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前的輪姦與年後的升職

不過她的轉移注意力的辦法在自己的肉穴被一根塗過潤滑油的粗大肉棒強行塞入的時候被打亂了。不管女人的陰道有沒濕潤,在潤滑的幫助下,男人並不費力的便將肉棒一插到底,完全的插到了最深處。火燙的陰道壁緊緊的包裹肉棒,舒爽的感覺讓楊老二立刻便大力抽動起來。

「哦」感覺著粗大的肉棒進出著自己的身體,忽然間頭腦短暫的空白……剎那間,柳曦忽然想到自己初次失身的時刻。然而卻沒有半點投入感,如同看電影一樣第三人觀看著那夜的情況。

那是自己畢業剛進入公司的時候,高陽高經理是自己的上司,將自己一個毫無社會經驗的大學生招聘進來,一直對自己照顧有佳,經常帶她去吃飯會客戶,也會不是和自己說笑開開玩笑。遇到合適的機會也會摟摟她,牽牽手什麼的。柳曦雖然知道這樣曖昧不好,而已初入社會,還是很感激有人這樣照顧提攜自己的。然而一次辦公室加班時,就隻有他們兩人時,他忽然抱住了自己,並開始親吻自己。

「你已經結過婚了,不要這樣!」

「雖然我有老婆,但我從第一次見到你時就喜歡上你了!」

「我明白,但我們真的不能在一起的」

「你不是小孩子了,你明白我意思的,我想要你」

「不要這樣,我是正經女孩子,我們不能這樣……」

「我知道你也喜歡我的,給我點時間,我會離婚的,我就隻愛你一個。」

「真的嗎?」

「不用懷疑了,曦曦,我愛你,我會對你很好的。」

「我知道,但我們真不能這樣……」

「曦曦……」

「經理,不要摸那裏,我真的好怕,你讓我在想想好嗎?」

「不要叫我經理,叫我陽,我一刻都等不下去了,爲了你我快瘋狂了,哦,曦曦你的乳房好挺好軟啊,哦,受不了,讓我看看兩隻可愛的咪咪好嗎?」

「不,陽,不要這樣子,不要脫衣服,我們真的不可以這樣。」

「我幫你把衣服脫了,哦」

「不要啊」

「哦,你的乳房真不小啊,一手都抓不下了,好可愛的乳頭啊,來我親親」

「啊!陽,你不要親這裏,我從來沒被人親過」

「你看,它們都硬起來了,你是喜歡的,來,讓我看看你下面」

「不要啊,不要脫」

「你看,你的陰唇多粉嫩,多可愛啊」

「經理,求求你,放過吧,我們真的不可以這樣。」

「可以的!我想你已經很久了,我今天一定要得到你,讓我進去摸摸。」

「不要……我求你!」

「挖,有膜啊,曦曦你是處女?」

「……」

「我會對你負責的,真的,我愛你,我會離婚娶你的!」

「不要啊」

「不要拒絕我,你看你都濕了。你也是有需要的,我來讓你體驗一下人生好嗎?」

「不!我不要啊,高總,啊,我痛……」

「痛就放松一點,我插進去不動就是。」

「不!你不要這樣!我求你放開我……」

「哦,箍得太緊了,你不要亂動,放松,放松,不要緊張」

「很痛啊!我不要了,真不要了,你走開啊……」

「別怕,我有準備的,你看,這是潤滑油,女孩子平時身邊準備著,會有好處的」

「啊……冰涼的,怪怪的,我不喜歡,啊……」

「看,這下是不是容易進去了,我馬上就能全部插進去了,再放松一點,你看,進去了吧」

「不要,啊……」

「都進去了,曦曦,你現在都是我的了!我以後會很愛的」

「陽,我好痛啊,求求你,拔出去吧。」

「沒事,女孩子的第一次都會很痛的,過一會你就能享受到裏面的樂趣的,相信我,乖哦,忍一忍!」

「可是,我真的很痛啊,嗚嗚……痛啊」

「放松,別緊張,我會慢慢地動的。」

「嗚嗚……痛啊……」

「哦,你的小洞洞真緊啊,太爽了,我愛你!」

「嗚嗚……」

「哦,來,趴到沙發上去,我從後面插一會,這樣插進去容易進去些。」

「不要……討厭,這姿勢好奇怪!」

「不會,這樣你會很快也舒服起來的,哦,好緊,又插進去了」

「痛啊……你個騙子,好深啊,不要了,痛啊……嗚嗚……」

事後柳曦便私下做了高經理的情人,在頻繁的公司辦公室,賓館內被調教得越來越成熟。沒多久,便被提拔成了助理。

隨著回憶得流逝,柳曦慢慢得清醒過來,因爲現在情況讓她不得不回到現實。一個男人正抓著自己分開的雙腿,雙手在自己穿著絲襪的豐潤的大腿上用力的搓弄遊走著,粗大的陽具正亢奮著自己的陰道猛烈的挺動著。感覺著自己的肉穴也是滑膩膩的,柳曦知道,自己在走神的時候,肉體卻是忠實的響應著男人的抽插……無可否認的是,作爲一個成熟的女人又有著豐富性經驗的她,體內的欲火已經開始被挑逗了起來,雖然她不能否認,這是強姦,然後小穴深處又麻又癢,不斷分泌著愛液的現實真在告訴她,自己開始淪陷于肉欲了。

內心羞愧的柳曦開始無法控制著自己的肉體,雖然被封著,但嘴裏也開始發出無意識的嬌吟,柳腰也開始無意識的搖動著,迎合著男人的姦弄。,隨著心態的放松,那酥麻難耐的快感更是強烈起來,漸漸興奮的柳曦本能的開始追求起肉欲來,,一但放開,身體的快感便如同放閘的水一樣一波波的湧現,柳曦臉上的紅暈愈來愈濃。

身前正在玩弄她雙乳的楊老大發現了女人的興奮,忽然間,他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他撕開了柳曦封口的膠帶,將自己那根烏黑粗大的肉棒伸向了柳曦的嘴邊,柳曦粉臉緋紅,下意識的閉上眼睛想逃避。但是她的頭發一下子被扯了起來,被迫面對著那支散發著熱量與腥氣的肉棒。

「張開嘴,給我好好地舔舔,不然別怪我不客氣哦。」楊老大用肉棒輕抽了兩下柳曦的臉頰,威脅道。被他兩次耳光抽過的臉頰還有些隱隱做痛,柳曦哪敢忤逆他,隻能伸頭慢慢的把肉棒含入口中,輕輕的吮吸起來。

「哦,舒服,用力,快點,給我好好添添。」

無奈的柳曦隻能加快了動作,嘴裏「唔唔唧唧」的賣力的舔吮吸啜起來。包裹著如此粗大的肉棒反複的套弄吞吐,很快,柳曦便覺得嘴酸了起來。然而她對口交還是很有心得,便又更換著花樣,來放松自己,她熟練地用舌頭纏繞住龜頭反覆地沿著龜頭的邊緣打轉,唇舌旋轉著刺激男人龜頭的尖端,一會香舌輕舔龜頭的周圍,柔柔地用牙齒咬,讓男人更有酥麻感,還時不時的收縮口腔,造成真空,對男人的肉棒産生吸力,靠足夠的吸力以將肉棒緩緩引入口中,嘴唇同時開始做上下擺動。如此的連環招式下來,楊老大根本無法招架他低聲吼叫著,膨脹到極點的大肉棒抖動著終于在女人的嘴裏爆發了出來,接著將一股濃稠的精液猛烈地噴射進了柳曦的嘴巴深處……

「喝下去!」射完精的楊老大仍不願意抽出開始萎縮的肉棒,把它停留在柳曦溫暖的嘴裏,享受著射精完的餘韻。

被男人暴力對待過顯得很馴服的柳曦終于沒敢把口中的精液吐出來,隻能無奈的輕輕擡起頭,怯怯的看了一眼男人,然後羞愧低下頭,咕嚕骨碌幾聲吞咽下了男人射進自己嘴裏的精液,然後仔細地用舌頭舔淨肉棒上面殘留的液體,用舌頭卷起吸進肚子裏,最後在嘴裏用力的吮吸龜頭,把楊老大精道裏殘留的精液全部吸出來吞食了下去……

柳曦其實不是沒有喝過精液,但這次確實記憶力第二次不情願的狀態下給男人吞精,她麻木的繼續提供著口舌服務,上上下下一遍遍的舔舐著雞巴,直到雞巴上布滿了女人香甜晶瑩的津液,刺激得男人剛剛射過得肉棒又開始微微變硬起來。

然而柳曦卻已經沒有心思在這樣得機械活動裏,她走神著想起了第一次被逼給男人吞精得經曆。

那是跟了高經理靠近1年後得一天,那時候得柳曦已經不在是單純得大學畢業生了,她變得很會打扮自己,平時都是一頭秀發整齊的挽在腦後,身著短裙套裝,配上荷葉邊襯衣,一年四季得絲襪、高跟鞋,已經很有白領麗人得氣質了。然而,她得心已經開始變冷了,因爲她知道經過無數次得性愛,讓一個無知得少女,學會了口交、乳交、肛交,掌握了各種性愛姿勢得男人心裏根本沒有她,或者隻是把她當作一個玩物罷了,雖然一直得甜言蜜語,卻根本沒有兌現任何離婚得承諾。

直到有天,柳曦偷偷得知了,高陽這個玩弄女性得敗類,其實在利用公司的資源,讓自己的老婆在外面搞著小公司賺錢時,她終于對他離婚的謊言徹底絕望,也死心了。哪怕是抵制不了男人肉體勾引,自己性感撩人跨跪男人的身上套弄著,激烈的呻吟的時候,她想著的都是如何報複這個男人。

然後機會總于來了,總部董事長來巡查的時候,她借著文件丟失的借口,得到了于董事長報告的承諾,雖然是約在晚上他的賓館房間裏,柳曦也是毫不猶豫的精心打扮的過去了。結局也是正常,高陽因爲盜用公司資源,私下接觸客戶拉單子的事情敗露,被開除了,甚至連在這個大城市的同行內也不能混下去,隻能灰溜溜的離開了這個城市。柳曦被提拔成了業務部的副經理,正職是遠在國外董事長那鍍金的兒子,顯然柳曦成了實權的負責人,雖然沒正職而已。

但她卻往不了那夜在賓館裏發生的事,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也是她的主動。面對著身穿睡袍的老男人,柳曦很自然把讓自己襯衫,套裙,胸罩,內褲一件件離開她的身體,最後丟落到地上,最後赤裸著全身僅僅穿著蕾絲花邊的網格長筒絲襪與12厘米的細跟高跟鞋,一邊解散發髻,一邊主動的跪在男人身前,雙手捧著董事長胯下膨脹起來也隻有六七分硬的老肉棒,張開檀口伸出香甜的舌頭輕輕舔弄起男人的龜頭,然後從龜頭一路向下舔過棒身,直到整條肉棒都濕潤了,最後溫柔的把漸漸起色的肉棒慢慢納入嘴裏,用自己香甜的小嘴緊緊包裹棒身用心地吮吸舔弄起來。她的動作是那麼的虔誠,那麼的投入,她用心的揉搓著癱軟的陰囊輕柔的愛撫著睪丸,還主動的雙頭托起自己豐滿的乳房,把老家夥的肉棒夾在深深的乳溝中間用力的套弄著,最後低頭用紅潤的嘴唇緊箍著龜頭用力的吮吸著,直到男人老肉棒開始一下下跳動,這才猛力的將肉棒全部吸入口中,加速的吞吐著,最後還主動的拉住男人的雙頭放在了自己的胸前玉乳上,示意老男人揉捏著。最後她終于感覺到口中肉棒輸精管的膨脹,柳曦拼命的嘴巴緊裹住肉棒,用力連啜。被這麼一刺激,董事長的精關再也守不住了,他用力按住女孩子的頭部,把陰莖用力頂在柳曦喉頭口,大吼一聲,將大股大股腥濃的精液狂噴射進了柳曦的喉嚨裏面。「喝下去!證明你的忠誠」被按住腦袋無法動彈的女孩子隻能不住的吞咽下了這些惡心的粘稠液體,直至董事長享受完射精的餘韻,這才滿意的將開始萎縮的肉棒拔了出來。雖然之前有過與高陽的口交,卻也是第一次吞食如此腥臭的精液,被惡心感嗆著的柳曦覺得自己快要這嘔吐出來,但爲了不功虧一簣,她硬是忍住了呼吸,甚至主動的嘖嘖有聲的吮吸著肉棒上殘餘的精痕。董事長望著身下粉臉嬌紅卻努力迎合著自己的女孩子,滿意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