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扮妓女與我玩雙飛

老婆真給我戴了綠帽子。

也有人不解我為什麼能容忍下來。其實人是很複雜的動物,如果老婆與他的事是當時被我抓到,我的反應肯定不一樣。

不過,如果老婆先把真實想法告訴我,讓我知道她想來真的,我十有八九會同意,我們也許就此走上淫妻換妻多P的路。

生活就像開車,總是有一個一個路口讓你選擇方向。每個路口不同的選擇,都足以改變一切。

不管怎麼樣,我現在很性福。

言歸正傳,再說一件真事。我現在和老婆仍然在玩性幻想。

兩年前的夏天,與老婆到哈爾濱度假。

記得酒店在鬧市區,離索菲亞教堂只有幾步路。辦完入住手續後老婆先拖著行李箱上樓,我到酒店門口吸只煙。吸完煙進酒店,上電梯時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跟了進來。電梯只有我們兩人,她也沒按樓層。

電梯到了我住的樓層,她也出了電梯,跟在我身後:「大哥,要不要給你找個漂亮女朋友?」

我當然知道她什麼意思,扭頭看了看她。不等我回答,她往我手機塞了張卡片:「需要就給打電話,保證漂亮。」然後轉身走了。

我進了房間,跟老婆說了這事兒。dfjstory.com老婆接過卡片看了看,隨手放在桌子上,沒說什麼。

在附近吃完晚飯回到酒店房間,老婆把我往沙發上一按,把那張卡片拿起來遞給我:「老公,找一個玩雙飛唄?」

「真的?」我怦然心動。

「真的!不過你也要付我錢!」

「小騷貨,你想當雞?」

「嗯,以後我也當雞,老公你今天培訓培訓我唄?」

我硬的不行。打卡片上的電話,讓挑個漂亮姑娘。對方說放心,肯定讓我滿意,但價錢要高一些,人幾分鐘就到。

老婆忙把自己的衣服收到衣櫃裡,拎著包出去了,在門口回頭笑嘻嘻道:「她來了你發短信給我,你就說要了兩個小姐。」

等了幾分鐘,有人按門鈴。開門,是個年輕姑娘,看著像大學生,臉蛋兒算是中上,沒我老婆漂亮,但身材可以打十分。

我把她讓進來,關門。

「一次八百,過夜一千二。」

「你是大學生?」

她沒回答,我也就沒再問。

「可以。我還叫了一個,你等一下。」

我見她表情,知道她誤會了我的意思。「我叫了兩個,你先到的,另一個差不多也該到了。」我邊說邊發了條短信通知老婆。

「看不出你啊!」這是她說的第二句話。

片刻,敲門聲響起。我開門,老婆笑吟吟地站在門外,眼光往房間裡一掃,假裝吃驚,「先生,剛才是你……?」

「沒錯,是我叫的,進來吧。」

老婆進來後我關上門,一時也不知說什麼好。那個姑娘一直上下打量我老婆。

反倒是我老婆先開口:「先生,你叫我們兩個,錢怎麼算?」

「放心,一人八百,先沖個澡吧。」

老婆把包放到桌子上,高跟鞋一甩,就當著我們兩人的面開始脫衣服,脫得一絲不掛。我眼球差點沒掉下來。那個姑娘猶豫了一下,也開始脫。

我興奮之際,倒忘了自己脫衣服。老婆靠過來:「先生,我幫你脫衣服吧!」

我們三個擠進淋浴間,老婆給我抹香皂,然後把香皂遞到我手裡,拉著我的手往那個姑娘身上抹。

很快沖完澡,上床。

姑娘從自己包裡拿出避孕套,撕開,卻發現我老婆已經趴在那裡給我口交了。

我把老婆頭推開,老婆接過套子給我套上。先和那個姑娘做,男上位,老婆看得極其興奮,趴過來舔我和姑娘的交合處。

幹了一會兒,換我老婆。

老婆讓我不戴套子幹她,我知道她擔心小姐不乾淨。

老婆低聲呻吟,「操我,操我,操死我,你比我老公厲害多了!」

「你有老公還出來做?」

「我是個騷貨,老公滿足不了我,我就出來賣,天天換男人,給我老公戴綠帽子!」

那個姑娘就躺在旁邊,手支著頭,饒有興趣地看。

我輪換著幹她們倆,換了四五次。

前兩次小姐還拿新套子出來,後來套子不夠,就把前面褪下來的套子翻回來再套上用。最後是射到老婆體內。

小姐穿衣服的時候低聲問我老婆:「你從來都不戴套子嗎?就這麼射進來,不怕懷孕?」

我老婆說:「也看人。懷了就懷了唄,你看他也挺帥的。」

小姐搖搖頭,拿了錢走了。老婆笑嘻嘻地說:「大哥,你再加兩百包夜吧?」

這樣的遊戲,後來又玩過兩次,都是在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