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極禁忌

另一手往下移到我的股間,拉開褲子的拉 :「以及….」

媽媽彎下身子:「在下面….」把我的那話兒拿了出來。

「啊~~好舒服!」由於酒精的作用,那根東西已經挺立很久了。

媽媽握著它:「喔!我好想它~~!」

媽媽的手開始輕輕的摩擦,快感一點點地從那裡傳來,「唔….嗯嗯~~」

「我要開始享用了!」媽媽雙手合十,對著我的胯下拜了一拜,就要開始….

「咦?」媽媽的動作停了下來。我順著眼角餘光看去….原來理惠已經醒了過來,用睡眼朦朧的表情看著我們倆個。

「不公平!….嗝~!我也要….」

「啊!理惠!」

理智一直都沒有出現,似乎被酒精壓制得很好。

「妹妹!來吧~~」我嘿嘿地笑道:「這玩意兒足夠讓你們倆個一起享用的!」

就這樣,我坐在沙發上,母女兩人坐在地上,理惠握住我挺立許久的東西,一起舔了起來。理惠每天向我需索,口交的技術已經很不錯了。媽媽的技術更讓我興奮,她時而用舌尖輕舔我的敏感部位,時而用溫熱的口把我的股間吞到喉嚨深處,同時還不忘用舌頭及雙頰用力地吸吮….

面對兩位美女對我的雄性象徵熱情的舔食及吸吮….天啊!我好像置身於天堂一樣….已….已經控制不住了….

一股白濁的精液直射而出。母女倆歡樂地迎接,讓它 在臉上及頭髮上。

最初的衝力消失後,液體開始從她們烏黑的秀髮及紅通通的臉蛋上緩緩地流下。媽媽忘情地把理惠臉上的精液舔去,理惠也把我射在媽媽臉上的精液吞下。

如此親密的接觸,讓兩人熱烈地擁吻在一起。媽媽把舌頭伸進理惠的嘴裡,兩人的嘴裡都混合著精液及唾液,彼此的舌頭相互品味著、糾纏著。

理性早就被壓制的我,看著母女的同性戀,發 過的慾望之根又挺立了起來。我有些邪惡地笑道:「美人兒!」理惠及媽媽停了下來,用迷濛的眼神看著我。

惡魔接管了所有的感官,我對母女倆下指令:「好了,你們兩個!用膝蓋跪下,讓我瞧瞧你們的屁股!」

「遵命,親愛的!」兩人用嬌媚的語氣服從我的命令,順從地背對我跪下,並把臀部抬高。

媽媽穿的是裙子,理惠則是毛織連身衣,我不客氣的把衣裙往前翻開,然後把她們的蕾絲內褲給拉了下來。

兩人似乎很高興我這麼做。雖然她們說:「喔~~!壞孩子!」但充滿媚態的笑臉斜視著我,給我更多想侵犯她們的刺激。

我的雙手各撫摸著一位所擁有的豐滿且有彈性的臀部,同時細細的端詳兩人的花瓣及珍珠,「嗯~~,以前都不曉得,母女兩人的形狀還不怎麼一樣呢。」由於之前的口交及熱吻,兩人的花瓣呈現著濕潤的狀態。

我用雙手的食指與中指插進母女兩人的花瓣,媽媽及理惠不約而同「啊!」的一聲叫了出來。

手指開始抽動,母女倆的愛液能讓我更順暢地探索她們秘洞裡的敏感部位。媽媽及理惠有點招架不住我的手指攻勢,更多的花蜜從花瓣間流出,身體不安份地擺動著,可愛的小嘴也發出甜美的呻吟。

時候差不多了,我把抽離她們,手指上透明的液體在燈光下甚是晶瑩。我品嚐了一下,「接下來….」

我把自己的褲子脫掉,同時也把媽媽及理惠身上的衣服脫光。

我平躺在地上,示意媽媽到我的股間,也讓理惠跪在媽媽的對面,把美麗且濕潤的花瓣直接地展示在我的眼前。

媽媽爬到我的股間之後,用手握住我的男根,把他塞進渴望已久的 洞深處。在那瞬間,一副滿足及喜悅的表情立即浮現在她美麗的臉龐。我讓媽媽自行擺動腰際,因為理惠可愛的花瓣正等待著我的品味。

我拉開理惠的鮮 欲滴的花瓣,用舌頭細細地舔著花蕾上的花蜜。花瓣的頂端是理惠淡紅色的珍珠,我用舌尖滾動著。隨著媽媽動作的加快,我也盡情地挑動理惠最敏感的部位,如觸電般的快感不斷衝擊著我們三人。

「啊~~!我的孩子,你的東西太美好了!就….就是那裡!啊~~」媽媽忘我的叫喊著。

「唯!快~~快舔我的珍珠!啊~~」理惠已經有點脫力了。

母女倆靠得很近,強烈的快感讓她們自然地擁吻在一起。兩人輕輕地呼喚對方的名字,聲音有如隔了一層紗一般嫵媚。

是時候了,我讓理惠在下,媽媽在上,挺立的股間輪流的抽插她們的花瓣。

「喔!我快發狂了….啊~!唯!再用力點~!再深一點~!」我當然是努力地回應媽媽的要求。而理惠迷朦的眼睛看著媽媽晃動的乳房,主動用舌頭玩弄媽媽堅挺的乳頭。

我用盡可能的深入來滿足媽媽及理惠,隨著理惠達到高潮,媽媽和我也幾乎在同時解放。在最後一刻,我把男根抽離媽媽身體,把灼熱的白色液體射在理惠的乳房及臉上。還在喘息的媽媽湊了過去,幫理惠舔去了在臉上的精液,同時在熱吻的同時,藉由精液及花蜜的潤澤,兩對一樣美麗的乳房及花瓣開始了熱情的摩擦,迎接下一個高潮的來臨….

*** *** *** *** ***

我醒來的時候已是第二天的早上,頭痛讓我覺得很不舒服。

到了飯廳,媽媽及理惠已經在那裡開始吃早餐。我們相互道了早安….但大家的臉色似乎都不是很好。

我們互看了一下,然後低頭吃早餐,但沒有人說話….

因為我們在想同一件事:「昨晚我們到底作了些什麼呢?頭好痛….」

*** *** *** *** ***

第三部 老師的寵物

「什麼!你被鎖在外面?!」

媽媽及理惠今天到鄉下去探望祖父母,同時會留在那裡幾天。早上媽媽還特別交代我不要忘了鑰匙,但是….

「….就是這樣,麻煩讓我待在這裡幾天好嗎?」沒辦法,我只好向同學求救。

同學面有難色,「呃….如果平常的話當然是可以啦,但是….」

「甜心?!」門後出現一位只穿了件寬鬆襯衫的女孩,「是誰來了?」

「啊,沒事,只是個大學同學。」我同學對那位女孩解釋。然後對我苦笑了一下:「你也看到了,就是這麼回事。同學,抱歉了!」

「碰!」的一聲門關起來了,只留下傻在門口的我。

「唉….真是慘啊….」我漫無目地的在街上走著,「其它的同學都到外地過節去了,啊~!我該怎麼辦?」

「阪上….唯嗎?」一個很好聽,但有奇怪口音的聲音把我叫住了。

我回身一看,原來是學校裡的英文老師。

「喔嗨!漢彌爾頓小姐。」我打了聲招呼。

「你要去哪裡呢?」

「呃,這個….」

「等等,你該不會是….因為愧疚於熱衷與媽媽及妹妹的亂倫性行為而跑了出來,所以現在你的男根找不到地方來安置….是嗎?」

「那應該是秘密的!!不不~~我的意思是說」不是那回事!」」真是的!老師在想些什麼啊!

「唯….」漢彌爾頓老師對我說道:「如果有什麼問題在困擾你,歡迎你來找我一起分擔。」

「任何….事嗎?」我有點吃驚。

「嘻嘻~」漢彌爾頓小姐對我笑著擺擺手「我的辦公室關了,所以何不一起到我家裡呢,好嗎?」

「天啊!老師,」我心想「一起到你家裡….?這不是叫我….不會吧….」

我跟著老師到她所住的公寓,那是個外型相當不錯的五層建 ,樓下還有電子門鎖呢。

老師住在三樓,她把門打開後,對我說了聲請進。

我向老師道謝之後就進到房間裡。的確是個很不錯的地方,房間雖然不大,但還是有充足的空間擺設應有的家俱。

老師跟在我後面進來,輕輕地把門鎖上。

就在我正在打量房間的時候,突然間從後面傳來「噗~」的一聲。

「噗?這聲音….該不會是….?」

「你何不躺下來,當我….」老師用充滿誘惑媚力的聲音提出建議「」痛快」地撫慰你的時候,放鬆自己,並告訴我什麼事情在困擾你,怎樣?」

我不安的轉頭一看….

「咦!!」老師已經把裙子脫在腳邊,現在正脫著她的絲質襯衫。

漢彌爾頓小姐是學校公認第一的外籍金髮美女,她正在我的面前寬衣解帶….略帶粉紅色的肌膚有如凝脂般細緻,高叉性感的白色蕾絲胸罩不但襯托出乳房的堅挺,乳頭也在蕾絲間若隱若現;修長渾圓的大腿及曲線優美的小腿上是白色的吊帶絲襪,可愛的蕾絲邊內褲剛剛好遮掩住女性的神 地帶。

平時漢彌爾頓小姐的穿著都是保守的 OL 打扮,雖然能展現出她曲線玲瓏的身段,但想不到衣服裡面有如此令人難以抗拒的熱情胴體。

我感到血氣上衝,理性被慾望一棒打到天邊。神色一變,邪惡的我立即抱起老師,把她推到床上!同時把上衣脫掉。

「喔~~」老師好像很高興的樣子「我的天~!阪上君,你預備怎麼作呢?!」

「我預備把你插到高潮不斷,插到上天….我親愛的老師!!」說著就爬上床,逼近老師。

老師完全順從我的淫威:「我….我知道了….」

我扶住老師的粉肩,深深地吻了下去,「唔~」老師溫熱的嘴唇主動的湊上來。那是跟媽媽及理惠不一樣的感覺,更性感,更攝人心神。

我們的嘴唇稍為離開了一下,兩張嘴一起張開,我把舌頭伸進老師的嘴裡,老師也熱情地糾纏上來。

「嗯嗯~~」兩人享受著體液深情的交流!

現在在我面前的不是在課堂上的英文老師,而是宛如少女般可愛的漢彌爾頓小姐,羞紅的雙頰透露著全心奉獻的訊息,是採取行動的時候了。

我的舌頭抽離老師,唾液好像不甘願般地拉出一條細線連接我倆。「嘻~A+!」老師調皮地稱譖讚我。

回報老師的稱讚方法,就是讓她輕輕躺下,解開了束縛她的胸罩。

一對比媽媽及理惠更具質量的乳房就在眼前顯露,乳房頂端是粉紅色的乳暈及乳頭,那是任何男人都無法抗拒的美妙傑作。我用手抓住,柔軟而有彈性的觸感立即由指間傳出。我湊上嘴巴,用舌尖舔轉圈似地舔著老師的逐漸堅硬的乳暈及乳頭,同時也不忘熱情的吸吮。

「嗯~~就是這樣!啊~~」也許是從乳頭傳去的感覺,老師發出如囈語般 糊的呻吟,同時把大腿弓起夾住我的身體,屁股不安地上下擺動,只求能有多一點刺激。

查覺到老師心神蕩漾的我,用舌尖從胸部開始往肚臍舔去,「啊~~!」有如觸電般的感覺傳遍老師的身體,下腹部不自主地抬了起來。我趁勢捧起老師圓潤的臀部,只見白色的內褲上已經有些濕潤。

「嗯!好女孩~~那裡已經濕濕的了!」於是我慢慢地拉下老師的內褲,把她的大腿往外分開,粉紅的花瓣及金黃的草原就毫不保留地呈現在眼前。

「白種女性果然有些不一樣….」我心想「那裡是很鮮 的粉紅色….」

粉紅的花瓣被透明的花蜜所滋潤著,我俯身下去,吸取著甜美的汁液。

「啊~~~~」老師發出了撩人的歎息聲。

我用舌尖撥開花瓣,細心地描繪著。晶瑩的真珠在花瓣的頂端,我用舌頭滾動著她,輕輕的吸吮著。

也許是碰觸到最敏感的地方,老師的雙手緊抓床單,「阪….阪上君,我已經….」一陣顫動後,花瓣深處湧出了更多的花蜜。

老師挪動了下上身,已經迷醉的我才退開那裡,跪在床上。於是老師翻個身,主動把屁股抬高面對著我,轉頭對我呼喚著:「來吧,小男孩!!跟我作愛吧!」

就算老師不說話,慾望也不會錯過這嬌 欲滴的花束。我一手扶住老師的纖腰,一手握住充血膨脹許久的股間,對準濕潤的花瓣中央,傾全力頂了進去。

「啊~~!」老師不禁仰頭大聲的呻吟,感覺得出那不是疼痛的叫聲,而是享受激烈動作所帶來的快感!對男性來說,這反而成為一種本能的刺激,指引著向女性的更深處挺進。於是我對準老師的花瓣進行著猛烈的動作,每一次的往返都讓老師皺眉哀叫,豐滿的乳房也誇張的上下晃動。

「呼~~呼~~」隨著抽動次數的增加,老師的呻吟漸漸變成喘息聲,也許是過激的動作讓她有點喘不過氣來。我並沒有停下來的打算,而是加快了速度,老師的上半身已經支撐不住,只得用手肘支撐住身體,來承受我的衝擊。

「再~~再用力點!」對高潮的渴望夾雜在雜亂的呼吸及喘息聲中,愛液順著我的動作發出淫靡的摩擦聲響,身體接觸的拍打聲讓兩人陷入了狂亂的情慾世界。

「快~~~插進我的身體!!啊~~!」並沒有憐香惜玉的想法,我抓起老師的腰,也讓老師硬撐住身體,我努力地把男根打進老師的花蕊深處來回應她的呼喊。老師的上半身在顫抖著,用最大的力氣來接受我。

「啊~~~!我….我快不行了!!要….要受不了了!!啊~~~」突然的高亢呻吟,伴隨著一股從花心深處射出的熱流,衝擊著挺硬的慾望之根。老師仰著頭,緊皺的眉頭及收縮的小腹,都像在竭力的忍耐著快控制不住的高潮。

膨脹的股間並不打算就此罷手,我把他抽出老師身體,透明的液體從花瓣細縫滲出,順著大腿內側往下流。被抽離的老師再也支持不住,趴在床上喘息著。

於是我輕柔地抱起老師,讓她仰臥床上,又吻上了她的雙唇。老師的粉臂環繞著我的背膀,修長的雙腿勾住我的大腿,雙唇熱情的迎接我的深吻。我們的結合部位,因擁吻的關係而磨 在一起。深吻及不斷地刺激敏感的珍珠,讓老師的身體又燃起慾望的火苗。

我用和抽動一樣猛烈的動作吸吮著挺立的粉紅色乳頭,以及全身細緻的肌膚,雙手也用力地揉捏著豐滿的乳房。「啊~~~」從滿心喜悅的呻吟之中得知,老師很喜歡這樣強烈的動作;雙臂更加用力地抱著我,身體的擺動透露著自然的結合慾望。我舉起老師的雙腿,推往她的胸部,這姿態能讓我的股間可以更順暢的進入花徑深處。草園之下已經綻放出一朵誘人的花朵,藉由愛液的協助,我再一次的進入老師的身體。

「喔~~God!再用力的插進去吧!!」我筆直地突刺,「啊~~阪….阪上君,太棒了!!啊~~~」老師發出了可愛的呻吟聲。

為了讓她能叫得大聲些,我全力的深入老師的花徑,同時讓男根在花心周圍摩擦。

老師果然承受不住這樣強的刺激,「啊~~~~!!不….不要….我快….快受不了了!!啊~~」老師用力的甩著頭,上氣不接下氣的告饒!修長的手指緊抓著我的手臂,想要忍受著快感對子宮的衝擊。但在我持續的攻擊下,老師再一次的屈服了。

愛液有如噴泉一般湧出,我湊上嘴巴去吸取,同時用手彈弄著珍珠。

喘息著的老師被我弄得喀喀直笑,「呼~~你這小壞蛋,老師被你弄得好癢哦!」

眼見老師的身體又有了反應,這次我決定讓她主動。我讓老師轉個身,硬直的胯下緩緩地進入花瓣,扶著老師纖腰的我在躺下後,也一併讓老師成為上位。

老師會意,開始擺動腰部,「啊~~」倆人同時發出舒服的聲音。老師先是緩緩的上下擺動,然後或深或淺的作弧型擺動。

這就像刺激花心一樣,這種圓弧的活動帶給我莫大的快感。我把老師的手臂往後拉,好讓她作弧度更大的動作。而我的腰部也配合老師的韻律而擺動,完美的配合讓我倆逼近臨界點。

「啊~~太棒了!!」秀髮飛揚,下顎微抬的老師用手緊緊抓著堅挺的乳房。「我….我要 了!!」隨著老師第三次的高潮,我的忍耐也達到了極限。

老師察覺了男根在體內脈動的變化,「不要射在裡面….」她離開了我,躺在我的身旁,含情脈脈地對我說:「來~~用我的胸部….射在臉上吧….」

我聽從老師的要求,把已達極限的部位夾在她豐滿的乳溝間。不遜於花徑的感覺,我在緊夾的乳房間磨擦著。好像要把前三次補足似的,溫熱的液體從頂端勁射而出,直擊在老師的臉上,好多好多….

「啊~~~~~~~!」

理智這傢伙!只有在射精後才會醒來!

看著在床上喘息的老師,我不禁悲從中來:「我….我又做了!!我又敗給污穢的慾望了!!」

「決定了!我一定要拋棄跟性有關的任何事!!」我的內心在發誓著!

我匆匆的爬起來,頭也不回地下床。「漢彌爾頓小姐!」我搜著衣服「很抱歉發生這種事,我馬上就走!」

「不~!別走!」答案出乎意外….我驚訝地看著老師。

「我還要你繼續….」漢彌爾頓小姐用手指著嘴「….在我的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