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風騷情人

2

火熱而又濕潤的蜜屄甬道壁將我的肉棒緊緊夾住,感覺爽到天上去,操弄著這國色天香的美女,這可是可遇不可求的貨色,也許一輩子也不會碰到幾回。

我雙手也沒閑著,同時扒開她連衣裙,這時她整套貼身衣物只懸掛在腰部,胸前僅存的蕾絲文胸也被我一併扒下,兩顆肉蛋立馬彈了出來,被我抓在手中不停捏揉玩耍,兩顆乳房圓潤又有彈性,外形類似明日花綺羅的胸部,圓而挺,初步感覺有D+或E-的水準,反正一個乳房我一手掌抓不全,像她這樣高又苗條的女性,能有D杯算很難得了。

雙手玩弄她的雙峰同時,我下體開始緩慢的活塞運動,肉棒在她的騷穴內來回前後進進出出,由於我莖部粗大,佔滿了她整個陰道壁,每次出入,一定連同她稚嫩鮮紅的花瓣肉一起翻出,雙方生殖器官內每一條神經,都能充分感受對方帶來的刺激。

她開始咬著下唇,閉著雙眼,開始感受我來來回回不停的衝擊,而我的動作逐漸由慢到加快抽插的速度,她漸漸地隨著我活塞動作的節奏發出,「嗯……嗯……喔……啊~!」的聲音,樣子好像很享受。

其實這時候的我沒有太多的想法,就是將最激情的動作全都用到下半身去,用熱情去俘虜胯下的美女。

「啊……啊……啊……噢……噢,好棒……頂到了……你頂到最裡面了……好棒……!」她隨著我的節奏發出讚歎。

我邊操她邊揉捏她臀部,「美女,你太正點了……臀部彈性是我操過……的女性中最棒的,真希望以後天天都能不停地操你……!」

「是麼~?……你再試試……感受下,啊……啊……我還有……更棒的地方呢!啊……!」

這一說,下面肉棒能感到她柔軟的花徑內壁不斷擴張收縮,原來她一直在我運動同時,也在用密肉吸吮著我的肉棒,把肉棒舔吸得又酥又癢,若不是我多年風塵場所練就的一身功底,估計早就繳槍卸貨了。

哇~!太正點了~!會「內功」的女人,我才意識到,這女人的蜜穴就是我肉身和靈魂的居所,我希望將整個人都傾注到那肉壺裡去。

「噢~!!好舒服~你真是個極品尤物~!吼~!來~!屁股再翹點~!」

我用手輕輕拍她屁股,她就順著我又將屁股往上翹,讓我更舒服地耕耘這片水田。

無限的歡愉,時間不知知不覺十分鐘過去了……二十分鐘過去了。

廁所裡的交媾聲先從「啪~!啪~!啪~!」到現在「啪漬~!啪漬~!~啪漬~!」

她下面的淫水好像關不住一樣流出,滋潤著我們兩,就如潤滑油在機器引擎中一樣,讓活塞動力更澎湃,摩擦更暢順。說是淫水也不儘然,翻出嫩唇肉時,還帶有白色的泡沫狀物,我知道這是女性在性興奮時是會有分泌物,這說明她確實進入狀態了。

不多久她突然「哦……哦……呀~!……噢~!……再用力點~!」

「嗯?你要這樣麼~?」我加重力度,甚至踮起了腳去,用力推頂。

「啊……啊……對了!……就是這裡……你頂到了!噢……!」

「爽麼!」

「嗯!……聽好了!……今天……如果……你能讓我爽暈了……以後天天給你操!」

「哦?……是麼……你再說一次?……是真的麼?」

「你如讓我今天爽暈了……以後……我這身體……天天讓你……操……!」

「好!你就準備以後天天給我操吧~!」

我聽到她的話,刺激著我的神經,我沒多餘的動作,每一次衝擊,都帶著我全部生命的力量,一直用最原始的動力去回應她的要求。

我不知她剛說的話只是為了刺激我高潮,想讓我給她高潮,還是她真心話。因為一般交歡時說的話就如酒後言歡一樣,雙方都不必當真,歡場無真言嘛。

這話若換其他女的說,我不會有感覺,但話在她口中說出,確確實實刺激到我了,起碼這一刻我將她的承諾當真了,於是拼出老命,獻出我最大的能耐,去讓她快樂。

「啊……呦……呀呀……啊……爽死我……啊……親愛的……啊啊啊……快到了~!」

我的努力終於有了成果,她言語中已經開始失去理智,有點迷糊亂。

突然間,我下半身感到一陣抖動,陰戶內的腔璧急遽的收縮。我意識到,她要來了~!

她隨即發出「啊……!!啊……!」綿長大叫的聲,整個人緊繃起來,渾身顫抖打起了哆嗦,雙膝都彎蜷起來了,愛液從蜜屄中狂瀉而出,她潮吹了。淫水像水閘放水一樣濺滿在我和她下方周圍,一塌糊塗。

她隨著高潮的衝擊,整個人都軟綿綿地依賴在我身上,我雙手抱緊了她,讓雙方感受這美妙的一刻。

但只過了一小會兒,我又繼續開始了活塞運動,因為剛才我感覺也快要出來了,只是一直為了得到美女的許諾,一直強忍著,現在她已經泄了,我可以用盡全身的力氣盡情地衝刺著。

沒十多下,突然龜頭一酸,整根命根子發出強烈的刺信號,澆灌我全身,接著就是一股接一股的精液狂潮,不停往她肉壺裡灌去~!

「呲~!呲~!呲~!」

一波又一波的液體通過輸精管,從龜頭馬眼處射擊,我是踮起了腳,龜頭抵著她的子宮口,所有的精子大軍無一例外,全部沖進子宮中,而她的子宮照單全收。

受到我滾燙熱辣的新鮮精液澆灌,她同時間歡愉地叫了起來「啊啊啊~!要穿了……啊啊……你射穿我了……!啊啊啊啊啊~!……呀……!」最後的聲音只剩尖叫。

隨著精液的撞擊,她竟然再一次痙攣起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短短的幾分鐘內經歷了雙重高潮。

灌了整整半分鐘,我長舒一口氣「喔……」整個射精過程才告一段落。

我將她反轉過來,發現她臉上潮紅還未退去,雙眼迷濛著,特別迷人,她小嘴還張著在輕輕地嬌喘吐氣,我再次將嘴唇堵了過去,和她深深地吻合一起。從正面抱著並擁吻她,還能隱隱約約感到她還在顫動,這也許是高潮的餘韻,特別可愛。

由於剛才轉身時,我肉棒從她體內抽出,精液隨即混合著她的分泌物和淫水一起流了出來。一部分墜落到地上,而另一部分沿著雙腿內側沾染了她兩邊的絲襪和落下的T-Back內褲。

她回過神來捏了我的胸膛肉一下,「你真是的~!」

「我是什麼?」

「敢不戴套和一個陌生女人做愛,你不怕我有病麼?」

我心想,你還不是敢不戴套和陌生男子做愛,還內射呢,雖然我們2年前交易過,但畢竟這麼長時間,雙方對對方都不知底細,你就不怕我有病?但對著美女,,怎可能這麼直接說出心裡話,還是哄著她才有好果子吃。

「你迷得我暈乎乎的,就是射完立即死,我也要幹~!」

果然,好話誰都愛聽。

「呵呵,你真是我的冤家,這都被我們再碰見了。」

「你比之前美多了,美得人神魂顛倒。」我撥弄著她的波浪長髮。

「喲,真的麼,希望不是你刷嘴皮子,而是你心裡話,不管是什麼,我聽了很高興。」

說完還主動親了我的臉蛋一下,加重這話語的分量。

「啊,對了,你剛才說的話,是真的麼?」我雙手抱緊了她。

「呵呵,我剛才說什麼了?」

她轉著眼珠,一副鬼鬼的樣子。

「額,你說的,今天讓你爽了,你以後天天給我操。我可是當真了,剛才才會拼了老命來伺候你的。」順手用力捏了她屁股肉一下。

「你真的希望我天天陪你操逼麼?不是一夜情玩玩就ByeBye?」

「啊~!你這麼正點,我怎捨得一次就放過你。如果要在這加個數字,我希望一萬次以後我們才結束。」

「呵呵呵~!一萬次,就算你身體棒,我們天天操,能操幾十年呢。你少來了,估計過幾天你看膩我了,就隨便找個理由說ByeBye了。」

「以後的事我不知太多,我只知道我現在的腦袋裡50%裝的都是你。」

「喔~!那另一半是什麼?」

她露出很好奇的樣子,我知道我的話題套住她了。

「另一半就是我的~大~肉~棒~,我還想操你。」

「去你的,想天天操我,哪有這麼便宜,可我說的是真話,不過真要我天天給你日,那你還得每天多努力,這次算你第一關及格,但哪天不及格了,我變臉不認帳可比外面的音樂節奏還快喔~」她還給我一個誘惑的眼色。

「那是你說過的,天天給我操,這裡面有兩個天字,怎樣說起碼也得操兩天啊~對吧?」

「嗯啦,不用玩文字遊戲,拿你電話來,我留我號碼給你,想操我的時候就提前預約,姐我可是很忙的唷……」她語調有一種異常的誘惑味道。

「呵呵,我知道,我們的關係不肯只建立在這一兩次的性交高潮之上,反正水滴成川,總有一天,我會操到你離不開我為止。」說完立馬拿出手機交到她手上。

她嗤笑著並迅速點了她的號碼,並撥打一遍,之後還給我加了她的微信,建了一個只有我和她兩個人的群組。

我拿回手機後,想拉起褲子整理衣裝,誰知她伸手阻止了我,我不解看著她,她卻又給我一個新驚喜。

「等等,別著急,還有甜品沒上呢。」

說完就蹲了下去,張開玉嘴,一口包裹我那開始軟化的命根子。

哇~!突入而來的加餐快感,大半根肉棒沒入她嘴裡,立即感受到溫暖潮濕的口腔溫度,還有那挪動的唇肉,攪動的舌頭,幾樣元素就如不同口味的甜品一同蹦到我的腦部,同時她蹲著吸吮肉棒的清理動作,還刺激著我的眼球。觀感,快感,體感,肉感意外地交雜到一起。

可惜感覺剛到沸點,肉棒再次回復狀態時,她卻退了出來,離開我站起開始整理她自己的衣裝。

由於這廁所內清潔身體不方便,這只是她好心幫我的一次事後清理而已,免得我雞雞還粘著她的淫水回家,她想得很周到,也許是之前工作的習慣也不一定。

「哎呀,內褲和絲襪都被騷水打得濕透不能穿了,呵呵,上面還不少你的精液呢。」

她乾脆脫下T-Back和絲襪,拿起遞到我面前,宣示剛才我們連個合演的好戲有多刺激。

看著那兩條可憐犧牲的內褲和絲襪,我突然有了想法,「你不穿,不如送給我,我留作紀念,再見到你之前,我可以聞聞上面的騷味,望梅止渴。」

「呀~你有夠變態的,但我喜歡~呵呵~就送給你吧。」說著就遞了給我。

我接過後,深深地捂在鼻子上深吸了一口,才放入口袋,她看著我的動作,笑得樂了開懷。

見我這般著迷她,她乾脆一不做二不休,連蕾絲內衣也脫下遞給我手裡。

「這也算獎勵你今天的努力。」

文胸輕如薄紗,蕾絲網紗,上面也是濕濕的沾有她的香汗,拿著在手,心想,若鍵仔跟肥文說起今天的事,我將內衣內褲和絲襪送給肥文,他豈不得激動死?

我笑著聞了吻她的文胸,然後折疊放入褲袋,這幾件可是今晚的重要戰利品。

不一會兒,雙方都整理好妝容,她拿起手袋解開了廁所門鎖。

一看,果然不出所料,剛一打開廁所門,外面幾個色迷迷的男士早就貼在門外,打聽著裡面的戰況。幾個對她有想法的男生看到她拉我進廁所時,就自動集結在門外留意著裡面的一舉一動。雖然房間內有吵雜的音樂,而剛才她忘情的叫聲,他們聽得非常清楚,若不是有其他女生在場,也許會有人掏出雞吧打起手槍來。

群狼不約而同對著美女有的吹起了口哨,有的「嗷嗚~!」直接扮狼叫,美女低著頭側身從人群中穿了出去,而我緊隨其後保護著她。

我看看現在的她,雖然將貼身的連身吊帶短裙穿著身上,可裡面上下都是真空,薄薄的連衣裙衣料緊貼性感的酮體,上身兩顆小葡萄透過布料突顯出來,而下面由於沒內褲的遮掩,黑森林區域的顏色在裙子緊貼的部位也有明顯的色差。

而她下體也只是用衛生紙稍稍擦了下,修長的雙腿內側還能隱約看到「特殊液體」流過的痕跡。稍微有點淩亂的頭髮,配合紅暈未散的臉色,一看就知道剛經歷過高潮。這樣的她,全身上下都散發著性愛的信號,比起剛才更多了好幾分特殊的性誘惑。

難怪惹得群狼發騷吼叫,他們沒有直接抓住美女推入廁所,就地正法她,已經算是最大限度地克制了自己了,回頭一想也覺得剛才其實很驚險。

出來後,約她出來的朋友,就是鍵仔的女同事,已經在外面等候,我和她相互打量了幾眼,相互點頭示好,她也是個美女級的貨色,正所謂物以類聚,美女和美女做朋友。兩人嘻嘻哈哈說了幾句,就牽著手準備離開了。

這時,我突然想起我還沒問她叫什麼,就立刻追上拉住她詢問。

「不好意思,還不知道怎稱呼你,能留個名字麼?一個字也可以。」

她沒有我想像中的責備我讓我不堪,反而開玩笑說:「其實我的姓名剛才已經輸到你手機的連絡人裡,你查看通話記錄就知道,不過你這樣正式問我,我也正式告訴你吧。本姑娘叫淩可欣,淩晨的淩,能讓你開心的可欣。記住啦!」

我怪不好意思抓抓頭笑道:「額,我一定記住,還有,順便說一下,我叫阿華,全名是……」

我剛想說我的名字,誰知她打斷了我,「我知道你的名字,你叫王子華,王安石的王,黃子華的子華,對吧?」

我就奇了怪,登時愣住了,她怎知道我的全名?

見我短路了一秒,她卻接過話向我道別,「嘻嘻,大肉棒帥哥,別想我太多,想見我就電話找我吧,ByeBye~!」

說完不等我回應,轉身和女伴走出了Club的大門,我看著她們上的士,直到無蹤。

側身一看,原來鍵仔也跟著出來了,一臉淫笑,「成功把到妹子了吧~?哈哈哈,看來我和肥文的幸福日子也快要來了,明天找機會告訴他,他非得饞死你不可,華哥。」

聽鍵仔的意思,無疑是提醒我得利別忘兄弟,好妹子要分享才是交往之道。

我正色對鍵仔說:「嘿,這只是第一步,離真正到手還遠著呢,別這麼快告訴肥文,我真怕被他纏著追問,人家姑娘現在走的是良家路線,我再交往一兩次,摸摸她心裡底細,有機會一定會安排你們認識的。」

「嗯嗯,這方面我從沒懷疑過華哥的人品。不說就先不說,肥文我也懂他是個麻煩人,先不提他,明天是週六,要不要我們組織下「交遊」活動啊?今晚你可算出了貨,而我在外面聽的心癢癢的,明天無論如何得找個姑娘先泄泄火。」

「不好意思咯,鍵仔,明天我可能要先缺席一次活動,我有新的安排。」

「怎了,長腿美女的攻略明天還要繼續?真是打鐵趁熱啊~!」

「呵呵,正有這打算。」

「啊?這麼快有主意了?」

「現在我想起了,我估計她可能在兩年前,我點她那次看了我錢包內的身份證,卻能一直記著我的名字,不是隨便那個小姐能記住對嫖客資料的,也許她對我有不一樣的特殊情況。我要試試她,看看是否正如我想的一樣。」

「哇,沒想到她對你還有段故事,水好深噢,玩歸玩,別玩出真感情來,這對你們雙方都沒好處,對我和肥文都一樣沒好處。」

鍵仔這個當財務的人心細,一聽就想到很多種可能出現的情況。

「呵呵,你安啦……!我可沒想過要和一個女人終老的傳統想法,更別說殘酷的婚姻制度。」

「哦啦,那明天我只好約肥文去玩咯,再聯繫吧,時刻恭候你和美女的進展。」

說完各自回家休息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