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女醫生的性事

辦公室同事工作時候突然胃病發作,被送進公司附近通濟醫院。經醫院檢查需要動手術,由於同事是來自重慶,上海沒有家人,所以,大家決定輪流陪夜,作為領導的我,當然,義不容辭第一陪夜。

差不多下班後,我開車去到通濟醫院。停好車,在醫院邊上匆匆吃了碗面,趕去醫院病房,在電梯裡遇到了一位身姿豐腴的女醫生,看歲數有35歲左右,頭髮盤起髮髻,面色圓潤,雙眼明亮,雙層豐潤,正是我的菜。

身著白色大褂,胸口被緊緊包裹,目測了一下估計有D+,下身包臀群被撐的滿滿的,腿上穿了一雙灰色的褲襪,小腿筆直,腿肚微胖,但線條性感,一雙黑色8CM高跟鞋,踩在地上咯噔咯噔,清脆有力。

我眼裡偷瞄了一下她的胸牌,張妍,消化科醫師。

女醫生看到我盯著她的眼神,臉上一紅,趕緊回過身去。我也裝作若無其事,電梯到了四樓,我跟著也出去,張醫生看到我也出電梯,回頭望了我一眼,雙眸迷離的望了我一眼,瞬間感覺被電到了,身體輕輕一顫,無數個念頭瞬間湧上心頭。

老婆懷孕半年的我,已經很久沒有嘗過女人的味道,難道今晚有上帝的恩賜。心中不免有點,下面不自覺的有點IN,臉上不由的尷尬一笑。

女醫生似乎看出了我的心聲,掩嘴一笑,加快了腳步,噔噔噔快速向前。

我尋著病房號找到了同事的病房,進屋看到他在哪裡閉目養神,上去和他輕聲打了招呼,和他寒暄幾句,知道剛掛完點滴,正在休息,明天早上就要手術。

我讓他繼續休息,自己則看起手機來,沒多久,dfjstory.com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病房了,張醫生來晚間巡房,我簡單上去和醫生聊起了我同事的病情。

有了電梯裡的經歷,我膽子也大了起來,故意趁她看病歷的時候,靠近了許多,聞到了張醫生身上淡淡的香氣,手趁機上去摸了一下張醫生的雙手,雙手很綿軟細嫩,一看就是經常保養,我看她沒有反抗的意思,於是,更加大膽捏了張醫生玉手一把,她下意識的想往回縮。

我收回手,看她臉色略帶羞澀的表情,並無厭惡。我的心放下了,然後假裝和醫生邊聊邊送醫生出了病房,一邊要醫生多多關照。左手順勢摟在了張醫生的腰上,感覺她的腰一緊,但並無反抗。

張醫生輕聲的對我說道:「我下面還有病房要查,有事可以到醫生辦公室找我。」

說著對我嫵媚的一笑,我瞬間全身骨頭酥麻,心中喊了一聲:耶。

回到病房,我的心早就撲通撲通,雖然人還在病房,心早就飛進了醫生辦公室。

估摸著有一個小時的時間,我把同事安頓好睡覺,自己偷偷離開了病房,到樓下的花店,買了一盆蝴蝶蘭。並在便利店買一盒套套和一雙肉色的絲襪。

再次回到四樓,我沒有去病房,而是悄悄的跑到醫生辦公室,輕輕地敲了一下門,裡面傳出了一聲進來,我便開門進去,右腳關上門。

「張醫生你好,這是我為你選的蝴蝶蘭,您看喜歡嗎?」

張妍:「太漂亮了,你這麼知道我喜歡蝴蝶蘭的。」

「我是聞到你身上的香氣,猜想你一定喜歡蝴蝶蘭。」

「你真是一個細膩的男人。」

「哪裡,作為管理者,這是我們必須具有的技能。」

「喔,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你做什麼的?」

「我叫王林夕,是陽光投資,市場總監,今天那個病人我的小唐。」

「哦,原來你是總監啊!」

「哪裡,幾個朋友合夥投的小生意而已。」

邊寒暄,放好花,輕輕的走到張醫生椅子的背後,一把摟住了張醫生的肩,低下頭輕輕地對著張醫生的耳邊說道:「張醫生你真性感。」

一邊說雙手往下滑去,解開了張醫生白大褂的第一粒紐扣,張妍裡面原來穿的是低胸的黑色套裙,瞬間一道深深的乳溝浮現出來。

張妍雙手想捂住露出的胸部,無奈這種輕微的反抗反而更激起我的欲望。我的嘴唇奔著張妍的雙唇而去,緊緊的貼住了她的雙唇,同時舌頭不自覺的伸了過去。

開始張醫生還禁閉牙齒試圖躲避,無奈,我的連續幾次進攻,她慢慢放棄了抵抗,終於兩根舌頭攪在了一起,唾液迅速分泌出來,張醫生開始拼命吸吮我舌頭上分泌的唾液,那麼無比甘甜的蜜汁。

接著張醫生的舌頭開始反客為主了,進入了我的口腔,我自然不會放過這樣的好機會,對送上來的香舌,一陣狂吸生怕有一點唾液遺失。

突然張醫生輕輕了推開了我的頭,害羞的對我說,「這裡是辦公室,不方便,裡面還有一間休息室,我們要不到裡面去。」

我一聽正合我意。於是,張醫生在桌上寫了張有事暫時離開的字條。便走進了裡面的休息室,休息室很隱蔽,外面基本看不見,門很厚,隔音也很好,裡面有兩張單人床是給值夜班的醫生休息用的。還有一個衣櫥和一張桌子和椅子。

一進房間,張妍反身把門給鎖上,一轉身,我就把她按著了牆上,嘴唇緊緊的貼在她的嘴上,一邊瘋狂的舌吻,兩隻手順勢解開了白大褂,接著解開了黑色套裝的紐扣,一對D+的大咪咪被黑色蕾絲的胸罩緊緊包裹,大半隻已經露了出來,可能是因為胸罩偏小的原因,至遮住了三分之一。

我的雙手沒有絲毫猶豫,解開了兩乳之間的紐扣,兩顆豪乳跳了出來,上面還有兩顆紫色的葡萄和大大的乳暈,兩顆紫葡萄已經凸出來。

「看來張妍醫生已經有點嗨了,這騷貨可真是騷啊!」我心裡想。

我偷偷地看著張妍醫生臉,她緊閉雙眸,可能是害羞可能是享受著愛欲。

突然,我猛得把她抱起,輕輕地放在床上,親了她一口,起身把兩張單人床推到一起。張妍開始脫掉身上的衣服,我在邊上欣賞美熟女寬衣解帶。

接過張妍的套裝和胸衣,都是質地不錯的品牌,我知道她很講生活品質,疊好放在椅子上。

看到她開始脫灰色的連褲襪,我忙阻止,「我喜歡你穿著絲襪的樣子。」

「就知道你們這些男性喜歡這一口,這條絲襪不能搞壞,我要穿回去的,否則家裡人會懷疑的。」

我掏出了我前面在便利店買的絲襪和套套,把絲襪遞過去,「穿我給你買的吧!」

張妍遞過來剛褪下的絲襪,把我新買的肉絲拆開穿了起來,我把脫下來的絲襪放在鼻子上深深地吸了口氣,一股淡淡的蘭花香沁人肺腑。感覺人渾身舒坦,一天工作的疲乏瞬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充滿了活力。

張妍正準備把褲襪穿著內褲外面,被我一把阻止,「脫了吧,我喜歡無內褲襪。」

張妍雖然害羞,但是還是很配合的把內褲褪下,遞給了我,然後開始穿我給她買的連褲襪。我拿著剛脫下來的黑色絲質內褲,看到上面已經有一條淡淡的透明粘液,我想那就是張醫生的蜜汁了,看來剛才是動了真情。我又拿起來聞了聞。

「你還聞個啥褲子呀,活人在這裡你不要啊!」張妍道。

「喔」我如夢初醒般的放好了她的內褲。一個餓虎撲食把張醫生按倒在床上。開始親吻張妍胸口的兩顆葡萄,左邊一口右邊一口,我感覺兩顆葡萄都已經勃起。一隻手開始伸進了腹部的褲襪裡,試圖探索著剛才的蜜汁的源頭。

手被張妍從褲襪里拉了出來,「人家害羞嗎?」

「靠,又不是什麼黃花大閨女,還害羞。」我心想。

不過我也沒有堅持,開始從絲襪外撫摸她的大腿。雖然,已經30多歲了,她的腿形還是很不錯,沒有什麼贅肉,雖然比少女,略微粗壯一下,但是絲毫沒影響整體視覺效果,我的手從外,逐步滑向那神秘之地,隔著絲襪,我摸到了一大片濕潤。熟婦就是熟婦,只是撫摸就出了那麼多精華。

隔著細密的褲襪,我輕輕的按揉張妍醫生那兩片肥厚的高地,感覺有更多的濕潤從高地的細縫中滲出,同時我的嘴巴吸吮那兩顆葡萄的力度也逐步加大,我聽到張醫生從喉嚨深處發出了輕哼,我知道她開始進入狀態了。

突然我停止了進攻,開始脫我的衣服,張妍醫生也起身幫我脫衣服,我把襯衣脫了,扔到的椅子上,她的舌頭馬上舔上了我的乳頭,一陣酥麻的感覺,就像夏天裡喝了冰可樂一般的舒坦,她的雙手開始解我的褲帶,很快褲子脫掉,剩下我暴怒的JJ把內褲撐的老高。

她害羞地笑了笑,雙手幫我褪去內褲,我JJ終於得到瞭解放,呈90度站在那裡,一隻綿軟的手,一把把它抓在了手心,然後,她低下頭把它含在的嘴裡,我的JJ一下找的家的感覺,四周被緊緊的包圍,而且越來越緊,我的呼吸開始有點急促了,我知道我有點興奮過頭,心想不好,不會馬上要交貨吧,心裡我理了一下思緒,腦子了想了一下今天的工作,還好JJ的那股想要噴射的感覺沒有了。

這是我慣常用的那招,和老婆搞可以趕上2個小時而不射的。

張醫生開始吞吐我的寶貝,看她手法熟練,雖然和那些職業選手有點差距,但是也是經常玩這招的住。

我也沒有客氣,開始掌握主動,把龜頭往她的喉嚨處插去,這下該輪到她有點受不了了,開始可能不適應有點要咳嗽反胃的情況,我動作變輕放慢,看她的反應不是那麼強烈的,再試圖插得更深一下,最後整根都塞進去。

看來張醫生的喉嚨比我老婆的要粗,老婆幫我做的時候最多進去三分之二。

又抽插了幾分中,我扶起她的頭,讓她躺下,更換了姿勢,改69式,我的嘴貼近她的那片豐美的高原草場。JJ則讓她輕輕含在,我不想失去這樣的感覺,因為老婆比較少同意幫我口,除非比較重大的日子。

我先用舌頭,舔那從絲襪中滲出的蜜汁,鹹鮮,雖然工作了一天的張醫生,那裡一點異味都沒有,一切都是乾乾淨淨,這讓我的感覺很好。

我貼著絲襪,用力舔這那道細細的峽谷,希望那裡能夠有更多寶貴的蜜汁滲透出來,可能是碰到了張妍醫生動情之處,她的身著開始扭曲,我的雙手開始撕扯她的絲襪,她輕聲說不要,他把JJ從口中吐了出來,我才不會理會她這時的要求。

呲啦絲襪的中間撕扯出一個不大不小的洞,正好把張醫生的私處整個暴露出來。她不好意思的扭過頭,我也不要讓她幫我口了,轉過身體,用舌頭開始舔她的下面,那道細縫被我的彈簧之舌,輕輕頂開。

縫隙的兩面是光滑的肉壁,我繼續往下,舔到了她尿尿的地方,我的舌頭開始反複摩擦這個地方,張妍的身體開始瘋狂的扭到,嘴裡喊道,「舒服、舒服。」我心想舒服就好。

我的舌功可是了得,光一條舌頭都能把女人搞的高潮連連,沒有女人不喜歡的。何況像張醫生這樣,感覺很久沒有被滋潤過的熟女身體。

我的舌頭在裡面開始反復舔舐她的兩道肉壁,那裡開始又規律的收縮,我知道,張醫生已經進入高潮了,我改變了舌頭運動的方式,開始模仿小JJ的運動,舌尖往裡插拔,舌頭則貼上了她的陰蒂。

這個時候我發現,張醫生已經不是像之前那樣扭動了,而是開始抽動身體,喉嚨裡的輕輕嘶吼,聲調也變高聲音變大。我知道她的高潮到了,隨著一聲長嘯,她的身體變的僵直而抽動,縫隙深處突然射出大量陰精,好多好多,正好被我的嘴巴照單全收,這是鮮美無比。

漸漸地,一切變得風平浪靜,八信性藥我知道她的高潮已經過去,我輕聲問張醫生,「舒服嗎?」

她滿足的說,「我從來沒有那麼舒服的感覺,真是太幸福了,原來這一切是那麼美好。」

我伸過頭想去親吻她,她扭過頭去,說,「你剛舔過我那裡,髒。」

我說哪裡髒了,扶正她的小臉,對著她的嘴巴,輕吻上去,偷偷的把我剛才從她私處收集到的蜜汁,送入她的嘴裡。

「嗯。這是什麼呀,鹹鹹的。」

「這就是你的蜜汁呀,怎麼樣味道?」

「還不錯!」

「這是我嘗過最鮮美的蜜汁了。」

「真的嗎?」她害羞地低下了頭,臉上露出的幸福和驕傲。

「嗯,」

我這時一邊輕輕撫摸她的絲襪大腿,一邊開始和她聊天。

原來張妍醫生已經結婚,老公是一家外企的亞太部經理,經常要在日韓東南亞一代出差,一出去就是2~3個月,不見蹤影。她平時很無聊只能和婆婆一起看看電視,吃個飯什麼的。

婆婆雖然對她很好,但是也害怕她在外面有男人,畢竟兒子不經常回來。所以,經常留意她的行為,看有什麼異常。剛才換絲襪就是為了防她的婆婆起疑心。

她們沒有孩子,其實她很想要一個,可是老公經常不在家,次數就很少,成功率也就下降了。平時她也是保守的女人,從來沒有和老公以外的男人有什麼瓜葛,沒想到這次看到我突然有股衝動,可能是被我勾引了。她說可能是我和她的初戀有點相像吧。

聊著聊著,我開始第二次進攻,開始輕吻她的脖子。

果然女人的脖根是很明感地,她開始臉上露出了享受的表情,我看時間差不多了,把她再次推倒在床上,重整雄風地JJ再次昂起了高高的頭,我拿出我前面買的套套,準備讓她幫我套上,她說不用,讓我直接進入。

於是我分開她的雙腿,JJ從那道熟悉的細縫裡,頂了進去。在進入的同時,她開始了呻吟,我的JJ慢慢的抽插,一次次的由淺入深,最後整根沒入其中。

「好粗,好脹!」這是所以女人對我的JJ的評價,雖然我的利器,不像很多人吹噓的多少裡面,正常的14CM,但是比一般人來得粗,所以馬上填滿了她的深谷。

憑著剛才被濕潤過的蜜穴,JJ進入的十分順暢,雖然四面的壓迫感比較強烈,但是越是這樣,越是JJ感動興奮。每一次的深入都是從未有過的體驗。

我看到張妍這時的呼吸開始急促起來,胸部的起伏加大,我心想這個熟女也是極品,能夠那麼快第二次進入狀態的女人我是頭一次見。我的雙手開始加大按揉她胸部的力度,這對奶子也是極品,手感柔軟,沒有人工的痕跡,乳暈很大,平時是暗紅色,興奮的時候會逐步變成淡。

下面我不斷根據她的興奮狀態,調整我抽插的策略,由慢變快,再由快變慢。深深淺淺,總是在她放鬆警惕的時候突然一下一杆到底,她啊的一聲叫出來,她用手擰我的手臂,「你壞死了。」

我可不吃她這套,繼續我的遊戲,漸漸地下面的水又多了起來,我看她兩眼開始迷離,我知道她開始進入忘我的狀態了,我加大了進攻力度和速度。只聽得身下啪啪啪撞擊聲不斷傳過來。

我用雙手抓住她的兩個腳腕,她腳上的高跟鞋也跟著雙腿的晃動擺動著,盡可能分開她的雙腳,這樣張妍的私部完全頂了出來,我可以進入得更深,當然對張妍的衝擊也就更大。

可能是張醫生已經很久沒有得到過這方面的滿足,很快的身體開始緊繃起來,下面的蜜汁再次大量分泌出來,嘴裡喊著,「深點,再深一點。」

我也毫不客氣的,講整根都送了進去,並在深處停止不動,感受到她身體的抽動,腹部用力,讓JJ在醫生的體內轉動起來,很快張妍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失聲痛哭起來,伴隨嘶吼和身體劇烈的衝動,下面的陰精如洪水氾濫,從我JJ堵住的邊緣流動出來,流向股溝深處。

我看今天已經差不多了,加快的運動的頻率,突然身體一震,把大量的精華直射入她的體內,持續了一分多鐘,我也有一陣沒有這方面的生活,所以量也特別多,感覺特別痛快淋漓,身體就像沖上了九天雲霄。那種感覺是從未有過的。

當我輕輕的把寶貝從她的下身處拔出來的時候,又是一大股白色的粘液從她的私處湧出,這時的細縫被我頂成了一個洞,洞變的肉都有些許紅腫。

張妍從床上爬起來去拿紙巾擦拭,我看到這股我和她的精華從哪個神秘的洞穴了,汩汩流出,順著她穿著絲襪的大腿,一路往下,幾乎要流到高跟鞋裡。

這時時張妍把幾張紙巾塞進我的手裡,示意我擦拭自己JJ。她則脫下了高跟鞋,慢慢褪下肉絲的絲襪,並用紙巾擦拭自己的私處和大腿流過精華的部位。

可能是我們今天射得實在太多,等了很久,仍然有液體從她的私處往外流,我則趁機上去撫摸她的大腿,和那勃起的兩顆葡萄。她的大腿是那麼的富有彈性,皮膚很細膩順滑,線條很美。

我在她的嘴唇上輕輕地親了一下說,「你真美,也很棒,真想以後一直有這樣的機會。」

她說:「不可以了,今天已經讓她覺得很對不起家人了,希望這是最後一次,雖然這是最美妙的一次,但是不希望自己浸淫在這樣的關係中,但是她會一直記得這次的感覺。」

她邊說,邊穿上了自己的衣服和絲襪,最後套上白大褂。「走吧,我們出去吧!」

我跟在她邊上走出了內間。她把用過的東西塞給我,讓我扔到醫院洗汙室。

我笑笑,「我們留個電話吧。說不定我們還會有緣再見。」

整夜了,我一直無法入睡,腦海裡剛才的景象像電影膠片,一遍又一遍的不斷重複出現。到了早上張妍再也沒有出現。

我等其他同事來接替我才離開。始終沒有看到她的影子。離開醫院的時候,我感慨未完。張妍我們不會這樣結束,我心裡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