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鼎記歪傳全集

可樵夫哪管這些猛的一挺腰,「吱」的一聲便插了進去,直到龜頭頂到了花心才停下。「到底是小嫩雛,這屄可真是緊呀,剛被人玩完卻一點都不鬆,夾死了老子了。」

面對著樵夫的棍棍到底,雙兒只能不斷的呻吟:「不要……啊……不要……啊……」眼角兩行熱淚流了出來。

「剛才被一個有道的高僧奸淫過,這會又被一個砍柴的樵夫肏,再往前更是被九個人不知輪奸了幾十次,我的身體爲什麽對這些男人有這麽大的吸引力,我才十五歲,就被這麽多男人玩過了,小寶少爺還會要我嗎?會,一定會的,我是被強奸的,我不是自願讓他們玩的。」

這麽安慰自己雙兒心下稍安,也放平了心態任由樵夫在自己嬌小的身軀上挺動,只是嘴裡不斷的叫著「不要……啊……不要……」

下身挺動並不影響樵夫用手玩弄雙兒的乳房,兩顆小乳頭早就挺立了起來。突然那樵夫的腰猛挺了幾下,跟著雙兒一聲大叫:「呀!」一股熱精直射入雙兒體內,雙兒也被燙得又上了一次高潮……

樵夫發泄完倒也守信用的給雙兒穿好了衣服,又在雙兒的乳房、胯下摸了幾把這才轉身欲走,突然想起一事便回頭問道:「你剛才爲什麽總是叫‘不要、不要’?」

雙兒答道:「先開始是叫你不要插進來,后面的……」雙兒低下了頭羞紅了臉,「是叫你不要停下……」

「原來你這麽淫蕩。」說完頭也不回的下得山去,知道自己肏了這天仙一樣的少女實是上世休來的功德,此后幾十年裡也不斷回味著自己的老槍插進穴中的那種快感,一直到死。

第四章

小寶騙了胖頭陀得以脫險,和十八羅漢僧下得山來,在樹叢中找到了雙兒,徑自返回北京。路上澄光又幾次奸淫雙兒暫且不提,且說小寶和十八羅漢僧分手以后卻又著了方怡的道,被騙上了神龍島,正趕上教中變故,白龍使對全教的人下了毒,韋小寶剛來,故沒中毒,卻也嚇的躲在一邊。

白龍使鍾志靈上台大聲道:「我神龍教落到這個地步全都是教主夫人蘇荃一人之故,今天看我如何處罰她。」說著走到了蘇荃身邊拉住她的衣領用力一扯,頓時兩個豐滿的乳房當著這幾百人的面露了出來,衆人誰也沒想到他會來這一著,全愣住了。

緊接著白龍使又扯掉了蘇荃的褲子,赤裸的胴體便完全顯露在了這些平時奉她爲神明的教衆眼中。蘇荃羞愧無比,但內心深處對同時有這麽多人盯著自己的乳房下身目不轉睛的看又有一種說不清的興奮。可一邊的洪教主卻氣的幾乎背過氣去。

白龍使此時也脫下了自己的褲子,沖著蘇荃走了過去,蘇荃見他陽物巨大又直挺挺的,心知今天當著衆人面被強奸的命運看來是躲不過去了,但嘴上還是忍不住的求饒:「白龍使,別,別當著這麽多人的面奸淫我。」

白龍使哪管這些,伸手提起她的雙腿,蘇荃本是坐著,這時雙腿大開,連小穴的入口也被下面的人看的清清楚楚。白龍使站在椅邊,扶著龜頭毫不客氣的就是一挺,肉棒便消失在了教主夫人的身體裡。

蘇荃「呀」的一聲便閉緊了雙口,決心決不能被干的叫出聲來。可白龍使的肉棒實在是太長了,每次都深入到底,把自己填的滿滿的,又是當著這麽多人,更有一種莫名的興奮。還沒被干幾下便泄了一次身。

白龍使也想,教主夫人的可真是寶穴,如此的緊湊又溫暖,深度也剛好容下我這個大雞巴,后面又有這麽多兄弟看著,我今天可不能草草了事。

蘇荃此時已被頂的七暈八素,不停的「嗯……嗯……」的哼叫著。突然白龍使狠命的插入,龜頭已抵住了花心卻好像還嫌不夠,還在往裡使勁,「別,別再往裡了,啊、不要,你已經頂到子宮裡了……啊……」白龍使似也覺得龜頭又頂開了一道細縫,便一鬆精關,大量的濃精便直接射在了蘇荃的子宮裡。蘇荃只覺得又一次高潮,竟暈了過去。

事后,小寶就著白龍使鬆懈的一瞬間,舉刀殺了他,救了教主,余下衆人也重新歸服。但他不會解毒,只好等衆人自行恢複。心想著大美人雖剛被玩過,可這樣裸體躺在衆人面前也不是辦法,便背了蘇荃到后堂。

教主心中自是十分感激,看小寶年幼也不在意。小寶把蘇荃放在床上,見她全身一絲不挂,下體處一片濃密的陰毛,與上回小郡主的淺稀的陰毛截然不同,不由淫心大起。小寶雖從沒玩過女人,但通過前后兩次觀看早已知道自己雞巴應該放入哪裡了,眼見四下無人,正好一試。

他脫下褲子,掏出未經人事的雞巴,竟是一根有十寸長的巨物,比那白龍使的還要大。他扶正了蘇荃的身子,分開雙腿,露出小穴,可龜頭剛一碰到兩片陰唇,便覺快感直沖頭頂,眼前一陣發白,精液便噴射而出,全射在了蘇荃的陰毛和小腹上。

雞巴一變軟,小寶的膽子便小了很多,又怕蘇荃醒來,趕緊溜了出來。

蘇荃醒后,也發現了自己的小腹和陰毛上沾了不少男人的精液,不禁奇怪,白龍使明明是射在我體內了,那麽這些是誰的呢?她不願深究,穿了衣服便回到了大廳。後來韋小寶被封爲白龍使,衆人也絕口不提教主夫人被當衆強奸一事,些事就此過去。教主爲不使神龍教四分五裂,也只有忍下了這口氣。只是胖頭陀他們此后不免將教主夫人當成自慰時的對象了。

第五章

神龍島事件后,小寶奉命回京,繼續尋找四十二章經。小寶回京后去面聖,剛和皇帝交待完就又被建甯公主拉著去比武。小寶受虐不過,打了建甯一頓,建甯不服,約定日后再比。

建甯心想:「這樣下去我下回也贏不了。」便又去找侍衛們要去學幾招。剛巧碰到張康年和趙齊賢他們在湖邊領著一班兄弟練武,公主便湊了過去。公主的要求侍衛們哪敢不聽,便和公主對拆了起來。

誰知張康年一個不小心,加上公主的功夫實在太差,竟把公主推到了湖裡。幾個侍衛一起跪下:「公主恕罪,公主恕罪。」

「恕什麽罪,還不過來扶我。」

侍衛們這才七手八腳的把公主從水裡撈上來。

公主剛一出水,侍衛們卻馬上低下了頭,原來建甯一身薄薄的衣服貼在身上竟是曲線畢露。由於天氣太熱,建甯除了外面一身淺色的外衣,裡面只穿了一件紅色的肚兜,下面一條白色的透明亵褲。這會全身濕透,上面還好,能看到紅肚兜貼在胸前,下面卻全裸般,一團黑色的陰影濕濕的貼在了兩腿之間,十六歲的公主因爲營養好,已經發育的像個大人了。

侍衛們不敢擡頭,只能用眼角的余光去看這難得一見的美景。建甯並沒有覺出他們的目光有異,「我饒了你們,但這要讓太后看見還是會砍了你們的腦袋,快帶人找個地方把我的衣服晾干。」

張康年等哪敢不從,便把公主帶到皇宮西北角一個廢了的空場裡,這裡年久失修,已有許久無人來過了。侍衛們生了一個小火堆,剛要退出去好讓公主烤干濕衣服,哪知建甯竟是毫不在意,自顧自的脫光了衣服,還讓張康年他們幫著烘烤。也難怪,公主自幼生長在皇宮裡,服侍她的都是太監,她哪裡知道這侍衛和太監們卻有本質的區別呢?

張康年他們眼見著公主那白嫩的乳房上兩粒紅豔豔的乳頭以及下身處還濕漉漉的緊貼在兩腿間的柔亮的陰毛,一個個下面的小將軍都已經是雄糾糾的了,卻無人敢越雷池一步,那可是抄家的罪名。建甯裸體對著這幾個男子,也不覺得害羞,干等著無聊,就又命張康年繼續和她比試。

張康年只得硬著頭皮應戰。誰知才打了幾下,公主便叫停,「這不公平,你穿著衣服,我沒穿,你也給我脫了。」

「可是……」

「脫!」

「著。」張康年無奈也只好脫光了衣服,如此一來,那根已挺立的雞巴便搖晃著出現了。

建甯好像絲毫沒有注意,又出手了。如此一來,椒乳上下晃動,玉腿左右翻飛,有時一個踢腿連小穴也被場邊的趙齊賢他們看的清清楚楚,有人已忍不住打起了手槍。張康年這會已是色欲熏心,趁著轉身偷摸一下公主的乳房,或者輕掃一下公主的陰毛,有時干脆一個轉身來到公主身后,使勁用大雞巴往公主鬆軟的屁股一頂。

公主只覺得這次比試自己被弄的混身癢癢的,也不知是爲什麽。這張康年只顧得占公主的便宜,終於不不小心被公主仰面絆倒在地,公主怕他躍起,順勢往他小腹上坐去。張康年的大雞巴此時正是一柱擎天,而公主正對著他的小兄弟坐了下來,不偏不倚,「滋」的一聲,大雞巴便盡數沒在了建甯的陰道當中,這可真是因禍得福。

建甯只覺得下身一陣刺痛,一件又熱又粗的硬物插入了體內,以爲著了道,正要起身,忽然發現身下的張康年表情更複雜,便忍住疼問道:「怎麽樣?服不服?」

張康年怕一說服了,公主會就此離去,便說:「不服。」

此時趙齊賢接口道:「公主,你腰上下動一動,他一準就服了。」張康年看了趙齊賢一眼,眼中充滿了感激。

建甯果然依言上下動了起來,處女的陰道隔外的緊,夾得張康年舒爽極了。這時公主又問:「服不服?」

「公主你再動的快一點我就服了。」於是公主動的更快了。

張康年只覺得自己的龜頭每下都能頂在公主的花心上,終於再也守不住精關,突然伸手按住了公主的腰,大雞巴頂住了花心,「噗噗」的射起精來,嘴中叫道:「我服了、我服了。」

公主覺得一股熱流沖進了體內,被燙的一陣哆嗦,竟是無比的舒爽,「你,你把什麽尿到我體內了,啊喲,好熱……你服了?好,」轉過頭來對趙齊賢他們幾個道:「怎麽樣?」

趙齊賢此時早已忍不住,脫光了衣服,走上前來,「我不服,要向公主請教。」說著躺在了地上,公主見又有了一個挑戰者,從張康年身上站了起來,又跨坐在了趙齊賢身上,上下挺動了起來。

趙齊賢的陽物比張康年的還要粗,整個陰道都被塞的滿滿的,公主也覺得舒服極了,忍不住的「啊……啊……」的浪叫了起來。趙齊賢的大龜頭每頂一下花心,公主便會忍不住的浪叫一聲,胸前的一對乳房也已成了趙齊賢的玩物。

「你……啊……服……不服……」公主喘息著問,趙齊賢也不答話,卻猛的開始主動挺動起來,「啊…啊……你……你怎麽反擊了……啊……好舒服……」趙齊賢只覺得公主體內一股陰精泄了出來澆在了龜頭上,自己馬上也要精關不守了,他害怕射在公主的體內有危險,忙向上一托公主的腰,雞巴脫離了陰道,對著公主的陰毛便射了出來,頓時黑色的陰毛上粘滿了白色的精液。

公主覺得又有東西噴到了自己的下身,伸手一摸,白色粘液馬上沾了一手,「這是什麽?張康年你剛才是也把這種東西尿到我體內了嗎?這好像不是尿。」

「公主,這是男人的命根子,你只要讓男人對你射出這種東西就說明他服了。」

「是真的?」

「是真的,公主我也服了。」趙齊賢接口道。

建甯公主站直了身,也不顧還從陰毛上向下滴著精液,對余下三人道:「你們呢?」

「我們要領教后才知道服不服。」

「那好你們三人一起來吧!」說著擺了了架勢。原來公主也起了疑心,不肯輕易再坐在他們身上了,總感覺這好像不是比武,而且他們一個個嘴上說服,臉上的表情卻那麽的奇怪,好像很爽的樣子。

可這三個侍衛卻等不了這麽多了,只一招間便抱住了建甯,「你們干什麽?又要用剛才那招,沒用,你們贏不了我的。」此時三人已經將她平放在了地上,一個占了好位置,擡起建甯的的雙腿,「噗」的一聲便進了洞。

建甯陰道內本就濕潤著,陰毛上還帶著趙齊賢的精液,這會自然也是毫不費力,只三兩下她便又被干的快感不斷了。「啊……你們明知輸……啊……還用同一招對付我……啊…好深……輕點……啊……小穴受……受不住了……啊……」

另一個跨坐在建甯胸前,雙手攏起了建甯的一對椒乳,把雞巴夾在中間,乳交了起來。第三個一看沒地方了,突然想起在春宮圖中曾見到的,便對建甯說:「公主你把我這個含到嘴裡來回吸吮,也許我會服的更快。」

建甯此時已在高潮的邊緣,想也不想的就張大了嘴巴,侍衛大喜,緩緩將雞巴送入了建甯的口中。三人在建甯身上上下齊動著,張趙二人責在把風。

其中把雞巴插在建甯口中的侍衛首先受不住,平時高高在上的公主專心爲自己含著雞巴,粗大的陽物在公主的紅唇間來回抽動,終於受不了這種刺激,一泡精液盡數泄在了公主的小口中,然後便把雞巴抽了出來。

公主含著一口的濃精正不知是該咽下去還是吐出來之際,只覺得插在小穴中的雞巴也噴出了一股熱流,燙的花心一陣哆嗦,陰精也是一再流出,一不小心,「咕噜」一聲,將滿口的精液都咽了下去,跟著便大叫起來:「不要了……不要了……饒了我吧……爽死了我了……不行了……你們要弄死了我了……」乳交那人一聽公主竟被肏的如此放浪,也忍不住將精液全都射在了她的臉上。

三人同時退下,嘴上也說道:「服了,服了,公主武功了得。」

建甯見自己贏了五個侍衛,十分高興,但心中始終有一絲懷疑,歇了一會,整理干淨便離來開了。回去四方一打聽,不禁羞憤欲死。這才知道自己是讓他們五個給輪奸了,他們射到自己嘴裡,臉上,陰毛上,小穴裡的東西叫做精液,是男人玩女人時才會射出來的東西,但又能如何呢?告訴別人自己讓五個侍衛輪奸了?此事只好就這樣不了了之了。

第六章

第二日,小寶奉命出京,頭天晚上小寶便回到了雙兒和胖頭陀、陸高軒租住的地方,準備歇一宿后再上路。進得院來小寶便想直接去雙兒房中,一爲雙兒善解人意最和自己說的來,二來也可順便占些便宜,興許還能讓自己下面的那個小兄弟就徹底的舒服舒服。

剛走到雙兒的門前,但聽到了屋內傳出「嘩嘩」的水聲。「難到我的雙兒在洗澡?今天可真是豔福不淺。」想著急忙繞到屋子后面,輕輕的把后窗舔了一個洞,偷窺起來。

雙兒果然是在洗澡沒錯,只不過此刻正坐在木桶之中,小寶只能看見雙兒上半身的兩個乳房一顫一顫的,下面卻什麽也瞧不見。饒是如此,下面的大肉棒還是不知不覺中挺立了起來。

雙兒經過近一段時間內不斷的被不同的男人用精液滋補,身子越來越豐滿了,兩顆小乳頭經過熱氣一蒸,也已經挺立在了峰頂,有時一擡胳膊豐滿的乳房便上下晃動,看得小寶目瞪口呆,口干舌燥。

此時雙兒似也洗完了,便從木桶中爬了出來,如此一來身上再無遮擋,雪白的雙腿、豐滿的臀部、以及三角地帶上新近長出的一層淺淺的黑色柔亮陰毛和在它覆蓋下那條似有似無的小肉縫便全都讓小寶看了個清清楚楚。

小寶正爲自己看到了雙兒處女的裸體而興奮,卻不知這具美麗的身體早已被許多男人享用過了。「真討厭,這些黑毛又長長了,以前明明沒有的,自從被那些男人玩過后才長出來的,不過他們都有,應該沒什麽大礙吧。」雙兒邊撫摸著自己的陰毛邊自言自語。

小寶當然聽不清雙兒說什麽,他現在只想沖進屋去和雙兒大功告成。正要翻窗而入,不想房屋門卻忽然被人一掌轟開,一高一矮兩個人影闖了進來。小寶看的清楚此二人正是胖陸二人。

二人一句話不說就向雙兒攻了過來,雙方武功相差甚遠,雙兒又沒穿衣服,三兩招便被點住了穴道。小寶嚇的伏在窗外一動也不敢動,不明白二人爲何會突然反叛攻擊自己的小丫頭,待見得二人跨下一人支起了一個帳蓬,這才明白二人定是也看到了雙兒洗澡,被雙兒的裸體吸引,忍不住沖了進來。

正要出言喝止,卻聽胖頭陀說到:「小雙兒我來告訴你你下面長的這叫陰毛,人人都會長的,不過我還想知道你剛才自言自語說什麽是男人玩過后才開始長的,是怎麽回事呀?我現在解開你的穴道,你老老實實跟我們講,不然就把你光著扔到街上去。」說著「啪、啪」兩聲解開了雙兒的穴道。

雙兒被嚇的果然不敢叫,卻馬上蹲了下去,用手遮擋自己的重要部位。「我、我幾個月前還沒有長,後來陪相公去五台山路上被于八他們幾個挑夫給輪奸了,這才開始長的。」

「胡說,你會武功,幾個挑夫怎能得手?」「我洗澡時有一只老鼠,我怕,他們一起沖了進來,老鼠趕跑了,可我光著讓他們圍在了中間,他們一起摸我,于八把他下面那個大肉棍…」「是雞巴。」「是,是雞巴插進了我下面的小穴中,我就反抗不了了,他們九個一個一個的來,還在我身體是尿尿…」「射精,那叫射精。」「是,在我身體裡射精,後來我就發現自己開始長陰、陰、對長陰毛了。」

「就這麽簡單?沒有別的了?」雙兒本來不想全說出來,聽他這麽一問,只好又接著道:「第二天上路,他們又一個個的跑到我的小車廂裡,又輪奸了我一遍,並且全都射在了我小穴的最裡面。」「那叫射在花心上。」「是,全都射在了雙兒的花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