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表姐夫一家女人都上了

我射完精後,還貪婪的把屌繼續留在她的體內,不願意拔出,慢慢感受她那因為高潮後而產生的收縮的感覺,雙手還停留在她那間挺渾圓的雙峰,我趴在她的身上喘息,也感覺她那激烈運動過後的身體起伏,這種感覺好像兩隻狗在交配,我就像是一隻公狗,而表姐就是那隻淫蕩的母狗啊!

我擡起頭來,看到施媽媽正看著我們呢,她什麼時間進來的,我沒有注意到。

只是發現施媽媽一只手伸進自己的內褲,一只手揉著自己的奶子。肯定是剛才我與表姐的聲音讓她受不了了,才跑了進來。

我凡正已經是這樣了,一不做二不休,兩個一起干了。我從表姐身上爬起,把施媽媽拉過來,脫去了她的內衣。讓她躺在表姐身邊。她那張嬌臉,紅的不能再紅了,表姐的臉也紅的不行了。但表姐已經被搞了沒有力氣了,而且為了不使精液流出,她不敢動。我開始輕吻了施媽媽,她已進入了過度興奮的狀態了,這是慾燄太久沒得到發洩的緣故。

我再趴上她的胴體,揉著她的乳房,兩手抓住她的兩個大奶子左右晃動,用她的奶子來拍打我的臉頰,我又用牙輕輕叼住岳母的乳頭,把它含在嘴裡,一會又用舌頭旋轉著舔施媽媽的乳暈。

施媽媽似乎開始有些享受我的動作了,她嘴裡發出了「哼哼」的聲音,開始暴露她的淫蕩本性。施媽媽有些著急了,開始主動起來。

我不再戲弄施媽媽,把她的臀部往上擡了擡,腰向前一用力,一下把我的雞吧塞進施媽媽的小穴,抽插起來。

「你!……」施媽媽還想說什麼,突然停住「啊」的叫了一聲,看來她準備享受在兒媳面前被我對她的奸淫了。

插了一會,我把施媽媽抱起來,讓她坐在我身上。起初,施媽媽還有些扭扭捏捏,坐在我身上不怎麼動,漸漸的她抽插的頻率越來越快了,可能是抖動的太厲害的緣故,施媽媽頭上的發夾掉了,長發一下散開來,淩亂的披在臉上,胸前的兩個大奶子劇烈的晃動著,看上去是一種特別淫蕩的美。

我一下坐起來,又把施媽媽的肉體壓在身下,猛地加快了抽插速度,施媽媽的叫聲也越來越急,越來越淫糜,兩手緊抓住沙發套。終於,我第二次爆發了,一下把無數精子射進施媽媽的子宮。我整個人癱了下來,趴在施媽媽的胸前,跟著她的胸脯而起伏。

這時表姐已經穿上了內褲,但兩只挺挺的白白的奶子還露在外面,我順手摸了一下。

施媽媽說:「你這個小壞蛋,把我們家的女人都干了,以後可要補償你施媽媽呀!」

聽了這話,我說:「還有一個姐姐沒有干呢!」

施媽媽說:「不可能讓你干她。」

我說:「要不我就把這事說出去,告訴你兒子,看你怎麼辦?」

她一下子緊張起來,雖然她需要男人,但她還擔心自己的名聲,姐姐也擔心起來。正當我們協商時,門一下子開了。

原來是她上大學的女兒放假回家了,我擡頭一看,發現真美的女孩子。但她此時,臉紅的不行了,她發現我與她媽媽和好嫂子在一個床上光著身子,一下明白了。但過度驚呀,站在那裡不知所措了,只是臉紅紅的,眼睛裡都是淚花。

表姐對施媽媽說:「完了,全完了,以後沒有辦法見人了。」

此時,還是老女人有經驗,施媽媽接著說:「小梅,過來。」

小梅不知所措的走到床邊,施媽媽說:「女兒呀!媽媽一時胡塗呀!做了見不的人的事,你哥哥又不能生育,所以才向你嫂子她表弟何時種的,可本來想上次完了就沒有事了,誰知道不小心滑倒流產了。所以今天才發生了這事,媽媽好久沒有男人了,忍不住就犯了錯誤,你要說出去我們家就完了。」

小梅從小是個聽話的女孩子,尤其對她媽媽特別孝順,她點了點頭說:「媽媽,我不怪你,希望你們以後不要再這樣了。」

但施媽媽說:「為了防止你說出去,我有個辦法。讓你嫁給小華如何,這樣別人就不會知道我們的家事了。」

表姐說:「太好了,我們可以親上加親了,還可以家醜不外揚了。」

小梅臉紅著說:「這怎麼能行呢,他與你們已經那樣了,再說我比他大3 歲呢。」

施媽媽臉一下子沈了下來:「小梅你怎麼不聽話了,再說女大三抱金磚呀,就這麼定了。」

說完,說把小梅拉到我身邊,說小壞蛋,我女兒還是處子身呢,今天你把她破了,我不相信她會反悔的。

看見這麼一個美女小梅姐姐,加上施媽媽的話,我雖然打了兩炮,但一下子又有反映了,心想如果娶了她肯定會很幸福的,那麼美那麼溫柔那麼孝順。

我把她一下拉到床上,手伸向她的短褲,隔著衣服撫摸她的背部,然後把手伸進她的衣服裡面,她開始掙扎起來。但她僅165的個子,怎麼能抵過我180 男人的力量。一只手按住她,把手伸進她的衣服裡,繼續剛才的動作,她的體溫真是令人興奮,接著我更大膽的把手伸向她的胸部,挖靠!這種柔軟的觸感,經由我的十指,傳到我的腦神經了,這種感覺真是太棒了!

此時,她小聲音叫著:「媽媽,放了我吧。」

施媽媽裝做沒有聽見,對表姐姐說:「我們做飯去。」

小梅看她媽媽與嫂子都不幫她,大大的眼睛裡流出了淚水,哭的小梅更顯的溫柔漂亮了。這更激起了我的欲望。我繼續揉著她的奶子,不到一分鐘,她好像作出了一點反應,也許是沒有力氣了,掙扎的不是那麼厲害了。她「嗯」的一聲,並扭曲身體,這時我一鼓作氣,用手掌握住她的胸部,不斷搓揉,同時用食指和拇指捏著她的乳頭旋轉,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動作太大,她又開始了一些反抗動作,她把身體正面轉向床面,防止我繼續進攻。

但是沒有用,因為我早就緊握住她的胸部了,她越掙扎,我的動作就越大,不知道是不是我把她弄爽了,幾分鐘後,她便不再反抗了,於是我想時機應該成熟了,我用右手繼續揉她的胸部,左手開始伸想她的屁股,接著我用左手開始揉她渾圓又俏的屁股。此時我強行脫掉了她的上衣,她的乳房一下子跳了出來,我的手不停地捏揉她的不算大但非常白而且堅挺的小乳房,她的奶頭是粉色的,一看就沒有讓別的男人吃過。

與此同時,我把手伸進她的短褲內,開始撫摸她的屁股,摸了5 分鐘後,我決定把她的褲子脫掉,因為手被內褲束縛住,實在不舒服,我決定先伸手去脫她的短褲,然後我發現她的內褲已經濕了一大片了。接著我去搓揉她的屄,她不停的顫抖,小穴也更加濕潤了,然後我用右手把她的短T 脫掉,她的兩球渾圓又大的胸部就跑出來了,我想應該是時候了,我開始伸手去脫她的內褲。

這時候她產生了激烈的反抗,她用她的左手拉住內褲頭,不讓我把她的內褲脫掉,可是我已經不管哪麼多了,奮不顧身的想把眼前這塊肉吃掉,我用力的拉扯她的內褲,最後當然是被我把她的內褲脫到膝蓋處時扯破了她的內褲,太好了,已經不用脫了,內褲自然掉了下來。

在這一刻終於要成真了,我把龜頭靠近她的陰戶,她卻一直不停的扭動,彷彿是在做最後的反抗。

但是沒有用,已經來不及了,我對準了她的陰戶。

突然她說,我同意媽媽的意見,但你要溫柔點,而且你必須好好學習考上大學,為我們以後生活著想。哇,什麼女孩子呀,已經開始打算以後的生活了,我答應她一定考上大學然後娶她。真心話,她那麼美,雖然大了三歲,但絕對幸福。

於是我低頭在小梅的耳邊道:「小梅姐姐!剛開始妳會很痛,但是妳一定要忍耐,一會兒就好了,知道嗎?嗯!再來妳就會像媽媽與你嫂子一樣地舒服了。」

她點了點頭,我就把大雞巴慢慢幹進她的處女陰戶中。或許是由於我剛才揉的她時間長的原因,她的陰戶裡淫水分泌極多,使我的進入並沒有花多少力量,她皺著眉頭,竟能不喊痛地只是哼著,我大力猛地一下幹進去,她慘叫了一聲,面色蒼白。

我忙為她吻去額上豆大的汗珠,又為她吹口渡氣,按摩太陽穴,她淚痕斑斑地吻著我說:「以後你必須對我好呀。」我以溫柔親吻她的嘴表示了答復,同時也是讓她漸漸忘掉處女開苞的痛楚。

我緩緩抽出了大雞巴,再猛地刺進去,一急一緩之間,使她的痛覺和癢覺交互刺激著她的陰道神經,慢慢地就不再感到痛苦了。

漸漸地她也學起她媽媽的動作,把屁股搖晃上挺,好配合我的抽插,我見她如此騷媚地進入了狀況,便也將我肏穴的動作加快了,處女的陰道緊小無比,和剛剛插進她媽媽與她嫂子也就是我表姐的穴比起來要艱澀多了。幹了一陣子,終於把她的小穴插鬆了,她媚眼半閉著,隨著大雞巴挺進的節奏浪叫道:「啊……

有些…舒服了……啊!……哦……嗯……嗯……好…舒服…我……不曉得……小穴…穴……被幹的…滋味……這麼美……哦……這麼舒服……好美……哦……好舒服哦……你大力弄……弄吧……啊……小穴……美死了……哦……哦……我…我好像……好像要……出……出來了……啊……啊……我要出來了……啊……太美了……哼……哼……」她猛拋豐美的屁股,小穴包得我大雞巴好緊,一陣浪水直衝,把大龜頭泡在陰道的溫水中。

我讓她歇息一會兒,才開始再插,她又搖扭著屁股隨著我大雞巴插入的快慢而迎湊著,她媽媽剛才的動作是最好的示範,雖然她沒有看到我與她嫂子做,但我與她媽媽做的樣子使她很快地便學會了如何使自己穫得最大的滿足。她擡搖著豐肥白嫩的屁股,口中也再度浪叫著:「…美死了……姐姐被你幹得……太爽了……喔……好脹……這下……幹到穴…穴心了……啊……我又……不行了……姐姐……要丟了…丟了……啊……啊……美……死了……」

施媽媽的漂亮女兒,我表姐的小姑子,被我幹得又爽快地丟了一次,我因為剛才放了兩炮,此次時間特別長,也在將近在一個小時時間裡的大戰中,猛肏了這小梅那隻緊窄窄的小穴上千下之後,心神舒爽地把大股的精液飆進小梅姐姐的小穴裡,伏在她的嬌軀休息著。

我表姐與施媽媽早就把飯做好,在一旁觀賞著我和小梅的開苞攻防戰,見我洩了身,兩人都溫柔地湊過頭來和我吸吻著,小梅也加入了我們的深情之吻,四個舌頭在四張不同口型的嘴旁舐來舐去,直弄得我們臉上都是彼此的唾液。

施媽媽對我傾訴著她的愛意,說我讓她嚐到了45年來從未得到的性愛高潮的滋味,她這才曉得性愛竟會是如此的美妙,是這麼舒服和暢快,總之她算是沒白活了。小梅姐姐也輕聲細語地對我說我把她帶到了極樂的境界,滿心喜悅地感謝我的賜予。表姐也說我比她丈夫強多了。

之後,小梅姐又與我做了不下十次,然後她就開學了。

小梅上學走後,我也開學了,我也是除了每星期六的狂歡會以外,施媽媽為了不緻影響到我的功課,只讓我摸摸揉揉、最多親個蜜吻而已。

我與表姐、施媽媽每周六都保持著我們三人的性愛關係,直到一個月後表姐說她又懷上了,才結束。

以後一年多的日子是,我每周六只能與施媽媽做了(施媽媽是帶了環的,永遠不會懷孕,所以沒有什麼擔心的),而每次假期時與小梅姐姐做就擔心了,她還是學生,於是只好帶套子做,雖然感覺不好,但沒有辦法,只有安全期時才真正射小梅姐姐。表姐也生了個兒子,施媽媽與表姐夫都特別高興,孩子滿月時,表姐夫為了感謝我讓表姐又與我做了一次,呵呵,有了開始也就有了下面。

當然表姐夫並不知道我搞了他媽媽與她妹妹。後來,表姐也同意表姐夫在外面償新鮮,允許他上了他單位上的一個女同事,並長期保持著性關系。

這樣一來,表姐夫就不再反對我與表姐的激情了。去年我考上了小梅所在的大學,小梅也上大四了。我們在外面租了房子,白天上課,晚上性愛,放假後就回施媽媽家與表姐三人一起搞。

今年小梅畢業了,我已經快上大三了。有一次安全期沒有計算好,她意外懷孕了,雖然她工作了,但沒有辦法,只好做了人流。

我準備等小梅一畢業就結婚,給施媽媽再生個孫子。

我不會再找其他女人了,有施媽媽這樣成熟的女人,小梅溫柔漂亮的老婆,表姐豐滿性感的身材,已經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