主人牽我到小花園,找了個凳子坐下。我抬著頭盯著她看。

「一次母狗的自我展示機會,這是規模不算小,帶你去見見世面,我已經幫你註冊了名額,從明天開始,你就已經標誌著成為所有人眼中的母狗了,就如同你的身上會永久刻下母狗兩個字,你得好好準備準備,雖然只是個展示,但我不希望你有什麼不好的表現,明白了嗎?」

「汪~~」

我回答了主人後,主人再次牽著我散步。

「你也許已經知道了,小瑩將成為你的主要調教人,因為我時間不多,所以以後還得讓她多管理你,她也被我註冊進了這個圈子,屬於調教師的身份了,明天她會和我們一起去,至於小茹,我同樣給她註冊了調教師身份,但她能不能來就不一定了,她和小瑩性格不一樣,也許不會接受那樣的衣服。」

在疑惑主人的話語同時,我們回到家中,看到梁婕瑩的打扮以後,我才明白,所謂的「那樣的衣服」就是梁婕瑩現在穿著的,露乳,露陰,吊帶黑絲襪皮靴裝扮,聽主人說,展示會上,一切女性都必須露出重要的部位,之所以穿黑色,是代表調教師的身份而已,在這個圈子,無論是調教師或是母狗,在會員的男性眼中,女性都是沒有任何地位的,所以才有了這樣的規矩。

「靴子有點緊呢,好害羞的呢,要這樣出去見人嗎?姐姐?」

梁婕瑩和主人互相整理著自己的裝束,我爬在一邊,心想著:原來女性是如此沒有地位。

為了讓我更好的展現出自己的樣子,主人早早把我牽回了籠子,讓我睡個飽。

一清早,主人和梁婕瑩早換好昨天的裝扮,各自在外面披了一件風衣,我跟著她們身後上了車,主人在我頭髮上掛了一朵玫瑰花的頭飾,看起來還蠻可愛的。

車饒了很久,來到一座大型建築面前,我看了看,這裡是以前的電視臺,由於電視臺遷移以後,這裡據說被一個富豪買了下來,四周守衛深嚴,用途當然也就不知道了,在進門處,兩個‘黑社會’打扮的男子在流覽了主人拿出的‘通行證’以後,放我們的車進去了。這裡和以前一樣,環境非常好,11層樓的建築邊上都是草木環境,感覺十分幽雅,以前跟黃小麗來過幾次,對這裡並不陌生。車饒到停車場,主人和梁婕瑩先後下車,我慢慢從車上爬下來,停車場早已經停滿了各式各樣的豪華車輛,看來這裡才是有錢人來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