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鼎記歪傳全集

此時大家都已是大汗淋漓,雙兒的白紗衣已是完全貼在了乳房上,一對小乳房清晰無比的出現在了衆人眼前,于八的眼睛都快瞪出來了,其他人也好不了多少,有三個雞巴已經挺了起來。于八知道再這麽玩就會被發現了,忙提出就到這,其他人以他爲首,也沒有意見。

「快,去給師傅燒水,讓師傅洗個熱水澡。」衆人一起沖進了柴房挑水的、燒柴的、大家各忙各的,一小會便準備就緒。

雙兒有些不好意思,連聲向衆人道謝,這才步入柴房,從裡面把門鎖好。她哪裡知道從她把門一關,于八等九人便整整齊齊的爬在窗戶邊,每人面前一個小洞,是剛才借著燒水的功夫特意挖好的。

雙兒全身上下只穿了這身白紗的衣褲,所以只三兩下便脫了個干淨。幾個人終於看到了少女神秘的三角地帶,只見兩腿間一條粉紅的小肉縫位於中央,竟是一根陰毛也沒有長。

「難怪剛才看不到,竟是還沒有長,不過可真是嫩呀……」兩個年輕點的已掏出了大雞巴套動了起來中,想像著自己的粗壯家夥能插入那誘人的縫隙中……

雙兒把衣褲疊好,剛要邁腿進入木桶中,突然一只老鼠從腳邊快速跑過,「呀,救命呀,有老鼠、來人呀……」

于八等人誰也沒有見到老鼠,他們的眼睛都盯著雙兒擡腿的那一刹那所露出來的兩片粉紅色的小肉唇,雖只一刹那,但其中一人已忍不住射了出來,精液灑的滿地都是。這時雙兒的驚叫聲已經響起。衆人一愣間,還是于八的反應最快,破窗而入,其他人也反應極快的一個個緊跟著跳了進去。

雙兒像見到救星一樣,一下子撲到了于八身上,「有老鼠,有老鼠呀………嗚……」說著竟哭了起來。

于八將個裸體的小美人抱了個滿懷,剛才沖進來匆忙,雞巴還沒有收好,這會正好頂在了雙兒下體間的兩片小肉逢中,雙兒沒有感覺,于八卻差一點便射了出來。深吸了一口氣,這才穩住。

「快,抓老鼠,」于八沖其他人使眼色。大家心領神會,假裝東翻西找,實際卻全都盯著雙兒的裸體猛吃豆腐。

「快,八哥,老鼠沖你過去了,快踩一腳。」

雙兒一聽老鼠竟向自己跑了過來,「呀」的一聲尖叫,向上一竄,一下子把腿盤上了于八的腰,手摟著于八的脖子,連看也不敢向地上看。這下小穴完全露在于八的大雞巴前。于八挺起的龜頭一下一下的晃動著,輕觸著雙兒的兩片大陰唇。

衆人這時也發現于八的雞巴就在美穴的入口了,不禁全驚呆了,沒想到如此輕而易舉便要成功了。大家只等于八一有行動便要一擁而上了。

雙兒聽見大家都不說話了,這才驚覺有異,睜眼才發現大家全盯著自己看,這才記起自己還是一絲不挂的,巧臉羞的通紅,「你們別……」話還沒有說完,于八已經動了,龜頭使勁向上一頂,粗大的雞巴一下子進去了一小半。

「呀,于八你,不要,快出去,不要奸淫……呀……」來不及了,于八的雞巴完全消失在了這個十五歲少女的嫩穴中。雙兒雖有功夫,但小穴中插著一支肉棒全身都沒有力氣。

不知是誰把自己的衣服鋪在了地上,于八抱著雙兒把她放在地上,雞巴既不抽也不插,但也不拿出來,只是享受著處女小穴夾緊的快感。雙兒強忍著破瓜這痛,恐懼的看周圍圍上來的人,「不要,你們不能這樣,叔叔大爺們,請你們放過我吧,我還小,雙兒才十五歲,受不了你們這麽多人,呀……不要……于八叔不要……快停下……呀……嗯……」

于八終開始正式抽插了。粗大的雞巴在小穴中進進出出,帶得兩片肉唇也是翻來翻去。雙兒的兩只小手此時也各握了一根雞巴,一對剛開始發育的乳房分別被兩個五十多歲的老頭霸占著,兩張大嘴拼命吸吮著兩個粉嫩的小乳頭。

「呀……呀……放了我呀……不要……別咬我乳頭……不要……呀……嗯…太深了……下面……不要……呀……嗚……」

一個沒搶到位置的年輕人發現了雙兒的小嘴還空著,竟把雞巴插了進去。雙兒的小嘴突然間伸進了一個又腥又臭的東西,拼命用小香舌頂著大龜頭,想把它趕出自己的口腔,如此卻給了年輕人更大的快感。

年輕人只覺得胯下的小美人主動用舌頭來環繞自己的龜頭,竟是快感連連,還沒有幾下便卟卟的射了出來,一泡精液全部射入了雙兒的小嘴中。雙兒來不及吐出,竟咽了大半。

此時破瓜的疼痛感已經消失了,快感漸漸從下身處傳來,只覺得于八的龜頭緊緊頂在了自己的花心上,一股熱流直沖花心,雙兒全身一陣顫抖,就這樣被精液燙的上了自己人生的第一次高潮。

射了精的雞巴退出了小穴,但另一支馬上又插了進來,一輪更快速的抽動。雙兒的身邊,九個男人輪流釋放著他們的熱情,剛在嘴裡射精的那支雞巴剛抽出去,馬上又有兩支伸到了嘴邊,「給我們爺們也含含。」

「不……不要……好髒……呀……不……拿開……呀……」雙兒左右搖著頭躲閃著,兩支雞巴只能在雙兒的嘴唇邊磨來磨去。

「還嫌咱爺們髒,給她來兩下重的。」

「看我的。」正肏著雙兒的人答到,說著加快了動作,並且棍棍到底,大龜頭每一下都重重撞在雙兒柔嫩的花心上。

雙兒才登上一次高潮,根本無法抵擋此等重擊,只得求饒,「啊……不要…輕點……小穴受不住了……別插那麽深……我給你們含……啊……」說著張開了小嘴,一左一右的輪流吸吮起兩個雞巴來。

穴中的雞巴又射了,雙兒感到了沖進體內的熱流,「你們把什麽尿到我身體裡了,是尿嗎?好熱呀。」

「那叫精液,射在你身體裡是讓女人懷孕用的。」

雙兒一聽嚇壞了,「不要,我不要懷你們的孩子,不要再玩雙兒了,呀…」一位大叔等不及了,又插了進去,「叔叔…不要…求你不要射進來了……啊……啊……雙兒不要懷孕……啊……呀……」

雙兒的小穴實在是太緊了,這人又是個老光棍,幾時玩過粉嫩的小姑娘,老槍讓雙兒的屄肉一夾,龜頭在雙兒的花心上一磨,才十幾下就不行了,「我不行了不行了,」說著不但沒有抽出來,反而緊緊頂住了雙兒的花心這才發射。

被連續三個人在體內發射,雙兒已知道這些色狼們今天是不會輕易放過自己了,還不如配合他們早點完事,才能擺脫他們。想到這兒便放鬆了身體,努力吸吮起了嘴邊的兩根雞巴,雙腿也夾緊了身下男人的腰……

雙兒發現自己對男人的精液似乎特別的敏感,每個男人一射精,自己便會被刺激的高潮一次,這也經是第七個男人了,「呀……你也射了……好熱……不要了……不行了……小穴受不住了……呀……呀……完了,全完了吧,呀…怎麽又一支…啊…」雙兒此時已是滿臉的精液,兩個小紅奶頭早已被人吸的高高聳起,下身處一支長槍正在進進出出,身下更是流了一地的淫水,混著男人的精液。

此時肏著雙兒小穴的正是二次勃起的于八,其他人都已輪了兩輪,東到西歪的倒了一地,雙兒在剛才第二輪第十五人次時便不知被誰因龜頭緊磨著花心發射而高潮的暈了過去。隨著于八又過了一次瘾,衆人再也無力再戰,穿起衣服回屋休息了,只留下暈迷不醒的雙兒,殘留著滿身的精液……

雙兒直到后半夜才醒過來,看著滿身白乎乎的粘液,想起自己被這麽多男人輪奸過,忍不住哭了起來。默默的洗干淨了身子,回自己屋去休息了。「他們玩了我,定是害怕的連夜逃走了,只要我不說小寶就不會知道,我還是他冰清玉潔的好雙兒……」想到這雙兒才覺安心,沈沈睡去。

誰成想第二天一早雙兒起來時才發現,于八他們竟還都在,雙兒一見他們臉頓時羞的通紅,連頭也不敢擡。小寶發現雙兒臉色有異,以爲她病了,執意要給她雇輛車,雙兒也不想面對于八他們,就同意了,一個人躲在車廂裡,一行人就這麽上路了。

小寶腳好了許多,和于八騎著馬在前領路,雙兒坐的馬車則在隊尾。行了一會,于八說要方便就退到了路邊,他是真去方便了,只不過一閃身就跳進了雙兒的車廂方便。小寶騎馬在前完全不在后面發生了什麽事,雙兒的車廂晃動了起來裡面隱隱傳出了少女的呻吟聲……好一會于八才衣衫不整的出來,緊接著另一個又進去方便了……

雙兒沒想到他們離著小寶這麽近還敢輪奸自己,剛剛閉合消腫的小穴又一次次的被撐開,不同男人的精液又不停的澆了進來。這次的快感比上次還要強烈,可雙兒拼命忍住不敢叫出聲,就怕讓小寶聽見。男人們好像也發現了她的這個弱點,每一個都使勁插到最深處,用力頂著雙兒的花心,欣賞她明明極爽卻又不敢出聲的表情。

雙兒被一個個大雞巴奸淫得高潮不斷,陰道內一次又一次的注入精液,沒想到原本以爲可以提供疪護的小車廂反而成了于八他們最好的掩護,可以在小寶毫不知情的情況下盡情的淫玩自己。

「啊……叔叔要你射了嗎……嗯……不要……求你……拔出去……不要在裡面……雙兒不要懷孕……啊……你……啊……不要射……好燙……不要……啊…雙兒不要了……啊……啊……啊……」雙兒哀求的作用只是刺激的男人更凶猛的在她體內射精,高潮,不停的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第三章

這一日,終於到了清涼寺,雙兒才算擺脫了于八等一干人。臨走時幾人說什麽也不要小寶多給的賞錢,小寶還真有點過意不去。他哪裡知道此時他的好丫頭雙兒的褲裆裡還是濕濕粘粘的,一個年僅十五歲的小嫩雛被九個大男人輪奸了這麽多次,他們哪還好意思多要錢。看著衆人遠去的身影雙兒這才鬆了一口氣,這段曆史是永遠不會被小寶知道了。

白天費盡周折才見到了老皇爺,可說什麽也勸不走他,小寶於是和雙兒商量晚上來劫廟,偷偷把老皇爺劫走,免得老皇爺遇險而受皇上責罰,但還是被玉林大師阻攔沒有得逞,只好拿了老皇爺的四十二章經下得山來。

不想半路遇上了胖頭陀,小寶被擒,少林十八羅漢僧在后緊追。雙兒破身不久,漸漸氣力不濟,澄光方丈新近受傷也落在后面。雙兒終究年幼,澄光起先拉著她的手還能勉強跟上,但久了還是覺得十分費力。見四下無人索性單手攬住了雙兒的腰肢向上一提,人抱起來了,可手卻也緊緊按在了雙兒的一個乳房上,就這樣疾奔起來。

雙兒雖有感覺,但見澄光一大把年紀,又是少林高僧,必不是有意輕薄我,怎能和于八他們相比。想起于八,不禁臉上泛紅。澄光此時卻是心煩意亂,單手夾著如此美麗的少女,手裡還握著人家的乳房,自己年紀雖足可做她的爺爺了,但還是不禁想入非非。參禅幾十年不曾有過反應的大肉棒也不自覺的立了起來。

心中欲念不斷,僅僅握著少女的乳房便不滿足了,頓時心生一計:「雙兒,這樣還是太慢,恐怕趕不上小寶他們,可我背上有傷又不能背著你,這樣好了,你雙手攬著我的脖子,雙腳跨著我的腰從正面抱著我,這樣興許走的快些。」

雙兒一心只想盡快趕上小寶,想也不想就同意了。澄光跑得又快又穩,雙兒竟漸漸趴在他的肩上睡著了。澄光卻漸漸放慢了腳步,悄悄伸手從僧袍中掏出早已挺立多時的大雞巴,一下一下的去頂著雙兒的屁股。

可漸漸隔著衣服也不能滿足他了,雙兒的褲子也在小心翼翼中被澄光褪到了大腿上。如此一來,雙兒的豐臀小穴完全暴露在了澄光老槍的攻擊范圍之內。澄光看不到的美景他的大肉棒卻看到了,努力的向上頂去,終於龜頭碰到了兩片嫩肉,剛要再往上一步,卻在跑動中又掉了下來。就這樣龜頭總是在兩片大陰唇上磨來磨去,卻始終無法再向裡去了。

雙兒此刻正做著美夢,于八他們一起又向她撲了過來。澄光見總也無法得手,便站定了下來,並把雙兒的身子向下挪了挪,感到龜頭又頂在了穴口上便猛的向上一挺,「叽」的一聲,肉棒全根沒入了雙兒窄小的陰道中。

雙兒被插的一下便醒了過來,覺出下體內又多出了一條熱乎乎的大肉棒,和那于八等的無異,知道自己又被人奸淫了,「大師,你怎能……唉喲……」原來此時澄光的大龜頭雙已經頂住了雙兒的花心。隨著澄光的跑動,雙兒的身子在他身上起起伏伏,大雞巴也在小穴中進進出出。雙兒被插得只能「嗯……嗯……啊……」的不斷淫叫,卻什麽也說不出來了。

澄光的雙手又解開了雙兒的上衣,露出了雙兒一對白嫩的乳房和上面兩粒粉紅的小乳頭。此刻的雙兒雖然全身的衣服都還在身上,可身上的重要的三點卻一點也遮不住。隨著雙兒身子起伏,身子向上時澄光便能用舌頭在乳頭上舔一下,向下時大雞巴便全根沒入直抵雙兒的花心。

雙兒此時疲憊之極,前兩天被于八他們輪奸還沒恢複,這會又被這老和尚一邊跑一邊肏,跟本無力反抗;但體內傳來的快感卻感受的非常清楚,終於被這老和尚的大雞巴肏上了高峰:「啊……啊……我要尿了、尿了……」

澄光只覺雙兒體內一股熱流澆到自己的龜頭上,全身一緊,精液噴射而出,雙兒感到了射在體內的精液,身子也被燙的一陣哆嗦。軟了的雞巴掉出了雙兒的身體,雙兒下邊的兩片小肉唇之間也緩緩流出了少許白色的精液。

這時也馬上就要到山頂了,澄光心道這個樣子可不能讓別人看見。便把雙兒放在路邊的一棵樹下,說道:「此事不可亂講,不然我們就救不出你的小寶哥了。」

雙兒無力的點了點頭,表示自己不會亂說。一個女孩子被人強奸了的事怎會亂說。澄光放心的向山上奔去。

雙兒閉眼休息了一小會,覺得身子有點冷,這才發現澄光並沒有給自己把衣服穿好,嬌小的乳房和下身兩片肉唇中夾著的那一條粉紅的肉縫還都暴露在空氣中。可自己現在連胳膊都擡不起來,更不要說穿衣服了。

可就在這羞人的時刻,一個樵夫從樹林中轉了出來,見遠處一個少女靠在樹邊不禁好奇的走了過來,走近一看「哇噻」不得了,小丫頭不但長得漂亮,而且三點盡露,尤其那一對小乳房……「下面還沒長毛,真是嫩的很,比家裡的老婆強多了,看她的年紀也就十幾歲,比我的女兒還小,那我的女兒的身材是不是也這樣?」樵夫胡思亂想著。

雙兒見有人過來,還是個四十幾歲的大叔,雖感羞愧但也沒有辦法,只能說道:「大叔,我路遇壞人,被強、強……,我實在沒有力氣了,求您把衣服給我穿上。」

樵夫一聽,心想:「好啊!沒有力氣正方便我了。」嘴上卻說:「好吧。」

雙兒一聽這才放了心,心想還是有好人的,並不是每個男人都會乘人之危奸淫我的,便又閉上了眼,她太累了。但只覺這樵夫在自己身上撫摸、擺弄了半天,還不時用手去碰自己的關鍵部位,卻始終沒有給自己把褲子提上,把乳房遮住。睜眼一看,才發現原來樵夫此時已掏出了一根足有八寸長的大雞巴正對在自己的小穴入口上。

「不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