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妻可欣(1-3)

(2)老榮傳來訊息竟是可欣的口交影片

老榮再站起來時,雙手捧著一套小形三腳架以及安裝在上面的手機,媽的,他什麼時候放了這些東西的?那麼說他拍下了整個可欣被他迷姦的過程?

老榮看著手中的手機淫笑了一下,之後迅速穿回衣服,然後向還裸身昏迷在沙發上的可欣道:「騷貨,老子先走了,這一炮老子幹得好爽,下次老子再約妳打炮時妳可要主動服侍老子,別要像今次般猶如死魚一條呀!哈哈!」說罷便轉身從大門離去。

這麼說這老淫棍看來是打算用這段錄像來脅迫可欣,我應該是射完精後回復了應有的理智,心想你這老淫棍已經這麼盡情地享用了我的可欣一次,現在還想脅迫她做你的性奴?真是門都沒有!

於是我離開了衣櫃,拾起了剛才老榮用來迷暈可欣的沾藥白手帕,尾隨老榮來到本層的電梯大堂。

老榮這傢伙在電梯前背向我看著自己的電話,看來他正在欣賞自己剛才的戰績,完全沒有發現我已靠近他。我慢慢靠近到適當的距離,右手拿著白手帕從後摀住他口鼻,而左手則勒著他的左手,以防他反抗,毫無防備的老榮掙扎沒兩三下便昏倒在地下。

我拾起他的電話打開一看,果然看見剛才老榮姦淫可欣的錄像,我正想將這錄像刪除的時候,心裡忽然興起了一個壞念頭。就這樣把這段錄像刪除我覺得有點可惜,於是我先把它複製到我的手機裡,之後才將老榮手機裡的正本刪除,這樣便兩全其美了,既解除了對可欣的威脅,而且我也可以趁可欣注意不到時再三欣賞這段由自己老婆主演的超淫亂影像。

接著我再三檢查了老榮的手機,確認再沒有任何對可欣不利的相片或影片之後,便塞回他的褲袋裡,之後把他拖到下層的垃圾房裡,再把門關上,在外用一把舊掃帚把門卡著,令老榮醒來便發覺自己被反鎖在垃圾房裡,他一定會以為自己見鬼了吧!

為了使整件事顯得自然,我處理好老榮後起程趕回家裡,途中不斷給可欣打電話,雖然我知道她還未醒不會接聽,但我可以在可欣的電話裡留下大量我的來電紀錄,造成好像我在家裡焦急地等她回來的假像。

我回到家裡等了快兩個小時,可欣才接聽我的電話。

「老公啊,真對不起,可能是今天工作太累人,害我不知不覺在新居的沙發上睡著了。我正在回來了,老公你自己先吃飯吧,不用留飯菜給我了,我沒胃口吃。」

「是嗎?那麼老婆妳有沒有見到老榮?」

「有啊……榮叔在我到新居前已經在裡面等我,我們交換了支票和大門鎖匙後他便立刻便離開了,之後我才在沙發上睡著了。」

「這麼看來老婆妳今天真的很累了,等妳回來我幫妳捶捶背好不好?」

「好啊!謝謝老公!我要進電梯了,有事等我回來再談吧!拜拜!」說完她便掛了線。

看來可欣是決定將自己被老榮迷姦的事隱瞞起來,她這樣做我完全能理解,除了是太羞恥令她難以啟齒外,最重要是因為事發的地方是我們的新居,若然事情通了天,就算那些報紙會隱藏可欣的身份,但認識我和可欣的人都會聯想那個受害人就是可欣,到時眾人對她的異樣目光和閒言閒語會使她受不了。

可欣回來後我仔細打量了她一番,她依然如今早出門時那般明艷照人,但我從她的眼神裡感到了明顯的憂鬱,應該是因為知道了自己被老榮迷姦,而且還害怕著老榮會拍下她的裸照甚至她被姦的片段來要脅她。

之後我讓可欣坐下來開始替她捶背,她坐著邊讓我輕捶她的肩頭和背部,邊低頭皺著眉好像在想些什麼。捶了一會她回頭向我說:「老公啊,我們一起洗澡好不好?」我對可欣這要求感到有點愕然,但還是求之不得,想起來我倆已經很久沒洗過鴛鴦浴了。

在浴室裡我倆沐浴於花灑頭的暖水雨之下互相愛撫著,眼前的可欣將一頭秀髮束了起來,她白裡透紅的俏臉不斷有水珠流淌著,使她另有一番出水芙蓉的美感,而她那雙佈滿流動水珠的雪白奶子貼在我胸前,可欣扭動纖腰使那雙奶子在我胸前無規律地遊動著。

可欣那兩粒乳頭在我皮膚上磨擦的感觸令我的老二硬挺挺的,而且已經對準了可欣兩腿之間,我將整個人微傾向前,準備將可欣整個人壓向浴室牆上,再托起她一條大腿並將肉棒插進肉穴裡,狠狠幹上一炮。

但可欣卻突然身形一矮,她那雙奶子從我胸口滑到大腿,乳溝剛好對著我那挺立著的老二,再用雙手把兩球奶子夾著我的肉棒,接著用乳溝上上下下的摩擦起來。

若我沒記錯,這是可欣第一次跟我玩夾熱狗,我按著可欣兩肩,自己動起來抽插著可欣的乳溝,開口對她說:「很爽啊!謝謝妳啊老婆!不過妳是不是有心事?妳今晚有點奇怪啊!」

可欣卻沒理會我的提問,她鬆開夾著雙乳的雙手不再替我夾熱狗,然後環抱著我雙腿,張開櫻桃小嘴吸吮著我的龜頭。我舒服得頭向後仰並「喔」的一聲叫了出來,這時可欣將我整根肉棒含進嘴裡,再不斷點頭套弄著。

「不要這樣!我會射進妳嘴裡的!快停止!」我感到那持久力不足的老毛病又來了,用兩手按著可欣的頭想拔出快要爆發的老二。

但這時可欣竟然抓著我雙手不讓我推開她,而且加快了小嘴套弄的速度,再用哀怨的眼神望著我並且用喉嚨發出「唔……唔……唔喔……」的誘人聲音,似乎非要把我的精液吸出來不可。

觸電般的快感從老二衝擊著我全身,我仰著頭道:「停……啊……老婆……我真的要……」話還沒說完,忽然感到一陣休克感,我的老二終於在可欣嘴裡噴發了。

我連忙將手伸向可欣嘴邊,她徐徐地將乳白色的精液吐在我的手上,之後笑著向我說:「老公你滿足了嗎?」

「很滿足啊!不過老婆妳今晚真的很古怪啊,平時妳不是很討厭我射在妳嘴裡嗎?」

「你這死鬼不是常常哀求人家給你玩口爆嗎?那麼偶然應該給你爽爽,你別妄想我以後會天天給你這樣做啊!」可欣說完便站起來,伸手捏著我的鼻子搖我的頭。

我心想,這不是最重要的原因吧?可欣妳應該是對我愧疚所以用這方式補償我,我知妳因為不肯聽我的話而被老榮幹了覺得很對不起我,但妳錯了,其實我眼睜睜看著妳被姦也不救妳,我更加對不起妳,真正要愧疚的是我。

一想到剛才可欣被迷姦的事,我的老二又挺立了起來,可欣用玉手輕輕拍了我的老二一下,說道:「你這死鬼怎麼一下子又硬了?是偷偷吃了壯陽藥嗎?」

「當然不是啦!只不過是老婆妳今天特別吸引人啊!」說著,我伸出雙手輕撫她雙乳。

「小賣口乖,快快給我擦乾身子上床去,今次輪到老公你滿足我,如果弄得我不滿意,你走著瞧!」可欣說著用玉手輕輕套弄我的肉棒。

稍後我們回到床上,可欣整個人趴在床上,她解開束著的秀髮,一頭長髮散落在玉背上,雙手抱著枕頭,雪白的美臀微微抬起,這是她最喜愛的性愛姿勢。

我雙手在可欣那雪白的玉背和美臀上來回輕撫著,可欣卻回過身來向我說:「死鬼,還摸什麼?快進來啊!」看來她因為剛剛替我做過乳交和口交,使她也性慾高漲。

我將肉棒挺進可欣那濕答答的小穴裡,雙手抓著她的玉臀開始抽插起來,一陣舒爽從老二傳到我身體裡,不過應該是剛剛才在可欣嘴裡洩了一次的關係,就算我一直以快速抽插她小穴,也還未有要洩精的感覺。

「噢……老公……啊啊啊……怎麼你……喔……一開始就……這麼快?你這樣……噢喔……很快會洩啊!」

「老婆妳不用……擔心……我可能剛出過……我今次應該……可以再挺……久一點……」

「喔……啊……啊……是嗎?那麼……喔啊……老公……噢……你再……鳴喔……動快點,別……停下來,喔……要讓我感到……嗚……高潮呀!喔……」

我奮力地衝刺了差不多六、七分鐘,可欣的呼吸和那誘人的呻吟聲突然急促了許多,之後她自動轉過身來,雙手雙腳死死地纏住我的身體,而她的纖腰則迎合著我的抽插不斷挺動。

「老公……啊啊……再快……一點,再……大力點,啊……很……舒服啊!喔……親我的嘴……啊……捏我……乳頭……噢……啊……」可欣的臉泛紅著,就像剛才被老榮迷姦,昏迷中被操上高潮的那張紅臉一樣。

因為可欣高潮的反應太性感,我開始受不了,但我還是依照可欣的要求親她的小嘴,並把舌頭伸進她嘴裡跟她的香舌交纏起來,而雙手則輕輕玩弄著她一雙乳頭。

我邊吻著嘴邊捏著乳頭,再加上一直維持快速抽插的老二,這麼不只滿足到可欣,更加令我自己更快爆發,我知自己就來要射精,於是乎想抽出肉棒,打算把精液射在可欣體外。可欣似乎洞悉我的心思,雙手雙腳更用力鎖著我的身體不讓我抽身離開,纏繞在我屁股上的一雙玉腿不斷擠壓我,示意我繼續抽插她。

「老婆,快讓……我出來,不然會射在妳……裡面的,我沒有戴套啊!」

「噢喔……老公你……別抽出來……啊噢……繼續用力……插我……啊……受不了……啊……就盡情射吧……唔……噢……不用怕……啊……我吃了……避孕藥……」

「什麼?老婆妳吃了避孕藥?」我心裡明白,這是因為可欣擔心懷了老榮的亂種。

「是……啊啊……人家……噢……啊……不是說過……偶然要……啊……給你爽爽嗎……再快點……啊……」

既然可欣都這樣說了,我便不再猶豫,繼續在可欣那誘人而狂亂的叫床聲中衝刺著,終於再多插十多次之後,我首次在可欣的小穴裡爆發了。

雖然我已經射精了,但可欣依然用雙手雙腳鎖著我不讓我離去,之後她微微抬起頭吻上我的嘴,我倆的舌頭又再激烈地交纏起來。我知道,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我和可欣都依然會深愛著對方。

之後幾天我有時偷偷望向可欣,她都總是流露著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應該是她仍然擔憂著老榮手上有什麼東西可以脅迫她吧!我真想告訴可欣根本不用擔心,因為妳老公我已經親手把老榮計劃用來要脅妳的錄像毀掉了,只留下一個副本僅供我自己珍藏,而老榮手上什麼也沒有,已經沒戲可唱了。

很快老榮迷姦可欣事件過去了一星期,今天我和可欣都請了假,因為還有幾天我倆便要搬進新居,而租住的舊居要在五天後清理乾淨還給業主,所以我們得要請假加快完成搬遷的工作。

我們決定兵分兩路,可欣先往新居打點好一齊,好使我倆可以儘快入住,而我則留在舊居負責清理好所有雜物和垃圾,讓舊居可以於幾天後還給業主。

現在是傍晚,我正在前往新居路上,我和可欣相約好在新居集合之後再一起去吃晚飯。

突然褲袋裡的電話震動了一下,看來是有新訊息傳來,一看我驚呆了,是老榮傳來的!我連忙打開來看,內容只有一句「你老婆是個不要臉的淫娃」,我更愕然了,他到底想怎麼樣?未及細想,隨即我便收到一段影片。

我立刻將影片打開來觀看,映入眼簾的竟是可欣的俏臉而且是大頭特寫,她眼神呆滯,小嘴微張在嬌喘著,但最叫我在意的是她鼻樑與左臉上有一灘白濁濃厚的液體,難道她剛剛被……顏射?

接著的畫面更教我震驚,可欣居然伸出舌頭把流到左嘴角的精液舔進嘴裡,接著響起了老榮的聲音:「這就乖了!來,接著替叔叔把龜頭都舔乾淨!」語畢畫面出現了一根紫黑泛光、沾滿透明液體而又半軟不硬的陽具移到可欣面前。

之後可欣像見到什麼美食般,自動伸出舌頭,像舔冰淇淋一樣舔著老榮那沾滿淫水跟精液的紫黑色龜頭,可欣的香舌不停在老榮那乒乓球大的黑龜頭上打圈,這使得老榮那根似乎剛射完精的半硬老二又再挺立起來。

「好爽啊……不要……只用舔……整個龜頭吸進嘴裡……給我全弄乾淨……快!」說完,老榮用手輕拍可欣的臉頰。

可欣二話不說,便「雪」的一聲把老榮的龜頭吸進嘴裡,像個嬰兒吸奶嘴般吸吮著老榮的龜頭。再不消可欣兩三下功夫,老榮的肉棒已經漲大到可以操穴的程度。接著,更驚嚇的情形出現了——可欣竟然一下低頭把老榮整根肉棒含了進去,再不斷點頭用小嘴套弄著老榮的肉棒,並且用哀怨的眼神向上望著老榮,這是可欣的殺手鐧啊!現在竟然用在老榮這個迷姦她的猥瑣老漢身上。

這時又響起老榮的聲音:「嗚哇……妳這騷貨……還沒叫妳就自己整根含進去……妳真的……這麼想被人幹麼?現在就給妳……老公看看妳的騷樣……」

這時鏡頭不斷晃動,拍到四週的環境,這裡我肯定是我新居的睡房,之後影片便結束了。接著我再收到一段訊息:「想看更多嗎?立刻上來你的新居吧!還有別玩花樣,否則全世界都會知道你老婆有多淫蕩!」

看到這裡,我幾乎全身脫力,我勉力抓著身旁的欄杆不使自己倒下,腦海裡只有老榮那句「你老婆是個不要臉的淫娃」在不斷迴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