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隸的宿舍

第一章 春之宿舍

「作為本校六朵美麗的校花的你,請問,有沒有什麼感想呢?」

眼前的黃小麗同學又開始了自己所嚮往的工作——記者而努力練習著,這一次,她手中的筆放在了我的面前,我對她微微一笑,帶了過去。

這就是我們的宿舍,四個女生的房間,而這個宿舍,也被大家稱為「美麗花園」,原因很簡單,剛才黃小麗同學口中的「六朵美麗校花」就有一半住在這個宿舍裡,當然,除了黃小麗同學,她是一個小資家庭的孩子,很懂事,從小對新聞記者很感興趣,沒事時不時喜歡裝一下,大家都很喜歡她,因為她可以給宿舍裡帶來歡快。

宿舍裡氣氛還算不錯,劉夢婷睡在我旁邊的鋪,她就是六朵花之一,不過她平時不愛說話,只是少有和我們接觸,女孩子在宿舍裡最愛談論的話題就是某個男生長得帥,或是某個男生是某某集團的貴公子,可她不愛和我們說這些。有人開玩笑說她哥哥是軍火走私犯,但從她根本不理會的表情上來看,她哥哥也許只是個公車司機,或許她根本沒有哥哥。劉夢婷可以算得上是冷豔美人的類型,話太少,做事也比較簡潔,平時在學校裡不見人影,我們三個都喜歡叫她「地下工作者」,至於她到底在搞些什麼,大家都不知道,別人的事,少管。

剛才提著開水壺穿著涼褲走出去的傢伙叫張江,非常男性化的名字,和她性格一樣,她是六朵花裡唯一的短髮美女,長得秀氣,小嘴巴看上去就想「親」……,不過她可是出了名的急性子,很喜歡和男生打成一片,足球,籃球,軍事,都十分精通,非常受到男生們的歡迎,就因為這樣,這傢伙常常不拘小結,打扮邋遢,沒事經常看見她穿著拖鞋出沒在學校操場。楊光對生活十分低調,任何事都不太愛追求,順其自然,常在她口中聽到的就是「船到橋頭自然直」,這讓我想起了某部日本有名漫畫的男主角。

接下來就是我自己了,我叫趙小婧,到這個城市讀書已經快4 年了,沒錯,我們馬上就要畢業了,到了大城市生活比較習慣,只是懷念家鄉的小吃。我有幸被排上了六朵花之一,我也是六朵花之中唯一抽煙的,為什麼要抽煙?抽著玩而已,有時候壓力大了,點上一兩支,覺得真不錯。我也是宿舍四人中最愛打扮的,大學四年坐在鏡子前的時候比上課的時候還多。至於畢業以後我想做什麼?其實我早就有打算了,我一直記得一句話,人和人的思想是不同的,所想的東西當然也就不一樣,也許我認為這是對的,而你卻會說這是錯的,一樣,也許我喜歡的東西,你未必也就會喜歡。話是這麼說,就來做個例子吧,我喜歡寫日記,你呢?

還有1 個月,就將從學校畢業,同樣,我們也要開始為自己今後的路做鋪墊,黃小麗每天都在各大報社電臺泡著,希望能混上一個好的工作。劉夢婷三天兩頭不見人,似乎早忘記了這個傢伙的存在。宿舍裡經常只剩下我和張江兩個人,她母親在城裡開了一間西點餐廳,打算等她畢業以後交給她管理,這傢伙經常帶著男男女女在宿舍裡打麻將,弄得房間裡烏煙瘴氣,我真想勸她媽媽乾脆開個賭場交給她管算了。由於快畢業了,學校幾乎不管我們這些學生,隨我們自己發展。但我堅決不想搬出去自己租房子住,不是我沒錢,只是我不想而已,說到錢,我也許是所有人裡賺得最多的,為什麼?你很想知道嗎?

我走到花園裡,看著一對對情侶,現在天色已暗,我不該呆在這裡,可我還是來了,原因是我有重要的事,我沒有男朋友,是我不願意找,沒有原因,馬上你就會明白。

陳榮是學校經濟學院大四的學生,很有社會背景,認識的人不少,但我不喜歡他,這傢伙進進出出總是跟著兩三個女人,裝得像黑社會老大一樣,雖然不喜歡,可我還得靠著她,在學校四年裡,我的經濟收入都是他幫我找的路子。

「有個老闆,想和你談一談,我把你的電話留給他了,可能晚上就會打給你,你自己去談吧,最好面談。」這傢伙說話語氣很拽,作為校花的我,他一點也沒放在眼裡,的確,他太瞭解我了。

「需要打扮嗎?莊重一點?」我問。

「打扮是必要的,第一次見面,給人家一個好點的印象,對了,這次可是我最後一次幫你找路子了,我後天就要去香港發展了,以後你自己的路,自己想辦法吧!」這傢伙說完頭都沒有回就走了,可把我氣得,他這一走,我以後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難道要自己去找?總覺得怪怪的,不過仔細一下,總會有這麼一天,自己也該自己作主了。

回到宿舍,張江等人賭得正酣,我躲在一邊,打開自己的電腦,其實我早就想到有這麼一天,陳榮這小子把我甩開了,於是我從電腦裡調出早就準備好的‘個人簡歷’,不管了,先發了再說,游標移動到‘確定’上,仔細考慮了很久,終於點了下去,OK,發送成功,我的故事就要開始了。

說了這麼多你一定不知道我在說什麼,dfjstory.com沒關係,馬上你就知道了,因為我的電話響了。

見面地點對方定在舊城區三號車終點站附近的一家酒吧,這裡人不多,環境非常好,和一些吵雜的酒吧比,我還是比較喜歡這裡放的輕音樂。

老闆是個男人,看起來比較文雅,30歲出頭,我們照了個面,找了個位置坐下來,他點了一瓶紅酒。

「趙小姐果然很美啊,和傳聞中的一樣,自我介紹一下,我是XX汽車代理公司的經理,叫王和平。」

「王老闆您好,我們可以直接談一談內容了吧!」

「呵呵,趙小姐果然很爽快!大家都懂行規,趙小姐開個價吧!」

「我得先看看您的條件啊,這樣我才好開價呢!」我笑了笑,拿出口紅,繼續補了補妝。他從懷裡抽出一張紙,交到我手上。我仔細看了看。

「王老闆的喜好果然有點另類呢,好吧,那我就直接開價了,500 元一天。」聽了我的話,他想了想。

「趙小姐還是學生呢!這個價格……」

「馬上也要畢業了,算是實習了吧,這個價格,不高也不低。」

「呵呵,好,我喜歡!半個月!7000是吧!行規,先付一半,3500,當面交易,馬上給你!」說完,他拿出3500元現金,交到我手上。我對她微微一笑,數了數手上的錢,看來錢來得真是容易啊。

「什麼時候開始算時?」我問。

「現在!」

我回到宿舍,把包鎖進櫃子裡,帶上一些日常生活用品,打開門,準備出去。

「張~~~~江~~~~張~~~ 美~~~~~ 女!」

我拉著嗓子喊了幾聲,張江抬起頭來,疑惑地看著我。

「哦?你什麼時候進來的?什麼事?」

「我出去幾天,你別管,自己鎖門睡覺!」

「恩呢~~去吧~~~ 到我啦?一對2 ,要不要?一對5 ,打完了,哈哈,給錢給錢……」

我關上門,走到街上,招了一輛計程車,和王老闆說好10點在酒吧門口見。

王老闆開車接我到他的家中,他告訴我,他和老婆離了婚,原因很簡單,老婆受不了他的嗜好,帶上2 歲的兒子走了,自己住在這210 平方米的豪華套房內。進家後,換了鞋,他笑咪咪地看著我,從臥室拿出一個箱子。

「這箱子裡都是你喜歡的東西呢!」他奸笑了一下,我回了他一個笑容,沒事,工作馬上要開始了,只見他拿出一根麻繩,微笑地對我說。

「現在很晚了,今天就先用這個吧!我的乖奴!」

恩,對啊,這就是我的工作,收取別人的錢,做暫時的私人奴隸,供人玩弄的肉奴隸,出賣自己的肉體,換取金錢,所謂的職業奴隸,就是我。

作為一個職業奴隸,必須服從主人的所有安排,當然,一切都必須根據行規來定,在行規裡主人和奴隸在談條件時主人必須首先申明需要玩弄的內容,這樣讓奴隸來開價,奴隸根據內容來開價,合理,而行規裡,主人可以對奴隸進行一切身理,心理,肉體上的侮辱,可以讓奴隸做任何受到羞辱的行為,奴隸一旦接受,不可以拒絕,但主人不能對奴隸進行身體上的殘害,條件談成以後,主人和奴隸都必須把自己的資料還有調教時間發送一份到一個秘密的網站上,由改網站進行監督,主人一旦對奴隸進行身體傷害,或是奴隸在接受條件以後不做,都會受到該網站的嚴厲處罰,據說該網站是由一個秘密的幕後黑黨所掌管,也掌管著整個城市的SM行業,一切都必須根據規矩而來,從我踏上這個圈子的第一天,我的資料就交到了這個網,只是我還沒有正式確定以後是不是走這一條路而已,而之前,我電腦上的那次確定,正是在該網上確定了自己的路,自己以後要做一個職業的奴隸。當然還有,奴隸和主人都必須在該網上確定資料,是奴隸還是主人,而且都必須經過身體檢查,每3 個月一次。

赤裸著身子在陌生人面前,我一點也不害羞,早已經習慣了,早在讀大學時,我就利用了假期時間,做了不少時間的奴隸,早已經是一個小有經驗的奴隸了。

「好了,乖奴小婧,來吧。」王老闆用麻繩纏住我的身子,開始對我進行五花大綁,一條繩子從我的陰部拉過,緊緊地摩擦著陰部,我微微顫抖了一下,他似乎很來勁了,我雙手背在後面,他用繩子緊緊地在我手上纏了兩圈,接著又把我的腳捆綁得緊緊的。

「太美了!今天累了,先休息吧!」他看了看四周,從我的衣物裡拿起我剛脫下來的絲襪,緊緊噻入我的口中。我被他抱起來,丟在沙發上。就這樣,他也沒管我了,關上燈,自己走進了臥室,不一會,聽見他打呼嚕的聲音。

對於被捆綁著的感覺,我也早已習慣,捆綁對我來說不過是家常便飯,其實我喜歡這樣的感覺,我喜歡被捆綁,被拘束的感覺,同樣,我也喜歡被侮辱,每次被侮辱,都會有一總興奮的感覺,雖然我做奴隸不算久,只能算上新出道,但我就是為了追求這樣的感覺而來的,以後肯定會讓自己瘋狂,我喜歡這樣。

也許是時間不長的原因,就兩周,他很會安排時間,天才剛亮,我被他叫醒,他解開我身上的繩子,我摸了摸被捆綁留下的痕跡,腳上的痕跡很難消去,大概是捆得太緊的原因,他打量了一下我的腿,點點頭說。

「好美的腿啊!要修飾一下!」他走進臥室,又拿出一個大行禮包,打開一看,裡面裝滿了各種式樣,各種顏色的女式內褲和絲襪。不過對於這些我一點也不覺得奇怪,很多男人都有這樣的嗜好,甚至不少女人也會這樣。他挑選了一會兒,拿出一條黑色的開檔連褲襪交到我手上,我看了看,不算很新,但質感非常好,顏色非常純,光澤度很高,是一雙十分完美的襪子,是女人看上去都會很喜歡。我把襪子拿到手上,有種歡喜感!

「喜歡吧?」他笑著問我。我拼命地點點頭,又摸了摸襪子。

「穿上!」

按照他的指示,我穿上了這雙絲襪,在黑色的寸拖下,我的腿顯得格外美麗,同時也遮掩了腳上的勒痕,穿上絲襪的腿非常順滑,終於理解高檔絲襪和普通絲襪的區別,也深刻體會到女人對絲襪的情。接著,他開始在我帶來的衣物中搜索,拿出一條黑色短裙。

「不准穿內褲,穿上裙子,你帶來幾雙鞋子?」

我一邊穿裙子,一邊指了指帶了的一個箱子,他打開,開始為我選鞋子,我帶來了五雙鞋子,一雙拖鞋,一雙高跟靴子,一雙高跟涼鞋,兩雙高跟鞋,其中一雙高跟鞋鞋跟達到15釐米。他選了半天,又評估了一下天氣,決定拿出那雙高跟涼鞋給我穿上。

「記得我們的條件吧!?」他開口問我,在旁邊看著我穿鞋。

「記得!」

「有哪些?」

「五個項目,第一,野外露出淩辱。第二,野外插棒行走,第三,野外露出排泄,第四,野外爬行,第五,室內性交。」我一邊說完,一邊穿上鞋,這時我發現有點不對,鞋裡似乎有東西,我剛準備脫下鞋檢查,他開口了。

「鞋裡的東西是我放進去的,每只鞋裡放了4 個小鋼珠。」聽到他這麼一說,我埡口了,既然是他放進去的,那這就是命令,不能拒絕,這些小內容,主人是可以私自加入,只要不傷害我的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