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性人

在這寂靜的夜晚,雨水汗水和我倆的淫水交合在一起,他抱著我用他的身體溫暖著我。經過一場激烈的大戰我連話都累的不想說,他在我耳邊輕輕的問道:“這樣回家能行嗎?”

“沒關係,我自己住。能抱我回去嗎?我走不動了。”我趴在他身上,他按我的指引抱我來到我租住的小屋。到了屋裡他放上熱水和我一起洗了個鴛鴦浴,我看著這屋子的擺設找著射像頭,和他躺在床上又來了一場激烈的肉搏戰,最終我們相擁而睡。

中午的時候我們醒來,他問我說:“你不上班啊?”

“不,晚上才上班,我在酒吧做小姐。你不會看不起我吧?”我低聲問道。

這SB抱著我說:“不要做了,以後我養你。”

吃完飯他走了,我給姐姐打電話:“姐姐,昨天你來了嗎?我怎麼沒看見攝象機啊?”

姐姐嬌聲說道:“妹妹啊,我們正在看你昨天的表演呢,還翻刻了好多。”

“姐姐,可不要把我的臉露出來啊,還有,計畫不變,一會你拿點強效藥過來,我等你。”我說完放下了電話。

就這樣我們倆像一對熱戀中的男女一樣甜蜜的過了一段日子,他對我百依百順,我也發現這SB是愛上我了。他也說他有很多女人但就對我是真心,我可不敢全相信,他這段日子也沒有找其她的女人,就是天天陪著我愛著我呵護著我。可是計畫還是要進行的,我於是用他的錢瘋狂的裝備自己,買了許多好東西,他還幻想著和我結婚和我生活在一起。

終於到了計畫施行的日子了,我也要離開他了,我心裡一點都不難受,因為我對他沒什麼好印象。一個吃女人軟飯的鴨子而已,比我這婊子都不如。

晚上我做了點菜,因為那個娘娘腔來電話了說晚上來。晚上我們吃完飯我給他喝了杯酒,他還拿出50萬叫我換個地方住。沒十分鐘藥力就上來了,我叫姐姐和姐夫們過來,把攝像機架上,趁他藥力沒過,我們給他換上各種情趣和變態的衣服,又弄來一條狗。先來個人與獸,再搞個性虐待,最後來個同性戀。全弄完已經快天亮了,我們把東西全都拿走,人也消失。沒過幾天全市大街小巷都流傳著他的VCD,李局長和我說他老婆已經和他分手了,我也在一個地方見到過他,他已經變得蒼老了很多,穿的也像個乞丐一樣。我看這還不夠狠,於是我向李局長報警說他強姦我,李局長下令把他抓了起來。

那天我和李局長坐在一個審訊室裡,幾個員警把他帶了進來,在屋裡就聽見這SB在喊冤枉。等他進來後還在叫冤枉,李局長一拍桌子,“你叫什麼啊?看看人家都來指證你了。”

他抬頭無力的看著我,當他見到我後像瘋了一樣喊著:“你這個婊子,老子要殺了你。賤人你騙我……”說到最後他的聲音越來越小,到後來就是哭,哭的很難聽。

我和李局長也不去管他,我站起來在李局長的面前把衣服一件一件的脫下再扔到他的身上,我掏出李局長的雞吧對著自己的小穴一下就坐了下去,說實話沒有那個SB的雞吧爽,不過我就要氣他,最好氣死他。

“局長……你比那個……SB好多了……呵呵……他還以為……像我這麼漂亮的……女人……會喜歡他……那個樣子的……真是傻瓜啊……哈哈……來啊…讓他看看他老婆……是怎麼在他……面前偷男人的……哈哈……來局長操我!”

看著他先是憤怒的眼神後來變成了自我的嘲笑,最後是看著瘋狂做愛的我們哈哈大笑起來。李局長和我其實都沒什麼做愛的興趣,我們兩人看著已經半瘋的SB都蒙了。

“怎麼辦啊?局長怎麼辦?”

李局長也沒有什麼主意,“我不知道…要不?”李局長做了個殺人的手勢。

我害怕得要命,看著李局長,“你說的……和……和我沒關係……”

那夜我什麼都沒幹,跑回家自己用被把自己包上,但還是感到一股陰滲滲的冷,嚇的我一夜沒睡。早上李局長來電話說叫我去他家裝傭人好搞他老婆,看來在他眼裡我還是個女人。我小聲的問道:“他呢?你把他怎麼樣了?”

李局長就像說殺死個小動物一樣,“殺了,你不要怕他不會報復你,死人沒什麼可怕的。”

我按約定來到李局長家裡,他為我和他老婆做了一下簡單的介紹,我看得出來她老婆用敵意的目光看著我。我想她是不是知道是我把她男友搶走的,我怕的要死,還和李局長說:“大……大哥……我不幹了行不行啊?”

李局長冷冷的道:“麗莎,我們現在是一條繩子上的螞蚱,誰都跑不了。你要是跑了我就說人是你殺的。”我當時整個人就像掉進了冰窖一樣,渾身顫抖。

在作飯的時候他老婆對我說:“小姑娘長的不錯嘛。”她摸摸我的奶子,又擰擰我的屁股。

我嚇的靠在牆上,“夫……夫人……你……你要幹……幹什麼?”

那女人看著我,“別裝了,我聽說過你,地下妓院老闆的女兒麗莎對嗎?”

我當時就蒙了,媽呀!她知道我,“我……我……夫人……我和你老公……老公……夫人……嗚嗚……求求你……放……放我走吧……我……我以後再也不來了……”

她冷冷的笑著,聽的我心裡直發毛,聽上去像恐怖電影裡的聲音。我嚇的尿水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她像貓玩老鼠一樣戲弄著我,“怎麼就這樣就嚇尿了,我老公和其他人說你是雙性人,對嗎?”

我顫抖著回答:“是的……夫……夫人……”

她拍拍我示意我和她去客廳坐一下,我們來到客廳見李局長也在那看電視。她夫人把窗子全用窗簾擋上了,來到我和李局長身邊坐下,“是我老公說的,他說雇你來陪我解悶一個月,我現在要驗貨,把衣服在我們面前全脫了,我要看看雙性人是什麼樣的。”

我用哀求的眼神看著李局長,他裝做沒看見,我想,完了。於是我慢慢的脫下所有的衣服,將雞吧也變出來。

李局長的老婆露出一臉不相信的表情,她當著自己的丈夫,用手撫摩著我的雞吧,突然用力一掐,痛的我‘啊’的一聲。她看來還沒過癮,又掐掐我的大奶子,直到證實它們都是真貨後問:“真奇怪啊,你是怎麼弄的?來,我看看你的小穴。”

看完後她又摸摸自己的小穴,轉身對丈夫說:“老公,來一起玩啊。”李局長看著我們倆揮揮手,我倆過去把他的衣服都脫了。“老公,兩個美女陪你啊,你可要爭氣啊。”

李局長躺在剛買的定做大床上,他老婆為他口交,我則用奶子摩擦著他的身體,沒一會他的雞吧就立起來了。

他老婆坐在他身上,把雞吧插進了小穴裡套弄著,我跪坐在他頭上,他用嘴舔著我的小穴,我的雞吧也有節奏的拍打著他的臉。他老婆叫我轉過身來一邊繼續在她老公身上壓榨著他的精血,一邊摸著我的雞吧和奶子,我故意擠出一道乳汁,乳汁在空中畫出一道優美的弧線最後有一點落在她的嘴裡。

那女人把我抓了過去,狠命的吸著我的奶水,我也“啊…啊…”的叫著。李局長提議他在後面操我,我在前面操他老婆,大家欣然同意了。我們三人疊在一起,他老婆趴在床上,我跪在床邊,他在我後面站著操我。

“刺激……老公……好刺激啊……謝……謝謝你的禮物……裡麵點……莎莎的雞吧……不……不小啊……哦……頂的我好爽啊……刺激死我了……”

“李局長……你…你老婆真淫賤啊……比我淫賤多了……水也多啊……看…看又流出來了……哦……李局長……你的雞吧好長啊……不要……這麼狠心啊…碰到你……你們夫婦……我……我死定了……來……來換個姿勢……我……我累了……”

於是我們三人又換了個姿勢,他老婆趴在最下面,我趴在她上面雞吧插在她的小穴裡,李局長在我後面操我,有時還操他老婆的屁眼,這下我才知道這婊子原來玩過很多花樣啊。滿屋春色,叫床的聲音和肌肉相撞的‘啪、啪’聲充斥著整個屋子。看著李局長老婆的小穴和屁眼經過暴風雨一樣的激烈戰鬥後,已經合不上了,像她的小嘴一樣微微張起還一張一合的很是誘人。

我們三人身上濕漉漉的汗水精液和淫水混在一起,女人生平愛乾淨,雖然大家已經累的不想動。他老婆還是拉著我去洗澡,李局長躺在那裡不想動,看著我們一個女人和一個半女人唧唧喳喳的走去洗澡。

在浴室裡我們相互把對方清洗乾淨,她伸手在我小穴裡摳挖著,弄的我又流了一地的淫水,她的手摸著我的雞吧,“這上面是什麼啊?弄的人家好爽啊。”

我用我的胸部擦著她的胸部,擦的我們滿臉通紅,“那個是後來裝上的裝飾品,女人也可以裝啊,你看我的乳頭是不是有孔啊。”

她表現的像個小女孩,“是啊是啊,怎麼弄上的啊?痛嗎?我也……也想弄一個。”

我和她抱在一起,“姐姐……我……我家是開……妓……妓院的……那是客人的需要啊……我也不敢說什麼,女人就這麼命苦啊。”我流下了淚水低聲的抽泣著。

她拍拍我,“妹妹……我比你大就這樣叫你了……女人都是這樣……男人有錢喜歡這麼樣就怎麼樣……認命吧……說點開心的吧!對了,有機會帶姐姐去你家玩啊?姐姐也要接客,姐妹同心一起上!”

我看著她,心想,這女人真是個做婊子的料,我操的,可是不能這麼說啊,“姐姐……別開玩笑了,你那麼有錢。要是李局長知道了我還不死定了。”

她用臉摩擦著我的奶子,“妹妹,姐姐是不是很騷啊?其實姐姐不愛他,他在外面也有女人,你不就是其中之一嗎。姐姐自己寂寞的時候誰來問過我,女人幾千年來都是壓抑著自己的性需求,為什麼男人可以女人這樣就被人看不起!”說著說著她的淚水流了下來。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也沒法回答她。

我們兩人來到床上躺在他老公身邊,她弄醒李局長,“老公,我能和麗莎一起去她家玩嗎?”

李局長開始沒聽明白,後來才反應過來,“什麼?不行,你倆就在家玩吧。老婆,我不想要個大綠帽子啊。”

他老婆馬上叫道:“就許你去玩女人啊,我就和她玩還不行啊。求求你了,不讓別人看見。你要是不同意我就還出去找男人,看你到時丟臉不。”

經過一頓討價還價,最後李局長同意她和我一起玩,但是不能和其他人,有聚會她也不許出現。我也不知道以後會怎樣,不過我有種不祥的預感,這婊子應該不會就和我玩,唉,走一步是一步吧。

(五)相親

我和李局長夫婦在一起渡過了愉快的一個月後,回到了家裡。聽說西曼被調走了,也就是說我失業了,地下妓院完全成了我們家的了。百般無聊中我天天逛街,看著姐姐和姐夫,爸爸和媽媽甜蜜的樣子我就來氣。半個多月沒人插我的小穴了,我都怕裡面發黴了,我問老爸:“你不是說有人要和我相親嗎?什麼時候啊,是誰啊?”

老爸正在喝酒,一聽愣了一下,“哦,是這樣,有一個是窮小子,以前朋友的兒子。另一個是老爸剛認識不久的朋友,大夜總會老闆的小兒子,你想要哪個啊?”

傻子才喜歡窮鬼呢,我毫不猶豫的選了老闆的兒子。“老爸你沒說我的情況嗎?”我問道,要是人家不喜歡或反感怎麼辦。

老爸醉熏熏的道:“人家早知道了,他們說不要孩子。”

“哦,那就好,”我是沒有生育能力的,這都怪那個醫生,什麼水平啊。

幾天後我和老媽去買衣服,當然是好衣服了,家裡有錢了嘛。在精品店裡碰到了李局長的老婆,熟人見面當然要聊聊了,她說現在還在想我,弄得我滿臉通紅。服務員還用那樣的眼神看我,以為我是同性戀,靠,同性戀又怎麼了。

聊了一會,她希望在我家開個換妻聚會,原來他們最近喜歡上換妻遊戲了,老媽欣然同意了,當然了,不用出人出力就能掙錢嗎。她聽說我要相親去,還特意給我買了幾件衣服,還囑咐我相親要注意的地方。我們臨走時說好過幾天再聯系換妻聚會的事,她還說要我帶相親成功的准老公去見她,靠!見她幹什麼。

當我和老媽來到希爾頓大酒店的時候,服務生馬上迎過來,“太太您定位子了嗎?”

老媽見那小子有點帥,故意把衣服往下拉拉,露出一半的奶子,“是啊,18號。小夥子挺水嘛,多大了?”

我拉拉老媽,示意她這是公眾場合。我低頭對服務生說:“對不起,請帶我們到18號座。”那小子也不是什麼好鳥,看著我老媽那一半的奶子口水都要流出來了,被我一叫才回過神來,抬頭看著我愣了半天,我是習慣了,男人見我都這樣。

我又叫了他一聲:“麻煩你帶我們去18號桌。”他這才冷靜下來,很有禮貌的帶我們來到18號桌。

老爸已經在那了,他對面是一個長的十分魁梧的男人和一個漂亮的中年婦女還有一個低頭的男人,我想這就是對方了。

“你們怎麼來這麼晚啊?”老爸叫嚷道。

老媽向對方禮貌的一點頭,“剛才買東西碰到熟人了,所以才來晚了,對不起啊。”我和媽媽坐在老爸身邊。老爸開始為對方介紹我們,對方的爸爸也介紹了一下他的家人。

當我一抬頭,對方倒是沒什麼反應,但他老爸死死的盯著我,看的我都不自在。還是對方的媽媽打開了尷尬的局面,“我說,你家丫頭好漂亮啊,是應該叫丫頭吧。哎呦,比我見過的女孩都漂亮啊!”

媽媽也尷尬的笑道:“叫丫頭也可以啊,她的情況你們是知道的,不是嗎?你家公子怎麼還低頭啊,來讓我們看看。”

對方的爸爸一拍他兒子,那個男人才抬起頭來,“我……我叫……湯姆克魯斯。”說完就看著自己的手。天啊,我和老媽都被震住了,真帥啊,如果說他爸爸是男人陽剛之氣,那他就是男人的陰柔之美。

他美的不像男人,半長的長髮,憂鬱的眼神,高高的鼻子,女人的櫻桃嘴,180公分的身高,迷人的黑髮,有一種來自地中海亞平尼半島海風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