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美玲的風流史

衛國看看指鑿把屁眼也開大了不少,就用還沒抹幹凈強生油的大手在青筋暴跳的雞巴上擄了幾把,慢慢照美玲的屁眼裡捅了進去,剛剛還瞇著雙眼的美玲被碩大的肉棒刺激的一下連眼白都翻了過去,哈哈,衛國奸笑道,等下我操玩了屁眼,讓你到咱家電動噴水的馬桶上泄個夠!!!現在先讓我的小弟弟給你封上!

廣平一看美玲吃了虧,也不甘示弱,挺槍也把倩玉的屁眼給撐開了,沒想到倩玉早在航空公司上班時就被金髮隆鼻的老外捅過屁眼,來了部隊更被老得硬不起來的淫棍老幹部們用電動雞巴玩過全身所有洞的的老風月高手的屁眼居然是個外緊內松的大窟窿!

裡面的寬敞一點不亞於前面的洞,廣平沒想一拳打在棉花上,只好來回的抽插,磨擦起倩玉的屁眼口,二人不一會也下體發燙,廣平大吼一聲,一瀉如注,一滴不剩地灌進了倩玉的後洞,一頭栽倒,呼呼地牛喘。

到底還是戎馬後代的衛國秉賦過人,駢起中食二指又磨起美玲的陰蒂來,癢的美玲直叫饒命,後面卻夾住衛國的大雞巴,動彈不得,真是滑稽。衛國看看還沒過癮,又揮手叫倩玉爬過來在後邊給自己加磅,倩玉老馬識途地就趴在後面把舌頭伸進衛國的屁眼裡攪了起來!!原來她也會吃豆瓣醬啊?!

廣平大叫吃虧!這下是陪了夫人又折兵,自己把美玲這尤物送人玩了不說,自己還先敗下陣來,又沒哦享受到頂級服務,還是軍隊裡這幫久旱的鋤頭會種地呀!!!雖說不是自己的老婆,可在廣平心裡多少還是有些憐惜的。

美玲就這樣邊扭邊爽的痛樂中達到了又一次高潮,衛國運了一口氣,把沾著穢物的大雞巴又捅進美玲的櫻唇裡,轉了兩轉,一股濃精破管射出,爽的衛國氣貫長虹,汗毛直豎,美玲在閃避無奈再次飲下了老公以外的特種奶茶!!(說來她連老公的奶茶她也沒喝過呢)正應了上海奶茶鋪老闆阿慶同志的一句話:“珍珠奶茶真好喝!!!”

OL美鈴的風流史(5)

下午的培訓算了不用去聽了,美玲在衛生間用滾燙的花灑沖刷著屈辱而淫蕩的身體,陰唇兩側早已紅腫,肉洞上方的陰毛如黃蜂尾巴的形狀一樣,垂下黑細的一綹,還隨著激情未已的陰唇一開一合地翕動。潔白的軀體,曲線妙曼,春潮過後的臉龐,透出粉紅的風情,真是媚眼含春秋波轉,天然剔透一嬌娃。誰能想到在辦公室裡端莊的外表下竟暗藏著這麼風騷淫蕩的本性呢?可憐的老公,你的綠帽真的綠得冒光,高得象樓了。

和另外一對野鴛鴦打過招呼,美玲坐著廣平的車來到史東岩燒,點了一份牛排,一杯紅酒,埋怨起對面的姦夫來,“以後這樣的玩法,我可吃不消!看人家被遭塌的多慘,下面的屁股(眼)到現在還痛呢!”廣平嘿嘿一笑,悄悄拿出一隻紅絨布小盒子,塞進美玲手裡,獻媚地說:“寶貝,別生我的氣啦,這是送給你的鑽戒,3克拉呢!”美玲這才回眸轉笑,打開小盒一看,真是璀璨奪目啊!“以後不許這樣了啊?!”說著,桌下了一隻玉足已蹬掉高跟鞋,裹著絲襪的玉腿伸向了男人的襠部,大二趾分開,輕輕地夾住男人的老二,開始揉動。

廣平環顧四周,見無人注意,輕咳一聲,抓住了一隻肉足,按上大肉棒,開始上下搓動起來,大雞巴不一會就搖頭晃腦,神氣活現地昂首挺立起來了。美玲得意地媚笑,“我的小腳就能讓你這般興奮了,以後就它幫你射出來吧?”廣平說,“好啊,不過你可不要浪費我的精華啊?!”兩人打情罵俏,又點了飲料,吃到3點才散。

回到寫字樓,手下和別的部門都各忙各的,美玲踢掉高跟鞋,換上拖鞋,剛踏上位子下的足部按摩機,“嘟…”桌上的電話就響了,原來是總經理John提醒她,晚上7點要和日本井田商社的褲襠小太朗先生商務會談,讓她在下班高峰前早點回去換裝,不要誤事失禮。

John是加籍華人,平時專心抓業務,技術及外部高層公關,對女人好象無暇,不過對美玲的業務是相當看重,所以遇有重大商事活動,一般都會叫上美玲參與,公關效應相當不錯,市場回饋良好。

美玲想,又是陪John,雖然以前也有過與客戶打情罵俏,但一到關鍵,John都會藉口toilet抽身或爭取到實質性有利條件後簽字撤退。所以基本上是加個引子,充個花瓶場面。回到家就洗漱打扮了一番,淡妝薄施,穿了一件繡花高領白襯衫,外罩一件開襟職業裝,就在家等John來接。中間Joice來過電話,問她晚上去不去新天地Happy,美玲說有事呀,就改期週末了。

6點15,John的電話來了,說已到樓下,電梯裡碰上興沖沖拎著購物袋的老公家明,“要出去啊?”失望又寫在家明的臉上,美玲柔聲說,“人家要見一個重要客戶嘛,我會回來吃你燒的飯的,乖!”對著家明飛了一個媚眼就蝴蝶般飛上了老闆的車。

家明無奈地搖了搖頭,與美玲一直感情平穩,只是應酬較多,在夫妻事上美玲總是能應付自己,帶來許多快感,雖然只是覺得肉穴比以往有點松,淫水比以往多,可能只是女人的生理成熟期吧?家明自己也沒有多想,就上樓去做晚飯去了。

來到了上島咖啡的包廂,John和美玲見到了井田商社的副社長褲檔小太郎先生和技術課長色鳥一先生。只見二人一臉鬼子相,小玉郎先生是個光頭,是個1。55的侏儒,大腹便便,一雙色眼如餓鷹一般,在美玲高聳的胸部掃來掃去。色鳥一先生是個骨精強式的麻杆,一雙細長的手,指節如竹節一樣有一個個突起,美玲在八卦雜誌上讀過,說這種手型的男人色到極至,還有一嘴黑黑的小鬍子,象極了木偶戲裡的壞地主。

幾杯清酒下肚,大家開始就技術配方談論,John就技術環節和色鳥一達成了一致,然後就利益分成上與褲檔小太郎先生開始討價還價,中間美玲也幫襯幾句,色鳥一先生就開始擺弄起從包裡帶來的數碼相機。後來不知John又與小太朗說了點什麼,二人哈哈大笑,小太郎連說要西要西,美玲想你才要死呢,就開始頭發昏起來,眼前也開始一片朦朧,只聽見人的說話,笑聲,就睡著了。

OL美鈴的風流史(6)

話說美玲在昏沉中睡著以後,John就與兩個鬼子小太郎與色鳥一掏出早已備好的合同唰唰唰地簽了字,然後就匆匆離去了,只剩下美玲留在包廂裡,在上海的日資公司裡,這又是司空見慣的一幕啦!只見褲檔小太郎和色鳥一二人相對淫笑,悄悄把門後的“請勿打擾”牌子掛出了門外,又加上了反鎖,兩個人的褲子都開始支起了小傘,好一個騷美的人妻呀!

長期出國在外的小日本,由於明知在本土的嬌妻也會去參加同樂會,與別人的老公偷情,或是到紅燈區找鴨買春,因此在大陸就不放過一切出差,簽約的機會玩年青美麗的女人,哪怕是別人的妻子也不放過!這就是小日本的淫蕩好色本性!

美玲今天按john的吩咐換的是一套職業休閒兩宜裝,領口露出白晰的肌膚,在燈下透出粉色的性感,裙下是一雙時下流行時尚的黑色網格絲襪,修長的大腿斜伸在沙發上,高跟涼鞋裡裹不住從絲襪裡透出紅色指甲油的腳趾。兩個鬼子看的口水直咽,雙眼發直,不約而同地撲向了美玲,還是色鳥一知道社長的愛好,先拖下美玲的鞋子,抬起美玲的秀足,舉到社長褲襠小太朗的嘴邊,只見社長先生伸出蒜頭狗鼻子對著美玲的腳丫深吸一口氣,大贊“西!”就張開臭哄哄的大嘴,舔了上去,還特別把大腳趾含在嘴裡,如嬰兒吃奶一般嘖嘖有聲地嘬個不停!

這邊色鳥一先生也輕輕抱起美玲的上身,伸手探至背後解開了美玲背後的乳罩搭鉤,砰地一下兩隻大白兔就跳了出來,不算大深顏色的乳暈上赫然豎立著兩粒紫葡萄,讓人饞涎欲滴!!色鳥一用手開始撚動起這兩粒大葡萄來,一邊喃喃自語:“翹道,翹道!!”小太郎一邊舔著腳趾,順著美玲的大腿就把兩隻狗爪又伸向了裙子裡,用小指甲一劃,就挑破了美玲的網眼絲襪,又一撕,就如剝龍蝦一樣,把絲襪開了個大洞,倒著一脫就象蛻皮一樣,把美玲的下半身剝得只剩一條丁字褲,由於丁字褲只有兩根帶子,美玲的陰阜就如桃子一樣鼓鼓地頂起,陰唇邊緣的陰毛也紅杏出牆般地從帶子下伸出幾根來。可社長先生只是贊了一聲,卻將色眼移向了美玲的屁眼。

日本男人非常變態,把屁眼叫菊門,視做女人的第二陰道,可能是由於屁眼比陰道緊而且能給女人帶來排泄感吧,所以小太郎就伸出手指在嘴裡沾好唾液,在美玲的屁眼邊緣上開始蹂動,美玲在迷迷糊糊中受到刺激,不由輕哦了一聲,從眼縫裡一看就知是怎麼回事,想掙扎身上軟綿綿地卻一點沒有力氣,又氣又羞地只好任兩條鬼子狗摸弄。

只見社長小太郎見美玲的屁眼開始濕潤,慢慢習慣異物的刺激後,就開始把食指一點點地探了進去,並且開始抽動,美玲被刺激的只能不停扭動,可身體裡的快感和欲望卻一點點如月亮般升起,長長的睫毛下,美麗的大眼開始變得有些淫蕩了。

OL美鈴的風流史(7)

只見美玲隨著社長褲襠小太郎先生玩弄屁眼的刺激開始發起騷來,不由喉嚨間發出嬌媚的呻吟來,胯下的肉洞也開始濕漉漉地張開。小太郎叉開左手中食二指撐開了美玲的二片陰唇,飛快地揉動起來。這下可好,爽得美玲兩條粉腿不住地向上挺送起來。色鳥一一看時機成熟,急忙拉開褲子鏈,把一根細長黝黑的肉腸送進美玲的櫻唇,瞇起眼享受起上海灘白領麗人的口交來。

美玲初時還有些不習慣,此時也放開羞恥心,徹底放浪形駭起來,靈巧地用又紅又軟的小舌頭,舔,啜,吸,把色鳥一這個麻杆弄得是緊鎖雙眉,強忍著精關,出了一頭的虛汗,可見美玲的口技的確一流!

小太郎這時突然放開美玲,從包裡拿出一付眼罩套在了美玲臉上,美玲掙掙也就放棄了,這下小太郎開始為美玲口交起來,只見堂堂的日本株式會社社長在美玲的胯下嘬著陰蒂,發出了狗喝牛奶的聲音,連臉上的鏡片都濺上了淫水和口水,變得十分可笑。

小太郎悄悄胼起右手中食二指開始配合舌頭在美玲?嫩的肉洞裡抽插,這種強烈的刺激令到美玲禁不住喉嚨裡咕轤地想叫卻發不聲來。色鳥一此時也到了緊要關頭大叫一聲,就把一管熱熱的濃精灌進了美玲的小嘴,美玲感到一股腥鹹的熱流優酪乳般粘稠地噴來,想閃也來不及,只好咕嚕咕嚕地咽了下去。色鳥一感覺到了美女的馴服,不由一股得意。

小太郎此時也感到胯下的肉棒需要紅唇的安慰,就和色鳥一換了位置,把短小粗大的醜陋陰莖插進了美玲的嘴裡,開始得意地搖頭晃腦起來!美玲此時其實已是欲火難耐,早就渴望一枝雞巴插入了,只好拼命嘬硬小太郎的雞巴,盼他早點插入。

色鳥一此時分開美玲的大腿,用舌頭舔起屁眼來,這下美玲爽翻了,開始啊啊地叫起來。只見色鳥一像是一隻啄木鳥,卷起長長的舌頭拼命在美玲的屁眼裡刷動,抽插,為社長小太郎先生開路潤滑。小太郎此時被美玲啜得雞巴漲到不行,一隻大龜頭黑到發紫,如雞蛋般大,肉棒上的青筋也如蚯一樣暴跳突起。

只見小太郎拔出雞巴靠在沙發上,色鳥一識相地抱起美玲坐上了小太郎的大腿輕輕一分,用手指又醮了美玲肉洞邊流出的汪汪淫水塗在美玲的屁眼周圍,小太郎扶好雞巴,在屁眼口轉了轉,就一下插了進去!美玲爽得一下就翻了白眼,長髮披下來不住地擺動。

小太朗此時一付餓豬相,瘋狂地幹起了送上門來的美玲,這樣的麗人可是和以往簽合同玩的妞不一樣,更比那些叫你三分鐘交槍的雞高出幾個檔次,這可是有老公的小家碧玉,不由地幻想著社長太太在新宿紅燈區酒吧的燈光下和別的男人發騷在酒店裡大床上打滾性交的場面來。一邊想一邊狠狠地操起美玲的屁眼裡,這種報復心讓小太郎忘了操得是美玲還是社長夫人,現在是自己還是社長太太的姦夫!

色鳥一這時又恢復了雞巴的硬度,扶好雞巴,對準美玲的騷穴,一下就插了進去!好一個人肉三明治,只見二支雞巴在美玲又白又滑的屁股上你進我出,你來我往,擠得陰唇一翻一翻地,不一會,淫水就沾滿了三隻淫獸的性器,沾得陰毛一綹一綹的,互相撞擊時,大腿上又涼又紮的癢酥酥的感覺是那樣的美妙,就像有使不完的勁,重複著那亙古不變的活塞運動!!

OL美鈴的風流史(8)

小太郎終於在一聲壓抑而暢快的長吟中射出了濃濃的粘精,順著美玲的屁眼慢慢流出,因抽插而張開的後門略帶紅腫充血,十分鮮豔。美玲瞇著眼爽的幾乎昏死過去,此時色鳥一也一聲大吼,拔出粗脹的大雞巴快速地擄了兩把,一骨腦地射在了美玲又白又滑的肚皮上。

美玲被熱熱的濃精一激又醒過來,伸出纖纖玉指,淫蕩地蘸了蘸,放在嘴裡品嘗著年青精壯男人的精液味道,這味道可真令年青騷嗲的美麗少婦迷醉,特別是象美玲這樣觀念開放且有一定修養的辦公室白領女郎,偷情無疑是能帶給她們最大快樂的方式,不單能充份享受做愛的歡愉,而且是緩解工作壓力,甚至是加薪升職,額外創收的生財之道呢!

美玲穿好衣裙,剛好遮住陰部已被撕破的網眼絲襪,下面雖已擦過,但在空調間的冷氣下還有點涼嗖嗖的,拿過皮包,對二位精疲力盡的男人拋了個媚眼,說:“好,人家便宜也被你們占過了,我可要走了。”

說:“好,人家便宜也被你們占過了,我可要走了。”

小太郎急忙拖住美玲柔嫩的小手,從懷裡摸出一遝美鈔,約有2000的樣讓美玲一定要收下啊,畢竟是大公司的社長,對這樣騷媚的OL美女還是舍的下本錢的,更何況上海的人妻本來就自視高人一等呢?就這樣,輕輕鬆松的,美玲假做推辭地收下了約值一萬多人民幣的美金,心想,這還差不多,週末又可以和Joice去買點化妝品和情趣內衣了,用肉金來武裝性感,來賺更多的錢,絕對合算!

來武裝性感,來賺更多的錢,絕對合算!

難怪OL美女們總是有與其收入不相稱的光鮮衣著和媚人時尚的風采。君不見大街上人流滾滾,OL美女們哪一個不是豐乳扭臀長絲襪,短裙尖頭高跟鞋,混身上下帶著一股有錢就讓上的騷勁……哈哈,可憐的工薪男人啊,賺來的錢就這樣被騷B們榨幹了精液和鈔票,還有最後一點點的感情,換來的只有貧窮和遺憾。

打車到家後,美玲急忙鑽進衛生間清理個人衛生,以免留下痕跡,熱氣氤氳中映出妖嬈粉紅的身軀。家明見妻子近九點才回來,關心地問美玲吃過沒有?美玲說談判時吃了,就換上睡衣扭身說累了自顧自睡了。家明只好把微波爐裡的菜端出來,套好保鮮膜放進冰箱冷藏。又踱進衛生間拖幹水漬。美玲的衣物早就被美玲拋進了全自動洗衣機開始轉動,真是天衣無縫啊!

第二天一早,John打內線叫美玲來自己辦公室,正色地說,這次談判你又立了大功,我已向國外總部打了報告,年底准去新馬泰旅遊一周,費用全包。美玲一聽就開心,說沒別的了?John說你還想要什麼?美玲說,我一個人去有什麼意思?

John其實早就知道眼前的麗人是經過上面大老闆動過的,但畢竟是總經理,業務歸業務,兔子不吃窩邊草的道理還是拎的相當清的。所以John還是禮貌地笑笑說:“目前還沒有人業績比你強啊?你要是帶好你那幾個人,等他們業績上來,不就可以一起去……”

美玲心想:哼,不想上我,還找這麼冠冕堂皇的理由?總有一天讓你上了我的床!!美玲相當清楚,雖然國外大老闆和自己有一手,但畢竟只是春風一度,曇花一現式的。John年輕有為又上自己頂頭上司,管理手腕一流,將來絕對是入選董事會的翹楚,(一旦大老闆退休輪到John執掌,自己要是能和他搞上不就有機會升至John現在的位子,)因此不放過在John面前賣弄風騷的機會,無奈John就是不上鉤。美玲一邊想,一邊扭著風騷的屁股,走出了John的辦公室。

時間一晃,已是週五,Joice打來電話問美玲要不要去High一下,美玲剛剛有了一筆進賬,欣然同意。恰巧家明這天趕上一個軟體攻關專案,要加班至周日。一對麗人就換好行頭消失在華燈初上的衡山路酒吧一條街裡。

酒吧裡八點多時還只有三三兩的人頭隨著歡快的鼓點搖擺,這裡是年輕時尚白領的好去處,也是老外泡妞的好地方,沒有國界,沒有年齡和身高的界限,微醺過後的打情罵俏和漂亮的外語成為一夜性的最好溫床,異國情調的音樂撩撥著男男女女的第六感性神經,一切都有可能發生。

“一杯深水炸彈和一杯龍舌蘭。”好傢伙,真是來High的,上來美玲就叫了兩份烈酒。有人說能喝酒的女人性欲很強,不知是否真的有些道理?昏黃的燈光下,兩個OL麗人無疑成了吧台前高腳椅上的亮點。晚禮裙裸露出來的穿著綁帶高跟鞋的修長大腿和白晰香肩以及豐滿乳房的側影的確讓男人們升起了強姦的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