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樂家人

明雄是個今年高中畢業的學生,他的母親因為不孕症的原因,在明雄國小四年級時從孤兒院中將他領養回來。

他的父親是一個擁有龐大土地企業家,在北縣開了一家尚有規模的公司,每天上班時間就得費兩小時;早上出門到下班後,加上應酬,回到家來總是在晚上十一點左右,有時就不回家了。

明雄在家裡因為是獨子,加上養父母對他格外寵愛,所以抱著混文憑的心態,功課都是勉強在及格邊緣打轉;好在他讀的是一間只要註冊就能畢業業的私立學校,加上他天生個性內向、乖巧,求學生活中倒也過的輕鬆愜意。

這是一個六月末炙熱的夏天,剛脫離學校生活的明雄,清晨醒來,看看天色尚早,他又閉上眼睛,預備再睡一會兒,忽然門外響起敲,明雄心裡嘀咕著:真討厭!

「少爺!你醒了沒有,太太請你有事。」

他聽出來,這是下女阿美的聲音。於是他便道:「醒來啦,妳去告訴太太,我穿好衣服就來!」

他拉開了被,披上晨衣,很快地來到母親房內,dfjstory.com此時父親尚未起床,母親正面對化妝台的鏡子整理著髮鬢,她從鏡中一見到明雄進來,就放下梳子,回過頭來。她輕聲的道:「今天是你父親的生日,去通知你表姐一聲,這孩子的命,也實在是太苦太可憐啦!」母親的表情,明雄看出是不想吵醒父親。

他也輕聲的答道:「好!我現在就去。」

床上的父親,根本早己醒來,他聽到了他們母子兩個人的對話,禁不住也隨聲長嘆了起來。他說道:「唉!的確不錯,麗珍也實在是可憐啦,年紀輕輕的就死了丈夫,一向又是驕生慣養;要再介紹門親事,普通人她又看不上眼,真是….」

台北市的街頭,清晨車輛行人都很稀少。明雄騎上摩托車,開足馬力,轉過幾條街道,來到表姊家,是幢獨門獨戶的三層樓西式洋房。向前按鈴叫門,大門『呀』的一聲打開。從門裡走出來的是一個二十來歲的女子,名叫玉娟,和表姊同鄉,是來幫傭的。

她面現驚訝的道:「呀!表少爺你早,少奶奶還沒起床呢!」,看來玉娟是要出外買東西,上身穿著一件T恤,下身穿著一件海灘褲,可以看得出來身材姣好,尤其是那雙腿修長勻稱,有服裝女郎的水準;胸部和臀部也稱得上是『前凸後翹』,只可惜身材嬌小了些。

擦身而過的時候,明雄用手輕拍了下她的臀部,那彈性真好….,玉娟也不以為意地笑笑,就出門買東西了。

表姐的房間,是在二樓;明雄走近門前,麗珍所養的哈叭狗『莉莉』搖頭擺尾的向他表示親熱;明雄蹲下道:「莉莉乖,你的主人起床了嗎?」,莉莉只是用舌頭去舔明雄的拖鞋,明雄笑著拍拍牠的頭,摸摸牠全身細可愛的白毛,然後把牠抱了起來,走到表姐門前。

房門是關著的,他猜想表姐一定還未起床。若不叫她,她不知道要睡到何時才會醒來?猶豫了一會兒,決心敲門把她叫醒。

可是他『表姐』二字還未叫出口,手掌剛觸及房門即應手而開,敢情是根本沒上鎖;表姐弟二人自小一起長大,明雄今年雖已十九歲了,但卻是孩子氣未脫,尤其是在自己撒嬌慣了的大表姐之前;明雄心道:「好呀!睡覺不關房門,看我不嚇你一下才怪呢!」

明雄心內決定,要給她一個警告,讓她改過這個不好的習慣;他放下小狗,輕輕推開房門;他悄悄舉步入內,表姐的床,是在門後,進門後必須轉身或扭頭向右,方能看到,否則會被門遮住。

明雄悄悄進入房內,先看看梳粧台前,及對面的沙發之上沒有表姐的身影,然後才將目光移到床上。「呀….」他禁不住跳了起來,腦海裡一震!人卻呆立著不知所措;明雄怔住了,他有點不大相信自已的眼睛,於是他揉揉了眼再看;那無邊春色的景緻,卻仍絲毫未變的呈現在眼前。

表姐仰臥在床上,雙目緊閉,臉上露出甜美的笑容,全身膚色雪白,映著晨光,發出誘人的光亮,玲瓏美艷,豐滿成熟的肉體,無處不動人心神,垂涎欲滴;那白嫩的肉體,除胸部突起的雙乳,戴著一件粉紅色的乳罩,及小腹上蓋著毛巾外,全身一覽無遺。

更令人訝異的是她竟連三角褲都未穿,雙腿微微分開貼床平臥,兩胯中間那迷人的地方,微微聳起,上面生著一些稀稀的捲曲柔毛,往下即是一道嫣紅嬌嫩的紅溝;因她兩腿分開不大,同時明雄站立的地方也太遠,是以那個隱秘的部位,看的不夠真切。

明雄雖是神俊異常、儀表不凡的少年;但他是個非常內向的男人,不要說男女間事,就連與初認識的女同學,多說幾句話,就會臉紅;有時他雖在小說雜誌上,看到一些有關男女兩性間的事情,可是那僅是些風花雪月之事,是只可意會神往,而不能深入的;今天這幕奇景,倒是頭一次所見呢!

看得明雄春情動盪,神魂顛倒;久久蘊藏在體內的春情慾火,頓時來勢兇兇,而兩腿間的肉棒,突然一翹而起,硬硬的、熱熱的,在褲子裡顫抖跳動,似有呼之慾出之態。

明雄頭昏眼花、意亂神迷,腦海中的倫理、道德,早己拋到九霄雲外去了,所剩下的,衹是肉慾和佔有;他一步步的向表姐的床前走去,感覺表姐身上散發出來的芳香似乎就越濃,而明雄心裡的情火肉慾跟著焚燒得越旺。

他全身顫抖,兩眼發直,輕輕的將雙手扶按床頭,彎下上身,把頭湊近,慢慢的欣賞表姐兩胯間,陰毛隱沒處。

「啊!什麼東西….」明雄心道:

表姐屁股溝下床單濕了一大片,在那淫水浸濕的床單上,放著一根六七寸長的膠製大陰莖,那陰莖之上,淫水未乾,水珠光亮!

「哎呀……..」明雄驚得叫出聲來,他趕忙掩住嘴巴。

他抬頭一看,好在表姐沒有被他吵醒,方才放下心來;悄悄地把那膠製的陰莖取了過來,拿在手中看看,很快放在衣袋內;由這根假陰莖的出現,明雄已很明白的瞭解到表姐的作為與心情,他心內的忌憚稍減,心想:「表姐極需此道,我縱然稍嫌放肆,想不致受到責難」。

他意念既決,再加上眼前一絲不掛美妙玉體的引誘挑逗,他勇氣倍增,毫無顧忌的脫下自己全身衣褲,輕輕的爬上床去;猛的一個翻身,壓在那個美妙的肉體之上,雙手迅速的由表姐的後背伸入,死命的將她抱住。

「哎呀….誰!..表弟!你..你….?」

表姐麗珍好夢方甜,突然生此巨變,嚇得她魂離玉體,臉色發白,全身顫抖。當她看清是表弟明雄,內心稍定;但因驚嚇過度,再加上壓在上面的表弟,不知道憐香惜玉的拚命抱緊,使得她張嘴結舌,半天喘不過氣來。

明雄忙道:「表姐….我不是有意….求求你….我要….!」一點不假,從未經過此道的明雄,他像意外的獲得人間至寶,懷中抱著個柔軟滑潤的玉體,使她興奮萬分。

一股熱流,像觸電般,通過明雄的全身;女人特有的幽香,一陣陣的捲入鼻中,使他頭昏腦漲,難于禁持了!

下意識的,明雄祇知道挺起他那根鐵硬的陰莖,亂動亂頂。

麗珍急道:「明雄,你究竟要幹什麼?」

明雄道:「我….我要插….」

麗珍道:「你先下來,我都要被你壓死啦!」

明雄道:「不….我實在等不了……..」

麗珍道:「哎呀….你壓死人家了啦….」

明雄道:「好表姐….求求妳….」

個性內向又不愛活動的男人,別看他們平時跟女孩子一樣,做起事來斯斯文文,一點沒有大丈夫氣派,可是背地裡幹起事來,卻比任何人都狠,使你望塵莫及,難與比諭。

現在的明雄,活似一隻粗野無知的野獸,一味的兇狠胡為;對麗珍的哀求,根本不予理會,他沒有一點憐香惜玉之情;好像他一鬆手,身下的這個可人兒,就會立即生了翅膀飛去,永遠找不到,亦抓不著。

其實麗珍也不想放棄這個消魂的機會,何況眼下這個英俊的表弟,正是她理想人兒;苦的是明雄未經此道,不曉得個中妙絕,調情、引誘、挑逗等種種手段,他完全不會,是以弄了半天,毫無進展,終是白費氣力,徒勞無功。

表姐麗珍呢?因一上來驚嚇過度,一時半刻春情慾火未發;而且壓住自己的這人,是平時對她極敬愛尊重的表弟;縱然心裡極願意,她也不敢說;此刻只好故意裝正經,有意不讓他輕易得手。

過了一會,明雄頭上青筋暴露,全身汗濕;麗珍看了心有不忍,暗想:表弟是個未經男女歡愛土包子,看他這個勁兒,如不嘗到一點甜頭,消消火氣,勢難善罷!再說自己驚懼已消,身體經過異性的接觸磨擦,體內已是春情動盪,慾火漸昇,一股股熱辣辣的氣流,在全身鑽動;下體隱秘洞口之內,酥酥癢癢的,淫水已開始外流,也極需要嘗嘗這隻童子雞的滋味!

她故意發怒的咬咬牙、瞪瞪眼,恨聲道:「表弟,沒辨法,我答允你!」

說著,她兩腿向左右移開來,豐滿嬌嫩的小穴,立即張了開來。

明雄道:「謝謝表姐,我會好好愛妳的….。」

麗珍道:「表弟,乖!先聽我的話,不要抱我太緊,把手按到床上,把上身支起來。」

明雄道:「好!」

麗珍又道:「兩腿微分跪在我兩腿間。」

明雄依言做了。

麗珍道:「先不忙插,摸摸它,看看有水沒水….」

明雄的手探到她的陰戶上去摸著。

麗珍一陣顫抖,笑道:「對!就是這樣,慢慢用手指往裡摸,待會表姐讓你好好插!」她嘴裡在支使明雄,而手卻未閒;她三把兩把的,即將乳罩拿下,丟在一邊,好像似要與明雄比美,看看究竟誰的香艷肉感,美到極點。

說真的,麗珍表姐這對白嫩豐潤,光亮柔滑的高聳乳峰,的確美妙非凡、紅而發光的乳頭、潔白細嫩的小腹、看上去真像熟透的仙桃,令人垂涎欲滴。

表姐的乳罩既脫,明雄的雙目突亮。

他禁不住輕輕哼了聲:「啊….表姐,真美….」

他要不是怕表姐生氣,必會伸手揉弄一番;或用嘴輕輕的咬它幾口;麗珍儘量設法安撫明雄,她想把他體內狂熱的慾火,慢慢安撫下來,使他不致妄動胡為;然後可不慌不忙的慢慢消魂一番。

可巧的是,她這番心思並沒有白費;明雄雖然是慾火中澆,難以自持,但表姐態度轉變,言詞語句,每每都是他渴望瞭解獲得的事,聽得心內甜甜,受用之極。

他理解今天,遲早必能如願;於是便把心內春情慾火,強行壓了下來;他完全聽令麗珍的擺佈。

麗珍道:「哦….對….表弟….就是這兒….那個小小圓圓的東西….你用勁使力不行….要用兩個指頭輕輕捏….」,明雄照著她的話做,用手指輕輕捏弄著。

麗珍漸漸地浪起來了:「籲….表弟真乖….我….哎呀….癢啊….」

明雄道:「呀….表姐….水好多呀!」

麗珍道:「傻子,水多才好插呀….表弟….哎呀….用力插吧….癢死人啦….」

明雄道:「表姐….怎麼弄法嘛?」

麗珍道:「哎呀….表弟….姐姐讓你….痛快….嗯….現在你把雞雞….慢慢往穴裡插….」

這幾句話,明雄如獲至寶,於是他急不容緩的一伏身,就猛插。

麗珍叫起來:「哎呀….歪了….」

明雄趕忙又把陰莖提了起來,在她的陰戶上亂頂亂刺的。

麗珍道:「不是那裡….往上….不對….太高了….」,明雄將陰莖抬高了,比了比姿勢。

麗珍道:「用手扶著它….慢慢插入….」

雖然麗珍不斷的指點,並將兩腿大開,使得陰戶整個露了出來,好讓他順利插入;但因於明雄對此道從未經歷,此時心內發慌,手腳顫抖,把握不住時機,插的不準,僅在穴門上亂動;另一個原因,是他的陰莖實在粗大,委實不易插入;所以插了一陣,仍未插入,反而弄得穴門極痛,陰莖發酸了。麗珍此時慾火已發,似有不耐,一伸手握住明雄的陰莖,引導著指向穴門,助他一臂之力。

麗珍叫了起來:「哎呀….媽….好大….讓我看看。」

他一伸手握住一隻又硬又熱,把握不住的陰莖。她忙把手縮回,一翻身坐了起來。這根陰莖確實非一般雞巴可以比擬的;看它從頭至尾,少說也有八寸來長;那紫紅的大龜頭,呈三角肉,大得驚人。

麗珍雖是寡婦,但除了自己死去的丈夫外,未曾接觸過其他男性,她做夢也未想到,表弟的東西長這麼大!而自己這個嫩穴,能容納得下嗎?

可是她眼看著這根大雞巴,內心又十分喜愛;小穴內一陣顫抖、浪水直流!心想,就讓他幹吧!恐怕小穴招架不住;放棄它吧!內心又極不願;要也不是,棄又不捨,她左思右想,仍是意念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