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樂家人

只見媽媽雙手又握住微軟的肉棒不停的撫弄著,芳心似乎很饑渴的….。

「騷貨!快騎上來,讓雞巴給妳個爽快….」

爸爸也意猶未盡的說道,兩手在她渾身的細皮嫩肉亂摸一番,且恣意的在她的兩隻雪白的大乳峰上,一拉一按,手指也在鮮紅的兩粒乳頭上捏柔著!

「啊….你壞死啦….」

剛才為他含弄雞巴時候,她的陰戶早已搔癢得淫水直流,慾火燃燒不已。此時乳房又受到爸爸按按揉揉的挑逗使媽媽更加酸癢難耐˙她再也無法忍受誘惑。

「哎呀….人家的小穴….癢….嗯….人家要把大雞巴放進浪穴裡….哼……」

說著,媽媽已經起身,分開雙腿跨坐在他的小腹上,用右手一往下一伸,抓住漸硬的陽具,扶著龜頭對準淫水潺潺的陰戶,閉著媚眼,肥美的大粉臀用勁的往下一坐。

「喔….好美….哼….嗯….你的大雞巴太棒了….哼….小穴好漲….好充實….唔….哼….」

陽具盡根插入肥嫩的陰戶內,令媽媽打從骨子裡的舒服,她慾火難耐的像個久曠的怨婦,沈醉在這插穴的激情之中,媽媽貪婪的把細腰不住的擺動,粉臉通紅,嬌喘不停,那渾圓的大美臀,正上下左右,狂起猛落的套弄大雞巴;肥嫩的桃源洞,被粗大的雞巴塞的凸凸的,隨著媽媽的屁股扭動,起落,洞口流出的淫水,順著大雞巴,濕淋淋的留下,浸濕爸爸的陰毛四周。

這一陣瘋狂,香豔的活春宮表演,使得站在門外明雄瞧的慾火高漲,跨下的陽具也耐不住寂寞的硬挺著。

爸爸已幹的性起,一翻身把媽媽壓在床上、屁股狠勁的前挺,力道過猛,使得碩大圓鼓的龜頭,一下子重重的頂撞在花心上,頂得媽媽悶哼出聲音!雞巴插入肥穴中,屁股開始左右搖動前挺後挑,恣意的狂插狠抽著!

「哎….這滋味….真美….好….好舒服喔….」媽媽的嘴裡的咿唔聲也漸漸的高昂。

「哎….哎….親哥哥….哼….嗯….小穴美死了….唔….你的雞巴好粗….唔….小穴被幹得….又麻….又癢….舒服….哼….」

媽媽被幹得粉頰緋紅,神情放浪,浪聲連連,陰戶裡陣陣的爽快,股股的淫液洶湧的流出,順著大雞巴,浸濕了爸爸的陰毛,只覺得春穴裡潤滑的很,爸爸的屁股挺動得更猛烈陰唇也一開一合,發出『滋!滋!』的聲音。

「親哥哥….哼….我好….好爽….哦….雞巴頂得好深嗯….嗯….哎唉….頂到花心了….我….沒….沒力氣了….哼….唔….」

媽媽兩手摟著爸爸的頸子,渾身雪白的浪肉,被爸爸健壯的身軀緊壓,花心被大龜頭,似雨般的飛快點著,直讓她美得飛上天,美得令人銷魂。

「哎….親愛的….我沒有力氣了….哎呀….又頂到花心了….唔….你好壞….哦….哼….」媽媽的花心被頂得渾身酥麻,不禁全身顫抖,秀眉緊促,小嘴大張,浪叫不已!

爸爸見她那一副吃不消的渴態,似乎有征服者的優越感,於是他伸手將媽媽雙腿托起;媽媽兩條粉腿緊勾著爸爸的肩際,爸爸又粗又長的雞巴直塞入小穴中,爸爸健壯的手臂就抱住她光滑細嫩的身體。

「哎呀….哥哥….這….插死妹妹了….哼….頂….哦….大雞巴….喔….喔….」

原來就慾火高張的媽媽,在被他特別的姿勢和強壯的雞巴,刺激的欲情氾濫,肥大的屁股便不停的上下款擺著,由於媽媽的嬌弱,再次屁股猛力的下沉,使得大龜頭重重的頂入子宮中,弄得她粉臉的紅潮更紅,但覺得全身的快感,浪入骨頭的舒爽。

「哎….好….好棒哦….爽….哦….我舒服….美喔….快….快….我快忍不住了….哼….嗚….」

爸爸看媽媽要洩身,忙抱著她的身體,忙將上身一伏,壓在媽媽的身上,伸手將她的肥美玉臀,高高的懸空抱起,屁股就用力的抽插著,並且大龜頭頂在穴心上,狠命的頂、磨、轉著。

「唔….好大雞巴….親丈夫….我….快活死了….哼哼….哎….花心頂死了….哦….喔….爽死我了….啊….啊….」

大龜頭在花心上的衝刺,在小穴裡狠命的插送,這對媽媽都是非常的受用,只見她的秀髮凌亂,粉臉不斷的扭擺著,嬌喘噓噓,雙手緊抓著床單,那種受不了,又嬌媚的模樣,令人色慾飄飄,魂飛九天,突然….

「哎….哥哥….哼….唔….我不行了….唔….快….再用力頂….哎….要丟了….啊….丟啦….」

她的子宮強烈的收縮,滾燙的陰精,一波又一波的噴灑而出,伴隨著尖銳的叫聲,爸爸受到又濃又燙的陰精所刺激,他覺得腰部麻酸,最後掙紮了幾下,龜頭一麻,腰部一陣收縮,一股熱燙的精液,由龜頭急射而出,直射在媽媽的穴心深處。

「喔….老公….你也射了….哦….嗯….好燙….好強勁….嗯….哼….」

一陣激盪過後,兩人皆已經疲倦不堪,兩人插著就一起進入夢鄉;明雄看的慾火高張,陰莖硬的高聳入天,全身無力;扶著牆壁慢慢回到房內,躲在棉被內幻想著自己和母親性交;直到高潮射精後,才迷迷糊糊入睡,整晚夢中多是母親高聳渾圓的大乳房和圓鼓肥美的大屁股!

這天明雄來到表姊麗珍的家,想要重溫久別的溫柔鄉;按了門鈴卻無人開門,發現門沒有鎖,於是明雄就自己開門進入表姊家,當他走到了廚房,卻看見玉娟拿著一根胡蘿蔔當作男人的陰莖在戳自己的陰戶,明雄這時由她的身後躡手躡腳的靠了上去,兩手由玉娟身後抓住她的奶子,玉娟這時掙扎不開,阿明說:「好玉娟,我幫妳止止癢吧!」

明雄放開玉娟,解下褲子露出陽具,玉娟回身一看明雄怒漲的肉棒,當下便跪著幫明雄吹喇叭,兩手還不時的搓揉明雄的睪丸;過了一會兒,兩人回到玉娟的房間,迅速的將身上的衣物脫掉,明雄要玉娟雙手扶著床邊,自己雙手扶住玉娟的細腰,由後面緩緩插入阿美的陰戶。

雖然玉娟常常自慰,但僅是在陰戶口上搓磨而已,當明雄的陰莖真正插進去後,有一絲血絲流了出來,且玉娟疼得直掉淚,明雄這時便將玉娟抱住,雙手緩緩地搓揉玉娟的奶子,並將陰莖抽出來,且用口去舔玉娟的陰戶。

過了一會,陰戶裡漸漸地有淫水流出,玉娟也覺得陰戶有一陣空虛感傳了上來,便要明雄趕快插進來,明雄這一次要玉娟趴在餐桌上,兩隻手扶住玉娟腰將陰戶湊到恰好,便滋的一聲插了進去。只見玉娟全身抖動,明雄以為玉娟疼的厲害,便準備抽出來。當抽到洞口的時候,玉娟說:「不要」,明雄說:「我是要抽出來不幹」,玉娟說:「傻瓜,我是要你繼續幹,不要停!」

明雄聞得此言,便大刀闊斧地開始幹了起來,玉娟隨著明雄的攻勢也發出一陣陣的呻吟聲。

玉娟說:「啊….啊….要幹死我了,少爺、你的雞巴、好大啊….啊….啊….插到子宮了,我快被幹死了,啊….啊….」

這淫聲陣陣入耳,更激起明雄的獸慾,更加緊攻勢,抽得三百來下,玉娟兩條腿不住地踢,明雄感到玉娟陰道里陣陣的抽搐,夾得陰莖好舒服,便停下來讓陰道包住自己,不到三秒鐘,一陣熱呼呼的汁液噴在明雄的龜頭上。

明雄受此一激,全身一顫,熱滾滾的精液射入玉娟的陰戶,玉娟只覺得好似一股岩漿衝入便昏了過去!

不久後,玉娟悠悠醒來,覺得明雄正趴在自己身上,兩手正摸著自己奶子;明雄由下至上,由輕而重不斷地揉捏愛撫摸著玉娟的雙乳「玉娟,你相當喜愛男人的撫摸吧!」

「討厭….我才不….是那種人,不過明雄….你….摸得我好爽….」

「玉娟,你真是波霸型!」

「啊….」玉娟感到驕傲的胸部受到稱讚,露出滿意的神情。

「啊….好舒….服喲….」玉娟興奮地抑起頭來,喉間發出嬌媚的呼喊,逐漸升高的慾火,使得肉壁蠢蠢欲動。

「啊….好肉棒….」明雄的手指探進臀部深深的裂縫中,指尖上下來回探索著。

「啊….好癢喲….」強烈的電流流貫玉娟的脊椎。

「你臀部的尺寸是多少?」

「啊….八十八」玉娟蠕動赤裸的雙臀低聲地回答道。

明雄一手愛撫摸著玉娟的臀部,一手摸著奶子,雞巴不停地幹著,如此抽插了約莫千百來下,玉娟腰部不住地顫動,玉娟要明雄低頭去吸自己的陰精,明雄也大口口地吞下。

一場激烈的肉搏戰,歷經數次衝鋒陷陣,終於接束了;兩人就這樣擁抱著,享受這美好的一刻,明雄己忘了此次出來的目的;直到夕陽西沈、一輪新月映著天上繁星時明雄才意滿心足的回家。

一天晚上,明雄看完電影,回家後一進門,只聽到浴室傳來熱水器的聲音,原來是母親在洗澡;明雄想起剛剛電影上女主角出浴的鏡頭,於是他輕聲走到浴室門邊,浴室的燈光由氣窗口透出;明雄悄悄的低下頭,燈光灑在臉上,在一片霧茫茫的蒸汽中,一個成熟的婦女肉體映入了明雄的眼簾….似乎在引誘著明雄;他心中的獸性逐漸甦醒復活,一個可怕的念頭在逐漸成形!

此時明雄的心中已為肉慾所填滿,對母親有強烈擁有的意識;倫理、親情、道德全拋到腦後,所想的只是要如何下手?

媽媽已經除去了身上所有的束縛,一個像維那斯女神般的胴體展露在明雄眼前….美麗的肉體在蒸汽中若隱若現,肌白勝雪,陶醉於熱水沖洗的臉龐,有幾滴汗珠,混合水滴、映出白裡透紅的膚色,明艷不可方物….接下來是曲線優美的頸、肩、….沿著乳溝而下是高聳粉紅的椒乳,垂涎欲滴….。

沿著優美弧線的腹部而下,微微隆起的小腹,再往下是一叢烏黑髮亮的黑森林,守護著媽媽最神秘的宮闋….那是媽媽的私處啊!….

「啊!媽媽的乳房,在的解放之後,竟是如此漂亮堅挺,要是能吸吮他們,那該多好!」明雄的手不自覺伸入褲中,安撫因激動而有點含淚的陽具。

母親以食指輕觸她的密處,似乎陶醉於這輕微的自瀆;明雄隱約可見她那粉嫩的護城河,明雄覺得血液正逆流到頭部,有一種昏眩的感覺,似乎眼前的肉體只是夢中所見,但又決然不同;明雄不禁有一股要發洩體內千千萬萬個精子的慾念….!

熱水嘩啦嘩啦沖刷著,媽媽正一無所覺的陶醉於洗滌身體的舒適與觸摸私處的快感,大概無法聽聞門外有一頭狼在低聲喘息吧!

明雄看的意亂神迷,蘊藏在體內的春情慾火一發不可收時,跨下的雞巴瞬間反應;明雄一個邪惡的念頭生起了歪念頭,一心想要和母親作樂,看有什麼方法,能和母親性交。

恰好這時電話聲響起,明雄連忙跑去拿起電話,原來是父親打電話預告他今夜又不能回家;於是他順便報告母親說:「爸爸交代:因臨時有事要辦,今夜回家時可能很晚,所以叫我們先睡覺,不用等他。」

「是嗎?」浴畢後正在擦拭頭髮的母親回答著,臉上露出高興、奇妙的妖豔表情,說不定父母兩人之間,今夜本來預定要做愛;果真如此,那就方便多了。明雄不由的暗自歡喜!

晚上,過了深夜一點時,明雄偷偷溜出自己的房間,在地板上爬著進入母親的臥室,他害怕得渾身直打哆嗦。

明雄惶惶恐恐開了門爬進去,室內一片黑漆;他爬到母親的被窩處,就鑽進母親的被縟內。

母親似乎睡著了,明雄聽得見她靜靜的勻稱的呼吸;他心臟直撲通撲通得跳著,悄悄地伸出手,他心裡雖也發出了制止的聲音,但事到如今,已無法放棄了;幸而,母親朝著另一方睡覺。

明雄從後方反手抱住母親,母親在半醒中嗲著:「嗯….嗯….你回來了,我等得好久,睏得不得了….,今夜你說好要好好愛我的….!」

母親把他誤認為父親,她似睡似醒地發出平常明雄未曾聽過的、可愛的、撒嬌的聲音,拉著明雄的手引導至自己的乳房。

「成功了!」明雄在內心發出歡欣的叫聲,他高興的想要跳躍起來。

「咳,親愛的,快一點揉吧!」

母親不知對方是自己的兒子明雄,用沙啞而富有吸引力的聲音呻吟,因那聲音太性感了,明雄的肉棒早就勃起得硬梆梆的了,明雄盡情揉著母親的乳房,母親的乳房又大又有彈力,溫暖而如同像皮球,每當在他的手中揉搓,母親便發出奇妙的喘息聲。

明雄毅然把右手往母親的股間伸出去,沒穿內褲的媽媽的腹部下,長著這麼濃密的陰毛,對他簡直是不可思議,但反而給他帶來了更大的刺激。

明雄再伸出手,終於摸到母親的陰部,那時他更吃了一驚,因為她的陰部已濡濕得黏糊糊的了!

母親冷不防伸手把明雄硬梆梆的肉棒抓起來,他嚇得險些兒便喊叫出來;不可名狀的快感直昇上來,明雄怕發出聲音會露出馬腳,於是拚命的忍耐著。

「親哥,快一點給我你的….」

母親完全不發覺是他,以耳語似的嬌聲說「大雞巴肉棒」,明雄一聽到平常顯的十分高貴慈祥的母親,對他說出這樣下流的話,他更興奮得進入忘我之境界。

明雄雙手搓著母親的雙乳,就從她的背後,沒命地插入肉棒!『啊!』的一聲,母親開始喘吁吁了;強硬的肉棒,往濕濡濡的肉洞插了進去,插到深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