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紅杏傳

等楊天趕到時,自己的愛妻已被凌辱的不成人形,雖還剩一口氣,但神志已經瘋狂,當天晚上就香消玉殞了。楊天十分自責,之後悲憤地單槍匹馬衝入黑道聯盟,發揮出全力的楊天竟將當時黑道二百名重要人物一一誅殺,可惜楊天自己也受重傷,讓尚其振和幾名同夥逃跑了。

經此一役,武林黑道一蹶不振,楊天被尊為盟主,但楊天無意這些虛名,他只想找到自己的殺妻仇人,但是尚其振彷彿消失般完全找不到,楊天花了十年毫無所獲,只好隱居起來,等著仇人自己出現。這時,他收養了兩個孤兒,就是沈碩以及沈碩日後的妻子林雅。

回到今日,盡得楊天真傳的沈碩疾馳著,由於他比師父更早修習四神,所以武功比師父高上至少一倍,已是前無古人了。此時這個實質上的天下第一高手只擔心自己的妻子,他發揮自己的六識搜尋著愛妻的氣息,終於,沈碩發現前方三裡處有著自己熟悉的感覺。

此時,沈碩突然心頭一驚,腳步停了下來。他仔細感覺著愛妻的氣息,額頭微微浮現冷汗。

「難道……就是,今日了嗎……雅兒的十二男劫……就從今天開始了嗎……我……我能接受嗎……這感覺……雅兒已經動情了……」

沈碩不知道該前進還是後退,他腦中浮現師父的話語。那是三年前他和林雅成親前一天,師父將沈碩單獨叫到房裡。

「師妹是天陰?而徒兒是天陽?」沈碩驚恐的臉龐,完全不像即將抱得美人歸的幸運男人。楊天點了點頭,自從隱居後,他從武當的掌門好友真雲上人那學習道家之術,此時的他已無年輕時的輕狂,反而像個慈祥的長者了。

「沒錯,所以為師從小就教你們不要理會世俗禮教,因為當你們開始踏足江湖時,雅兒的容貌跟體質就很難讓她保持清白之身,若碩兒你太迂腐,這會害了雅兒啊。」

沈碩自然明白,什麼是天陰女,天陰女身子至陰,極易受男人陽氣所引而動情,當動情時則媚態橫生,可以說是男人最想得到的尤物,但至陰的身子容易讓尋常男子脫陽,唯一適合的伴侶就是身體至陽的天陽男。

「你們是這世上唯一的伴侶,但又要讓你能接受妻子紅杏出牆,師父一直極力教育你們,讓碩而你能夠接受,另外讓雅兒只鍾情於你,卻又不把貞操看的太重。」

「師父,徒兒知道了,徒兒不會離棄師妹的。」

「為師知道你一時無法接受,所以你要三年後才能踏足江湖,這段期間為師教你「平心訣」,這可以幫助你度過難受的時候。」

沈碩當然知道什麼是難受的時候,他向師父點了點頭。

第二章

「另外,碩兒你要有心理準備,天陽雖天生金槍不倒,但卻注定無後,所以你跟雅兒是無法有後代的。」

沉碩輕輕嘆了一口氣,他知道雅兒一直想有個孩子,看來這個願望此生無望了。

「最後,為師要告訴你你們命中的劫數,這是為師推算多年算出來的,雅兒命中將會與十三個男子有合體之緣,除了跟你是善緣之外,另外十二個皆有惡象,這是雅兒命中的男劫。」

沉碩腦中轟然一聲,師父未免太過分了,竟將雅兒以後紅杏出牆的次數都說出來了,可是轉念一想,應該是師父要讓他先有心理準備吧。

「至於你,你將是要接受錐心之痛卻又無處抒發,為師算出來了,一樣是十三次。」

「十三?」

「為師仔細推算,這十三次之痛皆與男女有關,想必是你必須目睹雅兒與其他男人交好。只是為師想不透,雅兒除了你之外是跟十二個男人歡好,但為何你命中是十三次之痛?多的那一次到底是什麼?為師無法推算出來。」

沉碩呆住了,這是什麼劫數?自己竟要親眼看著妻子躺在別人胯下?

「這是命裡劫數,就算你阻擋還是會發生,逃不過了……只是若你們能跨過去,則此後一生一帆風順,你也不用煩惱雅兒是否會紅杏出牆了……不過碩兒,為師知道這對男人是多大的恥辱,為師讓你考慮一晚,明天日出,為師在這裡等你。」

沉碩低頭不語,然後緩緩抬起頭來,眼中已是一片堅決。

「師父,不用到明天了,碩兒會照顧師妹一生一世。」

當天晚上,楊天就突然過世了,臨終前,楊天遺言:「為師洩漏天機太多,當有此報應,徒兒們別太傷心,碩兒,要記得你答應為師的事啊!」

沉碩淚流滿面,向師父重重磕了頭。

沉碩思緒拉了回來,心情已慢慢平靜,這是他運起平心訣,那種置身於第三者的感覺慢慢浮現出來,沉碩隱起氣息,向前方飛去。

沉碩功力極高,當他隱起氣息時天底下無人能發現,當他離林雅的氣息約五十丈時,他從枝葉縫隙裡看到了自己的妻子,只是這一瞧,幾乎讓自己氣血翻騰,他趕緊繼續運訣,然後緩緩走去。大約離林雅十丈時,沉碩躲在一排矮樹叢後面,看著自己的嬌妻。

樹林中間有塊小空地,一塊半隱於土裡的大石佔了空地的三分之二,高度大約半個人高,大石頂端十分平坦,陽光透過樹葉灑在大石上面,而林雅全身軟綿綿地躺在大石頂端,清楚地說,是躺在一個男人懷裡。

林雅絕世的容顏已泛起陣陣紅霞,櫻桃小嘴半開著,扣人心弦的喘息聲在寧靜的樹林裡特別清楚,林雅的腰帶已被解開丟在一旁,敞開的外衣無法遮住裡面翠藍色的肚兜,高聳的雙峰將肚兜繃的緊緊的,一隻魔掌正隔著肚兜搓揉著林雅的左乳,這只魔掌是屬於林雅身後一個目光奸邪的男子,男子的另一隻魔掌已從褲頭鑽了進去,正毫無顧忌地在林雅的蜜穴口放肆著。

沉碩第一次看著妻子在別的男人懷裡被玩弄著,雖相距十丈,但沉碩仍清楚聽到林雅的嬌喘,而中間夾雜的幾聲「不要」讓沉碩內心竟有些安慰,自己的妻子是被脅迫的。

平心訣的功用除了讓沉碩心平氣和,不被眼前所看到的事情所擾外,更有一種讓沉碩處於旁觀者感覺的功用,此時沉碩不過是個旁觀者,看著一個美女與淫賊所演出的活春宮。

「哈,想不到武林裡有你這般的極品俠女,只是還嫩的很,我的小美人,你中了公子我獨門的點穴手,不到二個時辰是解不開的,這段時間公子我就好好安慰你吧!哈哈哈!」此人便是淫賊「亥風」周羅。

「啊……不要……你……你放開……」林雅唯一能抵抗的方法只有嘴裡的拒絕,但又怎能阻止周羅?而且天陰女及其敏感的身軀已完全背叛自己,林雅感到自己的理智已逐漸消失。

「哇……你的奶子還真是極品,又大又軟,而且還那麼有彈性……育育育,連乳尖都硬的很呢……看這細腰,等會在公子我身下時可要好好扭啊……唉育,我說美人啊,你這裡怎麼這麼濕啊?是剛剛才入浴嗎?不像啊,公子我怎麼愈摸愈濕啊,聽,都有聲音了呢……」周羅淫笑著,林雅聽到自己的褲檔裡傳出難為情的聲響,腰竟不自禁地動了起來。

「不是……不要再弄了……我有……我有相公的……求求你……放了我……」林雅雖武功高強,但此時已頭腦一片混亂,完全不知如何抵抗了。

「育,有相公啊?可是看你那裡水汪汪的,你相公平常都沒喂飽你吧?公子我今天好人作到底,幫你相公把你喂的飽飽的!」周羅說完,將食指慢慢滑入林雅的小穴裡。

「啊啊啊……不要啊……」細長的手指滑進犯濫的蜜穴,周羅只覺得自己的手指被軟肉包的緊緊的,不禁倒吸一口氣。

「我的天啊,我的小美人竟有著寶穴呢……嘖嘖……才一根手指就包的如此緊,等一下公子我的巨棒一進去不就包的爽死!」

「你這淫賊……誰……誰要讓你進去……」林雅雖被弄得全身酥麻無比,但嘴上還是不肯屈服。一旁的沉碩聽了心中暗自欣慰。

周羅的手暫時離開林雅的酥胸,游移到林雅光滑的背後,他輕易地找到肚兜的繩節,輕輕一拉,林雅上身最後一片遮蔽就落在石板上,一雙豐滿高挺的雙乳呈現在斑斑陽光下,淺肉色的小巧乳尖是引人採摘的蓓蕾,乳尖周圍淡淡的肉暈更像盛開的花朵;周羅發出讚歎的聲音,這麼美的景像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周羅欣喜若狂,魔掌再度覆蓋在林雅的胸上,只覺柔軟中又有著一股彈力,滋味比剛剛隔著衣物更美上幾分,看到這纖細的身材竟有著這麼一對豐挺的雙乳,周羅就覺得與以前姦淫過的美女比起來高上好幾個層次了。

偷窺中的沉碩有著兩種不同的感覺,看到嬌妻被剝的半裸,屬於自己的美乳跟蜜穴正在遭受別的男人侵犯,沉碩一股怒火就熊熊燃起,但是平心訣的效用讓沉碩能以第三者的角度看著愛妻與別人纏綿,不知不覺,沉碩發現自己的肉棒已經完全挺起,將自己的褲檔撐的老高。

周羅功力沒高到能發現沉碩無法抑制的呼氣聲,而提不起真氣的林雅更是混亂到沒發現丈夫正在一旁。野地裡,二男一女正進行著當代世俗難以接受的淫亂事。

「嘿嘿,小美女開始爽了吧?你該看看你裡面的褻褲,都被你的淫水沾濕了……你的乳尖硬的跟什麼一樣啊……哈哈哈!」周羅說完,又將林雅蜜穴裡的手指插的更深一點。

「啊啊……拿出去啊……不要……嗯……」林雅感到自己的嫩肉緊緊包住入侵的手指,隨著周羅開始慢慢抽動起來,激烈的快感讓林雅腦中一片空白。

林雅的小穴不斷發出「噗赤噗赤」的水聲,混雜著林雅嬌美的呻吟,周羅見林雅已動情,心中大喜,突然又點了林雅幾個穴,林雅發現自己手腳都能動了,只不過真氣還是提不上,林雅以為還是因為周羅的點穴,殊不知自己的天陰體也幫了周羅的忙。此時的林雅已將衝穴一事忘的一乾二淨,滿腦子只剩下該如何迎接這個男人的姦淫。

沉碩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已將自己的肉棒掏了出來,手也開始慢慢搓動著肉棒,沉碩不禁嘴角一笑,想不到竟看著愛妻被人凌辱的同時還在自瀆,自己的心理也興奮異常,已完全蓋過剛剛的憤怒。

(誰叫我的妻子是那麼容易動情的呢?而且又是一生中無法逃避的劫難……唉……別怪為夫不出手救你……今日就算出手,雅兒你他日還是會被姦淫……你放心,為夫不會說破的……為夫還會幫你處裡善後……)

周羅自然不知林雅的心思,以為是自己手法高明再加上林雅骨子裡十分騷浪,不過不管怎樣,自己今日是有得爽的。周羅翻個身,將身子已酥軟至極的林雅躺平在石板上,雙手熟練地拉開林雅的褲帶,將林雅的外褲連帶褻褲一起拉下,看到林雅為了讓褲子能更順利脫下而將腰微微抬高時,沉碩激動的把搓動肉棒的手速度加快了些。

周羅一聲讚歎,迫不及待地撲了上去,他一手按上林雅的右乳,忽輕忽重地搓揉著,手指也不忘玩弄著頂端的蓓蕾;另一隻手則繼續向林雅的蜜穴進攻,只見他的手指有時輕壓林雅的蜜核,有時則隱沒在林雅的蜜穴裡;周羅自己的嘴巴已經在林雅另一邊的乳尖吸吮著,就像小孩在吸母乳一樣,不同的只是舌尖對林雅的逗弄。周羅的動作一氣呵成,熟練的程度讓在旁偷窺的沉碩自嘆不如。

「啊……不要啊……放開……喔……你的手……」林雅嘴上仍繼續抗拒著,但是細腰卻不斷地扭動著,甚至還微微迎合著周羅手指的抽插,林雅也下意識地挺起胸部,這在周羅跟沉碩眼中,林雅就是希望自己的酥胸能被搓揉的更大力、蜜穴能被插的更深,身為淫賊的周羅當然義不容辭,嘴巴跟雙手更激烈地挑逗林雅。

林雅抓住周羅的手掌想推開,但渾身無力的她根本沒辦法阻止,結果看起來就像林雅抓著周羅來愛撫自己的豐乳跟蜜穴,周羅的舌尖靈活的在林雅挺立的乳尖上挑弄著,有時則像嬰兒般吸吮,在林雅酥乳上留下許多口水,在陽光的反射之下閃閃泛出淫糜的光芒。林雅蜜穴中的手指也變成兩支,隨著手指的激烈抽插蜜穴不斷發出淫蕩的水聲,大量愛液被帶出蜜穴,隨著林雅的股溝流到石板上。

沉碩沒想到林雅對一個陌生男人的挑逗也是這麼無法抗拒,不過想想也是,自己在跟妻子歡好時也是如此,只要摸幾下酥胸跟蜜穴林雅就會全身酥軟,這天陰體還真是威力強大呢。

林雅嘴巴已不再抗拒,只剩下嬌媚的呻吟跟喘息,細腰也毫無顧忌地隨著周羅的動作挺動著,周羅發出淫邪的笑聲,隨即將自己的大嘴壓上林雅的檀口!

沉碩心中一痛,看著愛妻毫不抗拒地讓人狂吻自己,還主動將香舌獻上,只見兩人舌尖交纏,林雅想必已被吻的不知天南地北。

兩人蛇吻一陣,周羅才依依不捨地放開,看到愛妻跟淫賊分開時兩人的嘴唇還牽著一絲銀線沉碩就感到既興奮又痛苦。

林雅的呻吟愈來愈大聲,頭也不自禁的後仰,對愛妻反應十分熟悉的沉碩明白林雅已經快洩身了,果然周羅再抽插個十多下,林雅就發出長長的呻吟聲,身子也向上繃緊到了極致,然後才無力地癱平在石板上。

周羅淫笑著站了起來,看著眼前被自己弄到洩身的絕品美女,心中的自尊得到大大的滿足,林雅臻首倒向一旁,閉著眼睛似乎在享受高潮後的餘韻,雙頰緋紅,小嘴大大喘著氣,無力遮掩豐挺雙乳的林雅就這樣暴露在周羅眼中,修長雙腿也半開著,腿間那頂著芳草的蜜穴一片濕潤,粉紅的蚌肉彷彿在叫周羅趕緊侵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