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風騷情人

1

我有兩個玩得很要好個狼友,都是以前公司的同事,一個叫健仔,公司的財務審計員,另一個是電腦部的肥仔文,雖然其他女同事都叫他肥豬文,但我們3人間都叫他肥文。

本來風馬牛不相及的3個人,尤其是前年我離職後,他們2位也相續跳槽到其他公司上班,換其他人早就不可能再聯繫了。但由於共同的愛好——嫖,將我們繼續聯繫到一起。當然,我們還喜歡玩電腦遊戲、看美劇等,喜好相近多了共同話題也有關。

說起來,我們可算不嫖不相識,一開始只是聊起風月場所的話題,但沒想到原來3人都有共同的習慣,幾乎每週都要一次去東莞或南海,享受莞式服務。所以之後就一起組隊成行,一同東游南拓。

幾年下來,我們幾乎走遍整個東莞各大著名色情場所,見過東莞一半以上的酒店小姐(選人見過也算,所以能自豪地說見過一半以上),每到一個場子,若自己試過OK,事後吃飯交流時,一定會介紹給其他兩位,而幾乎每一個我們認為OK的妹子,我們3個人都輪流選過,一起體驗過的女孩沒有一百也有八十,所以說,我們3個基本算是比兄弟還親,就差燒黃紙結拜了。

我要說的故事就發生在一次鍵仔到新公司上班後第二個月,一次晚上他們公司晚宴後同事們唱K直落到淩晨1點多,我突然接到他電話。

「華哥(我比他們2個要大兩歲所以都順口叫我華哥)~!」K場吵雜的音樂聲夾雜在電話裡一起傳來。

「鍵仔~!?現在幾點了,好不容易剛睡著,什麼重要事啊?」我打開手機前看了時間。

「唉呀,放心啦,有你著數才敢打電話來吵醒你,有好野益你。」

「哦?咩事甘好野?(有什麼好事)」我馬上精神,因為我知道鍵仔和肥文每次找我都和那事有關。

「嘻嘻,聽著啦,華哥,你還記不記得前年我們剛開始去南海一家酒店玩,有個很騷很正點的長腿妹子,肥文說能上她短命30年都可以那個?」

「去~!你問我前年的事,而且肥文每次見到極品妹子都這樣說啦,dfjstory.com能說清楚點麼,我不記得是哪一個。」

「哎呀,你上過的你都不記得了?那次妹子被你先點了,肥文牙癢癢好一會,又不好意思和你搶,但事後一直惦記她,事後足足一年裡,我還多次聽到他提起過她來著。」

「啊~!好像有印象,肥文問我她水準怎樣,我說不錯,我還留了她電話,可惜那妞準備不做了,我點她那天是她最後一天上班,我是她最後一個客人。」

「對對對~!就是她,肥文第二天一個再去酒店點她,可惜人已經不在了,肥文問你要了她電話,誰知一打過去號碼已經停機,人已經消失無蹤。」

「嗯,都快兩年了,肥文還因為這次,以後一旦見到心儀的妹子一定不客氣主動先挑選,但事情都過去這麼久,怎現在又提起了?」

「這就是為什麼我現在這點數給你打電話的原因了。」

「額,說重點啦鍵仔,別吊癮。」

「呵呵,好,重點來了,今晚我們公司聚會,唱K直落,大家正喝的很歡,每個人都有點興奮,我們一個女同事不知吃錯藥還怎地,叫了她的室友一起來一起陪喝,原來想介紹給男同事認識,誰知我一看不得了,你猜來的是誰?」

「誰?」我翻了翻白眼,心想就算一隻猴子這時候用屁股都能猜到是誰,但還是配合鍵仔的話,接了下去。

「就是當年你點的那長腿騷貨,肥文口中願意為她短命30年的妹子!靠!這都被我撞到,但她好像不認得我。呵呵呵~!」鍵仔越說越興奮。

「哇塞~!這都能被你遇到,你確定是她?」

「華哥,我雖然喝了不少,但我對美女可是過目不忘的,這點能力你不用懷疑。而且這美女當年是你在模特兒組裡挑的,那身材又高樣子又騷又出眾,我雖然沒肥文這麼癡迷,但絕逃不過我的火眼精睛。哈哈~!」

「嗯,我信你那雙欲火燃燒精液的眼睛。怎了,你有什麼打算?找她單獨聊聊?也許會有好事哦。」

我立即想到鍵仔的算盤,無非就是利用他知道她原來身份的優勢,去看看對方到底可以為這秘密付出多少代價,我就不信這頂級的貨色鍵仔會對她沒想法。

「華哥不愧是同道中人,和我想到一塊兒去了,不過問題在於她不認得我,怕以我的身份去接觸她很可能被抵賴,說我喝醉酒認錯人耍流氓,下場適得其反,錯過這次機會,以後很可能再也別想見到她了。」

「額,你說的有點道理,那你給我打電話的意思,難道說想我出馬?」我懶得跟鍵仔裝無辜,反正我們都知道對方是什麼人。

「正有此意~!華哥,你是唯一和她親密接觸過的人,而且她說的是真話,你還是她從良前最後一個客人,她應該會記得你,你一出現,很多話都省了,直接脅迫利誘,加上你外形也不差,應該能搞定她。」

「嗯,好吧,我就過來試試接觸她看看,但別抱太大希望,畢竟人家決定從良,也許不想以前的累贅牽連到她,」

「知道,華哥,我也沒有給你壓力啊,泡妞這行當唯一靠的就是感覺,成了我們算撿了寶,黃了你就當來喝喝酒,交個朋友就好,不行就不行咯,我就當今晚沒見過她,我們以後也別在肥文面前提起今晚的事,就當一場夢就好了啦!」

「嗯,那我換件衣服就來,你在那家店?幾號房?」

「好嘢~!我在XXXclub,3108,在你來之前,我試試多灌她喝幾杯,減弱她的理性防備心。」

「呵呵,你不愧是我們3個人裡的神輔助。」他玩lol也是愛打野或輔助。

說完掛電話換好衣服,再噴上一瓶法國買的迷情香水,提高成功率。然後轉身出門直奔目的地。

XXXclub是我們這有名的炮場,在房間廁所裡幹起活來,服務生也不會管,只要別在房間裡開工就好。所以很多小情侶直接就當這是約炮聖地,我原來的計劃是儘量在廁所裡就搞定她。

我到的時候已經淩晨2點,房間裡人不少,可能有二十人,看到幾乎全部人都已經High起來,隨著勁爆的音樂在隨意扭動身體,桌面和地上的酒瓶證明他們上半夜沒少喝,洋酒紅酒啤酒瓶都有。

鍵仔接到我的到達短息後早就在靠門的位置等候,他也滿身酒氣一臉紅,我差點認不出來。

「華哥~!哈哈~!你來了就好了,她就在那邊,剩下看你的了~!」他手指著房間中央舞池區。

我順著看過去,不用他告訴我,一眼就能認出她來,因為她是全場最漂亮。長得最高,打扮最時髦又身材火辣性感的女性。

由於人群裡很多都是鍵仔同事叫來的朋友,甚至是朋友的朋友,很多都第一次見面,加上都喝得高興了,不認得我他們也不會介意,於是我慢慢走近她,先打算觀察下她再行動。

說實在的,比起2年前她更懂得打扮自己,雖然我不太記得當時她的造型,但今晚上再次相遇,她可算真正驚豔到我了。

過肩的時髦大波浪長髮造型,穿著露肩紅色吊帶連身短裙,白嫩的肩部全裸露在外,一眼能看出她皮膚嫩白而有活力。而最要命的是那雙超過1米15公分的長腿(從胯骨開始算),外面還加上蕾絲黑絲襪,約10公分高的紅色跟鞋,加上原本她高挑的身材就超過1.77cm,整體超過1米85cm,比在場大部分男女都要高,站起來在房間內如鶴立雞群一樣。

一身貼身的粉紅連身吊帶齊B短裙,從抹胸到腰到短裙彷如緊緊貼在她身上一樣,將S的身材極致地展現出來,前湧後翹的臀部和胸部,隨著音樂,在水蛇腰的支撐下節奏般扭動著。

再配合她九頭身比例,加上纖長的雙臂,幼長的手指,完美曲線的腰身,緊翹的臀部,傲人突出的胸部,隨韻律擺動著,她註定成為這房間裡的主角,唯一的主角。

長長的瓜子臉,加上悉心打扮後的豔麗妝容,臉上任何一個部位都可以讓人著迷,哦,不對~!是全身任何一個部位。整個造型比網路上大部分ps過的模特還要吸引人。我相信,隨便哪個男的看到她,一定對她有想法,毋庸置疑。

看到她的一剎那,我已經忘了我是來幹嘛的,自己不自覺地徘徊在她身邊,一邊隨著音樂擺動身體,一邊仔細欣賞她的妙美身軀和容貌,激動澎湃的音樂做襯托,不停閃爍的燈光做背景,完美無暇的佳人在這畫中當主角,我已經被迷住了,希望這一切不要停下來,讓我好好享受這美好的畫面。

只能這麼說,我出入風塵場所這麼多年,能讓迷住我的女人不多,今晚的她正好是其中之一。

有時候不得不承認,K場Club等娛樂場所裡看到一個絕色美女,會給人帶來意想不到的意境,而我恰好很久沒有遇到這樣的饗宴,我打算好好享受這一刻,鍵仔和我的計畫完全拋到九霄雲外。

但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我本沒主動接觸她,反而她卻在這時和我雙目交接,我和她同時愣住了,雙方都很愕然,兩人都同時停了下來。

看她的反映,想必一定已經認出我來,那麼現在應該上前主動找她麼,還是按兵不動?這時我才想起今晚來這裡的目的。

我剛下定決心,準備有所行動的時候,她卻沖我撫媚一笑,跟著意外地走向我,用纖長的手指放到我的嘴邊,做了一個『噓~!』的動作,然後整個人靠過來,在我耳邊幽幽地說了一句「跟我來~」緊接著用另一隻手拉著我向舞池外走去。

我無法抗拒這銷魂蝕骨的尤物,也許2年前遇到她時可以,但今天晚上我注定成為她的俘虜。

由於是她主動拖拉我的手房間外走去,連續穿過人群,原本圍繞在她身邊的其他男人都投以羨慕嫉妒的眼光。

這時我看到鍵仔,他雙手舉著拇指沖我狂笑,以為我成功了。

開始我還不知她拉我出去到底是何用意,是要警告我不許透露她的秘密呢,還是有其他主意,但最讓我吃驚的事發生了,原來她拉著我走的目的地正是K房的獨立衛生間。

一進門,她順手反鎖,這樣一來,這十多平米的衛生間,就是我和她單獨相處的私密空間了。

我看著她,不知她作何打算,只見她用一種魅惑的微笑看著我,看著她完美的身材和妖媚的樣貌,一種年輕時看到女神時的心跳節奏,再次在我心中點燃,加上我知道她過去的身份,和我於她曾經有過一個半小時的露水姻緣,再加上現在單獨和她相處在這約炮聖地裡,無數種可能性想像頓時在我腦海中交織著,一股股莫名的興奮感,一次又一次轉遍全身。

一時間無聲勝有聲,我不想打破這美好的一刻,不得不承認,有時候想像遠比實際體驗要興奮得多,而且更獨特。

我們曖昧地對望了30秒左右,我也露出一副玩味的表情,雙方沒說任何一句話,這時她再一次主動,她『撲哧~』一下笑了出來,接著整個人挨了過來,一副鮮紅的玉唇貼上我的嘴巴,同時我和她緊緊擁抱一起。

紅唇交織下,炙熱的溫度從嘴巴不停傳到後腦,刺激著我的腦垂體,兩人雙舌反復來回攪合一起,唾液來回的流動,味道除了她的體香外,還帶有點紅酒酒精的澀澀味道,香味先是在口腔裡醞釀,然後通過喉嚨、食道一直落到胃部,再通過消化融入全身每一根血管內傳遍全身。相同的,我也將我的唾液和她交換,她也毫不猶豫融化到她胃裡。

與此同時,她厚大的胸部和我緊緊貼一起,緊致又有彈性,加上她體香和女性香水的味道,幾種貼身感受,那感覺妙不可言。

我不知道為什麼遇到她會有這樣的好事,但送嘴裡的魚哪有不吃的貓,反正不管她目的如何,吃了再說。想到這我更放開了,身體力度和動作更加主動。

雙手來回從在她後背探索,力度從輕撫到搓揉,見她好像不抗拒,反而反應更加熱烈。看到這情況,我的右手開始往下滑,抓住了那又圓又翹的美臀,反復張開五指緊緊揉捏,讓手部每一根細胞都最大程度去感受她身體的美妙。

我不停地雙手用力將她雙臀捏成不同形狀,非但沒有給她帶來痛苦,反而讓她從攪合的雙唇中發出「嗯……噢……!!」的隱隱約約的享受感歎聲。

當我更大膽用手指再往下,想去觸碰她敏感的三角區時,她輕輕推開了我,後退一步,然後在我面前轉了個身,用後背對著我,雙腳微微彎曲,將後臀翹起,扭頭看我說:「幹我~!」

由於剛才的揉捏,她的短裙早就退到腰部,裙子較貼身,即使輕微的轉動,還卡在腰間,讓她現在背對著我,豐滿的雙臀就暴露在我的眼球底下,圓潤翹起的臀部,白花花的稚嫩嫩的臀肉裡,穿著一條黑色蕾絲邊的透明薄絲T字內褲,雙臀上面是沒有半點贅肉的水蛇腰,下面是纖長的長腿,整個組合形成一到完美的曲線。

她整個身體都充滿致命的誘惑,不怪的肥文說能上她短命30年也情願,我看光她身上任何一部分,若他能玩到,讓他短命10年都可以,也許,她就是專門為了誘惑男人而存在。

任何正常的男性看到這情景如何能冷靜,加上她一句首肯「幹我~!」,我就算是個陽痿的現在也會恢復正常,提槍向前就地正法了她。

我繼續保持沉默,只用行動來回答她的要求。

我將她推往洗手盆,她自覺配合用雙手撐扶洗手台邊緣,微微地翹起那性感圓潤的翹臀。這時我能清楚看到雙臀間那迷人的三角區,夾著T-Back的最底端,她流出來淫水已經將其濕得氾濫成災,肉和內褲早已黏在一起。

我伸出左手沾了點她的淫水,順手拿起來聞了聞,她看到後問:「呵呵,味道如何?」

「你試試不就知道了。」

我邊回答他,邊將手指伸到她鼻子跟前。誰知她一張玉嘴,就將我兩根手指全部含進嘴中,深深地吮吸了一口,然後望著我,將口中帶有淫水的唾液當著我面吞了下去,笑著說:「騷~!」

「呵呵,真夠騷~!我喜歡~!」

我貼近了她後背,左手扶正她下巴,一口對準她嘴巴就吻下去,雙唇和舌頭再次攪合在一起,而這次不同的是,我早已即開了褲腰帶,將內褲退了下來,露出自己那根強大的殺器,右手撤下她和我唯一的黑絲T-Back,龜頭頂住對方沼澤泥濘一樣的陰唇肉,上下來回摩擦,意在繼續挑逗對方。

這下輪到美女受不了了,她扭動這屁股,配合著我龜頭的位置,想讓我找到歸屬地,但我有意和她做前戲,每次就在龜頭陷入穴口三分之一的事後,又故意「滑」了出來,僅僅在兩片唇肉和臀肉縫間來回摩擦。

她吐著香氣,回頭用幽怨的眼神看著我「嚶……!別玩了……!給我……!好麼……?」

我雙手抓緊她雙臀,整個人貼到她後背半壓著,嘴巴靠近她耳朵,「給什麼啊?你要什麼?」

她被我壓著,頭只能扭半邊臉向著我,「肉棒~!給我~!給我你那根大大的肉棒~!」

我還沒玩夠就說:「給肉棒你幹嘛?說清楚我立即給你~!」

「我是個欠幹的騷貨,請將你的肉棒插入我的騷穴,狠狠地操我~!」

她不單只用口說,同時還伸手到後面,用手指抓住我的陰莖擺到自己的陰道口外。

看來這騷貨婊子今晚真的欠幹,需要用大肉棒來填充她,我笑了笑,「哈哈哈~!好~!這就給你~!」然後對準穴口,腰身由下往上一頂,將肉棒整跟插進她的肉穴中。

她一下字被我粗長的肉棒插入,「啊~!……好燙~!」

「喔~!你裡面好緊好暖和哦……好濕潤……!

她的陰道不單緊致有彈性,由於她早已淫水四溢,穿刺過程沒多少阻力,插入後我只是停留在她身體內,感受著她身體內的溫度和濕潤柔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