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妓奇緣

丈母娘下身看起來象什麼都沒穿一樣,只有一根鉛筆粗細的彈性半透明丁字褲橫向緊束在丈母娘隆起的小腹上,嵌進丈母娘下腹部白皙豐滿的肉裡,丁字褲在丈母娘肚臍下方系著一條同樣粗細的縱向半透明丁字褲,向下兜住丈母娘的大肥屄和整個會陰部。

丈母娘終於叉開雙腿,於是看到了丈母娘幾乎是全裸的下體:一小叢黑色的恥毛被窄窄的丁字褲分成左右兩邊,雪白的小腹、半透明的丁字褲和黑亮的恥毛組成色彩鮮明的圖案,隆起的恥骨下方皮膚的顏色就深得多,丁字褲深深勒在丈母娘那兩片帶著一圈濃密軟毛的肥厚屄唇中間。

丈母娘半彎著腰,胸前垂著的一對沉甸甸的籃球般肥碩巨大的乳房不住的左右晃蕩,剛開始還只有一點點動,但隨著丈母娘動作越來越快,她自己也心思蕩漾起來,丁字褲緊緊勒在她的大肥屄裡,摩擦著她敏感的陰蒂。

那隆凸得像小山似的陰阜,都整個暴露無遺,連陰阜中的深溝都可看得一清二楚。尤其半透明三角褲,不止使烏黑的大肥屄毛隱約可見,這件粉紅色的小三角褲實在也太小了,丈母娘的陰部又特別隆凸豐滿,屄毛又特別多,甚至已跑到內褲外部四周蔓草叢生了。那大肥屄鼓凸凸的,若把大雞巴肏進去,不知有多舒服。

丈母娘被我的一雙手上下攻擊,全身一陣顫抖,粉臉羞紅。

我輕聲說道:「媽,我們到房間去聊聊好嗎?玉蘭,你和二牛也一起來吧,二牛,我們一起和你媽媽還有外婆玩火車過山洞。」

二牛一聽樂的跑到廚房,將羞澀的滿臉通紅的母親拉出來,說:

「媽媽,我們大家一起玩火車過山洞了。」

「嗯!大家一起玩,羞死人了。」丈母娘此時羞得連話都說不出來。這也難怪,她活到五十三歲,雖然和二牛亂倫肏屄,但是和自己的女兒一起陪男人肏屄還是第一次,自然心中是又羞又怕。

我用手半抱半摟的拉她走入房間,將她扶到床邊坐下。雙手把她摟在懷裡,吻著她的嘴唇,丈母娘被我吻得渾身冒火。

我邊吻邊用手拉開她洋裝背後的拉鍊,再拉下乳罩的鉤扣,連同洋裝拉了下來,丈母娘已變成半裸了。

我看她的皮膚白嫩的尚無皺紋,雙乳肥大稍稍下垂,兩粒褐紅色的大乳頭,乳頭下微微現出許多的小孔,那是授過嬰孩的奶而留下來的痕跡。

我目光落在丈母娘緊身T恤裡面那壯麗的乳房及三角褲內鼓漲陰部上,盡情地飽覽著丈母娘誘人的曲線和那黑黑的大肥屄毛及又凸又隆的大肥屄。只見自己雪白的大腿及鼓脹的大肥屄完全暴露在阿德眼前,尤其陰阜隆凸得像一座小山丘,那形狀真是蕩人心魄極了:半透明三角褲,猶如沒穿一樣,不僅可以隱約見到那個大肥屄,更使暴露在外的大肥屄毛更增加了性的誘惑力;屄毛濃密地延伸到小腹,如絲如絨地覆蓋著那如大饅頭般高凸起的陰阜,扣人心弦。用手指把肉片用力地分開,從裡面流出大量的粘液。大肥屄更裂開,裡麵粉紅色皺褶括約肌,發出濕潤珊瑚色光澤,正一張一合地蠕動。

丈母娘下身只剩下一條小小的粉紅三角內褲緊緊的包著她的下體。她兩腿之間隆起一個形狀優美的小丘,上邊露出整個肚臍,後面露出兩瓣肥胖寬厚的巨型屁股。內褲一下就被翻到大腿處,凸起的小腹下方露出一叢黑糊糊毛茸茸的恥毛,肥胖寬厚的巨型屁股上的肉在顫抖。丈母娘的幾處隱私部位都已經不再隱私。

丈母娘慢慢撩起她身上的短襯裙,露出了她的三角褲,蜜汁又從她黑糊糊毛茸茸的大肥屄流了出來,她能感到它們把她的內褲淋的更濕了。

丈母娘帶著挑逗的眼神,將身上的透明睡衣往上撩起,露出豐滿的乳房。丈母娘豐滿肥碩的巨乳隨著呼吸而起伏,乳暈上像葡萄般的乳頭那粉紅色的光澤讓人垂涎欲滴,而下身只有那件只包住私處的小三角褲,隆起的大肥屄,茂盛的大肥屄毛已從三角褲邊緣跑了出來。修長的大腿和肥胖碩大的巨型屁股,在窄小的三角褲包裹下,充滿了十足的性誘惑。

我凝視著丈母娘,一手慢慢的探向丈母娘的三角褲,先是用整個手掌,隔著那一層透明的薄紗輕撫著丈母娘的大肥屄,再慢慢的撐開鬆緊帶,終於摸到了丈母娘那濃密的大肥屄毛,我愛憐的從屄毛往下輕輕的撫摸著。

在她半就半推之下,我把她最後的防線三角褲脫下。只見她小腹突起如西瓜,小腹上生了許多灰黑色的皺紋,肥隆的陰阜上生滿一大片濃密烏黑的粗長屄毛,在那些烏黑粗長的屄毛中,還參雜著數十根灰白色的屄毛。

我感覺到很奇怪的說道:「媽,你的身材除了小腹突出稍大一點外,還真漂亮迷人,尤其你那一大片陰毛好誘人、好性感,我最喜歡屄毛濃密的女人了。等一下我要好好的疼你、愛你,使你得到最高的享受!」

我輕輕的褪下丈母娘這件已經濕透窄小的粉紅色三角褲,我的心跳加速到極點,丈母娘的大肥屄整個呈現在我的面前,濃密的大肥屄毛從小腹一直往下延伸,下面一條裂縫已經濕潤,兩片屄唇微微的張開。我欲念如狂,猛的將頭埋入丈母娘的兩腿之間,用力吸入丈母娘的大肥屄發出的又騷又香的氣味,然後撥開丈母娘濃密的大肥屄毛,把嘴壓在濕淋淋的屄唇上,開始貪婪的吸吮著,並且把舌尖插入我丈母娘的大肥屄翻攪。

丈母娘的內褲濕了起來,粉紅色的內褲幾乎快變成半透明,那塊小布不堪包裹隆起而又飽滿的大肥屄,在大肥屄上擠壓出凹陷縫隙,可以清楚地看到丈母娘那兩片肥厚屄唇的輪廓,表現出無限誘惑。

內褲中間已經濕透,緊緊的貼在大肥屄上,兩片大屄唇十分豐滿肥大,把內褲扯緊到分開兩塊,圓卜蔔的,中間凹下一條縫,將那早以充血膨脹如饅頭般大小的大肥屄的輪廓,火辣辣地印在她的褲底,清晰可見,大肥屄上端有如花蕾般的陰蒂在緊縮的衣料壓迫下顯得扭曲淫穢,兩片大屄唇中間的細縫中還不斷地流出淫水。

這情景刺激得我全身血液沸騰,心臟噗噗地跳著,我不自主的瞪大了眼睛,嘴巴也微微的張了開來,下面的大雞巴開始高聳了起來,雙眼充血地直視著丈母娘的三角褲,著迷似地露出迷惘的神情來,開始來回搓起那昂然直立的大雞巴。

我回頭看見二牛正抱住他媽媽肥胖寬厚的巨型屁股,媽的,原來這時那個二牛的大嘴巴已經湊上玉蘭的櫻唇,跟她纏吻起來,怪不得玉蘭說不出話來,也看不見她在掙扎,可能是給兒子弄得迷迷糊糊,竟然張著小嘴,任他的舌頭伸進她嘴巴裡逗弄。

她的襯衫也已經被他解開了,我替她買的那種前扣式乳罩,現在剛好便宜了二牛,被他很方便就解開了,兩個籃球般肥碩巨大的乳房就被他的手掌摸捏逗弄著,大拇指還不停弄她的乳頭,把她乳頭都弄硬得翹起來,而且慢慢泛紅。

我仔細一看,哇靠,這個二牛甚麼時候已經自己解開褲頭,掏出大雞巴出來,他平時可能鍛練有功,那個雞巴又粗又黑,龜頭特別大,整支雞巴就像一個肥箭頭那樣,箭頭的方向直指自己母親飽滿的大肥屄。

「兒子,不要……不要這樣……你外婆還在旁邊呢。」是玉蘭的聲音,二牛的嘴巴離開她的嘴巴時,她發出抗議的聲音,但卻是那麼軟弱無助,根本起不了作用,當他的嘴巴從她脖子吻下去,吻到她的乳房上、乳頭上,她已經開始呻吟起來。

我看到她已經被人家調戲得淫水漣漣,癱倒在沙發上任人宰割,竟然興奮得心裡撲撲亂跳,像要從嘴巴裡跳出來那樣。

二牛根本不給母親一個喘息的機會,右手伸到她的兩腿之間,我看到玉蘭雙腿還想要並隴在一起,可是他那只右手掌已經摸進她黑糊糊毛茸茸的大肥屄裡,逗弄一陣子,就看到她兩腿慢慢自動分開了,我看見他的手指挖進她的大肥屄裡,還不停摸弄著,而淫水汩汩汩地流出來,滴在沙發上。

二牛突然雙手都摸到她肥胖碩大的巨型屁股上,把她肥屁股捧起來,然後粗腰向她壓下去,屁股一沉,「撲滋」一聲,玉蘭也就嬌叫了一聲,本來無力分開的兩條大腿顫抖著,這時緊緊貼在他那粗壯的熊腰上,細嫩的肌膚就磨著他大腿上的粗毛毛。肏、肏、肏、肏的好!我心裡竟然興奮得歡呼起來,看著玉蘭被自己兒子姦淫、淩辱、糟踏,我心裡卻是異常的興奮。

二牛體力驚人,騎在母親身上就狠抽猛插起來,毫不留情,他那粗黑的雞巴在她的大肥屄裡抽動著,最令人刺激的是,他那個像箭嘴般的大龜頭,每次抽出來的時候,總是把母親大肥屄裡面的嬌肉都帶了出來。

我在旁邊看呆了,剛好二牛這時把媽媽兩腿分得更開,使我可以看見她的大肥屄部位,哇塞,果然每次抽出雞巴時,玉蘭的大小陰唇裡的嫩肉都被翻了出來,肏,今天真是走運,竟然可以看到玉蘭連續被人奸媾成這樣淫蕩的情形。

以前我小時候,聽見大人對我講粗話的時候,說要把我媽媽的大肥屄肏翻出來,我還不懂得是甚麼意思,現在看到玉蘭的大肥屄這樣被自己兒子肏得翻過來擠進去,我才知道這種情況果然很淫褻,也才知道我小時候那個罵我的大人,可能真的想把我媽媽肏成這個樣子,我也偷看過媽媽那肥美的大肥屄,那個大肥屄被人家肏得翻出來會是甚麼樣子呢?

我連忙把自己也脫個精光,一條大大雞巴高高翹起,紫紅光亮的挺立在丈母娘面前,直看得她心中跳個不停,肥穴裡面不停的流出騷水來了,心想媳婦對她說得一點沒錯。我不但英俊瀟,年輕力壯,胯下一條大雞巴,足有七寸半長,二寸左右粗,龜頭像三、四歲小孩拳頭般大,高翹硬挺,青筋暴露,使她心中又怕又愛。

我把她摟抱在懷,一同坐在床邊,一手撫捏她的肥乳和那褐紅色的大乳頭。

低頭用嘴含住另一粒大乳頭吸吮、舔咬著,一手指插入她那兩片多毛、肥肥胖胖的大肥屄肉縫,扣挖的搞弄著,濕淋粘滑的淫水流得我一手。

丈母娘被我摸奶、吸咬乳頭及扣挖大肥屄,三管其下的調情手法,弄得渾身顫抖、媚眼如絲、紅唇微開的呻吟喘息,周身火熱、酥麻酸癢集於全身,欲火如焚難受死了,連忙按住我的雙手道:「少爺,請你停停手!我被你弄得難受死了!」

「媽,你是那裡難受呢?」我推開她的雙手,繼續摸弄。

「我……羞死人了……我不好意思說嘛!你知道……還故意逗我……」

「你不說,我怎麼知道呢?我親愛的媽!」

「你真壞死了!我被你挖得癢死了!我要你……給我……」

丈母娘嬌羞得說不下去了,一隻玉手握住我的大大雞巴套弄起來。「哇!」

好粗好長,一把都握不過來,真像條燒紅的鐵棒一樣,又硬又燙,嚇壞人了。心想,等一下被我插進自己的大穴裡面,不知是何滋味我知道眼前這位中年美婦,被自己那一套高超的調情技巧,已挑逗得難以忍受了。於是把她推倒在床上,使她的肥臀靠近床邊,雙手挽住她肥潤的大腿向兩邊分開,自己則站在她的雙腿中間,來一個「老漢推車」的姿勢,挺起大雞巴對準她紫紅色的肉洞,腰部一用力,「滋!」的一聲,一條七寸半長的大雞巴齊根沒入,大龜頭直頂到她的子宮口。

「哎呀!頂死人了……我真受不了……啦……」

我感覺她的肥穴,不像其它所玩過的婦人的穴那麼緊小,比較寬鬆一點,可能她已生產過幾個子女了。

「媽,你生了幾個小孩了?」

「我生了三個小孩了,你問這個幹什麼?」

「難怪你的肥穴比玉蘭的松了一點。」我輕抽慢插的回答。

「是不是你嫌我的大肥屄不好,不如你的意呢!」

「沒有!媽請別誤會,雞鴨魚肉各有各的美味;穴也是一樣,各種型式的穴也有各種不同的滋味。我覺得你的肥穴裡面,包住我的雞巴蠻過癮也很舒服,尤其是浪水還真多哩!」

於是開始變化各種抽插的方式,直得丈母娘扭腰擺臀,上挺上搖,口裡淫聲浪語的哼叫,淫水像缺了堤似的,一直往外猛流,從屁股溝一滴一滴的流到地上。

「啊!你害死我了……親丈夫……哎呀!我要飛了……」她的叫聲越來越大,騷水越流越多,全身顫抖,媚眼半睜半閉,汗水濕滿全身,粉臉通紅湯態撩人,尤其雪白肥大的粉臀不停的搖擺上挺來迎合我的抽插。

我低頭看看自巳的大雞巴在大肥屄裡,進進出出的抽插時,她那兩片多毛的肥厚大陰唇,及紫紅色的兩片小陰唇,隨著大大雞巴的抽插,翻出縮入的,真是過癮極了。再看她粉臉含春、目射欲,那騷媚淫湯的模樣,想不到這位比自己母親年紀還大幾歲的婦人,還真使自己銷魂蝕骨,迷人極了。

我看得心神激湯,大雞巴在她肥穴裡猛力的抽插,又翻又攪,又頂又磨,肏得她大叫。

「唔……大肥屄親媽……你的肥肉屄……好緊……使我好舒服喲……哦……你的花心……吸得好妙……哼……夾得好爽……喔……我全身都……酸……酥酥的……嗯……」

丈母娘見到我對她那迷戀陶醉的神色,內心淫浪騷蕩的她,為了讓我更舒服,極盡可能地用她所有柔媚嬌豔的女人本能,盡情地施展著,只見丈母娘媚眼橫飛、蕩漾春色,雙腿緊緊夾著我的背,不停地搖動,白嫩豐肥的玉臀,前後左右地拋挺承迎著,像一層層波浪般地扭擺著,全身嬌軀的細皮嫩肉不停地抖顫著,浪哼不已地呻吟著道:

「唔……大雞巴女婿……親答答……媽這樣操……你舒服嗎……嗯……大肥屄……要讓你……更爽……哎呀……冤家……你頂得……好狠……唔……大雞巴的……好女婿……媽的親丈夫呀……啊……大肥屄美死了……媽的大肥屄……要被你……插穿了……真爽……好美……樂死媽了……啊……又操到媽的……花心了……媽的大雞巴……親丈夫……大肥屄今天……吃飽了……啊……媽快升上……天了……媽要被你……操死了……大雞巴……親親……你操得……真好……嗯……」

我見丈母娘這騷浪的模樣,把一切憐愛都拋開,又狠又急地快速插肏著,次次到底,下下直達花心,並道:

「我的親肉媽……女婿操得……不錯吧……大雞巴……操得你……美不美、爽不爽啊……你的大肥屄穴……又騷又浪……又多水……裡面……緊緊夾著……我的大雞巴……使我又爽……又舒服哪……大肥屄親媽……以後要不要……經常讓……大雞巴女婿……操你的大騷屄……好解癢……啊……」

丈母娘浪聲哼道:「嗯……大雞巴女婿……媽的乖寶寶……大肥屄……又美……又爽……啊……頂死媽了……大雞巴……又大……又會操大肥屄……媽以後……永遠會讓……大雞巴女婿……操大肥屄……啊……又操進……媽的花心裡了……哎呀……大肥屄……媽又要……要來了……要命的……大雞巴……親女婿……以後……你是……媽的親丈夫了……大肥屄媽……泄給你……好女婿……親達達……啊……爽死了……」

只見丈母娘滿頭黑柔細長的秀髮都亂掉了,嬌靨紅撲撲地,小嘴兒裡不停地吐出令我血脈噴張的淫聲浪語,媚眼兒裡也噴著熊熊的欲焰,兩隻大腿緊緊夾著我的腰部,玉臀不停地起伏搖擺著,雙臂死纏住我的脖子,小嘴兒不時地索著我的熱吻,高聳豐肥的乳房一直在我胸前搓著、揉著,有時還被我的嘴巴吸著、咬著,一會兒哼爽,一會兒叫舒服,頭也隨著我大雞巴抽送的節奏,有韻律地擺動著。

「操我,操我吧!女婿!操你的丈母娘……」丈母娘狂喊著,每一次的衝刺都使她醉了一般,在我的衝擊下,丈母娘的陰門大開,她從未感受過如此的悸動,與親生女婿做愛,在陰戶內接受我的精液,邪惡的淫行使她更加興奮,我的兩顆小球不斷地撞擊丈母娘肥厚的陰唇,讓她瘋狂地想更張開來接受我,把我吸進子宮。

我狂插丈母娘會吸人的大騷屄,感覺雞巴插入丈母娘陰戶的最深處,每次挺進都使丈母娘搖晃不已,我的雞巴好象火熱的鐵棒,持續地點燃她陰戶內的欲火,兩具汗水交雜的軀體和著歡樂呻吟聲不斷地交戰,二人沉溺在歡愉中,雖然這是亂倫,但卻彌漫著一股畸形的快感。

一下子丈母娘又叫道:「哎呀……大雞巴女婿……你操死……大肥屄媽了……親丈夫……快操你的……大肥屄媽吧……媽好愛你……大雞巴女婿……操媽的……感覺呀……大肥屄……已經……泄三次了……大雞巴……親丈夫……都還沒泄過……媽被我的……乖寶寶……操得魂兒……都飄了……媽的好丈夫……大肥屄……又要泄了……以後……媽的大肥屄……就專屬於……大雞巴女婿……你的了……哎呀……大肥屄媽……又不行了……媽要……泄出來了……啊……」

丈母娘一次又一次地泄了又泄,像個淫蕩的妓女般躺在床上任我插肏,向我求饒著,一大堆騷水、淫水、浪水濺濕了我和她的下體,讓整張床墊都變得粘糊糊的。

我在丈母娘身上盡情地蹂躪、奸插著,任意享受著丈母娘的美麗肉體,大雞巴激烈地搗、用勁地操,樂得她昏昏醒醒,急叫嬌喘,香汗淋漓,精疲力盡。

「親丈夫……好弟弟……小乖乖……我被你肏……肏死了……你真厲害……肏得我……好舒服……好痛快……我……啊!……我……又泄了……喔……」

一股熱液直沖龜頭,緊接著子宮口咬住我的大龜頭一收的猛吸猛吮,使我舒服的差點要射精了。我急忙穩住激動的心情,停止抽插,把大龜頭緊緊頂住她的花心,享受那花心吸吮的滋味。

丈母娘已連泄幾次,全身也軟癱下來,除了猛喘大氣以外,緊閉雙眼靜靜的躺著不動,但是她的子宮口還在吸吮著那個大龜頭。

我的身體雖然沒有再動,可是頂緊花心的龜頭被吸吮得痛快非凡。

丈母娘慢慢睜開雙眼,感到我的大雞巴又熱又硬的插在自己的肥穴內,乃是滿滿的、脹脹的。

她輕輕的吐了一口長氣,用那對嬌媚含春的媚眼,注視了我一會後,說道:「小心肝!你怎麼這麼厲害,媽差點死在你的手裡,你還沒射精呀!真嚇死人了!

我還是頭一次遇到你這麼勇猛的男人,我好愛你啊!你得我好舒服!你真是媽的心肝實貝肉!我真愛死你了……小乖乖……「

「媽,你痛快過了,我的雞巴脹得難受死了。」

我欲火快要到達頂點,急需要再來一陣抽插,於是又開始挺動屁股的抽插起來。

丈母娘粉頭搖著,嬌聲急急說道:「小寶貝你……停……停一停……我裡面覺得有點痛……實在受不了啦……」

我只好停止抽插,說道:「親媽,我還要嘛!」

「好……了……好……:你聽我說……」

「好吧!你說……」

丈母娘嬌羞滿臉的說道:「嗯……讓媽給你用嘴舔……好不好?」

「好哇!」

「那你抽出來,媽保證你很舒服,很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