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前的輪姦與年後的升職

作者:lksherry

柳曦,今年27歲,披肩的長卷發,精緻的五官很難讓人猜測到她的實際年齡,身材快1米68,喜歡穿各種裙子與高跟鞋,掛在口中常說的一句就是:「有身高,就是任性」,前凸後翹還又苗條高挑的身材與時尚的打扮,確實不吸引男人的眼光都很難。一家外企營業部經理,得益于她的外語專業、美貌與老闆的關系,在一家大的貿易公司從業務員做到營業擔當。結婚兩年了,老公也不錯,她精心挑選出來老實人,設計師工資也很高。這家人在別人眼裏也算是很不錯了,事實也確實如此,柳曦對目前的狀態很滿意,家庭和諧,有些餘錢,大好的享受人生的時候,至于小孩,過幾年再說吧。

年前沒什麼事,特別還是周一晚上,柳曦正開著她的smart進了小區地下停車庫。,6點不到就到家了,柳曦按著電梯到了6樓,居然發現樓梯間感應燈沒亮,柳曦緊了緊羽絨服,高筒長靴又用力的踩了兩下,清脆的高跟聲在樓層回響著,燈依然沒亮。「唉,當初真不該沖動買這小區的,說是高檔,結果現在房價一跌,更沒人肯買了,現在物業連都不行了,燈壞了也沒人管,報修也得等好久吧。」柳曦打出手機靠著微光,打開了房門。

就在她進門的那一刻,忽然自己從身後被人緊緊的捂住嘴巴,勒住脖子,推進了屋子。如此大的驚嚇,柳曦根本間覺得頭腦一片空白,從小到大一番風順的人生中,根本沒遇見這樣的狀況,直到她在緩過神來,這是被人入室綁架時,自己已經被人戴上了眼罩,嘴巴被封箱膠帶封了起來,根本不能叫喊。雙手雙腳都被人用繩子捆綁了起來。

事情的起源于幾天前,一個小飯館的灰暗小包廂裏,幾個小炒和兩瓶二鍋頭,楊老大楊老二兄弟和他們的老鄉小陸三人正在年前最後的小聚。

「眼看就要過年了,今年也沒賺到多少錢,回去真沒面子啊」「是啊,我們仨裏面就我哥還算穩定在小區裏做個保安,我和小陸今年是混慘了,來,哥,走個」三人的杯子碰了一下,各自灌了一口。「屁,我這邊死工資能有個啥錢存的,這個小區今年一年到現在都沒賣出去幾套房子,物業費都收不上,工資都快發不出來了。」楊老大又端起酒杯悶了一口,說道:「我已經說好了,做到年底就辭職不幹了,來年再換一個工作。」

「唉,明年都不知道做啥好呢,沒錢存啊。」小陸接話道。「屁,你們倆我還不知道,都25出頭的人了,正經的女朋友都沒,你們白天幫人家搬家,晚上幫人家做保安能混到不少錢了,老是跑浴室,兩三百的送,能存個啥錢呢!」

「哈哈,說得你好像沒去一樣,我們倆不是能去得起會所的人,也沒本事玩微信陌陌,不去那去哪啊。哥,你在那小區也快1年了,沒認識什麼有錢人,搞點賺錢的門路?」

「有錢人誰買我們那小區,入住率還沒10%,一點人氣都沒,設備都沒齊全,連監控什麼的都沒到位呢。」楊老大說著忽然頓住了,其餘兩人愣著盯著他,忽然楊老大聲音低了一下「說道有錢人,我到是留意過有家年輕夫妻,兩個人都有汽車,大錢談不上,肯定有幾個字的,敢不敢走之前搞一把?」

「這個……」有點白淨的小陸這人有點不敢,到是一旁黑壯的楊老二又一口白酒下肚,酒氣上湧,他重重的把酒杯一放「哥,你到是說說,沒錢回去過年我嫂子肯定沒好臉色給你。弄一筆錢,我們也好回去過年!」

「這事我還真這麼想過,我查過那家住在6樓,那單位樓層下面都沒人,上面要到10幾層才有人,還不經常回來,這小區連個監控都沒,我們……」楊老大這人也是焉壞,說了一堆計劃。趁著酒意,三人都變得膽大起來,最後拍闆,決定幹一票三人均分了就走,大不了到時候明年不來這城市了。于是他們策劃的入室搶劫終于變成了現實。

「嗚嗚!」柳曦想求救的聲音變成了嗚嗚聲,dfjstory.com根本傳不出去。手腳被捆綁著,根本無法掙紮,隻能徒勞的扭動著身子。

「老實點!哥幾個就是求財,不想傷人,配合點,包你沒事,不然別怪我們下狠心。」一低沉的男人聲音在耳邊想起,更有一冰冷的金屬物貼上了自己的脖子,寒氣讓柳曦渾身上下都冰涼起來,她害怕再也不敢動彈了。

看著身下的女人已經被嚇得不輕,楊老大滿意的抽回了水果刀。指揮著他弟弟與小陸在客廳裏開始翻找財物。一邊抱起不敢動彈的女人。身材這麼好,居然還很輕,楊老大意外的看著身前的女人。輕薄的短款繡花羽絨服,黑色短裙,黑絲長筒過膝皮靴,真是很誘人啊。

忽然間被男人抱起,柳曦驚叫了起來,掙紮了兩下,想起男人的警告,又停止了掙紮,被捆綁的雙手緊緊擋在胸前,雙腿緊夾的防禦著。好歹男人沒下一步的動作,隻是抱著她進了臥室,把自己扔到了床上。在絲襪包裹的大腿上摸了好幾把才轉身離去。

被男人這樣的撫摸,和老闆或是老公這樣對自己的調情這是完全不一樣的感受。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正在考慮要是男人進一步要侵犯強姦自己,該如何反抗,又無能爲力困擾的柳曦聽到房門關上的聲音總算是松了一口氣。想到老公還沒回來,自己會不會被歹徒傷害。一顆心又揪了起來……

如果你擔心某種情況發生,那麼它就更有可能發生。這就是讓人不喜歡又偏偏存在的墨菲定律。沒多久,在客廳翻箱倒櫃的三人,忽然聽到了屋外傳來了敲門聲。

蘇浩,柳曦的老公回來了。不過,敲了幾聲門,沒人開門,蘇浩別開始找鑰匙了。自己的老婆冬天也穿得很少,因爲辦公室到汽車到家裏,基本也沒什麼吹風的可能。她會定時把臥室的空調打開回家就能享受的,估計在臥室聽不到聲音吧。

然後,蘇浩打開了門。再然後,就是從門邊被三個男人偷襲了……其實一來蘇浩根本就是一文化人,沒什麼體力,二來被刀抵著,也沒什麼反抗的動力,三來,對面三個男人都是精壯漢子。至于呼救,這麼短的時間內雖然發出了些聲音,也隻是讓臥室裏的柳曦聽到了而已,傳到外面也沒用,因爲這單位根本上下都沒人住。

蘇浩可沒柳曦的好待遇,不但被捆成一團綁到了客廳餐桌邊上,眼嘴都被封住,還被一頓暴打,再也沒了動靜。

見到男主人被制服後,紅眼的三人這才安心了下來,緊張的氣氛一過,人就開始放松起來。

「老二,老三」按照之前約定的暗號,楊老大開始下一步的安排。「老三,你在外面看著,把他們隨身的包都搜一遍,有動靜喊我們。我們到臥室去搜搜。」「好」小陸也沒多想,就答應到。

楊老大兄弟倆人進了柳曦的臥室。這次感覺又不一樣,因爲空調打得太高,剛劇烈運動過的兩人在臥室裏又翻找了一頓,更是覺得渾身火熱。看著飾物金器之類的已經到手,兩人望著大床上被捆綁手腳無力反抗的黑絲長靴美腿漂亮少婦時,忽然間雞巴都硬了起來。兩人相對視著,不愧是親兄弟,心意相通,兩人居然都從對方的眼裏看到了淫欲。

「哥,搞不?」「媽的,搞了,這麼好的女人哪個浴室能日到?」兩人短暫的交流很快得到了統一。兩人開始脫起衣服來。

一般視力不行的人,聽力就特別的好,比如瞎子,當然也適用于被眼罩套住眼前一片漆黑的柳曦。本身就擔心著屋外被制服的老公安危的柳曦居然聽到了兩個男人要強暴自己的討論聲。

她發出了嗚嗚的尖叫聲,一邊拼命的掙紮的向床角躲去。

可惜,她很快就被男人抓了雙手拖回來,她拼命的試圖用雙腿去蹬踢時,「啪啪」的兩聲,她被人狠狠地抽了兩次耳光了。此從出生起來第一次被人這樣無情的毆打,火辣辣的面頰傳來了麻木的疼痛,甚至耳朵也似乎出現了耳鳴。柳曦崩潰了,她發現了痛苦的嗚咽聲,卻被徹底的打去了反抗的意識。她痛哭的抽泣著卻老實得再也不敢動了,即使男人開始解開自己雙手雙腿的繩子,也沒敢再動彈。

很快,柳曦就被兩人脫去了衣服和內衣。「哥。找把剪刀來,內褲剪了吧,這絲襪長靴不脫了,看著太刺激了,我雞巴都要爆了」「有道理啊」楊老二將柳曦雙手反捆過來,柳曦流淚著配合著男人的捆綁。楊老大找到了梳妝台裏的剪刀,隨著絲襪和內褲被剪壞撕扯掉,柳曦覺得自己最後的防線也被攻破了,她認命死心的仰面躺在床上等待著男人的性侵。

這時房門被打開了,小陸在外面聽到了屋子內的動靜,開門走了進來,卻是看到了光著身子的楊家兄弟把白羊一樣隻剩下長靴的女人按在床上準備性侵。

「靠,我們不是說好了,就搞錢,不傷人不劫色的嗎?你們在搞什麼飛機?」小陸急了。

「媽的,這麼漂亮的女人不搞你還是男人啊?」「是啊,來不,一起輪了。」

三人爭執了好幾分鍾未果,最後楊家兄弟箭在弦上,也懶得再說服小陸。

「不來你就在客廳看電視去吧!分錢時少不了你的!」「是啊,你小子有毛病吧,這麼個美女你都不動心!」

「你們!得,老子回去了,你們看著分,少了我就當以後不再認識你們兄弟倆!」小陸終究年輕人,一氣之下出了臥室,沒多久就聽到撲通一聲的關門聲……

楊家兄弟相互瞪了好幾秒,「得了,大哥,我去看看,這小子驢脾氣上來了好像真走了。」

楊老二爬起身來,在柳曦的絲襪美腿上揉捏了幾下,出門一看,果然小陸已經跑了。楊老二心裏記掛著美人,再也按奈不住了,又跑回了臥室,這回連臥室門也沒關了。

隨著最後的希望剛出現又消失,此刻的柳曦已經完全絕望了,就當被狗咬兩口吧,柳曦盡量的說服著自己。此時楊老大已經撲了上來,一面親吻著美少婦潔白的脖子,兩手伸向了兩顆豐潤的雪乳,乳峰很大,男人的大手一手一隻還沒抓滿,滑膩的感覺讓楊老大很是舒坦。他在邊上玩弄少婦酮體時。楊老二也回來了,他心急抓起女人的長靴分開兩腿,跪坐著直接就將肉棒頂向了柳曦的肉穴。

毫無前戲的還沒驚嚇過度的女人的陰道是幹燥難進的。楊老二的肉棒塞了好幾下,都沒進得去,到是頂的柳曦疼痛的嗚嗚呻吟,自己的肉棒也隱隱有點疼痛。「哥,這……」「媽的。你是初哥啊,不知道去找潤滑的阿」「對了,剛翻床頭櫃時,好像還真有見過貌似潤滑油的東西」楊老二翻身去找了過來。

「唔唔」楊老大也不放松,已經一口叼住柳曦的玉乳使勁的吮吸著,一手用力的搓捏著另一個碩大的乳房,使勁的讓它變幻著各種形態。

上身的性器官被男人如此的刺激玩弄,柳曦發現自己的身體已經開始産生異樣的感覺,但隨著塗著潤滑油的手指插入自己肉穴,並開始摳弄時,這種成熟女人身體對性的自發迎合就更加的強烈了。

「我這是在被強姦,我要控制自己的情緒,怎麼能産生快感呢?」柳曦拼命的對自己鼓勁著,用力的不去感受男人對自己肉體的玩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