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風騷情人

8

飯吃過了,甜品也上了,四個人都喝了幾杯紅酒,在『性』的圈子話題內營造了一種最『真』的氛圍。

男的都是嫖客,而女的之前做過小姐,雙方都知道對方的身份,沒有了道德的約束,都放開了平時社交圈內的那張虛僞的面具,用最真的自我姿態,在聊天,這樣的溝通對拉近人之間關系是最有效。

開始我覺得鍵仔是不懷好意,當然,他真的不懷『好意』,但戳穿了這層道德薄膜,反而更有利4 人間友誼的建立。

這也是爲什麼我能和他們做朋友做『兄弟』的緣故,因爲大家都很真。

隻是現在多了一個『情人』淩可欣,因她不是我用錢買來的女人,而是實實在在多少有一段經曆和感情的『情人』,我確實如鍵仔所說,心裏那種占有欲和自私,在這次可欣的事情上表現出來。但兩個兄弟也理解其中的緣故,沒有跟我較真,幾句玩笑話就帶過去。但我相信他們絕不會就此罷休,而我也會盡量解放我的心扉,去探索那片未知而神秘的綠色森林。

甜品都撤了,進入聚會的尾聲。

可欣「呵呵,文哥哥,鍵哥哥,大家都不是陌生人了,我和你們華哥也不是真正夫妻,別嫂子前嫂子後,將我叫得這麼老嘛,以後直接叫我可欣或者可欣妹妹就好。」她一副難爲情的樣子,好像很介意嫂子這稱號。

我心想才一頓飯的時間,被兩個男人所吹噓的什麼指頭舌頭功夫好,就興奮得連老公老婆都不要當了,還主動讓人家叫名字,看來這次肥文鍵仔沒白來,總算有收獲。

肥文:「嫂子,啊~ 不對!可欣妹妹,剛才一直把你叫老了,是我們沒注意,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和鍵仔的妹妹了。」肥文馬上打蛇隨棍上,搶奪妹妹哥哥這樣的稱呼頭銜,以後這樣叫著叫著,關系比一般朋友會更親密的。

鍵仔很知趣,還看了我一眼說:「當然,可欣妹妹還是華哥的女朋友,我們也一定記得,」

肥文馬上補充:「是的~ !是華哥的女人,也是我們的妹妹。」

可欣:「你們搞錯咯,我不是他的女朋友,而是他的專屬情人,相互滿足對方需要的情人。」她說話的時候眼睛一直看著我,好像是說要我別介意。

我隻能配合她說:「嗯,是情人,但非一般的情人。」

鍵仔:「啊~ !?我一直以爲華哥這麼自私一直將你藏起來,是定位在男女朋友關系上的。」

肥文:「哈哈,我們這次真的猜錯了~ !還一直叫嫂子,原來你們關系還這麼有個性。」

可欣:「嗯,比炮友多了一些感情,而比女朋友少了一些責任,所以才定位叫情人。你們別誤會咯」

鍵仔:「哈哈,原來是炮友有餘,情侶未滿的狀態。」

我咳嗽兩聲說「咳咳,情人嘛,專門解決對方『性』方面的事,平時還搞點浪漫,但不談婚論嫁,各有各的自由。」

肥文:「哇,還不用爲對方負責,可欣妹妹,你這麼便宜華哥,你不吃虧麼?」肥文已經站到可欣一邊,爲她感到不甘。

可欣:「吃什麼虧啊,有了華哥,我可是吃得飽飽的,給他點自由空間,不用心裏承受婚姻一類的束縛和壓力,雙方會玩更開心,更投入,不是麼?」

話語裏各種『性』的語境,射門吃的飽飽、玩得投入,讓鍵仔和肥文腦海産生更多的瞎想。

鍵仔:「如果上次那個『共妻』能有可欣妹妹你這樣的想法和心胸就好了,說不定我也會和她一直建立這樣的情人關系。」他一副羨慕嫉妒的語調。

肥文:「唉,晶晶是個好姑娘,但她一心想著當鍵仔的女人和他結婚,她還答應婚後能和大家一起玩,可惜鍵仔不願意負責任,放過了這麼好的一位姑娘。」

可欣:「晶晶是誰?」

我小聲說道:「就是先要嫁給肥文後來給鍵仔勾走的那個。」

可欣:「哦,後來你也一起共過的那位?」她刻意調侃我。

我:「咳咳,鍵仔在這呢。注意點~ !」

可欣:「呵呵。」她向鍵仔吐了吐舌頭,看到這情景,我知道她心思一直都在我這,我可以放心讓她和大家一起玩了。

鍵仔:「沒關系,這是事實,我還沒想過要結婚,她要的太多了,我承受不了,隻能放手。」

我:「其實是你不願意讓自己的老婆和我們玩,過共妻生活才找的借口吧。」

我抓住機會反攻鍵仔,其實我們都知道他內心其實和我一樣自私和掙紮,對租借的姑娘毫無保留讓給兄弟玩,但私有的老婆,他就不能那麼灑脫咯。

鍵仔樣子有點急了:「才不是呢,我才29歲,離結婚還早著,不想被人約束。」

順道說下,鍵仔29,肥文30,我32,相差不大。

肥文又站到我們這邊來針對鍵仔:「她都答應婚後還和大家一起玩,也不介意你外面再找女人,何來約束,是你介意她和我們玩這點,才分的手吧。」

鍵仔:「哎呀都說多少次了,約束不單指的是性,還有生活、經濟和未來,還有可能出現的孩子。難道讓孩子也叫你們兩個作爹爹麼?」

肥文還搞笑說:「那麼叫幹爹總可以了吧?」

鍵仔:「我去你個肥文~ !」作勢打他,我們三人笑成一團。

可欣:「嗯,我聽懂了,沒責任你就可以讓對方隨便玩,但負起責任來你會很認真對待,你是個好男人。」

可欣是給鍵仔台階下,但也聽出鍵仔的真實心裏想法。

鍵仔:「謝謝可欣妹妹理解。」

可欣:「老公,你看我對你多好,沒強要你當我的男朋友,沒要你對我負責任,你可要知福哦~ !」她轉頭對我,又將我扯進入。

我:「身在福中怎會不知福,我又不是瞎子,我會好好陪著你,絕不讓你從我這溜走的。」

可欣:「呵呵,我也不會讓你跑掉的。」她還對我添了舔舌頭,一副癡女的樣子,被我們三人盡收眼底。

鍵仔這時突然反問:「那麼說來,華哥、可欣妹妹,你們確立這種情人關系,是不是就爲了大家出來和其他人玩更方便,不用對方負責,自己沒有負擔呢?」

這明顯是鍵仔向我報仇,順便引可欣表態。我會否認麼?不~ !

「我會尊重可欣的選擇,就如她選擇和我做情人一樣,她的生活,她的選擇,她開心就好。」

肥文這時也聽出鍵仔的意圖,又站到他那邊去:「可欣妹妹,華哥都說你開心就好,你會真的放下責任和負擔,和華哥玩的同時,也給自己預留了與別人享受刺激的機會麼?」

可欣眯起了眼,笑吟吟地說:「嘻嘻~ !那可得看心情,我可不是隨便和別人玩的哦,起碼要有華哥那樣優秀才會考慮。」

鍵仔:「哦,原來華哥和可欣妹妹下這麼一大盤棋,原來就是讓對方可以和其他人玩的空間,才確立的。」他眼睛也眯成一線,露出笑淫淫的表情。

肥文:「唉,反正不需爲對方負責,要是華哥和可欣妹妹能學鍵仔和晶晶那樣,大方地和我們一起玩,那該多幸福啊~ !」

這肥文,終于將今天的的重點接著鍵仔的話捅了出來,看來他也等了很久才說這句話的。

估計這時,才是今晚最關鍵的一刻,大家心裏都等待這可欣的回答。可欣咬了咬唇,那樣子好像真的在考慮一樣,但她下一句讓肥文和鍵仔都喜出望外。

「讓我和老公一起與文哥哥和鍵哥哥玩?……嗯……也不是不可以哦?」她一副少女表白,難爲情的樣子。

肥文爆發了,半個身子都彈了起來?「真的麼,可欣妹妹!!?」他好像隻要可欣一點頭,人就馬上跳過去。

鍵仔怕我拒絕,馬上對我說:「就知道華哥不會忘了兄弟~ !才下這麼一大盤棋~ !」

我隻是默默地微笑,不置可否,完全看可欣應對他們。

可欣:「呵~ 呵~ 呵~ !!看文哥哥口水都噴過來了,你有這麼性急麼?」下一刻,她馬上從少女表白,恢複原本調皮貪玩的樣子。

肥文:「不好意思~ !可欣妹妹,你可知道,我等你說這話等了兩年啊~ !能和你一起玩,我折壽30年都在所不惜~ !」色鬼的表白就是這麼直接了當。

可欣:「文哥哥,你誤會我意思咯,我說的是:不是不可以,但要還有考慮哦~ !隻是我沒杜絕和你們一起玩這可能性。」

肥文心急如焚:「30年都給你了,我今年快到30了,和你玩過以後直接變60歲,都一腳踏入鬼門關了,命都不要,你還考慮什麼啊?」

可欣:「你30年壽命先留著,到了適當的時候,我會告訴你的。」她一個鬼馬的笑容,還丟給肥文一個媚眼,全被我看到了。

鍵仔看肥文再這樣搞會壞事就出來調停:「跟我們一起玩,人家可欣妹妹又沒說不行,隻是先要考慮考慮,你也給妹妹點時間和我們相互了解,加深感情,這樣人家才會答應,對麼可欣妹妹?」

可欣:「嗯~ 嗯~ ,還是鍵仔哥哥懂我,今天我們剛認識不到兩小時,人家還沒準備好嘛,多見幾次面,說不定哪天,我會偷偷告訴你們喲~ !呵呵~ 」她最後一句話的語氣好像在和他們說悄悄話一樣,將他們的心都勾出來了。

鍵仔:「哇~ !受不了了~ !可欣妹子真懂誘惑男人,連我都被你說得上火了,一會兒得約個姑娘出來打一炮,不然一定自爆身亡。」

肥文這時冷靜下來:「對對,偷偷告訴我們,別讓華哥知道,最好和我們玩過以後再告訴他,饞死他。」他雖然看著可欣但眼睛餘光偷偷向我這邊瞄了一眼。

我:「那你們還得等等咯,這段時間得好好表現,若表現不好,說不定永遠都聽不到。」可欣一旁點頭附和並笑著。

肥文:「放心~ !可欣妹妹,哥哥爲你可以減壽30年,這決心到60歲都不會變,我還有30年機會爭取聽到你的首肯~ !」

鍵仔:「來日方長嘛,兩年都等了,今天得見妹妹也算天上注定的緣分,我相信我們最後能玩到一起的。」

可欣:「嗯嗯~ !其實我也很期待見識文哥哥的探囊神之手和鍵哥哥的鐵屌三寸舌,希望到時不會令我失望喔~ 」她又擺出一副挑逗的表情。

這時肥文迅速舉起雙手,中指和無名指並攏,做起快速扣動的姿勢,而鍵仔也伸出舌頭,挑動了十幾下。同時說:「我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還會讓你喜出望外呢~ !」

他們急色得不顧儀態,笑的我和可欣合不攏嘴。

鍵仔:「來,可欣妹妹,鍵哥哥先送你一件見面禮~ !希望你喜歡。」鍵仔收起玩笑的表情,拿出放在旁邊的一個禮盒,雙手了可欣。

可欣接過,鍵仔就說:「打開看看吧,看合不合意~ !」

盒子沒封,可欣揭開,原來是一瓶不知名的香水。

鍵仔:「這催情香水,是一個朋友在俄羅斯帶回來的,屬于新研發的無副作用的産品,隻流傳在俄國那些富人圈子裏,市面買不到的。可欣妹妹可以和華哥試試,希望對你們的生活有更高更強更刺激的幫助,順便說句,別都用完喔,留點和我們玩的時候用,嘻嘻~ !」

鍵仔真實不忘抽水,說句話還提著一起玩的事。

可欣:「謝謝鍵哥哥~ !我和老公用過後,告訴你們效果吧,我先收下咯。」

鍵仔和肥文滿心歡喜:「一定喔~ !下次一定要告訴我們~ !」聽美女說她的性生活,比直接看還多了幾分想象,我一聽就知道這是可欣勾引他們的招數。

輪到肥文了:「可欣妹妹,嘻嘻,我也有東西送給你,你和華哥一定喜歡的。」他也從旁邊拿了一小袋子出來,遞給可欣。

接過後可欣伸手拿出,原來是一套黑色蕾絲情趣內衣。

可欣還沒看它的款式肥文就主動介紹起來:「這是我一個朋友代理的優質品牌,前段時間我替他做了宣傳網頁和請模特給內衣拍了宣傳照,模特兒穿著非常性感,客戶也送我幾套,我感覺可欣妹妹穿起來效果一定比原來模特更好,所以就拿來送給妹妹你,看你喜不喜歡。」

見可欣拆開包裝,先拿出的是胸罩,肥文就介紹:「鏤空蕾絲設計,透明薄紗面料,三角型吊帶款式。」可欣一副歡喜的樣子,算是對肥文的一種恭維吧。

可欣放下內衣,拿出內褲欣賞,肥文又介紹:「蕾絲花邊,一字直線腰線,前後蝴蝶禮結裝飾,下面是T-back設計,還是開檔款式,方便幹活嘛~ !哈哈。」

說實在話,這些情趣內衣我這兩月給可欣買了不少,在家裏她也是天天穿著和我玩,現在她裏面那兩件也是,但多一件我也不介意,反正晚上回去後又多一樣樂子。

可欣:「呵呵,肥文哥哥這麼會玩,還特意選開擋的內褲,那和你拍照的模特豈不被你看得一清二楚?」她還特意舉起內褲,張開開檔的兩邊給肥文看。

肥文哈哈大笑:「哈哈,人家是用藝術的眼光去看待的。」

鍵仔:「你少來了,估計那個模特當天就被你吃了,還吵著不願意走呢。」

肥文:「喂,鍵仔,我可是很專業的,工作時間不搞私情,呵呵,不過你說對了,那模特兒到第二天才回家。」說完四人一陣淫笑。

這時我頭腦突然發熱,想到一個邪惡點子,心裏緊張著是否要實施,但最後還是沖動戰勝理智。

我:「老婆,人家鍵仔和肥文都送禮物給你了,你要不也送一件禮物給他們做還禮啊?」

我突然發問,他們三個都望著我,沒想到我也跟鍵仔和肥文打配合,兩個男人此時喜出望外,等著可欣表態。

而可欣先是看著我愣了0.5 秒,隨後立即懂事接過我的話:「嗯,可是我沒準備什麼像樣的禮物送給文哥哥和鍵哥哥,老公,你有什麼提議麼?」

我:「肥文送你的內衣這麼性感,要不你船上試試,看會不會比他家裏的模特兒穿的效果還要好?順便將換下來的內衣和內褲,送給肥文和鍵仔當見面禮。」

可欣一聽,立即會意,嘴角微微一笑,眼角露出淫邪的神色。

而兩個色狼聽到要換內衣,還要將現在穿的送給他們當回禮,心裏一時爽歪,沒想到幸福來得這麼容易,突然一陣莫名的興奮傳遞到腦海中。

「啊~ !老公好色色喔,要我在這換內衣褲,還要將換出來的送給兩位哥哥」誰都看得出來她扭扭捏捏的樣子哪兒是不肯,就等其他人加油添醋煽風點火,讓她『不好意思』『勉爲其難』地去做這樣羞恥的事。

鍵仔腦筋特靈光,可欣話音剛落他就接話了:「對~ !對~ !妹妹穿上一定比任何人都要好看一百倍,就依你華哥的意思,也算滿足我和肥文的心願,你就換上它們吧。」他知道今晚有沒好果子吃就看這回。

肥文:「可欣妹子,你現在不換,我和鍵仔今天晚上如何能入睡。」他一副受不了忍不住的急色表情。

可欣:「呵呵~ !就怕我換了,你們才不能安靜入睡呢~ !」

我:「禮尚往來嘛,你好意思讓他們空手而回麼,這不是相處之道哦。」輪到我露出貪玩和狡猾的表情了。

可欣:「哼~ !你們三個就知道一起欺負我……!」她拖長音一副委屈的樣子,但隨後又讓我們驚喜「不過……我喜歡……嘻嘻~ !!」

喜歡~ !欺負~ !三個一起~ !這三個詞加一起,又讓兩個色狼想入非非,遐想聯翩。

我:「那趕快到衛生間裏換吧。怕拖久了他們會憋死的。」兩人連忙點頭配合。

我以爲她會起來,誰知這時她說出了一句震驚所有人的話:「呵呵~ !好吧,我換,但我要在這裏換~ !」

我腦袋嗖的一聲~ !隨著她話音的飄入,頓時感到一陣騷麻。相信對面兩個也一樣感覺,果然他們聽得沒回過神來,張大嘴驚喜地望著可欣,滿心期待並想象著一會兒可能發生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