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妓奇緣

她等了好一會,可能奇怪我為何還在原地不動。於是,歪過頭來,看看我究竟想搞些什麼。我把嘴角向她呶了一呶,示意她跟她兒子口交給我看。

只見她把頭轉回去,但由於角度上的關係,我只看見她部份的臉。隱約看見她把眼睛閉上,嘴巴張大,一口就把她兒子的龜頭吸進嘴裡接著便看見她的頭在一上一下,含含啜啜的替她兒子口交起來。

我看得興奮極了,忍不住立刻提槍上馬,一下子便把自己的陽具捅進她的陰道裡。誰知道剛開始操,就發現由於角度上的關係,我是沒法一邊操她,一邊很清楚觀看她們母子口交情形的。如果我要看得清楚,我必須把上半身傾向外面,再歪著頭才可以。無奈這姿勢實在太累人了,我嘗試這看了一會,就已經感到吃不消。

於是,我只好操她一會,側身看她口交一會。體力消耗特別大,不過相對比平常也刺激了許多。由於我很快就在她陰道裡射精了。所以,射精後也並沒有感覺到特別的累。

我雙手按在她背上,噓了幾口氣,休息了一會。感到自己的陽具逐漸變軟,並慢慢的從她陰道裡滑了出來。

我踏出浴缸,坐在馬桶上休息。轉頭只看她正吐出她兒子的陽具,也正回過頭來望我。我看見她目光散亂,臉上飛紅,鼻孔和嘴巴同時微微的一張一合,牙齒咬得緊緊的,一看便知她還沒有「吃飽」

我順手抓起兩條毛巾,把其中一條丟給她說:「來,擦乾身。擦完了帶二牛到我們床上去。」我不等她再說些什麼,就用毛巾擦乾身體,走出浴室。

不一會,我和她們母子倆,三個人就全都赤裸裸的站在床邊。我自己先往床的右邊躺下來。抬頭望向她們母子倆。

我看見二牛那根陽具,經他媽媽吹過後,比我當初看見它時大了幾近一倍那個龜頭簡直就像粒柳丁,而莖身就像甘蔗那粗我跟自己的暗中比了一下,心裡實在不是味道唯一比較安慰的是他可能因為過於巨大,所以沒辦法完全充血。因此我這根老鳥,雖然體積上是輸了許多,不過論骨氣,看來應該還是我的比較硬朗。

我再看馮玉蘭,只見她一手指著床,一手輕輕推了推她兒子說:「乖,到床上躺好。」說完,母子倆便一起在我身邊躺下。不知道她是有心還是無意,反正她就睡在中間,讓我跟二牛一左一右的夾著她。我們三個誰都沒有動,一起愣愣的躺在床上好一會,最後還是我先忍不住,用肩碰了碰她的肩膀,暗示她跟她兒子玩給我看。

原本,我還以為她會矜持一下,沒想到她順從得過了火,竟然連什麼前戲的動作也沒有,就一個轉身連爬帶攀的,使出一招烏龍擺尾,蹲跪在她兒子身上。

緊接著,便聽見二牛怪叫一聲:「嗚……嗚……火車鑽山洞」,同時感到整張床突然震盪起來到我定神一看時,她已經坐在二牛兩腿之間,屁股不停來回擺動,做著划艇似的動作了

我暗叫一聲:「慘」

本來打定主意,剛才在浴室無法盡情觀賞到她們母子口交,這次非把兩人亂倫性交的過程,從頭到尾看他個澈底。哪知道兩人一上場,就馬上開弓射箭,真刀真槍的幹起來,害我看不見插入時那最精彩的一刻

我實在很想叫她們再重新開始,但想一想,畢竟這是她們母子第一次在我面前幹好事,怕如果我要求多多,萬一破壞了氣氛反而不妙。心裡正不知如何是好之際,忽然聽說玉蘭呀的驚叫了一聲,接著便看見她十分緊張的,從二牛身上站了起來。

我見她神色緊張,也被她嚇了一跳,於是趕緊問她說:「怎了?」

她轉頭看著我說:「人家……人家今天危險期,忘了幫他先戴套。」

我這時乘機也站起來,半蹲半跪著,在她臉頰上親了親說:「忘了就算,有什麼關係?我剛剛不一樣也在你裡面射了,再說哪會這巧,一下子就中」

她臉紅紅的說:「你的我當然不怕,可是萬一……萬一是他中了,你說我還用見人嗎?」

正所謂:「一言驚醒夢中人。」本來她不說還好,現下我聽了,反而更渴望看見她自己兒子搞大肚子的模樣。

我一邊強忍住笑意,以免她看穿我的心思,一邊故作姿態安撫她說:「沒事的,別想那多。來,聽話快坐回去。」為怕夜長夢多,給她有機會再作考慮,於是雙手趕緊按在她肩膀上,把一直往她兒子大腿方向壓下去。

她最初搖頭挺腰的說不成,一定要去拿保險套。不過我軟硬兼施,又再說了幾句安撫她的話,手上壓她的力度稍為加強之後,她終於還是乖乖的,一屁股坐回她兒子的陽具上去。

這次我可學乖了,一感覺到她身體往下沉時,我就趕快跪下來,歪著頭把面貼在床上。因此,終於被我清楚看見,她兒子那根東西插入她陰道時那最美妙的一刻二牛的陽具由於相當之粗,插入去他媽媽的陰道時,連同外面的陰唇,也一起被牽引到陰道裡去。玉蘭她上身筆直的坐在她兒子的陽具上,並沒有大起大落的動作。只見她把屁股搖過來擺過去的,擺動了十來二十下,接著慢慢的把身體俯向前,直到她右邊的乳頭湊到二牛嘴上。

二牛這小王八蛋,以前一定跟她媽媽用這種姿勢做過,全不需要人吩咐,就懂得把他媽媽的那顆乳頭一口吸進嘴裡。我見二牛吸起他媽媽那乳頭時,看來相當起勁。看著他一時用啜的,一時又用舔的,甚至見他用自己白森森牙齒,咬住他媽媽那烏溜溜的乳頭,狠狠的往前扯,直把玉蘭那粒本來就又長又大的乳頭,拉扯得更加之長。

照說二牛咬她乳頭的力度這大,她理應會痛才是。但我見玉蘭一臉很享受的神態,不但似乎完全沒痛楚的表情,還自己把身體微微往後,好像嫌她自己的乳頭,還沒有被她兒子扯得夠長我忍不住把嘴湊到她另一粒乳頭上,學二牛一樣,一口把它咬緊,也拚命的往前扯。我跟二牛兩個,一人一邊,好像是在進行比賽,看誰能把玉蘭的乳頭扯得更長似的,玩了起來。

畢竟,我當時的姿態比較吃虧。我跪著一手撐在床上,側著身歪起頭來,才啜到她的乳頭,所以很快頸部和腰都有點酸。於是決定轉移陣地,希望找一個更有利的位置,再重新參戰。

我手腳並用的爬到床尾,看見玉蘭把屁股死死的壓在二牛大腿上,兩瓣屁股肉,還有中間那個又圓又大褐黑色的屁眼,正很有節拍的在擺動著。再看二牛的陽具,整根埋藏在他媽媽的陰道裡,只有陰囊的部分留在外面。我看了一會,覺得沒什麼搞頭。於是站起來,往床頭方向走去,打算看看高角度俯瞰會不會好一些。

由於玉蘭當時正把床搖得厲害,好容易我才到床頭去。我小心翼翼的一腳跨過二牛的頭,穩穩的站在玉蘭面前。我低頭望向她,發覺她嘴巴就離我龜頭前不遠之處。看見她額角冒出著幾點汗珠,陶醉得什麼似的神情,嘴巴張得大大的,情不自禁一下子就把自己的陽具,伸進她的嘴巴裡

她很配合的一口含住我的陽具,幫我吹了幾下,我覺得還算可以。於是兩手揪緊她的頭髮說:「你別動,嘴巴張大就好。」

說完,我就抓住她的頭,用陽具操她的嘴巴不知道是否因為完全由我自己主導的關係,還是看了她們母子亂倫性交的原因,反正當時跟她口交的感覺,相當不錯我揪著她的頭髮,狠狠的只管把陽具往她口腔裡進進出出,說也奇怪,沒多久就感到快要射精。我加快操她嘴巴的速度,又抽插了幾十下,就感到龜頭馬眼口自動鬆開,全身連續抖了幾抖,便已經把精液泄在她嘴裡

我閉著眼睛長長的噓了口氣,再張開眼睛時,看見她把右手的手掌,彎成盤狀,應該是想把口中的精液吐在手掌上。我靈機一動,趕快捉緊她的手,用試探的口吻跟她說:「別吐含著跟二牛親嘴。」

本來,我想她不一定會照我吩咐去做。誰知道她不但非常聽話,把嘴唇貼在二牛的唇上,真的含著滿口我的精液,跟她兒子親吻。還故意把她自己的頭側開一些,好讓我能看見,她把我的精液,吐入她兒子口裡的情形

她剛把精液吐了些入二牛嘴裡,便看見二牛把頭移開,同時大聲說:「我不要吃……」

只見玉蘭用手把她兒子的臉扳回來,一面吞著我的精液,一面用模糊不清的聲音說:「二牛乖,你吃了媽媽就讓你小便出來,好不好?」

二牛聽了好像很高興,張大嘴巴說:「你別騙我喔」

玉蘭有意無意的仰高頭來望了我一眼,然後把頭低回去,把嘴湊到二牛的嘴巴水,慢慢把她自己嘴裡含著那些我射的精液,混著她自己的口水,一口接一口吐進她兒子的口腔裡。

只見二牛一口又一口的,把我的精液和他媽媽口水的混合物,答答有聲的吃進肚子裡。看著玉蘭用口喂她兒子吃我的精液,我心裡有種好奇妙的感覺,覺得這種事情非常刺激,但另一方面有些害怕,隱約感到自己很變態,相當懷疑自己是不是有病想著想著,忽然覺得有些體力不支的感覺。

於是,我慢慢的又跨過二牛,側身半臥在床上,邊看她們母子亂倫性交邊休息。

只見玉蘭坐在她兒子的陽具上,屁股一圈又一圈的搖個不停。她彎著腰,把一對大肉球緊緊貼在她兒子的胸膛上,屁股稍為抬高,頭仰得高高的,全身肌肉都緊繃繃的,嘴裡喘吁吁的,又似嘶叫又像呻吟的說:「嗯……嗯……二牛,媽媽不成了呀……呀……媽媽還是讓你在上面吧」

二牛聽了,隨即抱著他媽媽,也不見他如何用力,就摟著他媽媽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翻身,把不久前還坐在上面的玉蘭,一下子就壓在下面。最難得整個動作過程之中,母子倆的性器官,一直緊緊的連結在一起,配合得天衣無縫。實在不由我不讚歎身為母親的馮玉蘭,果然「教子有方」

二牛這小子性能力簡直駭人看他操起他媽媽的時,哪像是血肉之軀,簡直就是一部人肉打樁機。他那拚命三郎般「拳拳到肉」的架勢,加上臉上傻呼呼的笑容,給人感覺好像要取人性命似的。

一時間,耳邊「啪,啪」的操聲,二牛的傻笑聲,當然更少不了玉蘭的叫床聲,彼起此伏好不熱鬧。

我坐直一點,看見玉蘭的下體被她兒子捅得連裡面的肉都往外翻了,陰毛剃光後的陰阜,被撞擊到紅中帶紫,陰平交道也很明顯腫了起來,連我這個觀眾,也有些慘不忍睹的感覺。

就這樣,我看著二牛狂抽猛插了他母親約大半個小時,一直插得玉蘭全身大汗淋漓,同時又起雞皮疙瘩的,連叫床聲也沒有了,只有嘴裡喘氣的聲音。最後他才把那句「媽,我要小便了」的話大吼出來。

二牛射完,什麼都不管,「」一聲就把他自己的陽具,一下子從他媽媽的陰道裡抽了出來。接著,馬上往床上一倒,用不到幾秒鐘,竟然已經睡著

他把陽具抽出來時,玉蘭似乎感到痛,聽見她「啊」的輕輕叫了一聲,同時本來閉起來的雙眼,一下子都睜開了。我見她皺著眉,伸手往她自己的陰平交道摸了一摸,好像很辛苦的樣子。於是,用手輕輕撫摸著她的頭髮說:「怎了,很痛吧?沒想到二牛這厲害」玉蘭臉上突然露出一種很淒然的笑容說:「這方面他像他爸。」

聽她這說,我心裡當然覺得不是味道。她發覺我神色有些不對,知道她自己說錯了話,趕緊又繼續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惹你生氣的。很可能我比較像我媽,我跟她都……都比較想要,所以……」

我說:「我並不是生氣,只是有一點眼紅二牛那厲害。」

她抓住我的手,把她的臉頰枕在我的手掌上說:「我不騙你,其實你也很厲害每次我都給你弄到……弄到還想要,好像怎樣也不夠的,才會……才會跟二牛……」

我微笑著說:「這世界上,有人貪財,有人貪名。反正這是人之常情,沒什不對。難得二牛他能足滿你,剛才我看你們做時,我也覺得很刺激我不反對你有需要時找他,只是看你被他弄到好像很辛苦的樣子,我心會痛。」

看來我的話很感動她,她親了我的掌心幾下,語氣很感慨的說:「你對我真好二牛他爹對我也沒你對我好」她頓了一頓,忽然飛紅滿臉的輕聲說:「其實,我喜歡……我喜歡做的時候人家對我凶一些,粗暴一些」

我聽了不禁又驚又喜,簡直比大頭家再加我一倍薪水還要高興心想:「以後的日子可有得爽了」

突然,感到她輕輕的拍了我一下,我醒過神來,見她似笑非笑的指著床頭櫃那盒紙巾說:「今天沒蠟燭了,你再不拿紙巾來,弄到滿床都是看你怎睡」

我笑著把一迭紙巾交到她手上,看著她用拇指和食指把她自己的陰平交道撐大了一些,又看見她小腹微微收縮了兩三下。沒多久,一些白白的液體,從她的陰道裡緩緩流出我知道那是她兒子的精液,是她親生兒子的精液

我臉上禁不住露出了滿足的笑容,我心裡暗中對說:「明天一定要記住多買些蠟燭回來。畢竟,現下才是我假期的開始」

第二天,我很快忙完公司的事情,回到別墅,用鑰匙打開門,玉蘭沒有象平時一樣來迎接我,只見二牛只穿著一件三角褲,和一個五十出頭的中年婦女在客廳玩耍。

她彎腰半跪在地上,背對著我,兩腿分開,豐滿的臀部正對著我,觸手可即。

身上穿著短小的碎花短裙,白色的內褲不堪包裹緊繃的臀部。透過白色透明的內褲,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她那兩片肥厚陰唇的輪廓。

 我猛盯著那女人幾乎將短裙撐破似的豐滿渾圓的肥臀以及裙下一雙豐腴白晰

的美腿,那短裙依稀顯露出小的不能再小的三角褲,在肥臀上所擠壓出來的凹陷縫隙表現出無限誘惑,惹得我心神不定胡思亂想,真想趨前把那肥美女人抱住,將那豐腴的肥臀好好愛撫把玩一番。

這時玉蘭從廚房走出來,看見我盯著眼前肥胖寬厚的巨型屁股,下身大雞巴聳起來,羞澀的說:

「杜少爺,這是我媽,她剛從家裡過來,說想看看二牛,所以我就讓她來了。」

那中年婦女回過頭,臉上露出局促和羞怯的神情,不安的看著我叫了聲:「少爺」。

她頭髮烏黑,燙著中年女人才燙的波浪卷,那雙黑白分明、水汪汪的桃花眼甚為迷人,姣白的粉臉白中透紅,而豔紅唇膏彩繪下的櫻桃小嘴顯得鮮嫩欲滴。

她保養的很好,肌膚雪白細嫩,身材凹凸玲瓏,被緊緊包裹在一條開了很高岔的黑色的低胸洋裝內,露出大半的趐胸,渾圓而飽滿的乳房擠出一道乳溝,被纖纖柳腰,裙下一雙穿著黑色長絲襪的迷人、勻稱而又修長的玉腿從裙子的開岔露了出來,大腿根都依晰可見,腳上穿著一雙粉紅色的拖鞋,潔白圓潤的粉臂,成熟、豔麗,充滿著風韻的嫵媚。

她臉上的皮膚白皙而緊繃,但看的出來是做了長期的美容的緣故;肉感的嘴唇上塗著中年女人才用的肉紅色唇膏,她的眉頭緊蹙著,眼角已經有幾條細小的魚尾紋;乳房雖然很大很飽滿,但已經有些下垂,從她薄襯衣下大大的如紫葡萄般的乳頭和巨無霸般肥胖寬大的巨臀可以判斷她已經是經過了生育的中年婦女。

我連忙扶住她豐肥的腰肢說:

「阿姨,別叫我少爺,其實以我和玉蘭的關係,我該叫你一聲媽,你怎麼也算是我的丈母娘啊。」

玉蘭臉上露出羞澀的神情,牽著我的手說:

「老公,你過來。」

我隨著玉蘭來到廚房,她羞答答的悄聲說:

「老公,我想讓媽和我們一起住行嗎?畢竟我們是母女,再說你不是也想嘗嘗丈母娘的滋味嗎?」

我一聽,大雞巴頓時翹的筆直,一把抱住玉蘭猛親,說:

「還是老婆知道疼我,不過我看我丈母娘真的是個風騷性感的尤物,在床上可不好對付啊。」

玉蘭嬌嗔的擰了一下我的胳膊,啐道:

「別說你的大雞巴怕了,我可是對我媽說你的雞巴很厲害的哦。」

我頓時豪氣萬丈,說:

「老婆,沒問題,看我怎麼征服你媽那老騷貨。」

我回到客廳,知道丈母娘已經明瞭我們之間的關係,我的色心馬上起來了,我走到丈母娘後面,細細打量這肥美風騷的尤物。

岳母趙靜怡只有52歲,長得高挑豔麗,尤為突出的是一對豐滿渾圓的大乳房,隨著她的腳步上下不停地晃動,直看得我血脈賁張,恨不能上去把她的衣服脫光,摸她的一對籃球般肥碩巨大的乳房。身材當然是不用說,40肥碩堅挺的胸部、26寸的腰圍及40寸巨無霸般肥胖寬大的巨臀,配上一雙均勻修長的美腿,全身上下每個部位幾乎都是那麼樣地誘人。

她腰肢肥美略粗,胸部和臀部特別發達,渾圓而結實,充滿成熟婦人的性感韻味,尤其胸前一對高聳豐滿的大乳房更好象隨時都要將上衣撐破似的,任何男人看了都不禁產生衝動,渴望捏它一把。

一對巨無霸般肥胖寬大的巨臀,好圓好有肉,一雙肥胖白雪的大腿渾圓豐滿,直令人想好好地摸她一把,趙靜怡那美豔動人的容貌、雪白滑嫩的肌膚、豐滿成熟的胴體以及徐娘半老的風韻,渾身有著一種中年婦女成熟性感的美,散放著母性的媚力。

趙靜怡回頭一看我正盯著她巨無霸般肥胖寬大的巨臀看,羞澀的說:

「月笙,媽打擾你們了。」

我也知道自己失態,趕快說:

「哪裡,媽,你就把這當你的家吧。」

靜怡見到我這女婿居然被自己半老徐娘的風韻誘惑著,自己也不禁十分自豪,她盯著我胯下堅挺的大雞巴,想道:

「這壞小子,連見到丈母娘都這麼氣衝衝的,想做什麼啊?難怪玉蘭居然死心塌地的跟上比自己小近十歲的小夥子,確實有點資本。」

想到自己守寡多年,看著小女婿漲鼓鼓的下身,她只覺得久曠的大肥屄一陣騷動,一股粘滑的淫水流到了大腿上,她禁不住臉一紅,連忙夾緊雙腿。

我伸手摸摸丈母娘巨無霸般肥胖寬大的巨臀,調笑道:

「媽,今天怎麼不和二牛玩火車過山洞了,這麼久不見自己的外孫不想啊?」

丈母娘頓時羞得嫩臉通紅,嬌媚的伸手抓住我的大雞巴,說:

「你好壞啊,真的好粗大的火車,玉蘭說的一點都沒錯,比二牛的還硬啊。」

我一看趙靜怡那含羞帶怯的模樣,知道她已經春心大動,急需男性的慰藉愛撫。於是伸出手去拍拍她巨無霸般肥胖寬大的巨臀,那種富有彈性而且有柔軟感的觸覺,使得我心裡產生震撼。

我便坐在丈母娘的身邊,一手摟著她的腰,一手伸放在她那雙籃球般肥碩巨大的乳房上撫揉,只覺得入手軟如饅頭但還有彈性,胸前一雙籃球般肥碩巨大的乳房豐肥挺脹,雖然她己生過一個女兒!又毫無衣物加以襯托,還是顯得那麼高挺聳拔,峰頂上挺立著兩粒緋紅豔麗似草莓般大小的乳頭,隨著呼吸一抖一抖的擺動著。

靜怡長得嬌豔如花,雪白的脖子和胸肉都露在外面,肌膚細嫩,雙乳肥脹豐滿,有如蛇般的肥腰,大肥臀是豐滿圓潤,粉嫩的大腿也露在外面,雪白如雪。

靜怡被我看得粉臉飛紅,忙把臉垂下,無意間瞟了我下體一眼,在這一瞥的剎那,眼光卻溜到了我身著的牛仔褲的胯間,正好瞧在我那腫腫的、鼓鼓的大雞巴上。

她心中一震,下體不由得一陣騷癢,大肥屄裡溢出一股淫水。

靜怡雪白如凝般的肌膚,微透著紅暈,豐腴白嫩的胴體有著美妙的曲線。籃球般肥碩巨大的乳房高挺著,頂著一粒葡萄熟透般的乳頭,見她嬌豔美貌,遮著胸前的玉手無法完全掩住的籃球般肥碩巨大的乳房,肥胖寬厚的超級肥屁股,讓人感到肉欲的誘惑。她雖已近中年,但身裁併不差,反而更增添了一份成熟的風韻,豐滿肉感的胴體,細滑的肌膚,嫩得幾乎可以捏得出水。

我進一步將手伸到裙擺下插入三角褲內摸到了她的屄毛,「哇!」好濃密好粗長的屄毛。

下面是平滑的小腹,在那既豐滿又白嫩的大腿交界處,毛茸茸的烏黑屄毛叢生,三塊微突的嫩肉,中間一條大肥屄,真是美妙無比,她的大肥屄外有著濃密烏黑的屄毛,兩片肥飽的屄唇已硬漲著,中間一條深深的大肥屄早已騷水氾濫,摸在手上是如此的溫溫燙燙,濕濕粘粘的靜怡圓圓凸出的小肚子象兩隻大乳房一樣一路走一路晃,肥胖寬厚的超級肥屁股因為生育過變的非常肥碩,小腹下沾濕的屄毛粘在一起,最絕的是她的大肥屄下面露出一個紅潤的屁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