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風騷情人

3

剛回到家,我首先拿出她留給我的蕾絲網紗內褲和文胸,又輕輕吸了一口,才用保鮮袋封裝好,放到冰箱內下層內,安放妥當才洗澡睡覺補眠。

這補充說下我們三人每周組織東莞南海活動,前兩年去得比較頻密,幾乎每周一次,而且絕對不點8 字頭以下的女孩,光一年花在嫖資上就將近6 萬。

以前總覺得外面花花世界,每樣事物都異常精彩,總有自己意想不到的發現和喜悅。但日子長了,經曆多了,發現其實大部分的事與物內在都是一樣的,隻不過有不同表現的外殼而已,自己空虛的靈魂總需要找自己的依托,誰都不例外。

經曆幾年下來,找姑娘排洩這機械運動已經滿足不了我,就算夜總會裏坐台姑娘的奉承也覺得逐漸乏味,人逐漸成熟,追求的不再隻停留在物質和身體的快樂上,對「東遊」的興趣逐漸淡薄,反而有時去夜店與姑娘調情比單純的交易更有快感。

經曆昨晚重操淩可欣,讓我更明白自己的需求——我不單要她的人,還要她的心~ !還有以後泡妞,隻泡最好的女人,而且要連人帶心一起泡~ !這是一覺醒來,自己頓悟的目標。

看了時間,原來過了中午12點,看來昨晚激情過後,消耗不少體力,肚子還打鼓,剛想出去吃飯,拿起手機看看微信,想知道鍵仔和肥文的「東遊」行程進展如何。(我們3 個組了一個群叫『風塵三俠』裏面經常發些激情的視頻和圖片,大多都是我們幾個『過程』中的偷拍或錄影,這樣可以知道狼友點的妹子值不值得自己複灼,同時還會在上面邀約行程。)

誰知幾條微信中,其中一條刺激著我的眼球。一條發自可欣和我兩人好友組裏的語音:

「我又餓了,你那兒有吃的沒?」聲音銷魂蝕骨,充滿挑逗意味。

一語雙關,看得我內心産生一陣莫名的「雞」動。她真餓要吃飯,幹嘛要找我,找我才能吃的,一定是隻有我才能提供的食材——『大雞巴肉棒』。

她真的有這麼饑渴麼?昨晚碰面二話沒說就要我幹她,完事還主動留電話,而且兩年前看到我的名字還能記得住,不簡單啊~ !她究竟是個怎樣的人?淫蕩癡女?還是性愛上癮?這一切的謎底,還得多次交往才能解開。

自己送上門的美肉,哪有錯過的色狼。而且還是個國色天香的女人,我當然抓住機會,打鐵趁熱,因爲她身邊一定不缺提供『大雞巴肉棒』這菜色的男性,也許她發這微信同時還給其他男人一並發了,自己在等收網也不一定。

看時間是半小時之前發的,心涼了半截,希望不會被其他男人捷足先登了吧,抱著試試看的心態給她回複,心想就算今天沒戲,能預約也不錯。

平時都是『食客』預約『餐廳』,現在變成『餐廳』約『食客』,真是供求關系決定主動權啊。

給她回了條語音「我剛睡醒,才看到你的微信,來我這吧,應該夠你吃飽的。」

放下手機,剛去刷牙洗臉,沒五分鍾出來,就見她回了「那我換衣服就過來,你住哪兒?要是不方便,可以去外面喲。」

我知道她言下之意是想打聽下我這的情況,沒有第三者如老婆女友室友一類的在場。或者怕我住的地方環境不行,掃她興緻。

我再回「我家地址在xx路上的xx花園xx閣xx樓01房,110 ㎡,環境不錯的,不比外面酒店房間差,沒其他人打擾,你放心來就好,需要我開車去接你麼?」

「不用你麻煩啦~ ,我就在附近,自己過來就好。」

「哦啦,那好吧,我家裏等你。」

剛隨便吃點東西,門鈴就響了,接過話筒一聽,正是淩可欣,于是開門讓她上來。

現在是正午一點,陽光明媚,一開門我才算真正看清楚她的樣貌。今天她換了一身造型,和昨天晚上撫媚風騷完全大有不同,藍色的超短齊B 熱褲,上身粉色圖彩貼身T 恤,白花花的長腿隻穿了牛仔布運動鞋,加上單肩休閑背包、帶著大墨鏡、唇部淡彩妝,給人一身活力動感的打扮,一種超然脫俗的清新感覺。

哇,真是美呆了,我心裏這麼想著,嘴巴卻說不出話來。

「怎麼啦?不請我進入,見到後悔了?」她撥下墨鏡用媚眼看著我,裝出一副無辜的樣子。

我吞了吞口水「不不不~ !歡迎~ !歡迎~ !隻是被你迷住了,來不及反應。」我如實回答,伸手做出邀請。

她進門後脫了鞋,光著腳就在屋裏東走走西看看,打量著一會兒『戰場』的環境。我一直跟在她身邊給她介紹寓所功能和用途等等。

「不錯喲~ ,幹淨整潔,寬敞明亮又舒適,裝修風格還挺有品位嘛,看來你很懂享受生活喔。」

「呵呵,謝謝誇獎,隻要你喜歡就好,這房子平日都我一個人住,難得還有人會欣賞,你就當自己家就好。」

她觀察完畢,轉身笑著對我說:「呵呵,好了,算你過第二關,這裏我挺滿意的,那我就當是我家咯。嘻嘻~ 」

「啊,對了,你吃了東西沒?」我想起現在時間,可能她真有可能空著肚子。

「嗯~ ,隻吃了點甜食,還沒飽呢~ ,要不,你下面給我吃,好麼?」她左手勾搭著我的肩膀。

「噢,那你等會,我這就去做面條。」我聽出她話中有另一層意思,雖然說去做面條,但我沒走,反而雙手環抱著她。

「怎了嘛……?你不是說,下面給我吃麼?」她鬼馬地看著我。

「呵呵,下面早就準備好了,你隨時可以開動。」大肉棒從她手搭上我一刻就有反應,隔著睡褲,搭起一個高大的帳篷。

「呀~ !」她一陣『驚喜』看著突然出現頂著她的第三隻手。

她用手輕輕來回撫摸我下身,連兩顆蛋蛋的位置也沒漏,力度輕柔適度,讓我感到一陣飄然。

「讓我看看你下面是不是真的準備好了,哇~ !還是超大分量哦……!呵呵。」不是我自誇,我的弟弟在黃種人裏面算天賦異稟,莖部直徑超過5cm ,冠狀體約5.5cm 寬,圓月彎刀形狀,拉直有19cm,即使按歐美人的標準也算少見。

說完,她跪到我跟前,雙手退下我的睡褲和內褲,一條巨龍一下彈出,她雙手輕輕碰住,不停地摩擦愛撫。我沒說話,隻是靜靜地享受她的服務。

「嗯,狀態不錯喲,龜頭布滿了前列腺液,就算主菜的醬汁好了,我不客氣啦,開動咯~ 」話音未落,就埋頭向我下身,張嘴就把這繃緊充血的雞巴給含了進去。肉棒周圍處傳來一陣舒緩感,我感到下身進入一個暖洋洋的潮濕地帶。

從龜頭帶的麻蘇感讓全身的肌肉很放松,一緊一松一深一淺讓龜頭的刺激逐漸升溫。感覺她的舌頭在我肉棒底部來回攪動,而上下唇肉也不停運作,時而吸允,時而松緊。

她的服務對我很受用,見到美女含雞巴也能給身體帶來無限舒適,逐漸放心,也不理會她的動作,閉著眼睛靜靜的靠在旁邊沙發背後,盡情放松身體享受美人的服務。

由于我雞巴早已進入狀態,又漲又長,在她口腔內隻能容得下我半根肉棒,可是美女好像爲了討好我似的,逐漸一點一點地把粗漲的雞巴往裏小嘴裏塞,可任她怎麼塞雞巴就是隻進去一點,雞巴的半根棒身還在口腔外。

她吐出了雞巴後張了張嘴,吸了一口氣後,把嘴巴張得最大限度,用手抓住棒身把粘滿津液的雞巴扶正,美女的頭部徐徐的向前伸,把津液閃閃的雞巴再次含入嘴中。

整個過程我都是閉上眼睛,這一次的感覺到雞巴進入到了一個全新空間,像是碰到了一個肉塊,喉嚨裏的肉塊應該是喉結了。想不到可欣這麼賣力的舔弄竟然玩起了深喉交。

肉棒被狹窄的喉嚨關節包得緊緊的,猶如有個有力的小手緊緊的抓住,而龜頭頂住在喉結上,也如一塊軟組織按摩著,這種快感真的讓我有洩精感覺。

因爲雞巴頂在喉結上,對于我來說是很舒服的事,可對于可欣來說就很辛苦了,那種喉嚨發癢幹嘔的感覺頓感而生,美女忍受不住忙吐出雞巴嘔吐了起來,肉棒離她的臉頰不到十公分,而雞巴上面掛滿了濃濃的吐液。

「呃……!你的肉棒太大了,我咽不下去,不然給你來次真正的深喉交,肉棒貼著我的喉管進出,有夠你爽的。咳………」可欣幹嘔著,雙眼布滿血絲看著我。

光聽她的言語想象可能出現的情況,差點射出來,這女人太會玩了。

我睜開眼,雙手輕撫她的臉蛋安慰她「你總能讓我感到驚歎~ !剛才是我怎麼多年經曆最刺激的一次口交。」

「來,到沙發上坐好,我要繼續吃大餐。」可欣這次讓我坐到沙發上張開雙腿,她跪伏在前,面對她的是一根通紅瑩亮的大肉棒。

沒多餘的言語,用手輕撫幾下,擺動好方位,她就將我的肉棒含入口中,小紅舌在口腔中還不斷的在棒身上來回擠壓舔弄,這次她並沒有再玩深喉了,隻是把雞巴吐出再含入,吐出再含入,這樣吞吐雞巴加上口水的潤滑,整個大廳裏響起來了『漬……漬……漬……』的肉棒吞吐協奏曲。

「噢……好舒服喔……你舌頭還會打轉……太棒了……」我忍不住開始贊歎她的口技。

隨後她不斷地吸允,持續十幾分鍾,我的感覺同時在不斷地飆升,逐漸到達峰值,爆發的臨界點。快感和激情充斥,我雙手抓住美女的頭,按自己高潮的節奏不停擺動,她也不介意我用力擺弄她的頭,當她的嘴巴是肉穴一樣抽動,還努力配合著我的速度擺動著,加速我的高潮到來。

「繼續……就是這裏……別停……啊……嗷……哈……哈」在可欣的努力下,終于噴發出來,擠壓的壓力得到施放,我也舒了一口氣。

我雙手還緊緊壓著她的頭,導緻剛才噴射時她無法脫離肉棒的射擊,足足30秒的連續灌輸,上百毫升的精液全部湧進她的口腔中,她不敢在我射精的時候吞咽,怕嗆到自己無法呼吸。

而我肉棒粗大,占滿她絕大部分的容量,雖然兩邊嘴角擠壓滲出不少,但大部分的精連同肉棒都積在她的嘴裏,臉部弄得鼓鼓的,像鼓起腮子一樣。我看著她嘴角的精液一滴一滴不停地滲出,沿著嘴落到地上,眼睛幽怨地看著我,那樣子可愛極了。

射精後歇息了有兩分鍾,我才松開手,她才得以緩慢將我肉棒退出嘴巴,而嘴裏還含著滿滿的一口腔精液。她忽然一仰頭,連續幾下吞咽,將口中所有精液全吞進胃部。

「咳咳……咳咳……啊,你的好稠,我感到還有粘在喉嚨和喉管裏,給我水~ 咳咳~ 」

我立即沖到冰箱,拿出瓶裝水遞給她。咕嚕~ 咕嚕~ ,連續幾下沖洗,才得以恢複過來。

「這下你吃飽沒?」我得以地問她,我堅信這精液量的能量和蛋白,足夠她一天消耗。

「呵呵,剛才吃的隻是頭盤開胃菜,還有主菜和甜食沒上呢。」誰知她恢複過來後,立即變回那風騷得意的樣子。

「哈哈,你胃口挺大的,這麼能吃?!」

「別以爲這麼快就能滿足我。剛才基本是你在爽,現在也該換我咯,你說是吧?嗯~ ?」

「好你個淩可欣~ !老子今天豁出去了,就算精盡人亡,也要喂飽你。」說著說著感到狀態又漸漸回來了,既然她對我挑撥宣戰,我沒有不應戰的道理。

見我想沖過來抱住她,她輕輕地將我推開,然後轉身彎著腰翹起圓臀,還用手拍了兩下,側臉挑逗我。說「這次是下面那張嘴要吃哦,別搞錯了。」

她這動作我實在受不了,完美的身材,挑逗人性的身體部位突顯在我眼前,一股刺激感覺傳全身。

「嗷~ !!!我不可能搞錯的美女~ !」說完沖過去將她整個抱起(還好我挺壯的,180cm86kg ,平時有健身,不然也抱不起這177cm 的美女)直接往主臥室裏送。

一路上她在我懷裏嗤笑著,雙手環抱我後頸,看到我抱她去主臥就問「你這麼猴急,不用先洗洗麼?」

我斬釘截鐵地回答「你剛才還不是將我沒洗的肉棒正跟吞下了麼?現在輪到我服務你,怎敢要你去洗洗。再說,新鮮的主菜,要原汁原味才香~ !」

「哈哈哈哈~ 看來你和我一樣都重口味啊,臭味相連。」

「我這就要聞聞,你到底有多『臭』」我邊說邊拔光她的衣物,沒幾下就將她脫光光的,白花花的美肉全部盡顯眼底。

被脫光後,她沒像其她女孩那樣捂著自己重要部位,反而M 字型長開長腿,左手倒V 字型撐開外陰唇,右手撥弄自己的豆豆,趁我脫衣服的時候,大門對我敞開,盡情自慰起來,樣子極盡淫蕩,開始用放浪的聲調緩緩歡叫「嗯……嗯……噢……噓……喔……」

我也沒有像其他色狼一樣,看到美女直接插入開波,隻是一邊用手套弄自己的肉棒給自己熱身,一邊欣賞她忘情的表演,因爲我知道女性能高潮,很大程度取決于之前戲和調情。她如能自己先自慰想象,這再好不過。

「可欣的味道好淫靡啊……」我深吸一口氣低下頭,挺著一根兇巴巴勃起的陽具跪在她雙腿間雙目噴火的盯著她的陰戶看,還同時用兩隻母指撥弄她泥濘一般的外陰唇。

在近距離在她性器官外不到十公分的距離觀察,陰戶整個都濕的不象話,強烈的淫靡氣味撲鼻而來,刺激的感官讓我血脈僨張,連續地吞咽著口水。

她的陰毛也都濕得黏成了一片粘在她的小腹下邊,看得我雙目噴火的強行的把她的雙腿給分得更開後就跪在了那不斷向外冒著淫水的兩腿間,伸出暴漲的大陽具垂直在她的陰戶上方不斷上下晃動點頭,一滴滴前列腺液從我陽具的馬眼中湧出,滴落在她的內陰唇周圍,龜頭起來時還和她的淫水粘連一到絲線,同時滋潤著這片肥沃的田地。

隻見她那因爲發情而充血腫起的陰蒂正濕濕的發亮著,好像專門爲了勾引我情欲一般,大小陰唇也因爲充血而向兩邊翻開,那讓人瘋狂的陰道口就這樣完全被暴露在我的眼前,我雙目報以炙熱的目光注視著。

由于可欣陰道早已出了大量的淫水,騷水緩緩流出的陰道口,再順著洞口流往在下面那同樣是粉紅色的屁眼,經過屁眼後逐漸把她屁股下面的床單給弄的濕透,面積越來越大。

「哇,全是最頂級的粉紅色唇肉,粉嫩粉嫩的看起來好誘人啊~ !」我好像在鑒賞一件食材一樣,品味著她的性器官。

我不知她如何保養得這麼好,尤其當過小姐,加上她這樣淫蕩的性格,房事一定不會少,但粉嫩的唇肉貨真價實就擺在我眼前,我隻有報以贊歎的份。

「呵……啊……你不想……嘗嘗那裏什麼……滋味麼?」她目光迷離地看我的同時,臉上終于掛起一道嫣紅,表明她身體開始進入狀態,輕輕發出點點的嬌喘聲。

「正有此意,多汁騷水粉鮑魚,香噴噴的主菜,那麼我不客氣,要開動咯~ 」我學著她給我口交前的語氣來回答她。

伸出我深紅色的長舌,舌尖對準她陰唇和屁眼中的會陰位置點去,然後用整片舌面上最大的範圍從會陰開始由下而上整塊舌頭緊緊貼在她的花瓣上。

當舌尖點到會陰處,她身體好像觸電一般打了一個激靈,而當我舌頭填滿內外兩片陰唇時,她再次湧出大量的淫水,有的甚至直接流入我嘴中,我沒有避開,繼續緩慢挪動舌頭,貼著陰唇肉往上左右挪動,一直到我的上唇包裹了她的陰蒂,也就是她的豆豆。

我盡量張開嘴巴,下唇抵著會陰,上唇裹著陰蒂,嘴唇緊緊貼住她的外陰唇,舌頭在她內陰唇內上下來回吸舔,逗得她一陣陣的激靈不斷,騷水蜂擁而來,不少還由我的嘴角濺出,塗撒在我臉上和鼻子外頭。

這次輪到她雙手抱著我的頭,「噢……噢……噢……噢……不要……那不……呀……呀~ !啊……!」忘情的歡叫聲隨著我舌頭攪動的節奏,一字一字地從騷嘴中蹦出,在我看來,好像是我的舌頭動作在控制她的淫叫聲一樣。

我發現她會陰處和陰蒂相對比較敏感,每次觸碰,她身體總有感覺,于是我舌頭上下來回的幅度更大,務求同時從兩個地方給她帶來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