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姐與我

不一會,就把堅挺的小弟給插了進去。這次表姐就沒像昨天那般痛了,也不像昨天那樣難插,滑滑的,熱熱的感覺,決非是雙手能比的上的。

我用力的抽動著,說也奇怪,從來沒做過的我,竟也會這般的動作,我想真的是動物的本能吧!

只見表姐的眉頭皺著,但卻又不時發出了好像很舒服的喘氣聲。

表姐越是喘,我越是插的更深,摸著表姐的乳頭,硬硬的就像個粉紅色的櫻桃,真想一口吃下去。

抽動的快感越強烈,表姐也喘的更厲害,就在我們抱的緊緊時,我射了進去,一陣陣的快感隨著所射的精液而逝,但表姐似乎還有那種餘韻,仍喘著氣呢。

就這樣,我與表姐約一個禮拜會做一次,表姐也叫我不要再叫她表姐了,就直接叫她小璇就行,我也覺得這樣比較好。

漸漸的,我跟表姐也學起了A片中的一些招式,每次都搞的翻來覆去,不管是口交也好,各種體位也好,但總是互相都能達到快感。

本以為跟表姐的做愛已是最爽快的事,沒想到後來卻更另我為之振奮呢!

話說我與表姐……喔不……是小璇姐姐……(煩……就叫璇吧)做“愛”作的事,也有一段時間了。

平常表姐(還是叫表姐比較習慣……呵)就教我功課,若是考試考的不錯,那天晚上也會和我一起做說,就好像以前看過的一部A漫畫,名字叫啥我忘了,內容就是那個家教女老師用身體來教學生,若是教會一題,就讓她搞一下。

呵呵……沒想到表姐竟有點神似。

時間也過的很快,一個學期馬上就過了,寒假前本來說好要馬上回南部的,結果又拖到了快過年才回去,原因無它,難得可以和表姐整天一起嘛,我怎會放棄這大好機會哩!

說到這,我就覺得我實在是好狗運。和表姐前幾次做都沒戴套套。後來發現射進去會有頗大的機會“得分”說,結果就很緊張,還好表姐也沒怎樣。

我後來就常研究了說女性計算危險期的方法,哈哈,不是我在臭屁,不管啥基礎體溫啦,前後計算啦,……等的,我可都是瞭若指掌,只要是在危險期前後都會戴上套套說。

嗯……接著說下去,回南部前幾天,表姐說要和她那幾個死黨一起去東部玩,問我要不要去,廢話,跟一堆女生去玩,哪有不去的道理嘛。

我就整理了東西,跟著表姐她們一起出發了。

表姐那兩個同學,我之前有提過,有一個蠻可愛的;另一個就很有女人味,其實我都蠻喜歡跟他們在一起的。一個叫小慧,是比較可愛的;另一個叫瑜苓,就是比較會打扮的,女人味十足……

大一就不知道有幾拖拉庫的人在追。

(比起表姐,我姐可是兩者兼備,不是用拖拉庫可以計算的!呵呵。)

不過這兩個還不跟我一起去玩啊……哈哈,年紀小還是有好處的啦。

我們就預定要去花蓮和台東玩,先到花蓮汎舟,再到知本洗溫泉。

從台北走蘇花,一路上風景優美。

(哇靠!Sorry……差點把這邊當Travel版了……)

那晚住花蓮一家好像很有名的飯店,四個人一起住。我跟表姐睡一張,小慧跟瑜苓睡,本來要去逛花蓮市區的,結果晚上在下雨,只好作罷,待在房裡看電視打牌。

玩沒多久,小慧說要先洗澡,我一聽,簡直就有衝動想跑去看說。不過都是人,說實在的要看也是很難,沒想道小慧還沒進浴室就把衣服脫的剩內衣褲,害我不得不把身子縮進被窩。

我看她們大概是沒把我當男人吧……(呵……這樣也好……)以為我還年紀小說……

我看到表姐在瞪我,叫我不要看的樣子;我聽到浴室裡淅哩嘩啦的水聲,我的腦子裡簡直就是充滿了一堆女人身體的想像圖,真是快受不了了。

小慧洗完出來,瑜苓又接著進去,她更誇張,洗完澡出來只披著浴巾,我簡直是鼻血都快噴出來了,隱約可以看到浴巾內的雙峰。她的乳房看的出來是比表姐大說,好想過去摸摸。

我就看著瑜苓,她好像看到我在看,不太好意思,拿了衣服又回浴室換,表姐大概是不太爽,手伸進棉被捏了我一把,好痛!

不一會表姐洗完出來,好像是故意要給我看,又沒穿內衣,只有一件襯衫加內褲,看的我直想跟她做愛。

我洗完澡後,又跟她們玩了一下牌就要睡了,熄了燈,等她們兩個睡著,我跟表姐說:「姐,妳好壞,故意引誘我嘛!」

「哼!誰叫你這小色狼一直盯著別人看,她們都把你當弟弟說!你要看也只能看我嘛!」表姐臉紅紅的說。

我忍不住把手伸進表姐的衣服內,開始上下的揉動。

「斌,不要啦,你不怕被看到喔!」表姐小聲的說。

「不會啦,她們都睡了,不會看到啦,小聲一點就好了嘛!」我說。

我不管表姐的禁止,仍然繼續往下撫動,表姐也被我弄的抽動起來,於是我又把棉被蓋著,跟表姐做了起來。

那種旁邊有別人,然後你在偷偷做愛的感覺很爽,一方面又要看她們是不是起來,另一方面又要顧著自己,呵呵……刺激唷!

就在跟表姐做的忘我之際,電燈突然亮了起來,天那!!!!!!!!!!沒想到小慧跟瑜苓都在看。

「你們……天那!!」小慧跟瑜苓異口同聲的說。

表姐則好像羞的躲進被窩中不敢出來。

「啊……這……我……我跟表姐……這……妳們……」我是羞的不知道要說啥才好。

「嗯……咳……沒關係啦……我們早就知道了,妳表姐早就告訴過我們你跟她的關係了,只是不知道你們這麼大膽喔……嘻嘻!」瑜苓說。

「喔……原來表姐有跟妳們說過了喔……」

「表姐,妳真的……有告訴她們喔?」我羞羞的問還躲著的表姐。

表姐探出頭來說:「嗯……說……說過了。」

我一時也不知道要如何,接著又聽瑜苓講:

「沒關係啦……我自己也有做過愛的經驗,所以比較不驚訝,不過倒是小慧,她可是很純潔的喔!這樣吧,我們不打擾你們了,繼續!繼續!」

瑜苓呵呵的笑著。

我這傻蛋竟然就聽她講的,還大起膽子來繼續做……後來索性把被子拿掉,這樣比較好動嘛,表姐起先本來不做,沒想到被我又插了進去,也忍不住的繼續了下去……

就在我又跟表姐做的不亦樂乎天翻地覆之際,我又瞄了小慧跟瑜苓一眼,想說看看她們是不是還在看。

沒想到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她們仍然是在看著我們,小慧好像是又愛看,又不敢看的矇住眼睛,從指縫中偷看,而瑜苓啊……那就別提了,看的跟什麼一樣,好像在看A片似的,害的我又不敢繼續做下去。

(不過我實在覺得我那時沒軟掉算超強了,嘻嘻……)

突然瑜苓臉紅紅的站起來,跑到我和表姐的床前說:

「璇……斌……我……我……這不知道該怎麼說好……璇……我說了妳可別生氣啊!」

表姐點點頭,瑜苓又繼續說:

「看你們做的那麼高興……我……我也……很想做……璇……我可不可以跟你們一起……」

我跟表姐都被瑜苓這種突如其來的一番話給嚇了大大的一跳,不過咧……嘿嘿……我心裡可是暗爽的要死……哈哈哈……可以跟表姐以外的人做耶……只是怕表姐會生氣。

表姐好像被嚇呆了……紅著臉一句話也不敢說,我倒是樂的輕鬆,想說表姐會有何反應。

一旁的小慧我看她已經不行了,純潔的心靈當場就被污染啦……也是呆呆的望著我們。

「璇,對不起啦……我只是一時昏了頭…只是大頭(瑜苓的“某”任男友)上次竟跟別的女生上床,這件事是出發前一天才知道的,我……我……我很久沒做……又想氣他……可是……」

瑜苓低頭啜泣著,有點不知所云,表姐看她這樣……也不忍心……就爬起來安慰她,她們走到一旁,不知道說了些什麼,不一會兒又一起走回來。

「斌,你……你介意和瑜苓做嗎?」表姐問著我。

(天……皮球又踢回我這邊)

「我……我啊?……可以是可以啦……不過表姐妳……」

我小聲的回答著,但是心裡真的很爽,巴不得她們兩個快上床。

記得上次看過一部A片,看到裡面的男主角同時跟三個女人做,害的我一直想同時搞三個,沒想到今天就可以一次玩兩個,我當然是迫不急待咩!

表姐看我好像也不知怎麼辦,就說:

「斌啊……你不介意就好……算是安慰瑜苓嘛……表姐也不會介意的。」

說完表姐就又回到床上,我看著瑜苓輕輕的把襯衫褪下,露出雪白的肌膚與柔軟的乳房。

我差點沒鼻血流盡而死,瑜苓也爬到我們床上來,溜進我們兩人的被窩中,頓時我就聞到一股跟表姐不同的女人香。

瑜苓不愧是熟手,一上床完全像換了個人似的,整個熱呼呼的身體壓在我身上,我的小弟直挺挺的頂著她。瑜苓在吻過我後,開始用手輕輕的撫動著我的小弟,那種感覺很舒服,漸漸的她往下吻過去,慢慢的靠到我的下方,用舌頭緩慢的舔著,就像在品嘗東西一般的,慢慢的,輕輕的,把我弄的不自覺的哼出聲音來,直想趕快插進瑜苓的小蜜穴中。

表姐看我舒服成那樣,好像有點不是滋味,也靠了過來,坐在我的胸前,要我舔她的蜜穴,這時我看兩人都已經放開了道德的枷鎖了吧,浪的跟什麼一樣。

而一旁的小慧仍偷偷的看著。不一會兒,瑜苓也起身,扶起了我的小弟,對準了她的蜜穴,開始一陣陣的抽動。

那股滑滑的、溫暖的感覺,讓我真是爽翻了天。

表姐這下也不甘示弱,開始舔著我的身體,並叫瑜苓要起來換人了。

(天那!我好像變玩具了!)

瑜苓才一起身,表姐又接著讓我插了進去,絲毫不得一刻休息。

瑜苓細聲的問我,想不想也舔舔她的蜜穴,哈……我當然是義不容辭的答應啦……

瑜苓的小蜜穴跟表姐的稍稍不同,兩片陰唇略顯的寬厚,可能是性經驗較為豐富的緣故吧。

而她的蜜汁舔起來呢,跟表姐也是有差,不是味道上的,而是一種感覺吧,說不上來,就是另一種風味就是。要是有人能有機會像我一樣,一次搞兩個,那應該就知道我的意思啦……呵呵……

不一會兒,表姐跟瑜苓不約而同的開始吸吮,輕舔我的小弟,兩個人的蜜穴都對著我,就像兩盤美味的菜餚等著我慢慢品嘗。

我一舔表姐,就發出一聲,一舔瑜苓,同樣也有一聲嬌瑱,只見她們倆越舔越樂,不時妳插插,我舔舔的,搞得我忍不住了,就在她們倆再一次的“雙舔”時,我射了出來。

沒想到表姐平常一看到我射了就擦掉的精液,在瑜苓眼中看來,卻像是寶般的,慢慢的舔著吃哩……看的我還真是有夠爽的。

表姐大概被她影響到,也用手指沾了一點吃,但好像還是不習慣吧,舔了兩口就停了,不像瑜苓一直吃咧……呵……

這時我又用手插入表姐的蜜穴,不停的抽動著,讓表姐再達到一次高潮,看著表姐興奮的哼著,我心中也有一股滿足感呢!

休習了一會兒,表姐睡了,瑜苓洗了個澡,又跑過來跟我要了一次,這次我全心的對付一個,除了因剛剛發洩過的原因外,專心也是讓我能較久的緣故,瑜苓說我不愧是年青,才一下子馬上又堅挺起來。

我怕吵醒表姐,就跟瑜苓到浴室做,另一張床的小慧也睡了,總不好叫她起來吧。

到了浴室,我又在仔細的觀察欣賞了一次瑜苓的身體,立刻又勾起了我的性慾,又再跟瑜苓搞了將近半小時吧……才上床睡覺。

上了床,看表姐微微的笑著,想必她一定很滿足吧。

我親了表姐一下,才微微睡去。記得那天晚上,我睡的好沉,好香……但是也好累哩……呵呵。

話說昨晚的風流事……隔天早上一起床,瑜苓像個沒事人似的,依然高高興興的。倒是我,表姐與小慧,三人有點不好意思,但看瑜苓那樣,也就不再多說什麼。

我們在花蓮市區吃了早餐。

(順帶一提…那邊有個扁食專賣店…大碗便宜又好吃喔….呵呵…變美食版了)

接著又往台東出發…到了知本…已是當日的下午了。那裡有蠻多旅館有溫泉的說,我們找了一家有大浴池的,就住了進去。

一進到房間,瑜苓就很興奮的準備要泡溫泉啦….還叫我們一起洗…哇呵呵…

沒想到一路上害羞的小慧,不知怎地突然大方起來,一口就答應了,我又可以再看一個女孩的胴體嘍!

說實在的,小慧也不是說不好看,她長的真的蠻可愛的,只是身材稍為差了一點,平常又不太講話,所以老是讓人覺得她冷冰冰的,事實上咧…嘿嘿嘿…待會再說…。

知本的溫泉浴池,有些是那種用磁磚貼的,可以讓四個人一起洗。

待水一放好,瑜苓就已經迫不及待的下去泡了,直說舒服。而我等表姐跟小慧都下去後,才慢慢的跟過去。

嘿..這樣就可一次窺盡三位美女嘍…。

一進浴池…瑜苓就馬上要求說要幫我洗身體…

我當然是求之不得嘛。洗著洗著,當瑜苓摸到我的小弟時,瞬時我整個人都興奮起來。

(其實早就很爽,但現在最爽… 哈哈哈)

小弟挺的直直的,我看一旁的小慧則是瞪著她的大眼睛,動也不動的看著我的小弟弟….

害我更是不好意思了一下,突然表姐從背後將我抱住!哇塞….當場才知道原來抹了香皂,滑滑的乳房,在我背後溜來溜去的感覺,還真是有夠舒服咧。有機會的讀者不妨試試…不錯唷!

表姐好像有意跟瑜苓搶我似的,不停的撫動著,而瑜苓也不干示弱,拿著香皂替我抹著,害我差點射了出來…污了一池春水..呵呵呵…。

我壯起膽子,問一旁看的出神的小慧:

「小慧姐,要不要我幫妳擦背….」

「這 …這…好..好啊…」

小慧羞赧的答應著,並轉過身來,我看到表姐跟瑜苓好像有吃醋吧… 呵呵 …不過她們佔有我兩天了..就讓我"服務"一下小慧又何妨…

我輕輕的抹著小慧的背,她的背部真的是蠻柔的,我一邊抹著,一邊看著小慧,她的臉都紅了,煞是可愛。

我更壯了膽子,將手往前擦,整個人貼在她的背後,小慧似乎嚇了一大跳,可能發覺有一巨硬物正頂著她的背吧,而她的手好似欲撥開又停下,我輕輕的揉動著她的小乳頭,害的她好像快發出了嬌嗔。

嘻嘻….瑜苓看我這樣,好像跟表姐示意了一下,於是兩個人就說:

「你們再泡一下吧,我們先出去了…」

好像有意讓我們兩個在一起….

本來小慧也想起身,但我說要她再泡一下,她也沒講什麼,就讓我繼續下去。

待表姐她們出去後,小慧好像非常害羞吧…悄悄的告訴我:

「斌,這是我..第一次…跟男生洗澡耶…,也是….第一次..看到男生的…身體..」

「斌..我想…我想跟你說一件事」小慧問著我。

「嗯…好啊…妳說說看….」我看著小慧本來泛紅的臉更是紅潤…

「我…其實…我還是..還是處女啦…」

小慧似乎不太想把處女兩個字說的很清楚,也許是她覺得不好意思。

(我個人覺得她可能是覺得自己很遜啦…呵呵)

「處女…就是還沒有過性經驗的意思嘛..」我不假思索的說了出來。

「哎唷..你好討厭喔…幹嘛講這麼大聲啦….」

小慧很不好意思的將頭轉過去,接著說:

「這幾天,我真的很驚訝你們都有做過,事實上,我一直覺得這很邪惡,…我看過成人片,大概也知道你們在做什麼,我….我….」

小慧說到這..突然低頭不語。

「嗯…我知道…對妳來說一定很不能接受,表姐有跟我說妳還是很純潔的」我說。

「不要這樣說人家啦…什麼純潔…我只是…只是…不好意思說…」

「不好意思說什麼啊….」

我馬上接著問下去。

小慧低著頭悄悄的說:

「斌,你不要告訴她們喔….其實….其實我也很想體驗一下做愛的感覺….昨天看到你們在做,我的身體有一種奇怪的感覺,說不上來…雖然我看A片會覺的噁心,但你們..卻會讓我興奮….」

「嗯…嗯…」

我聽著小慧說,不自覺的開始摟著她。

「斌…我的…我的那邊會溼溼的…就是想要吧….斌….你…你能為我做一次嗎?」

「嗯…既然是小慧姐要,我當然義不容辭嘍!」

我高興的答應著,心中更是暗爽哩!

這時小慧抬了頭起來,害羞的望著我,我也情不自禁的開始吻她….輕輕的撫動著她的身體。

小慧真的是個完美無暇的處女,當我的手碰到她的私處時,整個人都抽動起來,不時發出細微的嬌嗔聲。

由於經驗也蠻多了,我開始輕咬著她的耳垂,好像是她的另一敏感帶吧,邊咬著邊摸著,使的小慧抱我抱的緊緊的,害我差點喘不過氣來咧。

我將小慧抱起,讓她坐在浴池邊上,我開始舔她的小蜜穴,果然是一陣處女香,連流下的汁液都是不同的味道。

小慧已經不行了,開始大聲的發出叫聲,使得表姐跟瑜苓都跑了進來。

「斌,你好差勁喔,怎麼可以趁我們不在對小慧亂來呢!」

瑜苓開玩笑似的板著臉說..

「斌,對啊…你不可以對小慧亂來啦…人家可是很純潔耶!」

表姐也這樣說著,但我看她們似乎有某種共識,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著。

「不是…不是…妳們別誤會….是…是我要斌做的。」

小慧極力的為我辯解….

「看來小慧妳也抵檔不住斌的魅力吧….看到男生強壯的身體..沒有反應才奇怪呢…不過小慧是第一次吧,….要忍耐喔…」瑜苓緩緩的說著,

「對啊,對啊…小慧啊..妳就先出來吧…我們幫妳嘛..讓妳不會難過」

表姐也跟著說。

看來她們果然有某種共識,害我覺得我真的很像她們的玩具耶….。

小慧點了點頭,披了浴巾就出去了…剩下我在那邊。

「斌,還愣在那邊幹嘛…快點出來…你是男主角耶….不要讓我們的女主角等太久喔」

瑜苓催促著我,….不一會兒…我走出浴室..她們不知在跟小慧說些什麼,我猜是面授機宜吧…。不一會兒….表姐說話了:

「斌,我們問過小慧了…的確….看到你不心動就不是女人,雖然表姐我不想把你跟別人分享…但是小慧跟瑜苓都是我的好友….我..我不會在意的。小慧是第一次,你可要溫柔點,別把人家弄痛了,不要像你跟我的第一次一樣…」

表姐有模有樣的訓著我,我只有回答"是..是"的份,一旁的小慧看得也不由得嗤嗤的笑了起來…。

一旁的瑜苓則在床上鋪了條大毛巾,並拿出一瓶嬰兒油,我看她們要小慧躺好,並將嬰兒油要小慧擦在她的陰道上,接著就是我表演了…。

「小慧,第一次有點痛…但是以後就會很舒服嘍…」瑜苓告訴著小慧…。

「斌,你要先溫柔的對小慧喔…才能跟她做… 知道嗎!」

表姐也在一旁諄諄教誨…哇咧….我真的是像玩具一樣。

我上了床,開始慢慢的吻著小慧,由上往下,輕輕的舔著,小慧也由興奮到嬌嗔..一步一步的往上升至高潮,我吻著她的大腿內側,由裡到外,看著她的蜜汁潺潺流出….

我將些許嬰兒油塗進陰道兩旁,慢慢的..將我的小弟插入,一剎那,小慧痛的叫了出來,我慢慢的一進一出,並輕柔著小慧的乳房,吻著她的唇,小慧漸漸的能感受到高潮,臉上也漸漸的露出享受的表情。

「喔…斌,…你…你輕一點…會..會痛….」

小慧說著,並參著一點嬌嗔。

「好…我慢慢來…」

我慢慢的再次滑入…其實我的小弟上有血…看起來夠噁的…還好瑜苓聰明,先鋪了條毛巾…不然一床的血…隔天旅館搞不好會以為發生兇殺案咧..。

小慧的第一次很快的就達到高潮了…我的背都被她抓的有點痛,不過看小慧這麼爽,我痛一下值得啦….

待我與小慧清洗了一番,只見表姐跟瑜苓也蓄勢待發…準備跟我來大搞一場,天…她們以為我是超人啊…。

我略事休息後,跟表姐與瑜苓各來了一次,她們倆似乎要把我吸乾似的,不停的要達到高潮。

我忍耐著不讓自己射出來,為得是想再跟小慧來一次。我叫著小慧也一起來,起先她並不願意,但禁不起我的誘惑,也加入戰局,我依然輕輕的滑入。

這次,小慧的陰道就沒那麼難插了,但仍有些血跡,我努力的幹著,終於將這兩天所剩無幾的精液發洩了出來,瑜苓用舌頭舔著,而表姐跟小慧也沾了點吃,我呢…呵呵 …敬謝不敏啦….。

經過這次的旅行後,回到台北,有時瑜苓跟小慧會到表姐家過夜,當然啦….當晚少不了床上運動,可憐我那時真的是累斃了,每次搞完,隔天必定上課睡大覺。

同學還以為我猛K書咧…..後來小慧跟瑜苓分別有了男友,也就比較少來了。

表姐依然是跟我雲雨,說實在的,跟表姐一起做還是最爽,不知為何,就是最愛表姐的味道嘛…..

記得當年考上大學,瑜苓跟小慧也都來祝賀,瑜苓也帶她的男友來,她男友似乎知道我們這檔風流事,但也不以為意。

當晚我們也玩起了三對二的遊戲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