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風騷情人

6

我拿起電話,看著來電顯示,正顯示是那色鬼胖子肥文,我沒立即點擊接聽,而是往下身望去。

我雄武的大肉棒前端,一張稚嫩粉紅的小嘴正包裹著我巨大的龜頭,來回在棒身上下吸吮,玉白修長的五指配合著嘴部動作,在套弄肉棒的下半部分,另一手的五指輕輕撫摸著肉棒下方兩顆雞蛋般大小的精囊蛋蛋,就像自己親生兒子一樣撫握在掌心中。

可欣閉著眼,正在賣力地幫我口交,來回報我剛才性交中給予她的3 次高潮。

看著伊人對我無限的熱情,再看看手機裏那位狼友兩年來一直在膨脹的欲望,心中突然覺得五味雜陳,我是否應該接電話呢?

接,意味著多少要滿足肥豬文的欲望,雖然隔著沒接通的電話,我也能感受那欲望能通過信號來到我耳邊,面對他如此強烈的欲望隻有可欣才能滿足,可是,這對可欣和我的關系帶來影響麼?她還會這樣一直在我身邊當我的情人麼?我會因此失去她麼?種種不確定的可能性鋪天蓋地進入我腦海。

還是不接?那以後不會再有肥文這狼兄弟,那心底深處那深綠色的人性陰暗面如何得以滿足?將手掌的肉交出去和別人一起分享那刺激感想想都感到酸爽,那是我三十多歲從未曾接觸過的禁地領域,一旦開啓,無法自拔。

一邊是深綠的人性在刺激大腦,一邊是個人貪婪的占有欲作祟,此刻我心中沒有確切的答案,隻是拿著手機靜靜地看著兩頭。

這時,可欣發現我的異常行爲,她吐出肉棒,擡頭望著我「嗯?誰打來啊?怎一直不接,又不掛掉?」

我看著她說「呵呵,這來電是一個兩年前就想日你,到現在還念念不忘的人。」

她一聽不單沒發怒或害羞,反而臉上又出現那調皮貪玩的神色:「啊?你還有這樣的朋友,怎一直不告訴我?」

「呵呵,這段時間和你玩瘋了,忘了他們存在。」

「還他們呢,嗯~ !我大約知道怎麼一回事了,可是,對方想日我想了兩年,怪可憐的喔,我有點好奇這是個怎樣的人。」

我郁悶她怎將我的話聽成一個人想日她想了兩年,但無所謂了。

「那你想不想見見他?看看這人的廬山面目?」我嘗試著問可欣的態度,也許她的態度決定了我的選擇。

她想了幾秒「嗯……他是你的朋友,也許有其他事來找你也不一定喔,先別想到我這來,我一直都聽你的,見不見你做主就好,你放心,本小姐可不是隨便能被其他人日的喔。」

她沒第一時間拒絕,同時還找借口慫恿我接電話,說明她心中有可乘之機,也許我做一次安排,就能打開人生新的體驗。

這時精蟲咬了大腦一口,神經連著手指,一沖動就點了接聽,我隻好將手機拉倒耳邊。

「肥文~ !」

「華哥~ !好久沒聽到你聲音啦~ !」

「不好意思哦,剛才在衛生間,現在才接你電話。」

「哎呀~ !什麼話,我們不需要爲這些小事情道歉的。啊~ !對了華哥,聽說你最近泡了個很正點的馬子哦~ !」他迫不及待,開門見山問我淩可欣的事。

「呵呵,鍵仔跟你說了吧?」我知道他能來電,一定知道是淩可欣,那個讓他嘴饞了兩年的美人。

「呵呵呵,華哥,你鬼馬~ !好東西自己一個人留著吃,讓兄弟我看著眼饞,你真忍心我們哦……!?」

「哈~ !那個鍵仔,這麼不能守秘密。沒錯啦~ !我正在和她交往,這段時間是培養感情的時間,所以才沒陪你們玩,看看哪天咱三個出來聚聚?」

「華哥,你以前是個直男,一直有啥說啥,怎和美女一起卻變彎了,說話還繞著我,你知道我想啥的啊?你懂我的啊?」

畢竟一起兩年多的東遊經曆,好歹也是個一路同道的夥伴,想起過往種種歡樂的笑聲,我心軟了。

「嗯,肥文啊,我懂你,你也懂我,我們三個沒啥秘密,過去是,現在也是,這樣好了,我問問她,如同意,下次我們見面也讓你們認識認識。」我邊說邊摸著可欣的頭,她聽到後鬼馬地笑了笑,伸出右手給我撫摸肉棒,以免冷卻下來。

「華哥~ !兄弟我懂~ !我不要求多,隻要見見心中女神就心滿意足了,畢竟兩年了,她還一直印在我心裏,就算隻是一次聊天聚會,也能滿足我的內心渴望。」他裝摸做樣的話語,換別人一定信以爲真,可是我很清楚他內心的想法,老鼠得了芝士一定會想喝牛奶的。

「我先提醒,她現在是正經女孩,你千萬不能帶過去的有色眼睛看人啊。」我說這話同時看著可欣,她知道我話裏的含義,用手指用力捏了我肉棒一下。

「我一定保證不會讓你難做的,要是感覺嫂子有絲毫不悅,我一定適可而止。」

「那你等我安排,再電話咯。」

「華哥真兄弟也,對了,兄弟我也有新鮮事和你商量,下次見面一起細聊吧。」說完各自道別掛機。

我聽出他說話一直華哥前華哥後,有點不舒服,因我們這裏有句俗話,哥前哥後三分險,這次聚會不知會遇到多大風險?

放下手機,可欣就主動問「你決定啦?」

「還沒問你呢,他色鬼附體,精蟲上身,說見不到你會自爆而亡,我有好生之德,所以勉爲其難,來征詢你的意見,是否救他一命。」

她被我逗樂了「撲哧~ !呵呵呵~ !他真這麼說?」

「逗你的,但他之前一直有說能日到你短命30年也願意,能玩到你身上的一部分可折陽壽10年,我怕他見不到你會失望而自裁。」

「喔?哪一部分?」她樣子好像很認真,還追問哪部分,說明人已進入了幻想狀態,看來這騷貨聽著有其他人對她意淫,自己就先自嗨起來。她陰部貼著我腳趾,此時滲出絲絲的蜜汁,粘到我的腳面上。

「呵呵,我剛說,他能玩到你身上任何一部分都可折壽~ !你看看你樣子,騷得逼水直流,你真有這麼饑渴麼?」

「你冤枉我……!人家是幻想一個男人可爲一個見過一面的女人能做出這樣大的癡心,堅持兩年一直有增無減,難道這不是一見鍾情麼?」她一副急急的樣子。

「他對你一見鍾情是肯定的,就怕你也一樣,會對對方鍾情,到時我的心肝寶貝就落到壞人手裏了。」我歪著嘴裝生氣。

「呵呵呵……,看你認真的樣子~ !你怕了吧?吃醋了吧?要是你對我不好,不能滿足我性欲,也許我真的會落到別人手裏,而且還是主動落呢~ !哪怕對方是個『壞人』。」她爬到了我跟前,和我面對面,雙眼對望。

這時她的樣子很可愛,一副小女孩要玩耍,又要人關注的神態,對我連續的調皮話,讓我又好笑又無耐,也許真的不該將這掌中寶心中肉端出來被別人分享。我知道她在逗我,但我實在無法接話,就換真話模式討論。

「嘿,說真的,可欣,他就是你所說的那種難纏的人,要是這次見面了,他會一直糾纏著你不放。你想清楚咯。」

「再難纏也有你擋著,大不了從此不見唄,他是你朋友,你怕他見不著我,會纏你吧。」可欣可不笨,一聽就聽出我真正的難處。

「畢竟年紀大了,能說話的好朋友逐漸少,也就這一兩個玩的比較近些,若真的如此,我也無可奈何,兩邊我都不想失去,尤其是你。」

「嗯,那既然如此,我多少給點甜頭他,吊著他胃口,讓他生也不得死也不得,即不能得逞也不會毀了你和他的關系。如何?」

「喔?你這麼有把握?」

「呵呵,本小姐禦男無數,有的連衣服都不用脫,就讓對方自動說送一半身家給我,你看我表演就好,不過也許過程中也許會吃點小虧,讓他得點好處,你介意麼?」

「隻要不違反我們簽訂的情人條約內容,我可以試試新玩法,就當多了個人參與情景模擬角色扮演。」

「嗯~ !壞壞老公,你果然有綠帽情結,不過每個男人多少都會有,也不怪你。」

「啊~ !你這麼清楚男人的心思?」我小吃一驚,可欣這奇女子真不簡單,也許之前看漏眼了。

「當然了,我還知道,在生活中給我們舔點綠色滋潤下,會有更大的激情呢,你就等著享受吧,也算我對你一直一來努力討好我,天天讓我高潮的回報。」

「什麼話嘛,我讓你高潮,你回報我綠帽。」我嘴上說不,但心裏極度認同可欣的話。

「老公~ !與其讓我和其他陌生的男人給你帶,不如和你熟悉的人帶,那境界可不是普通性高潮可能比的喔~ !」

「你的邏輯真無法擊破。」

「再說,以後時間長了,你還不是一樣會嘗試其他新鮮的女人,就當我先一步嘗鮮。這頂自己給朋友帶的綠帽多少可受控制,還能清楚過程的每個細節,足以上你high到天上去。」

「那真是辛苦你了,老婆仔。以後的尺度就拜托你自己控制了。」

「不~ !老公,尺度要你控制,這樣你才能從我這裏得到最大的刺激和快感。」她好像才是這方面的專家,難道她有這方面經驗?

「你好像很懂得綠色情調哦,我如何掌握你的程度?」

「很簡單,每次都你一起參與進來,就當我是你的遙控性愛機器人,一切行爲都必須得到你同意才進行,這樣的效果最好。若不能一起進行,就盡可能每次都錄影,回來和你一起回味品鑒,找出改進或收斂的部分,下次再反複修正。」

「很有道理,聽著都覺得爽,我會配合的。」我手在她翹臀上來回掃蕩。

「反正寶貝老公你記住一點,我絕不會破壞我們之間的條約,這是我玩的底線。你能接受麼?」

「這兩月一直都你配合我的性幻想,各種道具各種服裝,還有情景模擬活動,你沒有一次退縮,全部完成,這次你的提議,我也一定努力嘗試,但我真的怕在過程中會後悔,那時後,你能剎得住車麼?」

「我是爲你才這樣做的,有你這根大肉棒天天插進來,不斷給我制造高潮,我早就滿足了,其他男人在我眼中早就如同草木。不要給自己太多的心裏壓力,放松好好享受就好。請相信我,若你哪次哪天覺得受不了,請一定告訴我,我們馬上回到現在這種生活裏來。好麼?」

「有你這麼說,我就釋然了。」

我們連個說到這,其實也有點小激動,身體微微顫抖著,赤裸相擁一起,再次進入今天的肉戲環節。

下定決心後,我相繼撥通肥文和鍵仔的電話,約了見面地點和時間,他們聽後歡天喜地地道謝,還說要帶見面禮給她,不知這兩個色鬼會耍些什麼鬼點子在她身上呢?搞得我也滿心期待。

可欣很貪玩,每次有新鮮玩意,她都顯得特別好奇和專注,往往還帶著自己的想法加入進來,之前簽約就是,過去做小姐也是,現在的綠帽玩法也是,這就是我兩個月以來對她的了解,你不讓她試試,她心裏肯定會更想嘗試的。

我最終選擇了接受這綠色的玩法,因爲我相信了一樣事情:也許綠色才是人類心中潛藏的性本源,可能源自于人類最早期的母系氏族,那時整個地球植被覆蓋一片綠油油,女人不屬于任何男人,每個男人都能成爲女人逼裏的客人,一個上完另一個接著來,這種基因一直潛藏在人類的血液裏。

現在性解放,很多人都解開了心扉,看到內心深處那塊原始禁地,不信你看色城爲何用綠色底闆做論壇主要色調,難道隻因爲保護各位擼民的眼睛麼?不,更多的是因爲綠色才是性的本原色,他們看到了,我也看到了,你呢?

今天要見兩個傾慕者,可欣花了超過一小時來打扮自己,長長的卷發盤在一邊,雙眼塗了濃濃的眼妝,在細長的睫毛襯托下多了幾分妖媚,臉部隻是沒有抹粉底,她本來皮膚就很細嫩柔滑而且有光澤,隻是唇部塗上閃彩唇膏,將整個畫面提升一個檔次。

衣服她挑了一件白色露肩鈎花鏤空荷葉邊一字領T 恤,誘人的鎖骨完全在衣服的襯托下顯得格外性感,胸前兩排鏤空雕花設計的空隙中,隱約能透露出身體內部的春光,反正不難看到裏面的內衣款式,而今天她偏偏選了一件黑色的情趣內衣,透明的玻璃薄紗質料,蕾絲花邊,內衣無法遮擋咪咪頭的顔色,有心從不同角度偷窺,應能看到兩點粉嫩的嫣紅藏在衣服中間的兩邊。

下身是一條22公分長的黑色蛋糕荷葉邊超短裙,一共兩層葉,從肚臍位開始一直到大腿根部,隻能勉強能遮住三角區,但一旦活動幅度稍大立即走光,裏面那條蕾絲花邊的三角T 褲就暴露在視線前。而可欣很大方得打底褲也省了,將兩條115cm 的無暇玉腿完全暴露出來,沒穿絲襪,腳上穿一雙8cm 高的銀邊網紗高跟鞋目的是襯托這條短群的誘人效果。

本想給她裏面塞一隻跳蛋的,但怕她今天心情愉悅,淫水流個不停,沒見到人,就被其他人發現流到腿上的騷水,心軟饒了她。

加上閃亮的項鏈耳環手腳環等飾品,現在她整個造型已經不像現實中的人,更像從電腦畫面裏蹦出來的無暇美女。光樣子連我看了心都在怦怦跳,可以想象一會兒他們見到可欣估計眼珠都突出來,尤其肥文。

見面的地點是市內『綠陰閣』負一層角落的一個包廂卡座,我可以選這地方,不單因爲名字,還有這裏色調偏暗,地方寬敞,而且設計私密,每個卡座間都有高大的植物和木飾件隔斷,不是刻意偷窺,其他客人一般看不到包廂內的活動,而且是角落位置,除了服務生,我還真的不擔心有人能看到裏面的情況。

我們開車到達後,從電梯門出來,就看見肥文和鍵仔,他們早已到達,可想而知他們是多期盼這今天的聚會。肥文坐在卡座的裏頭,也是整個大廳的最角樓,而鍵仔坐在他旁邊,留出背對大廳的兩個空位給我們。

一路走過去,他們也發現我們到來,兩人四雙眼睛瞪得大大,直勾勾地盯著我身邊的美女淩可欣,嘴巴半張,一副驚歎的樣子,估計口水也快流出來了。可欣眯著彎彎的眼睛,對著他們兩露出調皮的微笑,輕輕點頭示意打招呼,肥文急忙起身伸手示意歡迎「啊,華哥~ !你們來了,」

我刻意觀察了可欣一眼,隻見她嘴角輕微露出一絲輕佻的微笑。這有點像之前遇到一些傾慕者時她的神色,伴隨微笑的是一種自信的虛榮同時掛在臉上。

我主動向可欣引薦,先是肥文「這位是劉英文,我們一直叫他肥文。」

可欣上下迅速掃了他一眼,肥文真可用潮肥圓來形容他,172cm 身高,面圓、脖子圓、胸圓肚子圓,手腳手指都圓,但他不土,穿著還聽潮流的,一副廣告行業人員的前衛造型。

「文哥哥~ 你好。」她用一種玩味的語調,一聽就專門用來誘惑人,給人下藥的。

「嘻嘻~ !這位驚爲天人的美人一定是嫂子了,果然名不虛傳,你好~ !你好~ !」肥文色迷迷的眼睛流露出他心中的欲望,衣服餓狼裝綿羊的樣子,一看就懂。

「呵呵,謝謝你的誇獎。」

我繼續介紹「這位張安健,我們叫他鍵仔。」

鍵仔很懂禮貌,見面後馬上還禮「HI,美人,又見面了~ !」可欣上次K 房裏見過鍵仔,兩人有點頭之交,還玩過大話骰,喝了幾杯,也算泛泛之交。

「哦~ !原來你是子華的朋友,不怪的那天我能和他見面了,說起來,我和子華能有緣重見走在一起,還是靠你拉的線,是我們兩個的月老啊。今天幸會咯~ !」

「哪裏哪裏,能成人之美,是我積德才對,啊~ !我們別站著說話,華哥~ !嫂子~ !請裏面坐。」

我心中呵呵,他哪兒是拉我和你的線,完全是通過我來得到分享你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