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鴨俱樂部》之性愛無限篇

作者:陰蒂

我是被表姐邀請來這裡的,表姐給別人做小蜜。

香山,表姐的別墅內。

表姐輸得只剩下胸罩和內褲沒有脫掉,這一局也沒有糊的希望,她在考慮著下一步該脫哪一件了。轉眼,上家自摸,菁菁高興得跳了起來,兩個白白的奶子在空中晃著。另外兩個人身上已沒有可脫的了,表姐怕我看到她那美麗的乳房,就先脫了內褲,露給我白白的屁股。

三個女人分別做著別人的小蜜,那三個男人合夥買了這幢別墅供她們玩樂,一有空,男人們回來就隨便拉一個兩個過上一夜。他們玩的女人太多了,只因為表姐她們四個長得格外漂亮,老闆們才不愿放棄,留下她們在這裡供他們長期享樂。還有,老闆們都有家室。

表姐又輸了,無奈地脫下了胸罩,表姐的奶子好漂亮,一晃一晃的,煞是好看。我看了表姐靈靈一眼,她的臉有點紅。看著四個光光的女人,我的心已無法忍受。

整個房間都是晃來晃去無比絕倫的秀乳,我真羨慕那些有錢的男人,他們擁有的,是世間最好的風光。

菁菁說:“阿龍,你過來,接下來誰再輸了,就獎給你,可以在她們身上任何地方摸摸。”

我看看表姐,表姐沒有說話。

表姐輸了,三個女人一齊起哄,要我摸表姐的奶子。表姐的奶子彈性很好,能為別人做這麼長時間的小蜜,我想像得到這裡每一個女人的美麗。

我猶豫了一下,不敢輕易去碰表姐,菁菁就光著身子走過來,抓住我的手按在表姐的胸前。好美好美的感覺,這是我認為一生中最美秒的時刻,表姐那最讓男人消魂的麗乳,如絲般柔順平滑。

我捏著表姐那圓圓略微發脹的乳頭,電流從表姐的體內傳給我,我早已心猿意馬,那裡也開始壯大。菁菁趁機伸手在我的襠裡摸了一下,驚奇地叫了起來,我也感到她的奶子故意碰到我的臉上。

我還想在表姐的背後盡情地玩弄表姐的乳房。聽到菁菁的叫聲,dfjstory.com蓉兒和思思便明白了,他們撤下麻將,把我按到麻將桌上,眼前,四雙世間最美的秀乳向我撲來。

我的家很窮。表姐16歲就出來給別人當情人,換了一個又一個,最終在這裡住了下來。我也不安心在那貧脊的土地上耗盡我的青春,我來找表姐,表姐讓我先住在她這裡。

菁菁首先將她的右乳塞到我的口中,蓉兒脫我的上衣,思思拉開了我褲子的拉鏈,伸手搗出我那陽物就往口裡送。表姐拍了一下思思的頭:「還是處男哩,我們不能讓你一人享用。」

思思嗲嗲地一跺腳說:「上次我帶來的那個不是第一個讓給你的嗎?」表姐無言,秀乳再次被捏到我手中。

突然感到下體一熱,我來到一個熱乎乎的洞中,思思開始用她的舌功,我的陽物猛長了好多。菁菁送上了她熱烈的吻,我吸吮著,左右手各捏著靈靈和蓉兒的奶頭,而她們倆則將我的雙腿盡力地給思思分開,垂涎萬分地看著思思在品味我的陽物。

我知道我今天要破身了,20年的精華就要交給她們,我的身心在一個無與倫比的溫柔夢境中狂奔。

菁菁春心蕩漾,手狂熱地摸著我的肌膚,她的雙乳不停地撞到我的臉上,我正好看到她那我從來也沒有見過的地方,青春勃發的女子,稀稀的叢林裡可見紅紅的肉芽上還滴著淡淡清亮的小水珠。

我感到下體又一陣狂熱,似乎有兩種不同的興奮交換著不停刺激我的大腦,原來,表姐已無法忍受思思的吞吐,她換下了思思,吞進了我的陽物,思思卻不肯示弱,要和表姐交換地吸吮著我。

菁菁騎在我的臉上,美麗神秘的小東東正對著我的嘴,這是我想了20年最終沒有逾越和耕耘過的地方:這就是女人的陰道,一個讓男人消魂、流璉往返的地方;一個讓女子引以為榮給自己無限快樂的源泉;陰道,男人永遠想擁有卻不能全部擁有的陰道,它刺激男人奮鬥的力量,它也讓女人坐享其成。陰道,每個男人都愛得發狂的神秘肉縫,這時就完全呈現在我的面前,在我的嘴邊。

菁菁用手扒開她的東西要套住我的嘴,而我的香舌卻一下子鑽入了她的小屄眼,甜甜淡淡的香味一下子迷布了我的全身,我沉醉地將她分泌的露珠一滴滴地品嚐,輕輕地咬著我所能觸及的每一塊嫩肉。

菁菁「咿呀」地叫著,全身在美秒地起伏,麗乳在空中顛顛飛舞。蓉兒已不滿足我手對她雙乳的刺激,逐漸將我的手移到她的胯下,軟軟的嫩肉勾我魂魄,我揉捏她的小丘,手指擦入她的體內。她嗷嗷待哺,猛烈地和菁菁吻在了一起,四隻手互相玩弄著對方的乳房。

我陽精固守,可能是第一次接觸女性的緣故,除了全身每一個細胞的興奮跳動,就是我整個身心都飄蕩在性愛的極限快樂裡。表姐和思思加快了速度,陽物也怒火中燒,撐得兩女子口中飽滿酥麻。

思思從口中吐出陽物,緩緩送入表姐飽滿濕潤的陰道,思思則把著靈靈的屁股上下套弄著,讓表姐在極輕鬆的狀態下用她的陰道吸吮我的陽物。靈靈狂叫著漸入佳境,我的大腿內側感到表姐性腺的分泌物,在沒有用完後流了下來。

思思幫了靈靈一會兒也開始淫叫,她吻遍我的腳踝,用我左腳的大拇趾撩撥她的陰蒂,上下翻滾著。對於一個喜歡性愛的男子,我想,除了以上三種和女子交媾的方式,剩下的就是這招腳趾和陰道的碰撞了。

我心旗飄揚,四個陰道以不同的方式同時接觸我身體最敏感的部位,我開始發狂,身體激烈地抖動著。我的臉上、手上、下體、大腿內側……到處都是女人的淫液,腳跟下明顯感到思思的愛液往紅紅的地毯上源源不斷地流著。

我不能承受這種交媾帶給我身心巨大的刺激,我開始咬菁菁的陰蒂,食指和中指都伸進了蓉兒的體內,拇指狠狠地揉捏蓉兒尖尖實起的肉丘,整個房間都彌漫著女人性愛無限快樂的「咿呀」聲。

表姐感覺我的陰莖在裡面一動一動地跳躍,猛地氣喘吁吁的跳下來抱著它狂烈地吸吮起來。男根走出表姐陰道的一剎那,一陣涼意突襲了我的大腦,緊接著又被表姐的一股熱浪包裹,彷彿十幾安的電流擠進我的體內。

我再也不能忍受了,大堤瞬間崩潰,多年的陽精呼嘯著刺入表姐的喉嚨,靈靈「喔喔」地做著手勢,我的身體更加劇烈地顫抖,手指狠狠地拉扯著蓉兒的陰道,牙齒咬得菁菁一屁股坐到我的臉上。

思思首先接過表姐口中的陰莖,還沒來得及放進口中,一股陽精就噴到她那張可愛、但還不算成熟的臉上,思思打了個激凌,「呀呀」地叫著。

蓉兒也趴下來想得到一些恩賜,涎水從她的嘴角流下,經過我的陰囊,涼涼的快意又激發了我愛的中樞,多情的陽精第三次穿過我的陰莖噴給蓉兒,她接了個正著,輕拍了一下我的屁股「嗯嗯」著。

菁菁撥開蓉兒,俯身將我的陽物放入口中用力地吸吮,陰戶在我的臉上來回地蹭著,美麗的花瓣碰撞著我的鼻子,臉上重新布滿了她的愛液。

射精後的吸吮,其實比射精的那一瞬還要刺激和長久,它更能勾起男人的性慾,使射精後的快感一直延續下去。我感到我的身體快要炸了,手拼命地將她的陰戶分得大大的,整個臉全貼了上去,舌頭在裡面一陣亂攪。

菁菁突然一陣抽搐,陰精就「嘩嘩嘩」地流了出來。她加快了力度和吞吐頻率,我腰一上揚,精華出來了,嗆得她打了個咳,精液從她的嘴角順著陰莖流了下來。

四個女人滿足到了極點,兩倆互相親吻著,交換品嚐著她們口中我的陽精。屋裡彌漫著交媾留下的特有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