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風騷情人

4

如果將舔陰比喻成更深層次的接吻,我認爲也不爲過,一樣是唇,一個在明處,一個在陰處;上面有舌頭,下面有陰蒂和小陰唇,也就是我們說的豆豆和內陰;接吻可以交換唾液,而舔陰可以多一樣淫液品嘗;接吻女的要面對男性胡須或須根,而舔陰著男性要面對女性的陰毛或剃光後長出來的毛根。

但最大不同的是,舔陰能讓女性到達高潮,遠比接吻容易。俗話說陰道連著女人的心,控制了她的陰道,幾乎等于控制她的欲望,以後她將被欲望牽著走。

隻是傳統觀念的男性會認爲髒啊,下賤啊,沒面子啊什麼的,但你想想女性爲你口交時給你帶來的快感,調換位置代入你給她舔陰一樣會給她帶來另類的快感。而且是她身邊很多男性都不能給的快感,那意味著你比其他男性對她而言更有吸引力。

不是每個女人我都會給她舔陰,隻有那些尤其出衆的天姿國色,才能讓我有舔陰的沖動,例如眼前這位淩可欣小姐。

我的舌頭就如以爲勤勞的『礦工』,每次進入淩可欣這『礦洞』耕作,上上下下攪動翻滾,一定會帶出晶瑩剔透的淫水作爲這『礦工』的報酬,而幾乎每一滴辛苦挖掘出來的淫水全部吸進我貪婪的無底嘴巴中,作爲這次美味大餐的餐前飲料,腸道愉快地吸收著她分泌出來的人體精華。

經過持續十幾分鍾的挖掘,她從開始輕微的抖動,已經進入到現在大動作的身體左右抽動,甚至有幾次翻側,被我用力搬回來,擺好姿勢,繼續深入挖掘。而由于激烈的顫動,不少淫水打濕了幾乎半張床單,從床單沾染程度看,估計能透到下面的床墊裏去也說不定。

我覺得現在的我就像個貪婪的矮人,發現一個采之不盡的寶石礦洞,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嗯……嗯……哦……嗯……噢噢喔……嗯……別……嗯……再如點」

「啊……啊……啊……啊啊……啊……酸……噢~ !好酸……別別別……啊啊啊啊啊啊啊……!」

「呃……呃……呃……呃……額……額……啊啊啊啊……」她的叫聲此起彼伏,一聲還比一聲高,時而輕吟,時而尖銳,甚至連續升調,時而發出長長的顫音。

我的舌頭就如收音機的調頻器一樣,開始發現可以控制這人肉播音機的頻率和聲調,我後悔沒打開手機錄音功能,將這十幾分鍾她的淫叫錄下來,光聽就感到很酸爽,也許將來發給肥仔文,也夠他擼一管用。

而在我在忘情地瘋狂吸吮時,突然地,她大叫一聲,雙腳掌用力一蹭,屁股及肚子部分激動地彈了起來,停留在半空中,陰部如水管爆裂般井噴出大量騷尿和淫水的混合液,彈起時全身隻考雙肩和腳掌的力氣支撐,空中抖動幾秒下,隨後又落下,突然再發力彈起,如此重複5 到6 次,每次彈起都伴隨著失身般的尖叫,和洪水量的噴射。

經過三次打量的噴發,她的體液徹底將我的床單和床墊打的濕透,騷水甚至噴到房門口,還有液體經過井噴,大面積揮灑到我的衣櫃門上,當然,我是首當其沖被澆了個全身濕透,頭發想剛洗完頭一樣,全是她的騷味。

激情過後她整個人軟癱在『水床』上,頭發全沾濕了結成一道一道的,一開始是全身痙攣,隨後恢複過程中手腳偶爾還神經性般抽動,雙眼失神後的一絲縫隙中隻看到白眼球部分,小嘴不停喘氣,隱約發出嬰兒搬的呢喃,陰唇中還留有一小口,隱約看到一張一合地將身體中剩餘的存量幾滴幾滴繼續噴出。

畫面太美了,她在享受高潮失去神智,本能地挪動的姿勢實在誘人,我不忍不住趁她失神暈眩期間,沖到客廳拿過手機,回房間內,將她失神後到恢複期間的過程錄下,還給了幾個面部和陰部的特寫,以後留作紀念,看她的樣子是不會知道我做了這舉動的。

關掉錄影後,我沒打算讓她就這樣從巔峰落回原地,在她還沒完全回複神智時,將她雙腿重新張開,擺好M 型的姿勢,我掏出那忍耐已久,蓄勢待發,吐著淫液的『火龍』,對準那剛剛『挖空』水簾洞,一龜頭紮了下去,有如龍歸巢穴,直接戳進它的老家底部。

她原本身體在逐漸平複,眼睛萌萌松松準備蘇醒,而突入起來的重複沖擊,從底部重新刺激她全身的細胞。

面對我對她高潮後的再次回爐沖刺,可欣雙手緊緊抓住頭後側的床單,臉上帶著紅暈,一邊張嘴發出陣陣嬌喘,一邊用一種真摯的眼神望著我,眼皮一眨不眨的,那神情就如初步萌生愛情的懷春少女與人生第一個男人交合的那種至誠的托付。

她讓我想起我和我的初戀經曆人生第一次的情景,她們都用著同樣的炙熱眼光來看我。

從剛才插入到現在,體位交配進行越十多分鍾,她除了嬌喘與叫床聲,沒有發出其他任何語言,然而就在這時,她忽然伸出雙手做出要抱抱的動作:「我要你吻我~ !」

我伸手將她環腰抱起,此時她整個人懸空,雙手從伸過我後肩緊摟著我的後背,雙腿死死盤繞我的腰部,我利用她身體的重量和我雙腿的伸彈動作的相互作用力,繼續兩人的交合行爲。

當然,最關鍵是,我們又深深地吻到了一起,貪婪的舌頭又發現新的礦藏,這次不一樣的是,礦藏還有另外一位『礦工』,兩個礦工同時勞作,相互挖掘對方口腔中的秘寶。

過程中我還偷偷睜眼偷看她,但發現她在閉眼感受,眼角微彎,一副陶醉甜蜜的樣子。

其實從剛才舔陰開始,經過視覺味覺感覺聽覺嗅覺五感的刺激,我的肉棒已經嚴重充血,在可欣噴射時差點想插入她體內射精,隻是因爲她太美的緣故,不由得拿起手機拍攝,讓肉棒稍微冷卻,正式插入後經過也有十多分鍾的沖刺,此刻已是臨界點,也不管著能否讓她再次到高潮,精關抖動,雙眼發紅,眼看就要發射。

肉貼肉,身連身,我陰莖一點的微小變化,可欣立即感受到,這時她識趣地離開我的嘴巴對我說「沒關系的,射到裏面來。」

我有點小激動,估計臉都發紅了,強忍著即將爆發能量說「連續……兩天都射你裏面……你不怕懷上……我的孩子麼?」

「是你的……我不怕~ 」聲音輕柔,沒有絲毫造作,但說完好像有點害羞地躲開我的眼神,臉上的蘋果肌微微泛紅。

哪個男人會不想內射自己搞的女人,辛苦泡,努力搞,不都爲最後這下,不戴套、內射,都是男人心裏低處最根本的欲望。

雖然我經曆不少風塵女子,知道她們一般會爲了男人盡興,特意說這些話刺激男人的聽覺和腦部感覺,讓他們盡情射精。但她沒有像其他女人那樣誇張地說什麼『射進來吧,我要懷你的寶寶』、『我要給你生娃』等歡場成語,而是像一個少女一樣溫柔地給男人鼓勵和放松。

我此時此刻,相信她說的是真的。

終于沒有負擔,松開精關,精子大軍通過早已發紫的龜頭舒暢地噴射,全軍幾十億士兵,在將近一分鍾的總攻行動中,全體攻入可欣的皇宮之中,連後援部隊也一一抵達,最後用龜頭頂著宮門口,杜絕逃兵出現的可能性。

而我此刻也進入忘我的境界,整個人感到萬籟俱寂,五感頓失,自己好像化爲一刻精子,也一同融化到那美妙的仙境異地中去。

不知保持了多長時間,感官才逐漸恢複,發現兩人還保持著剛才噴射前的動作,死死相擁,下體還緊密黏在一起,此時有種如連體人一樣的感覺,好像皮膚都分不清那部分是誰的一樣。

肉棒還沒軟下來,繼續以充血的狀態留著可欣肉壺內,雙方依然能感受對方內在的溫度和濕潤感。

雙方身上和頭發都黏糊糊的,床單幾乎沒有幹淨的部分,周圍但透露一種淫浪的氛圍。

良久,她忽然對我要求「剛才主菜吃完了,一起去洗個雙人洗浴吧,也算是今天最後一到甜品。」

于是我抽離了她的身體,她立即用手捂著自己的下陰,避免精液流出,跟著我一起進入主臥的衛生間後才坐到馬桶上,用手擠壓小腹和挖進陰道,做清理工作。

而我用這段時間在浴缸裏放水調溫,同時用噴淋簡單沖走身上穢物,看差不多了,就先躺入浴缸中等她。不一會兒她也簡單清洗後,一同踏進浴缸中,和我進行雙人熱水泡澡。

我原本想讓她躺到我身上,從後面抱著她,誰知她偏喜歡趴到我身上,下巴壓在我胸膛前,雙乳抵著我的小腹,手伸到我背部和腰部摟緊,正面對著我。浴缸水面隻露出她頭部下巴上方部位,和兩個後面圓翹的屁股的突出部分。兩人就這樣泡在溫暖的熱水裏,相互依偎對望著。

「你現在在想什麼?」她突然問我。

「沒想什麼,就是放松啊~ !在享受著和你一起的美好時光。」

「還說沒想什麼?肉棒又硬起來了,它現在頂著我的肚子呢。」

「呵呵,對不起喔,因爲你太誘人了,我不能自拔。」我順手將它撥到一邊去,但被她阻止了。

「別壓抑自己喲……嘻嘻~ !」她樣子很調皮。

「不壓抑它的話,現在還想要進入你的身體,還是讓它一邊涼快好些。不然連續三次內射,估計夠你懷上三胞胎。」

「還能來?……你太厲害了吧……,很多過了三十的人,每周1-2 次腰就發酸,腎虛無力,沒想到你昨天射進去這麼多,今天比昨天射的量還要多的多,現在還想要~ !」

「我可不是其他男人哦。我身體還保持著25歲時的活力,24小時內3 、4 次沒問題,對手是你可以來個5 、6 次。」

「真是個棒棒的男人,也許你不信,你是爲數不多能讓我順利到達高潮的男人之一,也是唯一一個可以短時間內讓我連續兩次高潮的人。」

「你不是哄我開心吧,我有這麼厲害?我記得你以前應該見過不少厲害人物才對啊。」我話語間嘗試將話題引向她的過去。

「我說的是真的,信不信由你,其實之前見你那時,我也隻不過貪玩去當起小姐而已,還沒做夠半年,又不是太缺錢花,不是每個人我都跟他出台的,還得看我感覺順不順眼。」

「哦~ ,我還記得你跟我說過,你沒當多長時間。後來再去找你,你卻不在了,電話也停機。」其實是肥文去的,我借用他的經曆,但說心裏話,就算回到過去,也許我還會第二次點她。

「在那兒工作想包養我的男人多了去,身份地位一個比一個高,隻是沒幾個能讓我心動的,但一個比一個難纏,混得實在沒辦法,隻好人間蒸發了一段時間。」

「哦?那這段時間你都去哪兒了,怎這麼有緣,昨晚上能再次遇到你?」我順著她的話,繼續發問去了解她。

「之前工作期間除了你,其實還有一個能讓我心動的男生,他還是個研究生,嘿~ !我在你面前說其他男人的事,是不是不太好啊?你介意麼?」

「不啊~ !怎會介意呢?我對你的事情蠻感興趣的,畢竟你親身的真實經曆,也算是我人生的一段見聞。」

「喔~ 那就好,就怕有些自尊心特別高的人,受不了胯下女人當自己面說其其他男人的事。」

「不會啦,我不是其他男人嘛。」

「呵呵,那我繼續講咯,他蠻英俊的,又有風度,當時和他幾個生意夥伴一起過來,就這樣認識,他答應養我,後來陪完你的第二天,就辭職跟他走了,這兩年基本和他在一起,但前段時間,發現他外面還有女人,于是我們就這麼結束了。後來搬到之前的一個姐妹那兒住,說來也巧,就在這樓盤附近的一個電梯公寓,所以剛才你告我地址,一會兒就來了。昨晚就是她帶我去的,說讓我重新找男人照顧,誰知遇到了你。就這樣,我這兩年的故事說完了。你信麼?嘻嘻~ !」

「幹嘛不信,關鍵是現在抱著你的是我,這才是故事的重點。喲~ !你幹嘛?」她說完故事,就用右手握住我的肉棒,上下來回輕輕套弄,突然而來的快感讓我吃了一小驚。

「讓你熱熱身,色鬼,你不是說要天天日我麼,現在我人來了,你不會就這樣放我走吧?」

「當然不會,美人在懷,人間幾回,人生苦短,當及時行樂。」

「呀,還念起詩來,說白了還不是滿腦子色色的想法,呵呵。」

「額,色色的當然有,換哪個正常的男性,隻要看到你,一定想色色的東西,這是改變不了的事實。但我對你除了色色的事情外,還有其他更豐富的想象,例如,希望知道你是一個怎樣的人。」

「那你覺得我是個怎樣的女人?」

我立即意識到,這問題很重要,回答不好也許會前功盡棄。

「你和我一樣,都是感性的性情中人,會對人一見鍾情的那種。」我狡猾地避開了敏感的部分,例如她的過去。

「哦~ ,原來這樣,那麼你相信一見鍾情麼?」

「我一直跟著感覺走,自己問心無愧。」

「嗯?那你怎看待我的過去,在那種地方認識,又在今天這地方交織一起,我想聽聽你的看法。」沒想到她咬著不放,想探聽我內心的想法,直接開門見山問我。

「職業無分貴賤,那隻是一種服務行業而已,那時,你提供的是自己的服務,又不是自己的感情,工作是工作,你還是你,兩者無關。那時,我可以當作一次享受服務,隻用身體享受,而現在,因爲感覺而走到一起,超越了身體,是用心感受。今天我約的是淩可欣,又不是要你的服務,性質完全不同。」

「嗯,算你過了第三關啦。」

「啊~ !還有關要過啊?那我什麼時候才能得到你?能天天日你啊?」

「子華哥哥,你別急,聽我說,你說的沒錯,我是個感性的人,也許和你也一樣,但我更是個貪玩又講求質量的人,不是隨隨便便哪個阿貓阿狗都可以和我玩的,你也許某些優點合我心意,但要我放心和你長期建立玩伴關系,那我還要考慮很多東西啊」

「我也不小了,今年24歲,如你所知,我經曆過不少男人,也經曆過多段坎坷無果的感情,現在我不敢再相信男人的承諾,隻相信自己的感覺和相信自己看見的的東西,你給我的感覺確實不錯,體力技巧都很棒,能讓我快樂,但這種感覺我太熟悉了,我不想再次受傷,因爲每當我愛上一人,開始依賴他,相信他,之後他對我造成的傷害就會更大。」

她的語氣非常真摯,完全沒有演戲的成分,我相信這是她的心裏話。我默默地輕撫她的後背,繼續耐心聆聽著。

她接著說「所以,我不想當那個天天在家裏你的女人,隻想當那個你有需要隨傳隨到給你日的情人,我們能互相滿足對方就夠了。你不必對我承諾和負責,我也沒必要對你忠誠和依賴,讓這份美好感覺一直延續下去,你同意麼?」

看來她早已聽出我對她有收攬的意思,特意用一番話給我打預防針,免得我心多,給兩人的關系蒙上一層多餘的心思。

「你放心,可欣,我不是其他男人,不會像你過去那些男人一樣樣,玩膩外面找新的女人,將家裏依附終身的女人拋棄。因爲我不相信婚姻制度,更是個自由主義者,我這輩子都不會對一個女人承諾終生,和現在的你一樣,隻想靠著感覺過日子。」

「如果這是你的真心話,恭喜你~ !那第四關你也過了~ !你正式成爲我淩可欣的情夫。」她熱情地親了我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