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性人

顯然我沒有迷倒他反倒迷倒他老爸了,經過近一步的聊天我才知道他家是意大利後裔,怪不得這麼帥。他的父親叫馬爾蒂尼,是一個義大利人,長的很像教父裡黑手黨的頭子,本來就是嘛,身材魁梧像個屠夫一樣。他母親則很漂亮,金發碧眼的洋妞,身材高挑,胸部不比我小多少。

家長們談論著各種各樣的事,不過從言語中我發現他們幾個老傢伙有一腿。我和他一句話也沒有,都是低頭看著什麼,我偷偷看了他幾眼,不小心還和他的眼神對上了,我頓時有種觸電的感覺。大家聊了一會兒,我和他還互換了電話號碼,於是我們的相親結束了。

回家後老媽就問:“怎麼樣?看上了,人家很帥是不?”

我扭扭捏捏的推了老媽一下,“是你看上了吧,人家……人家才沒呢。”

我轉身跑進房間,聽見老媽對老爸說:“這小丫頭,看上人家了。”

老爸豪爽的笑道:“呵呵,是啊,我看也可以。家境也不錯,大家也很熟悉嗎,就看人家願意不。哪天我們去問問?”

老媽嬌罵道:“我看是你這死老頭子想人家他媽了吧,哼,大波妹了不起,金髮就厲害,哪天我也去弄個。”

“呵呵,你還不是一樣。和人家老爸那麼熟悉……”遠遠的我就聽不見他們的聲音了。

幾天後,‘叮——叮——’我的電話聲音響起,“你好,你是?”我接起電話問道。

電話的那邊響起一個磁性的聲音:“你好,我是那天見面的湯姆啊。”

“湯姆?哪個湯姆啊?”我疑問道。

“是那天相親的啊。”

天啊,他說話的聲音也很好聽啊。“哦,是你啊……有……有事嗎?”

他在電話的另一邊沈默了一會,“是……是這樣……我……我想請你來我家夜總會玩,可以嗎?”

天啊,他要請我玩,太好了,但是不能讓他知道我這麼激動,“好吧,什麼時候啊?”我平靜的問道。

“星期六可以嗎?我……我去你家接你。”他在那邊羞澀的問。

“好,我在家等你。”我說完掛上了電話,飛快的跑到下面告訴家人。大家一聽都十分開心,老爸還說要是成了家裡就有大靠山了。

星期六我穿上黑色的一套超短裙和同色的迷你外衣,裡面是同色的情趣性感內衣,要是有風輕輕一吹我想我裡面的超小內褲可就暴露出來了,整個屁股也清晰可見。本來想穿莊重點的,不過姐姐們說那樣場合這個更適合。

晚上7點多他開車來我家接我,見到我的樣子還是無動於衷,我都懷疑他是否同姓戀了。因為這身打扮可是讓家裡的男人們瘋狂了好一會啊。我和他一起上車,老媽在車外囑咐我們今晚要回來。

我們開著他的保時捷911一路很拉風的來到他家的夜總會,當我們一下車旁邊的人就開始怪叫和吹口哨。“小姐真漂亮”,“小姐給個電話”,“小姐屁股露出來了”,“哈哈”,各種話語都有。

當人們說我漂亮的時候我才第一次見他笑。當人們說著露骨的言語時我真怕他生氣上去和人家打架,不過看來他修養很好,沒有生氣反倒把手放在了我的屁股上,親了一下我,好象在對其他人說‘這個女人是我的’一樣。

突然我感到屁股一涼,原來他故意掀起我的裙子,讓我整個屁股都露在了外面,後面的怪叫聲音也一下達到了高潮。我紅著臉裝出生氣的樣子看著他,他竟然親了我一下,“走吧,我的未婚妻。”聽他這麼一說我的氣也消了不少。

我們一路走進大廳,很多人都過來和他打招呼,大多是打完招呼就色迷迷的看著我。我開始還不太自在,一會多了也就習慣了,有個人打完招呼後色迷迷的盯著我,我也故意挺了一下我38的奶子,那人的雞吧竟然立起頂得褲襠處一個大包。

他見那人的糗樣,摸了摸我的奶子,“我知道你家是幹什麼的,也清楚你的事。沒想到比想像的浪多了。”

我靠在他懷裡撒嬌道:“原來你知道啊,我開始還以為你是同性戀呢,看來你也不是什麼好人啊。”他摟著我在一個非常好的位子上坐下,把我抱在懷裡,我們一起看著臺上金髮女郎表演的脫衣舞。

我在黑暗中感到有一隻手在我身上亂摸,我歪頭看看,果然是他的手,正在往我奶子上摸。我輕輕起身,把胸罩脫下放在手上任由他亂來,他趴到我耳邊,“麗莎,聽說你也會跳脫衣舞,還跳的不錯。”

我拿起一杯酒,喝了一口,“是啊,怎麼,想看。要看也得到我家去,我可不在這跳,被你家人發現了我就完了。”他一直鼓勵我說沒事沒事,那我也不會上當。過了一會,一個長的又矮又胖的男人走過來,見他也就165公分左右,體重最少也160多斤啊,帶個眼鏡,留個背頭,小小的眼睛上還帶個眼鏡,看上去很斯文的樣子,大大的啤酒肚。

我未婚夫見他到來馬上放下我站起來,“大哥,你來了,嫂子呢?”

那個胖子色迷迷的看著我,“老三,這就是你未婚妻?你嫂子一會上臺表演,馬上來。”

原來是他大哥啊,我也作個揖道:“你好,大哥。”

他拉起我的手,我以為是禮節性的親一下,沒想到這色狼竟在我手上舔了一口,“哈哈,弟妹皮膚挺嫩嘛。”我嚇得馬上收回我的手擦幹上面殘留的唾液,心裡想真噁心。他坐在我們身邊拍拍腿,“弟妹坐啊。”我瞪他一眼沒理他,又坐在湯姆的身上。

一會燈光一暗,一個金髮美女穿著大衣來到臺上,隨著音樂跳起了脫衣舞。雪白的肌膚,藍藍的眼睛,勾魂的眼神,性感的小嘴,平坦的小腹,頭髮和陰毛都是金黃色的,真有點像小說裡的妖姬一樣。

台下的男人對著她瘋狂的喊叫,湯姆他們也在叫。真讓我來氣,女人就是討厭自己的男人為其他女人瘋狂,我也是,雖然我不是百分之百的女人,但我也有嫉妒心啊。看的我是怒火大升,還沒結婚就對其他女人這樣,哼!

這個女人在臺上跳了一會,她的身邊就有了好多花花綠綠的錢,音樂一停,她穿上衣服走了下來,我靠,還朝我們這過來了,賤人自己喜歡被操也不用勾引其他男人啊。見她越來越近,我的戰意也越來越強,湯姆看著我的樣子拍拍我,“麗莎,你怎麼了?”

我狠狠的抱著他,“沒什麼!”等那個女人來到我們身邊後,她竟然低頭親了我的湯姆一下,我惡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那個女人不知廉恥的坐在他哥哥身上看著我,呵呵的笑著親了那個胖子一口,“老公,這位就是湯姆的未婚妻吧!還沒結婚,吃醋的本事就不小啊,呵呵!”天啊,原來她是那個胖豬的老婆,也就是湯姆的大嫂啊。

我聽她這麼一說感到臉上熱熱的,湯姆馬上為我們作了一下介紹。原來那個胖子是他大哥,跑黑道的,叫郝永鵬(呵呵,這就是我本人,身材長象都是),那個女的是他大嫂,叫西納科娃,是個俄羅斯人。

就在我們聊天的時候,臺上又開始表演了,他大哥帶我們進了包廂,在裡面看外面的表演反倒更清晰。他哥哥躺在沙發床上,他嫂子就在我們面前,脫光衣服為他哥哥口交。看他哥哥的雞吧也不小,黑黑的。

“湯姆,你在幹什麼啊?不要說你們還沒上過床。”

湯姆尷尬的笑了笑,“哥哥,還真沒有,這是第二次見面。”

“哦,不要說她還是處女,我可不信。”那個死胖子在那胡言亂語著。更可氣的是他嫂子,故意拍打著自己的屁股,淫賤的樣子真他媽的找操。

我看看湯姆渴望的眼神,哼!我不能還沒過門就輸給他嫂子,把心一橫,我也脫下自己的衣服趴在湯姆的雞吧處。

“哈哈,果然不是處女,看她的小騷逼就知道了。我說嘛,現在16歲以上的處女比恐龍還少。”

聽著那死胖子的聲音我就來氣,我把湯姆的雞吧弄大後一下就坐了上去,故意把奶子對著死胖子,哼!氣死你,就讓你有的看沒的吃。

他嫂子也坐在那個死胖子的身上,將那對不比我小的奶子貼在那個死胖子的臉上。湯姆果然厲害,幾下就搞的我淫水四起,湯姆問道:“麗莎,怎麼這麼快就出水了?”

我還沒來得及說話他大嫂就叫嚷道:“弟弟……那……說明……你老婆她淫蕩啊……越漂亮的女人……越……越淫蕩……漂亮了……水……水也多了。”

氣死我了,可我現在被湯姆操的都快說不出來話了,“湯……湯……湯姆…才不是……不要聽……哦……聽她的……你老婆……才……才不是那……”

湯姆也沒有幫我說話,吸了口奶子,見裡面流出了奶水,高興的叫道:“哥哥……我老婆還有奶水啊。”

那個死胖子一聽有奶水還不相信,“老弟,不是玩哥哥吧,女人只有生完孩子才有奶水,那也不過就一陣啊?來,我們換換,讓老哥來檢驗一下。”

不爭氣的湯姆還真和他哥哥換了女伴,我已經沒有力氣去反抗了,任由他們交換女人。我回頭看看湯姆,看來他沒我想的那麼純,他和他嫂子根本不是第一次性交,該死,這不會是亂倫的家庭吧。

死胖子把我按在沙發上,從後面幹我,嘴在我的奶子上瘋狂的吸著,“真…真他媽的爽,人美逼爽,奶子更是一絕。”他哥哥在我身上瘋狂的抽插著,弄的我渾身的肉跟著他有節奏的顫抖著。

他嫂子一邊被他操著還關心著我這裡:“怎麼樣……我……我老公……的雞吧……爽不……呵呵……不……不用說……我也看的出來……看你那騷……騷樣我就知道……弟弟……看……看你未婚妻……多……多騷啊……咱家又……又有一個騷貨了……”

氣死我了,本來想反駁但是身體的快感拒絕了我,“哦……天啊……不要…湯姆……救……救我啊……哦……哥哥……求求你……放了我……”我在他身下哭天喊地的叫著,說實話他比他弟弟厲害多了。

我看著自己的奶子被壓的都變了形,乳頭上還有他哥哥的牙印,真狠啊,不過他咬的我是那麼興奮,身下的淫水大流。

他嫂子突然推開湯姆問道:“聽說麗莎是雙性人,讓我見識一下好嗎?”他哥哥也放開我,希望見識一下。

當我一用力,我的雞吧就出來了,他嫂子見我雞吧上有釘更是興奮,拿起我雞吧就插在自己的小逼裡。天啊,俄羅斯娘們的逼就是大啊,他哥哥在自己老婆前面將雞吧放進她嘴裡,湯姆過來把自己的雞吧塞進嫂子的屁眼裡,也就是說三個雞吧幹一個婊子。我和湯姆邊幹他嫂子邊相互撫摩著對方的身體親吻在一起。

他嫂子放開他哥哥的雞吧,“你……你們敬業點行不!”一句話弄的大家哈哈大笑。看來要弄點真本事才能弄倒這俄羅斯娘們,於是三人發力,一起操起著個騷貨。

過了一會,我們四人同時達到高潮,精液順著他嫂子的小逼屁眼和嘴裡流了出來,我和湯姆的下體都是他嫂子噴出來的淫水。看他嫂子躺在那裡一動不動,屁眼大張著,小逼也像人張口喘粗氣一樣,一張一合的,精液順著屁眼和小逼流了下來。我們休息了一會在淩晨他送我回到了家。

三天後,老媽說人家同意了,準備挑個好日子就結婚。於是我們家準備著我結婚的事情,我也在等待著他來娶我,更等待著他哥哥那強有力的雞吧,幻想著他老爸的雞吧是什麼樣子。我發現我越來越淫賤了,呵呵,其實亂倫感覺不錯。

(六)結婚

當下決定夏天結婚,於是雙方家裡忙碌了好久,置備結婚的東西。

將近一個多月的準備,結婚的東西都全了,決定白天在一個五星級酒店舉辦婚禮,晚上再在他家的別墅舉辦晚會。我們也開始定做禮服發邀請函。

一天夜裡我接到西曼的越洋電話:“親愛的麗莎,哦不,是新娘。你的婚禮我是回不來了,我就給你送點禮物,祝你新婚快樂。可不要忘記我啊!”

“好的,西曼,你真回不來了,等你回來我和我老公請你。謝謝你的祝福和禮物。”

我剛放下西曼的電話,李局長的電話又打來了:“嗨,麗莎新婚快樂,我要去外地開會,哦等等,我老婆要和你說話。”

李局長那個騷貨老婆的聲音響起:“麗莎,我老公去不了了,我能去,對了有伴娘嗎?”

我想了一下,還真沒有合適的伴娘,“姐姐,沒有啊。怎麼?你想來?那你來吧,反正李局長不在家。”

他老婆在那頭開心的笑道:“妹妹,太好了,我去給你當伴娘,再說結婚我有經驗啊,就這麼說定了,明天我就去幫你忙。”

我在這頭也很開心,沒想到自己以前沒有朋友,現在到有了很多性友,還這麼關心我。

第二天,她果然來了,還帶了好多東西,有的是送我的禮物,有的是她的,她說要在我家住幾天。不管家裡女人是否歡迎,我家的男人到是很歡迎,尤其是老爸。

為了準備婚禮家裡停業半個月,全家都在忙碌著,有錢就是好啊,婚禮的禮服都準備好了,好幾套呢。我最喜歡的就是那套露臀透明裝,漂亮極了,聽說是湯姆家請出名的設計師設計的。

我家的常客也送來了好多東西,我都沒時間看,那個禿頭和院長還特意買了東西送來,看來姐姐們還是很有魅力的嘛,都玩了那麼久,那兩人還沒換女人,厲害。忙碌的日子總是過的很快,結婚日子就要到了。

那天我想找張姐,也就是李局長的老婆有事,找了半天沒找到,問誰都說沒看見。當我來到衛生間的時候,聽見裡面有女人的呻吟,我悄悄的趴在玻璃上往裡看,天啊,原來這個騷貨已勾引上我老爸了,兩人偷閒在衛生間裡就插上了。

老爸連褲子都沒脫下,那個張姐也是把衣服往下一拉,將那對奶子露出來,裙子也沒脫,而是往上一提,裡面沒穿內褲,整個雪白的屁股都露了出來。

兩人就像辦公室偷情一樣的幹著,爸爸的屁股往前一頂一頂的,張姐的奶子和身體也隨著老爸的頂撞前後的搖晃,那對大奶子晃得更是誘人。

老爸抓著她的奶子和頭髮象強姦一樣幹著這個騷貨,她看來還很喜歡這樣凶猛的衝擊,眯著眼睛,嘴巴張成O字型,喉嚨裡發著淫賤的呻吟。

我想好了一個孩子般的惡作劇,準備去嚇嚇他們。

只見他們的高潮剛過,老爸將精子噴了她一屁股,那個賤人竟然也不擦,又跪在地上將老爸的雞吧放在嘴裡,老爸一泡騷尿就尿在了她的小嘴裡。

呵呵,到我了,我用力一推門,門竟然都沒鎖。兩人見有人進來先是一驚,見是我,張姐就慌忙說道:“哦,麗莎你爸爸……你爸爸的褲子拉鏈拉不上了,我在幫他。好了,拉鏈拉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