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性人

我猶豫了一會,是照他說的做還是走人呢?想想家裡的情況,再考慮考慮現在經濟不景氣,100萬對我來實在說太多了。

這時西曼吼了一聲:“婊子過來,你是不是不想要錢了?不要就穿上衣服滾出去,想要錢就快點脫,現在漂亮女人多的事。”

我決定為了這100萬幹了。我一狠心,快速的脫下了外套,穿著裡面的衣服來到西曼面前。

要說這內衣看來是給我定做的一樣,火紅的顏色,上面是半透明的衣服,是托胸的那種,讓整個胸部暴露在外面;下面是一個超小的超短裙,剛剛蓋過陰部;內褲是開襠式的,也是紅色的,因為是一套嘛,因為襠部比其他開襠褲要開的小點,正好把我的雞吧包了起來,而讓整個小穴和屁眼暴露在外面。老闆還拿了一個像狗項圈一樣的項圈給我帶上,看上去比什麼珠寶項鏈都漂亮。

老闆叫我爬到他身邊去,等我爬過去了後老闆讓我把他褲子解開,並且把他的雞吧拿出來,我只能照辦,等我拿出他那軟軟的雞吧時他叫我給他口交。我想口交那可是我的拿手好戲,於是我把整個雞吧全放進了嘴裡為他慢慢的口交,沒幾下他的雞吧就變得大了起來,我一看最少17公分,真爽!比我以前的那幾個男人都大。

我慢慢的把他的雞吧在嘴裡裹來裹去,一下比一下吃的深,因為我知道男人喜歡這樣,喉嚨要比陰道細的多,他們會感到更緊更爽。老闆一邊享受著我的口交服務一邊蹂躪著我的那對比以前更大的奶子,有時還像擠牛奶一樣,我發現那樣我會感到很舒服,而且還有奶水流出。

西曼問我道:“怎麼樣,最近幾天奶子很脹很癢吧,奶水也流了很多吧,是不是很想讓我插啊?”

我一聽就明白了,原來這是他給我吃的藥的結果,我流著淚說:“是的。”

西曼一下把我的頭又按了下去,狠狠的道:“接著給我口交,流出的精液要全喝下去,要不我打死你。”

我驚恐萬分,身體顫抖著,用盡所有的辦法為他口交。他用力的擠著我的奶子,奶水噴了出來,流在他的腿上,他又把奶水抹在我的身上。過了十分鐘左右他把著我的頭狠勁的把雞吧往我喉嚨裡插了進去,經驗告訴我他要射了,果然一股又多又濃的精液流進了我的喉嚨裡,半點都沒有灑出來。

老闆西曼滿意的拍了拍我的肥臀,“好樣的,口交果然熟練,過來,喂我喝奶。”

於是我面對著老闆跨坐在他的腿上,把那已經腫脹的不得了的奶子舉在他的頭對面,他開始像小孩子一樣大口大口的吸著我的奶水,讓我有種說不出來的爽快感覺,我開始用手臂把他的頭死死的按在我的奶子上面,下身也不由自主的在他那軟軟的雞吧上摩擦著。

過了一會,我感到他的雞吧再次勃起了,他也好象吃了藥一樣,一個翻身就把我按在老闆臺上,我趴在桌子上用手把身體支撐起來,將整個屁股高高蹺起,將陰部完全暴露在他面前。老闆雙手把著我的屁股,將整個雞吧一下就插進了我的小穴內,幹的我劇烈的搖晃著身體。

“哦……老……老闆……你好……強啊……剛剛……泄了……現在又這麼厲害了……啊……老闆不要啊……不要那麼用力……會抓爆我的……我的……哦…哦……我的雞吧啊……好痛啊……哦……不要……不要玩我的雞吧了……求求你了……”

西曼一邊在我的後面操著逼,一邊玩著我的雞吧,心裡無比的刺激。我那對大奶子在桌子上晃來晃去,由於奶子和桌子的摩擦,搞得我的奶水流了一桌子,上半身弄的都是奶水。我眯著眼睛,把嘴張成o字型,享受著這雙重的衝擊,異常的興奮,這時我的雞吧已經脹起來了。

“我的好哥哥……我的大雞吧哥哥……求你了……不要再……哦…再深點…再用力點……狂暴的操我……哦…哦…你插的好……好深啊……哥哥的雞吧……好長……好大啊……老……老闆……你要把人妖妹妹操死了……算了……我就讓你玩個開心吧……哦……”

“死人妖爽嗎……被操的開心吧……看你的雞吧我就知道……今天我要操死你……來換個姿勢。”西曼狠狠的在我豐滿的屁股上‘啪’的拍了一下。

西曼抱起我,讓我背對著騎在自己身上,自己則半躺在老闆椅上。這時電話響起,“你好,誰啊?……哦……什麼事?……好,進來吧。”西曼剛放下電話沒多久金森就走了進來。

“老闆,您要的東西已經運到了,現在拿上來嗎?”金森問道。

“哦,東西到了。你去拿上來,我現在要用,快去。”西曼命令金森去拿東西。金森臨走時還故意看了我一眼,我當時滿臉通紅像發燒了一樣,因為我現在的樣子太難看了。雙腿大大的劈開著,陰唇和陰唇裡裹著的雞吧一目了然,還能看見雞吧在陰唇裡進進出出,每次的進出都帶出大量的淫液,我的雞吧隨著每一次激烈的撞擊而上下的亂晃,身上的衣服早就被拔光了。

我眯著眼睛,一對已經是被藥物刺激成38D的奶子上下劇烈的晃著,奶水順著奶子流了下來一直流到兩人交接處和兩人的淫液混在一起。

“啊……好哥哥……插死妹妹了……哎呀……老闆……我的好哥……哥……你……快把……我插……插死了……啊……噢……唔……求你……喔……輕……點……老闆……求你了……唔……噢……啊……我……我不……行……了……我我要泄了……我要流……流了……”

剛說完不久,我的小穴和雞吧同時流出了淫液,弄得兩人的交合處淫水直流啊。西曼感到還不解恨,於是也不管我現在怎麼樣,抱起雞吧對準屁眼就插了進去。這下可疼死我了,慘叫了一聲。

“啊……疼死了……求求……你……不要插那裡啊……老闆……痛死了……不要再動了……求求你了……我那裡從來……沒有被插過啊……嗚……嗚……求求你了……快停啊……住手啊……”

西曼根本就不理會我的請求,一次比一次猛力的撞擊著我的肛門,搞的我是又痛又癢,沒多久我就習慣了這肛交。沒想到比操逼更有快感,幹的我是嬌叫連連,欲仙欲死的感覺讓我猶如在死亡線上走了一趟,淫蕩的叫聲越來越大,自己的雞吧也隨著肛門的緊縮而立了起來。

“啊……啊……我……我不行了……啊……好棒……好……舒服……噢……爽……爽死我了……啊……喔……真的……好爽……我感到……大……大腸快被你操破了…美死我了…從來沒有這…這麼美過…我又要不行了…快啊…奶…奶流了好多…快喝啊…妹妹…妹妹不行了…哥哥你…你太棒了…老闆…我願意讓…讓你操一輩子…操到死…操死我吧…大雞吧老闆…我…我…我又流了……哦……”

兩人在同一時間達到了高潮,也同時射出了自己的精華。

西曼躺在老闆椅上抱著我,一隻手摸著我那已經36D的奶子,一隻手摸著我的小穴和那特殊的雞吧,弄的滿手都是淫水和奶水。西曼拿起那沾滿兩人淫液和奶水的手放到我的面前,意思讓我舔乾淨。我很順從的舔著西曼的手,將淫水舔乾淨後,又趴下來將西曼整個雞吧處和腿上的兩人的淫水舔了個乾乾淨淨,然後像小貓一樣趴在西曼的身上。

金森在外面來了個電話,說東西已經送到西曼的別墅去了,於是西曼叫起我兩人一起開車去了別墅。

西曼的別墅在城市的郊區,是一個人煙不多的豪宅區,那裡每家每戶離的都很遠,所以你不用擔心你正在操逼的時候鄰居會來打擾你,或是被人聽見你們的叫床聲。西曼的房子很大,有點像歐洲的城堡,就是比它小點。

西曼帶著我進了別墅,來到二樓的一間大屋子裡,兩人躺在床上看著電視裡放的色情電影。電影裡一個男人的雞吧上有很多小疙瘩一樣的東西,不過看來是後裝上的,那個男人用那東西操女人,女人就像要爽死了一樣開心。畫面一轉,出來一個女人,她奶子的乳頭上個戴著一個乳環,看上去是那麼的妖豔,男人在在拽她乳環的時候她看上去是痛苦裡帶著享受。

西曼摸著我問道:“想要嗎?”

我看看西曼,用力的搖著頭說:“我……我不要。”我看著電視上的東西,心裡就顫抖著,那要是都用在自己身上那自己不就痛死了。

西曼回手給了我一巴掌,厲聲道:“你就是我的婊子,我讓你幹什麼就必須幹什麼,知道嗎?”

我嚇的哭著說:“我知道了,那現在弄吧,我不怕。”

西曼按下一個按鈕,屋子後面出來了兩個強壯的男人,給我打了一針後,我便失去了知覺。

當我再次醒來時自己是躺在一張大床上,身上一絲不掛。我看看自己的雞吧真的已經和電視是那個男的一樣了,再看看自己的乳頭上面各有一個小巧精緻的白金乳環,再看自己的陰唇裡面竟然還有一個像耳釘一樣的東西。正在我左摸右看的時候,西曼的聲音響起了:“怎麼樣,好看吧,想不想爽爽啊?”

西曼一邊撫摩著我一邊對我說:“我在東郊給你買了一個大房子,以後你就住在那裡,夠你全家人住的。一會我帶你去,明天開始你上午上班,下午我給你找了個舞蹈老師,你和她學習。”說完西曼也不等我回答就將乳環拽起,痛的我連連哀求。看著我痛苦的樣子西曼開懷大笑。

西曼讓我穿上一件完全透明的外衣,裡面什麼都沒有穿,和他一起架車到東郊去。幸虧一路上都在車裡,沒什麼人能看見,就是有時紅燈停車的時候會被旁邊的人看見,還有個別裝扮的像小流氓一樣的年輕人會追著我們的車狂叫著。

西曼看上很開心,有時還故意捏捏我的奶子,擠出點奶水來喝。開始我很害羞,可是我發現我越逃避他弄的越凶,我也就不再躲閃任由他像孩子一樣和人家比試女伴。

來到一棟三層的小樓前停下來,我們走進去看了看,已經裝修好了,搬進來就可以住,設施是什麼都齊全的,看來這房子花了他不少錢。

西曼今夜和我一起住在這房子裡,我也給家裡人打電話叫大家一起搬來住。在我打電話的時候西曼問我家裡是幹什麼的,都有什麼人,我本來想編一個背景混過去,沒想到不爭氣的家裡人在電話對面傳來淫蕩的聲音。

西曼邪邪的笑道:“哦,原來是暗娼啊,家裡都有幾個女人做?有機會介紹一下,要是長的好我可以介紹給我朋友。賣誰不是賣,我朋友開價可高啊。”

第二天早上,西曼開車把我送回家讓我搬家。路上他一邊開車一邊讓我給他口交,快到家的時候他狠很的在我小逼內插了幾十下,將精液完全射在我體內,我將他的雞吧舔乾淨後才下的車。

我回到家,家裡人都問我怎麼回事,我將全部事情都告訴了家人,他們脫下我的衣服看著身體上的裝飾物,姐姐們都說好看也要一個,還要我介紹幾個大款給她們,媽媽和爸爸則計畫著在新家開個妓院。大姐夫和二姐夫都是外國人,還是家裡的男妓,兩個黑人,他們床上技術好的很。我們全家又雇了幾個人把家搬了。

當他們看到這房子時開心的要命,我也開始每天上午上班陪西曼玩,下午去和一個豔舞女郎學習舞蹈。姐姐們也一起去學習。爸爸和媽媽則找著新的妓女准備開家地下妓院。西曼在見過我全家也和我父母聊過後還欣喜的贊同了,還說要給他們介紹顧客。我真暈啊!

就這樣過了一個月,在這期間我全家都極力討好西曼,西曼也是出錢出力,我們也沒讓他白出力,全家的女人他都玩了個遍,他還莫名其妙的成了股東。一個半月後我家的妓院就要正式開業了,按西曼的設計各種東西都有。有錢好辦事嘛,妓女們也都訓練的差不多了,西曼決定為了慶祝開業和打出知名度,在這裡開個個人聚會,人都邀請好了,都是有錢有權的。剩下的就是我們的事了

(三)淫亂聚會

很快開業的的時間就要到了,大家都準備的差不多了,就等星期六的晚上正式開業。家裡也重新裝修一新,本來房子就大,房間也多,他們又在一樓安了個小型舞臺,是表演豔舞助興用的,還在每個屋子的角落安裝上了小型攝像機,在大門外和離家不遠的地方也裝上了攝像機,用來提防員警的。

星期六的晚上大家準備著第一批客人的到來,老媽帶著所有的女孩作著最後的準備,老爸坐在觀察室裡看著螢幕等待著來人。這時老爸在監視器裡看到幾台汽車緩緩的向我們家的方向駛來,老爸在對講機裡激動的對老媽說:“老婆,來了……來了……快準備。”

老媽帶著姑娘們趕到門口迎接來賓,姑娘們穿著性感的服裝站在那裡迎接第一批客人。幾台賓士停在我家門口,車門一開,西曼第一個下車為客人指路,車上陸陸續續的下來了十幾個男人,看年齡都是40以上的,有的都白髮蒼蒼,讓人懷疑他的性能力。

當他們走進我家的大廳時,門口的妓女們異口同聲道:“歡迎光臨!”

一個禿頭哈哈大笑:“西曼,我要是不看她們的穿著還以為是進了哪個酒店的大廳呢。”其他的人也附和著。

西曼說:“各位,今天喜歡哪個隨便挑,我付帳,玩個開心啊。”

不過大家還是很拘束,西曼抱過老媽親了一口,那雙魔手也在老媽身上到處亂摸著,其他的人一看也各自找起自己中意的女伴來,妓女們見大家還是沒有放開,於是用自己的身體摩擦著男人。

燈光突然一暗,大家很是驚慌,這時一道光線照在了小舞臺上,一個身材不錯的女孩跪在舞臺上,穿著件性感的外衣,隨著音樂激烈的扭動著自己的身體。所有的人都和自己的女伴坐在沙發上,喝著美女招待送來的酒,看著舞臺上的表演。

一個禿頭順手摸了一下女招待的屁股,那美女回頭看了他一眼說道:“先生還要什麼嗎?還是喜歡女傭裝的妹妹?”

那禿頭見美女這麼開放於是說:“來小妹妹,讓哥哥看看你的內褲。”女招待順手將前面的蝴蝶結一解,整件衣服便脫下了,露出裡面的露乳裝,跪在地上去解他的褲子將他的雞吧拿出來,為他口交。

禿頭一邊享受著美女的口交,一邊欣賞著舞臺上的脫衣舞表演。大家見美女都是如此開放,自己也就不必拘束了,於是有的享受口交,有的大玩身邊美女的奶子和小穴。

燈光一變,舞女下場,輪到我登臺表演了。我將這一個多月的訓練成果完全展示給大家,當我脫的就剩內衣時,我故意走到那個白髮蒼蒼的老人面前,用我那對大奶子摩擦著他的身體,老人也不含糊,將一把一千元的鈔票順手塞進了我的小內褲裡。

當他碰到我的陰部時怪叫了一聲,我也將我的內褲快速脫下並躺在臺上向大家展示我的與眾不同,燈光也打在我的陰部處。

當時所有人先是一片寂靜,等看到我同時有雞吧和小穴時,又是一頓瘋狂的喊叫,很多人拿出成打的錢叫我過去看看,每個人都是對我一番研究後才放手,有的還對我的小穴親上幾下,更有人摸摸我的雞吧看看到底是真是假。

等我下臺時所有的人都叫我過去和他玩,有的已經等不及了,抱起旁邊的美女就開始操起來。

老媽從西曼的懷裡起來對大家說:“各位,樓上有房間,還有麻將桌,大家喜歡什麼玩什麼吧。這裡的女孩都乾淨,也吃過藥了,有喜歡男人的呢,那裡也有。”隨手指了指兩個黑人。大家也都三三兩兩的,有的去玩麻將,有的還在看豔舞表演。

有一個40左右的男人走到我身旁,“小姐,哦不。我應該怎麼叫你啊?”

“你就叫我麗莎吧。”我站在他面前看著這個男人。他176公分左右,長的一般,看上去很有學問的樣子。

“今晚你能和我一起過嗎?”那個男人靦腆的問道。

“今晚?不一定,不過現在可以。”我邊回答邊靠在他身上。

他看來很高興,一隻手摟過我,“謝謝你給我機會。”

這時有的男人高喊道:“李,你要快點啊,我今晚還要和她玩玩呢。”

那男人沒管其他人,和我一起走上樓要進房間。這時那個禿頭和白髮老人每個人摟著我一個姐姐來到他跟前,“小李,晚上時間多的是,先玩麻將再說。”李局長也沒說不,摟著我跟他們來到麻將室,再加上老媽,四人湊成一桌麻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