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隸的宿舍

「沒關係,不適應可以慢慢來。」她說著,開始在電腦裡打字。我有點緊張,可她似乎就是要定了我,完全沒有給我不答應的理由。

她把電腦螢幕轉到我眼前,然後說。

「就是這些,自己說價錢吧。」

我看了看螢幕,裡面除了上次王和平要求的內容外,還有不少新的,有的我還沒有試過,我開始猶豫。

「不少內容都是我沒接觸過的,像我這樣的新奴隸……」

「既然這樣,我來開價吧,1 天1000. 」她表情開始沉穩下來,我被震住了,不敢看她,不過1 天1000這個數字對我來說太誘惑了,我看中的裙子,鞋子,就可以買了。

她見我繼續考慮,笑了笑。

「再讓你安心吧,我請了一個月的長假,需要好好玩玩,如果你答應,那就30天,30天完了以後,我多給你5000,怎麼樣?」

我實在受不了她的誘惑,1 個月3 萬5 啊。

「恩,我接受!」

「呵呵,電腦可以無線上網,我們現在就把協議上報吧!」她微笑著,把電腦拿出去,開始操作著。

「你知道嗎?伺候女主有不一樣的規定的。」她一邊打字一邊說。

「哦?我都不太清楚呢!」我搓了搓手,吐了下舌頭。

「沒關係,我告訴你吧,如果是男主,有一個項目是必須做的,也就是說,主人在內容中可以不寫這個內容,奴隸都必須做。」

「是性交吧?」

「恩,你還是知道的嘛。」

「可女主的我不知道。」

「女主的和男主的一樣,性交,但還多一個項目。」

「什麼呢?」

「舔腳!」她說完,把電腦合上,裝進包裡。

「好了,資料已經上報了,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奴隸,時間是30天。」

我低著頭,看著她的腳,美麗的長腿,被黑色的連褲絲襪包裹著。舔腳嗎?這個到沒什麼。

「那現在我們幹什麼呢?」

「你覺得呢?我的小奴隸。」她反問我一句,我立刻把頭低下去,不敢看她。

「我的腳有點累呢。」說完,她把腳翹起來。

「在這裡嗎?」我輕聲地問。

「當然,現在調教已經開始了,我的腳可是你未來30天以內將要接觸得最久的呢,現在就先打個招呼,親熱一下吧。」

我看了看四周,慶倖自己選座位的時候選的太好,選在了角落,加上這個咖啡店的桌子很獨特,可以鑽到下面,並讓外人看不見,於是自己也大起了膽。鑽進了桌子下。

輕輕脫下她的高跟鞋,一股清清的臭味撲鼻而來,不是很臭,但自己還是有點不適應,她可以看見我的表現,所以不敢亂來,她低著頭看著我,臉上還是帶著笑容。

「親一下吧,打個招呼。」

我把她的絲襪腳放在自己嘴邊,輕輕親了一下她的腳底,臉立刻紅透了。眼前的可是個女人啊,是個大美女啊,自己被同性侮辱,感受和被男人侮辱完全不一樣,與其說被男人侮辱還可以感受到被寵倖的快樂的話,被女人侮辱真的就是十足的侮辱了,沒有餘地的。想到這裡,我開始有點反應,我捧了她的腳在自己的臉上摩擦,還不停地深深地呼吸。

「香嗎?」

「香……」

她笑了笑,拿出一本雜誌開始看。

「我看看書,你好好伺候好我的腳。」

我張開嘴,伸出自己的舌頭,開始在她的腳上舔起來,腳上的絲襪不一會全部都濕了,她也沒有再理會我,我沒有選擇,這一刻,自己必須完成好自己的第一個任務,舔好她的腳,她就是的未來30天的女王。

她的車沒有王和平的豪華,不過有種小女人的味道,車內佈置比較精細。一路上,她和我說了不少關於她的故事,她是個十足的女同性戀,同時也是個很嚴重的施虐者。

她住的地方非常漂亮,在市郊區偏遠的一處社區內,這裡一般都是比較有錢的人住的,因為這裡幾乎都是別墅,大概有20來棟,三層樓高,每棟別墅之間的距離大概有100 多米,別墅帶有私人花園,泳池等等,相當豪華,一般只有非常有錢的大老闆才買得起。

下車之後,我驚訝地打量著周圍的環境,她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對我說。

「你肯定在想,我怎麼能買得起這樣的別墅吧?5 年前,一個大老闆包養了我,我為了錢跟他在一起,可我對男人一點興趣也沒有,只是跟錢在一起,後來她老婆知道了這件事,私下找到了我,說要給我一筆錢,叫我離開,可我沒有答應。那個男人也知道事情的不對,於是向我說,他幫我買下這棟別墅,再給我50萬,這樣的好事怎麼能不答應?反正我也不喜歡男人,於是,那男人幫我買下這裡以後,就沒和我聯繫了,這裡是去年才修好,買得起的沒幾個,買起了在這住的更沒幾個,第一是這裡比較偏遠,第二就是,很多都是買給自己的小情人什麼的,所以,你可以放心,即使我白天牽你在這裡散步,也不會有人會發現,即使發現,給點錢就了事了。」

我幫她起著行李,看了看這裡,雖然別墅間的距離比較遠,但除開花園什麼的占地面積,其實也還是蠻近的,不過還好,顯得並不那麼空曠。

進入大門,一隻龐大的身軀震住了我,不過這只狗看上去十分溫順,並不像其他狗那樣狂叫,而是安靜地在花園裡。

「它叫貝貝,是純種的蘇格蘭牧羊犬,性格非常溫順,以後多陪它玩玩吧,這一個月裡,你們可是同類哦!」

我紅著臉,看著這只狗,不過它的確很漂亮,而且十分乖。

「它和你一樣,也是母狗。」說完她笑了笑,進了屋子。

別墅內部構造比較日式,在進門處,放著三個大大的鞋櫃,裡面裝滿了各式女鞋,而且都是高檔貨。

隨她來到二樓,她打開一個房間的門,裡面很空擋,但我看見一個巨大的鐵籠子,差不多有一張單人床大小面積,而高度,差不多和我腰一樣。

「這裡便是你的住處了,這個鐵籠子原本是給貝貝的,結果它不喜歡,正好,你就住裡面吧!」她說得振振有辭,我可委屈了,居然要住在籠子裡,當狗一樣。

鐵籠子的材質還非常好,十分堅硬,我看了看,咽了一口口水。

把東西放進鐵籠子裡以後,我跟隨她來到三樓,這裡是她的臥室和書房,和車裡一樣,十分精細的佈置,不過和所有女人一樣的共同點,那就是衣櫃數量不少。

「以後在這裡,包括屋子,花園,外面的社區內,沒有我的允許,你不可以站著走路,必須用爬的,雙膝必須著地,我會為你準備一套護膝,還有,沒有我的允許,你全身上下除了絲襪之外,不可以再有其他的任何服裝,除非我親自來點綴的,而絲襪必須得穿。護膝必須穿在裡面,絲襪套在護膝外面,因為我喜歡黑色絲襪,所以,你只允許穿我不太喜歡的顏色,紅色,藍色和褐色。好了,現在給你5 分鐘時間,去按我剛才的要求做,5 分鐘後爬到1 樓的客廳裡來,如果沒有紅,藍,褐三種顏色的絲襪,現在告訴我,我拿我的給你。護膝放在籠子裡,對了,記得把我臥室裡的拖鞋用嘴叼來。」

我回到鐵籠子裡,把護膝套上,再從自己的包裡找出紅,藍,褐三種顏色的絲襪,還好自己平時對各式絲襪喜愛有佳,什麼顏色都難不到我。脫光衣服,穿上護膝和絲襪,我緩慢地向她的臥室爬去。

把拖鞋叼在嘴裡,用爬行的姿勢下樓梯是個比較困難的工作,有很大的失衡感,她給我的時間不多,我果然就超時了,這時的她正在看電視,電視裡播著臺灣偶像劇,她似乎很喜歡。沙發邊的桌上放著一杯橙汁和一包女式香煙,見到我的到來,她的表情比之前嚴厲了許多。

「遲到了3 分鐘,我可不喜歡這樣的狗狗,罰你在旁邊跪著,好好聞我的腳,聽著,只允許聞,不准舔!」

說完她就再沒有理我,我爬到她腳下,她依然是那雙絲襪,被我舔濕的已經都幹了,我只好聽眾她的,在她腳下聞。

等她滿意,我抬頭看了看時間,已經下午6 點了,她似乎也明白了什麼,低下頭問我。

「你會做飯嗎?」

我搖搖頭。她無奈地說。

「家裡沒吃的了,這附近也沒什麼吃東西的地方,出去吃吧,我去給你找衣服!」

說完她站起來,向樓上走去。

她不太喜歡吃辛辣的東西,車饒了好久,在一個日式料理店停下來了。

她告訴我她不敢吃芥末,這東西吃起特難受,可又喜歡日式料理的風味,很矛盾。

剛坐下,我的電話響了,我看了看她,她點點頭,我看了看來電,黃小麗……她找我幹什麼?

「喂!小麗,什麼事?」

「小婧,夢婷搬出去了,找不到人。我在外面有事回不來,人家要開始宿舍整理了,要不你幫忙找一下張江,叫她回去?」

「真麻煩,那傢伙賭起錢來什麼也不管的,還是我回去弄吧。」

把事情告訴了她,她不但沒有拒絕,到是開玩笑的說了句「去你宿舍看看吧!」

回到宿舍,把該辦的事辦完,終於有種即將分開的感覺,雖然自己搬出去沒多久,但還有不少東西還放在宿舍裡。

「你們宿舍還真亂呢!!」她發表了一下感言。我回答說。

「都搬走了!馬上畢業了。」

「那好,我們就在這裡玩玩吧!」她走到衣櫃前,打開一個櫃子。

那是張江的櫃子,這傢伙從不鎖的,她想幹什麼?

只見她從櫃子裡拿出兩雙絲襪,看了看。我也疑惑,從沒看張江穿過,她也有這東西?

沒等我考慮,她用絲襪把我的手腳都綁了起來,我只能任她處理。

「在自己的宿舍玩,很有意思吧?來舔下腳吧!」

我看了看,門沒有關緊,但外面看不見,還好這一層樓的幾乎都是畢業生,走得都差不多了。於是沒有考慮多,跪下來開始在她腳上舔。

剛舔了沒幾分鐘,噩夢居然就來了,宿舍門突然被推開,我驚訝地看過我,她也愣了一下,只見張江站在門外,她驚訝地看著我,我趕緊站起來,可手腳被綁住,基本無法行動。

「你……在幹什麼?」

「我……」

宿舍裡的氣氛一下很凝重,我不知道怎麼解釋,而且再怎麼解釋也沒有用。

「這襪子是我的!」張江沖到我身邊,把我的手和腳解開!把襪子拿回去,轉過身看著梁婕雲。

「你是偷東西的還是人販子?你抓小婧幹什麼?」

我被她的話弄糊塗了,看來她還沒明白我們在幹什麼。

「你拿我的襪子幹什麼?」張江繼續問。

梁婕雲笑著說。

「是你的好朋友喜歡啊,喜歡你的味道!」

聽著梁婕雲的回答,我大腦一片空白,我知道這時候我不能反駁她,因為我是奴。張江的臉色變得很快,似乎不感相信眼前的事實。

「你們趕快給我消失!!帶上你的東西!!滾!!」在她的咆哮中,我知道自己做了一個無法收拾的結局,沮喪地走到了操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