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風騷情人

7

我讓可欣坐到裡面去,我坐外面。

剛一坐下,他們就是巴拉巴拉一堆贊美的話,但肥文很識趣,完全沒有提起可欣以前的職業,和過去相見的經過,只是嘴上用盡好話,兩眼睛貪婪地在可欣裸露的肩膀和妖媚的樣子打扮上搜索並意淫著。我點過東西後,才有空加入話題圈。

肥文:「唉,真羨慕華哥,有這麼美艷絕倫的嫂子,這兩月的生活真是羨煞旁人啊,鍵仔跟我說起你找到了個固定女友,我就知道一定是個天香國色的大美女,不然也不會連續2 月不浦頭,今天一見果然比想象中還要美上一百倍。」

可欣:「呵呵,謝謝文哥誇獎,文哥外形也不差,衣著潮流得體,顯然是個有品位的成功人士,相信一定可以找個比我更好的女孩做你女人啊。」

「哪兒找~ !就算我有這本事,也沒遇到過比嫂子更漂亮的女人啊,今天一見過往所見的那些都成了庸姿俗粉,恐怕再沒今後泡妞的興趣了。」他終於忍不住開始直接嘗試與可欣調情。

可欣奇怪「為何見了我就沒興趣找女朋友了?」

「啊呀~ !因為再怎麼找,也是比不上嫂子,華哥有了你,我都不敢帶其他女孩出來見你們。一坐下光顏值和身材就立即比下去了。」

「哧~ !情人眼裡出西施,就怕你以後愛上某個女孩,眼中除了她,容不下其她女人,也會像你華哥那樣,躲在家裡快活。」她又調皮地把我扯進入。

一聽到可欣說在家裡快活,他腦袋中遐想聯翩,意淫的本質原形畢露。「啊~ !受不了啦,又一個女神墜入凡間,還到了兄弟的懷裡,真實羨慕嫉妒啊~ !」

我接話「呵呵,肥文,你說你嫂子美艷動人,那你心動了沒?」看他嘴刁,特意逗他一下。

肥文:「看華哥你得意的樣子,還耀武揚威,得意忘形。不過你還真有這資本,嫂子美艷不可方物我何止心動,簡直激(雞)動~ !」這話我一聽就懂,就是斯文流氓調戲女士的言辭,鍵仔甚至在旁邊偷偷笑起來。

在場哪個不是久經沙場的高手,誰都聽得懂話的另一層含義,就是赤裸裸的挑逗調戲。

只是可欣還要裝出一副『無知』的無辜樣子,不能由她來捅破這層道德外殼。她一副難為情的樣子「華哥老公,他激動了,你安撫安撫他。」

但我知道她刻意問我,就是試探我是否願意讓她出手。

我就說「肥文是對你激動,又不是對我,看來只能由你來安撫他。」

『你來安撫他』這話一出肥文大喜過望,幸福得接不過話來,沒想到我還主動配合,制造一種曖昧的語言氛圍,將美人送到這情景中來,而情境中的主角就是他和可欣。

不知可欣會如何『安撫』頓時一下反應不過來,呆在座位上,身上還有點兒發抖,旁邊的人不知他心裡意淫『安撫』一詞到什麼程度才會有此動作。

「文哥哥,我老公讓我來安撫你,你說需要怎安撫呢?」她故意將頭歪了15°看著肥文發問。

「我……我……需要……你……」緊張得說話都說不清,只能一字一字地吐出。

闖蕩風月場所多年的肥文,現在儼然變回了20出頭的青頭仔,對著心儀已久的女神言語刺激,已經分不清哪兒是現實哪兒是意淫。

好家伙~ !肥文心中想著的安撫一定是用可欣美麗動力的小嘴來棒自己的雞動減壓,或用濕潤的騷穴裡面的瓊漿澆濕自己的上火狀態。反正一定會發生點什麼色色的事。但他理智告訴他現在這場合不可能發生什麼,但心中憋了兩年的欲望到了引爆的一天,導火索就是剛才我的話,而火星正是可欣挑逗性的詢問。

他原本以為今天自己大膽挑逗美女,對方一定不好意思難為情,他喜歡看到對方羞澀的樣子來卻得精神上的滿足,沒想到對方反過來暴擊了自己,此時主動權開始轉移。

可欣一個鬼臉「你需要我……給你點一杯冰茶降降火,穩定情緒對吧~ !呵呵呵~ !」

說完全場一陣大笑,反而肥文囧在了當場,立刻降溫了~ !

鍵仔拍了拍肥文的肩膀「這下你真的激動了吧,哈哈哈哈~ !來~ !服務員~ !給一扎玫瑰冰茶~ !」遠處的服務員點頭收到

今天一見發現肥文還真不如鍵仔淡定,他也許比我們去桑拿酒店跑得更勤快,但在應付女性方面他卻是很初哥。

過了幾秒,他恢復了狀態自嘲地說「哈哈,嫂子真懂我,現在我最需要一杯冰茶了,最近我人真的燥火,說話夠嗆的,失了分寸,華哥和嫂子別介意哈~ !」

經過這次肥文他收斂起來,不再主動出擊,輪到鍵仔出場。

「唉,肥文兩年沒見嫂子,心中一直惦念,今天得見故人,思念之情洋溢於外,也是能理解的。」

這鍵仔,真是人如其名:賤仔

他表面上是給肥文台階,但實際是要提起兩年前的事,言下之意是直接用過去的事來套住凌可欣,讓她知道鍵仔和肥文清楚她以前在酒店當小姐,還和他們有一面之緣,降低她的道德門檻,這樣之後說話就更容易往更廣泛的話題帶。

人家肥文這麼色,都沒用這招,今天到現在沒提過可欣的過往,他反而迫不及待想敲定成果,將凌可欣往角落裡逼。

不過回想起,雖然鍵仔一直說肥文如何如何想念凌可欣,但一開始記起可欣的人正是鍵仔,只是他藏的比肥文更深,還拿肥文當擋箭牌。這小毒蛇,一見面還想了一套攻略,連我也利用上了,只是沒想到我一頭栽進去就沒出來,和可欣成了一對,打亂了他的如意算盤。

也許他心裡對可欣的渴望一點不比肥文少,甚至更陰暗更深刻。

以可欣level 應該馬上聽出他話裡的含義,之前肥文來電,她就心裡有底,知道過去肯定有見過這兩人,而且還是在酒店內選人的時候,只是時間太長自己不記得了他們的樣子。

但事實是事實,不是人家生安白造的事,做小姐的事她不能否認,這套是接定的。

「文哥哥是難得的性情中人,可欣妹妹由衷的欣賞你的性格,喜歡就表達出來,總比憋在心裡強,對嗎……文哥哥。」她接過鍵仔的話,一起給肥文找台階,以免尷尬。

一句句文哥哥,讓肥文耳朵都融化了,馬上恢復了自信「哈哈,嫂子真善解人意,不怪的我們華哥會被你迷得死死的,連兄弟都冷落了。今天得見真心佩服。」

可欣「是我被你們華哥迷得死死的才對,現在人身和心全部交給他了,可能以後長時間陪著他,還請兩位哥哥體諒。」

鍵仔「我懂~ !華哥的能力我們都清楚,他是我們三個中的殺手級人物,去過這麼多地方,沒有一個女人他搞不定的。但能讓他閉關兩月不見人的,嫂子你還是第一個,也許你和華哥真是天生一對,都是絕頂高手,相互吸引,今日重遇,真老天安排,實在難得。」

鍵仔的悶騷的流氓本質表露無疑,不單套了可欣,還將我們再場所有人的道德防線降低,直接說起過去的風流史。

我這時忍不住插話了「啊,鍵仔的意思是到今天為止,他還沒遇到對手。而我被老婆你搞定了。以後他就一個人獨孤求敗了。」你不要臉,那我也不用裝清高。

可欣和肥文聽到都一陣嗤笑。

鍵仔「哎呀~ !嫂子別聽華哥瞎扯,他的能力在我們風塵三俠裡是老大,號稱性斗士不死小強。」

可欣好奇地對著我問「哈~ !還有混到有稱號了啊?你還沒告訴過我。」

我「別聽他胡說,都我們自己喝了酒三個人瞎胡吹的。別當真。」

鍵仔「可不是胡吹~ !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長,這稱號是有根有據的。」

可欣:「我要聽我要聽,為什麼叫性斗士不死小強呢?」她太貪玩了。

鍵仔:「華哥是我們這裡打不死小強,『倒下去』總能『站起來』一次又一次從沒失敗過,簡直和聖斗士的五個小強一樣,目前還不知他能力底線,這都是和他玩過的女孩告訴我們的。所以就得到這稱號了。」他邊說邊用手示意『倒和立』,還可以透露出我們一同玩過很多女人。

可欣對著我:「呵呵,這稱號還真貼切,你的能量還真的無情無盡。」她看著我偷笑,投來調皮的眼神 。

我也只能「呵呵,你還不是一樣將我收服。」

鍵仔:「他的本事我就不介紹了,估計嫂子早領教過華哥的威力,深(身)有體會,嫂子日後一定會很幸(性)福的,呵呵。」他的言辭充滿性詞語,什麼日後,性福,都是綿裡藏針。

可欣:「嗯,這點我也能證實。那剛才你說你們都有各自的本事,鍵哥哥你和文哥哥的本領又是什麼呢?」她分別看了肥文和鍵仔的一眼,又是那種好奇的眼神。

鍵仔的降低道德門檻方法湊效了,話題逐漸往性方面延伸,引得可欣卻樂此不彼,繼續接話。

鍵仔:「肥文是我們的老二,號稱探囊取物神之手,他胖胖的肥手指頭送過不少姑娘上天堂,找G 點尤其准,兩指一伸,姑娘好像著了邪,之後完全被他控制,讓姑娘什麼時候到,姑娘就不會自己先到。他的絕技神乎其神,一次試過讓三個姑娘同時一起到達高潮,兩個使用手指弄上去的。其中有個姑娘後來回憶說,她願意無條件嫁給肥文,只因他的指法了得。」

可欣這時聽得入了戲,還融到他們的話題中去:「哇~ !文哥哥原來是個『心靈手巧』的細心人。這本事可了不得了,還不費精力,姑娘們遇到你一定爽死。老公,你要加油,虛心想文哥哥學習哦。」

我也之恩呵呵,畢竟人有所短,也各有所長。

肥文被可欣稱贊後自信滿滿,又恢復了眉飛色舞的狀態,開始奪回話語主動權,搶在鍵仔面前說話「別光聽他說,我也來說說,那個說要嫁給我的姑娘,在鍵仔面前說完這話之後就決定改嫁了,因為她遇到了更強大的鍵仔,她願意給鍵仔當免費性伴侶。」

可欣「哈哈~ !鍵哥哥,有什麼更強大的本事能讓姑娘說出這種羞恥話?還讓她改嫁給你?」

肥文:「他的本事比起我來才叫厲害,號稱鐵屌書生三寸舌,只要他不想射,任憑姑娘如何搞弄他都可以不出來,加上一條比陳老師還長的舌頭,簡直就是妖怪級人物。」

我也插嘴爆料:「是啊,鍵仔一次跟一個姑娘打賭,以一小時為限制,他躺著不動,任憑姑娘對他『施法』,若在限時間內讓鍵仔繳槍,算姑娘贏,嫖資翻倍,但若失敗出不了貨,算鍵仔贏,姑娘要免費到外面給鍵仔加餐。」

可欣:「那不用想都知道最後贏的一定是健哥哥咯?」

我:「最後鍵仔贏了,姑娘還很老實,下班後真的履行承諾,主動來電,免費給鍵仔加料服務。」

可欣「呵呵,啊~ !原來全是身懷絕技的情場高手,今天可算見到兩位大師級人物了。估計倒在你們手上的女孩沒一百都有五十咯~ ?」

鍵仔:「和華哥金槍不倒差遠了,他才是真正的真本領,超人耐力,有用不完的『精』力,我這只是體位問題,只要姑娘找准我位置,一樣10分鐘就被干掉,只是絕大部分姑娘都心浮氣躁,剛弄得我有點感覺卻換了方法,搞得溫度到不了生理沸點,所以一般最後贏的都是我。」

可欣:「嗯,我知道有些男人的敏感點需要不同的力度加速度,還要配合適合的松緊度和方位才能到達高潮,這樣本事的男人是最爽的,可以長時間浸淫在性興奮狀態當中,想射時又可以簡單地挪到自己的敏感性交方式上,讓自己到達高潮。那三寸舌又有什麼故事?」

我們三個聽可欣自己主動說出性經驗,也是不得不佩服她的見多識廣,都笑吟吟地看著她表示重視。

肥文:「這我來說吧,免得鍵仔自賣自誇。」

鍵仔:「剛還不是你和華哥強者爆我的料,我可沒打算這樣介紹我自己,說吧,看你怎描述。」

肥文:「他舌頭華哥那兒一樣,嫂子你也懂吧,華哥那兒是出奇的長又粗,而鍵仔也一樣,只不過是他的舌頭而已。當然指的不是絕對長度能和華哥的話兒比,是相比其他人的舌頭而言。他舌頭最長能舔到下巴的下方。不信你可以看看,他現場表演。」說完拍了下鍵仔,示意他配合自己的話。

鍵仔也有點小得意,畢竟這可以在可欣面前表現自己的『特長』也許會對美人留點好印象。隨即伸出了長而寬厚的舌頭,嚇了可欣一跳,他就像個長舌鬼一樣,低頭配合甚至可以點到他的喉嚨,舌苔上粗粗的坑坑窪窪,想像放進女人的陰道內摩擦,一定能制造不一樣的快感。

個個都是特異功能人士,全是性方面的變種人。這會兒輪到可欣看得睜大了眼睛,小嘴半張一副難以置信的吃驚樣子。

肥文接著說:「原本要嫁給我的那個『前妻』就是被他這舌頭勾走的,之後還陪了鍵仔一段時間,當然,鍵仔也知道他原本是我的『老婆』,他大方地和我一起分享,過了幾天共妻的生活,當起了共Q 黨員。」他說道老婆和前妻都用雙手打勾引號示意。

可欣:「你們還真是兄弟有褲衩一起穿,有這分享的習慣呢~ !」聽到共妻,她臉上微紅,誰都知道肥文話語中暗指的情景。

鍵仔:「你問問華哥,我們沒忘了他,他每次也有份參與,之前我們兄弟三人有福共享,每個玩得好的女人都介紹給兄弟們,讓一起體驗不同的妙處,直到嫂子你出現,他才露出自私的本性,將你藏了起來。本來好東西拿出來大家一起分享才是共贏嗎,大家都開心,嫂子你說對不對~ !」

這話劍指凌可欣,直接提出分享她來,換清白女子,一定一巴掌扇過去,但有鍵仔前期的鋪墊,現在話題進入帶點玩笑的成人環節,若發飆,人家還說你不能開玩笑一句就能帶過。這也算鍵仔的試探性進攻。

誰知可欣眼珠一轉,又露出一副曖昧的嫵媚表情「喲~ 你們華哥才捨不得將我吐出來呢,我早就是他肚子裡的一塊肉,你們想吃是吃不到的,不過看看嘛,我想我老公也不會介意。」

可欣現在也聽出了狀態,樣子好像完全投入到他們描述當中去,還參與了他們瓜分的提議,給了他們一點希望。

鍵仔:「華哥,嫂子都這樣說,讓我們看著,她不介意,你怎認為呢?」

肥文聽到鍵仔逼宮,也豎起耳朵想聽我的決定。

我現在看清鍵仔的算盤,他將話題引導至性方面後,不斷在可欣面前說起自己和肥文各自的本領,還將我也捧起來,他知道原本可欣對我有一定的了解,能和我搞在一起,多少是因為我的性本事,而現在告訴可欣,他們也不必我差,而且各有特點,若可欣內心稍微有點騷浪,一定會被他們的特點吸引,也許還會讓可欣對產生各種想象的空間。層層鋪墊,給美人種下誘惑的種子。

但我也一直配合著他的方法,畢竟這時我早下決定,讓可欣和我都能愉悅地享受新的方式帶來的刺激。明明知道是套,也主動往裡面跳。

我露出一絲淫笑,看看可欣後,又看了肥文和鍵仔:「她說只讓你們看看,我是不介意的,但只能光看看……,你們介意麼?」我用一種挑逗式的語氣反問他們。

皮球又落到他們手裡,說介意,有可能連看都不能看了。而不介意,那就只能看看咯。我反正不介意。

這話引起可欣一陣嗤笑,之後鍵仔和肥文也明白人,知道我是想保持一種若有若無的氛圍,懂事地配合笑場,將這問題模糊過去了。

就這樣,卡座裡四個人的話題全部圍繞著共同的愛好——『性』開展的,基本是過去的風流史加油添醋變成桌面上的用餐故事,有的吹噓,有的是事實,還相互交流性知識和姿勢,氣氛十分淫靡。

見可欣在這話題上越談越深入,甚至說起兩月來我和她的經歷來,各種場景的活動,聽得肥文和鍵仔淫心大動,佩服我們的膽量和執行力,恨不得配合內容而當場擼管助興。

一輪又一輪的聊天談性,男人女人都盡情盡興,雙方的隔閡已經沒有一開始見面那種陌生和拘謹,反而以為『性』拉近了大家的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