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極禁忌

第一部 理惠的 Moring Call

一個清靜的早晨….

ZZZZ….

房裡傳來陣陣的酣聲,一位清秀可人,梳著兩條辮子的女孩走到門前,確定裡面的人睡得很熟之後,輕輕地推門進去。

女孩走到床邊,俯身凝視著熟睡中的男孩。女孩看著男孩天真的睡臉,抿嘴輕笑一下,上半身便鑽進棉被中,輕輕地拉下男孩的睡褲….

*** *** *** *** ***

我叫阪上唯,今年十九歲,是個大學新鮮人。可以這麼說,我是個標準的年輕人!

父母在我小的時候就離了婚,而我是跟著父親一起住。由於父母離婚後分居兩地,平時很少有機會見面。但父親在我高中畢業之前過世了,於是我決定進入母親及妹妹所居住的城市中的大學,跟家人住在一起。

然後….

咦….一陣又一陣的快意從胯下傳來….喔….

啊….如觸電般的快感隨著射精的感覺直衝大腦。我一下子睡意全消,坐了起來。

大腦還在回味著快感,喔….真好的起床方法….咦,不對!我是在睡覺啊,怎麼會有這種….?這時我才突然查覺有個溫暖且熟悉的觸感正包含著我的股間,而且那位置的棉被鼓著好大一塊。我急忙地掀開被子,「理惠!」

女孩把頭抬了起來,略帶潮紅且可愛的臉龐面對著我,唾液及精液混合的絲線從她小巧的嘴巴連接到我的胯下。

「咕!」的一聲,理惠把剛才我射出的東西吞了下去,閉著眼睛享受了一下。

*** *** *** *** ***

阪上理惠,十八歲,高三學生,她是我的….妹妹….

*** *** *** *** ***

理惠張開眼睛,吐著舌頭對著我輕笑了兩聲。紅紅的臉蛋用著一副「早餐還不夠」的笑容看著我,模樣實在很俏皮可愛。

我急忙穿好褲子,「理惠!你在想什麼啊!我可是你的….」

理惠卻不管我要說些什麼,她一把抱住我,dfjstory.com用銀鈴一般清脆的聲音跟我說:「太陽曬屁股羅!快起床吧,我-親-愛-的-哥-哥!」

天啊,真是熱情的叫人起床方法,以前和老爸住在一起的時候….唉,兩個男生面對面實在沒什麼好記述的。

理惠放開了我,但還是趴在身上問我:「哥,舒不舒服呢?」

「這….這當然是….舒服啦….」我把她稍為推開,讓她坐在我的對面,「這個….聽我說,理惠,你和我可是兄妹呀,所以呢….這個….我們應該停止這種行為才對的….」

理惠不等我說完,「可是,是你先開始的啊!搬進來之後先找我作愛的是你耶!」

「慘了,我都忘了….」我想到那個時候….

是的,各位,所有的一切都是我搬到母親家裡的五天後開始的….

*** *** *** *** ***

剛到新環境的我晚上悄悄的走進理惠的房間。父母離婚時理惠還很小,我也只不過比她大一歲而已,加上之後彼此都很少見面。說實話,搬到母親這邊前對理惠幾乎沒什麼印象。

理惠睡得很沉,清秀的臉龐像嬰兒一樣的安祥。

我本來只想看看她而已,畢竟分別了十幾年,好不容易才又聚在一起。

突然間,理惠翻了個身,身上的被子被踢掉了。

如果是共同生活很久的兄妹,此時做哥哥的應該是幫妹妹把棉被拉上蓋好。但是,理惠和我是久別重逢,完全沒有「我們是兄妹」的自覺,加上彼此都有好感….

我吞了口口水,原來理惠睡覺時只穿了件T恤,翻身時順帶地露出雪白而渾圓的大腿,而白色的三角內褲也無法完全擋住曲線優美的臀部,把半裸的臀部面對著我。

天啊,好美….

我閃過一個念頭:「我好想和她作愛….」

理智嚇了一跳:「你在想什麼啊!不行!」

但此時慾望開始向我進讒言:「有什麼不行,你喜歡她吧!」

理智在旁反駁:「她是妹妹!不可以!」

慾望不理這套:「上吧!你看,她多棒!」

理智還在掙扎:「不….」

慾望終究是佔了上風:「猶豫什麼!快做啊!」

理智被趕跑了,我一把抱起理惠,把她的T恤脫掉,熱烈地吻著她。

「喔!理惠!」我一邊吻著她尖翹的乳房,一邊呼喚著她的名字。

理惠從睡夢中驚醒,但一看是我,立即喜悅地抱住我。

我把理惠的內褲也脫了下來,年輕的花瓣立即展示在我面前。理惠也不干勢弱,把我的睡褲脫了下來,膨脹許久的東西立即彈了出來….

「啊!唯….」理惠發出喜悅的聲音「好棒啊!唯!」

就這樣,我和自己的妹妹在床上翻雲覆雨了好久….

然而,從那次以後,她就每天早上、每天下午都要和我來個一發;每天晚上甚至會向我要求兩次….

*** *** *** *** ***

我從沒想到理惠對作愛這件事那麼感興趣,真是個好色女孩….

「呀!理惠….」原來在我回想的時候,理惠把她的T恤掀了起來,又露出渾圓堅挺的乳房。

理惠把手伸到內褲裡自慰,有些害羞地把頭稍為轉開並閉上眼睛,但小巧的嘴巴並沒有不好意思。「喔….唯….我….我不能….不能再忍受下去了!」

「啊!親愛的哥哥….快….快和我作愛吧!」

天啊….我就是不能抗拒可愛的妹妹熱情的誘惑。理智雖然乘著戰艦出來想打醒我,但慾望魚雷卻把理智一發擊沉!

隨著理智沉沒在慾望之海,我的感官全部被慾望所控制。

理惠還在呼喚著我:「來吧!唯!」

我用力地分開理惠的雙腿,理惠雖然有些訝異,但馬上就發出喜悅的聲音。「啊!唯!就是這樣….喔!」

我的眼神變得有些邪惡,輕佻的嘿嘿笑聲取代了平時溫文的我。

是的各位,很不幸的,我似乎有雙重的人格….有時,實在會造成自己的麻煩..

我把理惠的內褲脫了下來,用手指玩弄她那尚未張開花瓣與細縫。手指雖然沒有插進去,但可以理惠的花蜜還是弄濕了指尖。

我的手指離開了理惠的私處,看著透明的液體,「嗯….有意思!」

我把沾著花蜜的手指指著理惠:「嘿嘿!你這個好色的女孩!理惠,看這些液體,你那裡全部都濕淋淋的了!」

理惠嘴裡雖然喊著:「哎呀!討厭….」但那可不是厭惡的聲音,而是歡娛。

理惠把我的手指放到她的嘴裡吸吮自己的愛液,當我抽出時唾液拉出一條可愛的細線。我把理惠摟到我懷裡,熱情地吻著她。而理惠也主動地把舌頭伸進我的嘴裡,兩條溫暖濕潤的舌頭互相纏繞,理惠逐漸地脫力了。

我把兩人礙事的衣服脫掉,我坐在床上,把理惠抱起來,用已經恢復的股間插入了理惠的花瓣中。理惠「噢」的一聲叫了出來,她的雙腿環繞在我的腰際,開始動了起來。我用手抱住她的腰部,讓她能很輕鬆地抽動。我也沒閒著,我配合著她的韻律,讓我的東西能更深地插入理惠的深處。

「啊….鍾愛我的哥哥….喔….」理惠如夢似幻的聲音在傾訴她對我的愛意,我則是以用力的擺動還回報她。

理惠作愛時的表情相當可愛,羞紅的臉配合甜美的泣叫,加上豐滿的乳房也隨著擺動而不斷地晃動,更強烈地刺激了我的慾望。

我又吻了理惠,她那濕潤的眼睛微睜,一股想要更加侵犯她的想法湧上。我讓理惠轉身趴下,並把她的臀部高高舉起,已經沒什麼力氣的她只能用手肘撐住。對準她的花瓣,再次插了進去。

我抓住她的腰,用力地向她進攻。理惠的愛液已經流到大腿上,讓我的股間能更順暢地探索她的花心。結合的部位隨著每一次的抽動而用力的拍擊,加上理惠的愛液被我抽動時所帶出的聲音,讓兩人的心情更加地高亢。

我想要把理惠換個方向,於是抽離了理惠。陡然間空虛的她張開已經迷濛的媚眼,向我需索著。我讓她面朝上躺下,把她修長的腿扛在我的肩上,又再度插入。

由於這個角度能讓我倆更深入地結合,理惠已經陷入忘我的狀態。

「喔….唯….啊~~~~~」

好像在解放她的忍耐一樣,在大聲地叫喊聲中,理惠達到了高潮。而我的東西也鑽進理惠的子宮裡,把白濁的精液用力地噴射出去。我能感覺得到,理惠和我的液體混合在一起,溫暖地包含著我….

我讓理惠躺平,她正在喘息著,並享受著高潮後的快意….

「咦!」

理智突然恢復了,看著全身赤裸的理惠,「啊~~該死的!我又做了這種事!」我抱著頭哀嚎著,才說不能和自己的妹妹做這種事,但馬上就….

我用衛生紙把胯下的液體擦掉,「這個邪惡的雙胞胎….我要怎麼控制他呢?」唉,想歸想,我還是不清楚。

我把衣服穿好,疲累的理惠已經在我的床上睡著了,我幫她蓋好被子。

「理惠,我先下去羅。」我輕聲的告訴她。但理惠已經睡熟,沒聽到我說的話。

「也罷….」看著又恢復成天使睡姿的理惠,我心想「反正已經做過了….還是讓她睡一下吧。」

於是我輕輕的走出房間,到樓下去。

但是….我幾乎忘記了樓下還有個危機在等著我….

*** *** *** *** ***

我走進廚房….

「啊!早安,親愛的。」

映入眼中的是全身只有一件圍裙,背部全裸的美女。裸露的臀部和理惠一樣的優美,而圍裙所遮掩的是比理惠更有質量的胸部。

那是我的美 母親,阪上美佐子,三十六歲。

我背後的黑線有如撥墨般地撒下來….

「呃….早….早安….」

*** *** *** *** ***

嗯….又是個新的一天開始了….

*** *** *** *** ***

第二部 白色聖誕

「乾杯!」

聖誕節,是全家人團聚的節日。我、惠理及媽媽圍坐在小暖桌旁,桌上擺著媽媽做的小菜,還有些零食,由於是特別的節日,我們開了瓶威士忌。

「呼~~嗝~~!!」理惠的酒量實在不怎麼樣,一兩杯就讓她有點天旋地轉了。

「理惠….親愛的?你還好吧?」媽媽有些擔心。

「嘿嘿嘿~~嗝~~」理惠用手指著她的紅紅的臉頰笑道:「我….我還好。」

「在家過這個聖誕節真好。」我越想越悲哀「啊~~我恨要睡在地上….還沒得洗澡….我幹嘛要上這個考古學課程呢?」

媽媽柔聲安慰我:「唯,現在你已經回到家裡,和媽媽及妹妹在一起,應該是很溫暖,很安全的。」理惠也搖搖晃晃地點點頭:「嗯嗯,沒錯!」

「啊~~別說這些了~~嗝!~讓….讓我們~嗝!~一起唱聖誕歌曲吧~~」 :收音機裡放著Jingle Bell的音樂,理惠醉聲醉調地大聲唱著,我和媽媽兩人也快

樂地和著。

*** *** *** *** ***

理惠還是不勝酒力的趴在暖桌上睡著了,媽媽愛憐的撫摸著她的秀髮,「可憐的理惠,都十八歲了,還是沒有辦法應付烈酒。」

「你知道嗎」媽媽對我說,「她從你離家去上課後,每天的食慾都很差。現在她真的是體力有些不繼,身體有些虛弱。」

「是這樣啊….」

「可憐的理惠….」我也過去摸了摸她的頭,看著她天真的睡臉,心裡甚是感動。

*** *** *** *** ***

「唯,再來一杯如何呢?」

「當然!」

理惠雖然睡著了,但我跟媽媽還在喝著酒。

媽媽替我斟了酒,然後倆人一起乾杯。

「呼哈~~~嗝!」烈酒就是烈酒,這樣喝著大家都有了醉意。

「唯,你知道….」媽媽對我說,「像你做這種要挖掘的工作,對你的體力有很大的幫助。」

「嗯?真的嗎?」

媽媽挪了挪身子坐到我旁邊,用手摸著我的肩膀:「肩膀變寬了….」

「….還有胸部….嗯嗯~」媽媽轉到我的面前,一手摸著胸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