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表姐夫一家女人都上了

於是我用舌頭去舐她的陰阜及陰核,並伸手去摸捏奶頭,她被我又摸又舐的不時扭動著身軀,不時的將肥臀往上挺,口裡咿咿呀呀的叫著:「哎呀……小冤家……干媽的魂都……被你……弄丟了……親兒子……求求你……別再……哎呀……咬輕點……好痛……啊……干媽……要被你整死了……啊……我洩了……啊……」小穴裡的淫水像江河一樣,直往外流,嬌軀一陣顫抖。我被那淫水流了一口不知是吞還是吐好。

「你這個小壞蛋!從哪裡學來的這一套整人的本事,整得干媽難受死了!你呀!說你是個色狼一點都沒錯!」「哎呀!我親愛的肉干媽!干兒子的這一套您還滿意吧?」「滿意你個頭!干媽的貞節捏在你手裡了,你還……」施媽媽嬌羞的說不下去了,雙手緊緊按住她的陰阜。

「親愛的干媽!既然你的貞節已捏在我手中,干脆就捏到底吧!讓干兒子把大雞巴插進你的小肥穴裡去痛快痛快好嗎?」「那怎麼行呢!干媽除了你干爸之外,從來沒有給別的男人弄過!在說這是亂子倫呀,你與我兒媳婦也就是你表姐已經搞過了!」「好干媽!親干媽!我還沒有玩過老女人的小穴,請您把手拿開,讓我玩一下嘛!您看!我的雞巴脹的難受死了,拜託!拜託!」說罷我急忙把全身的衣服脫光,站在她的面前,把高翹硬帳的大雞巴給她看。

施媽媽看見我赤條條一絲不掛的大雞巴高翹硬脹的挺在她的面前,芳心撲撲的跳個不停,一雙媚眼更是死死盯著不放,心裡想著好大好硬的一條大雞巴,怕不只廿多公分長,尤其那個大龜頭,像小孩的拳頭那麼大,比起我那死鬼丈夫大了一倍,假如插在自己的小穴裡,一定非常的好受,而另有一番滋味。心裡是千肯萬肯,但口裡卻說道:「死相!醜死了!還不快點拿開,有什麼好看的……」

「親干媽!醜什麼!這是女人最喜歡的大寶貝,求求您!把手拿開讓我玩一下嘛!

我的親干媽!肉干媽……好不好嘛……」「叫得我肉麻死了,什麼女人最喜歡的大寶貝,我才不喜歡呢!」「親肉媽!您光吃干爸的那一條,有什麼意思,再說他老人家也做古了。就好比吃菜一樣也要換換口味,我保證會讓您上天入地一樣舒服,不信您試試看,要是您不覺得痛快舒服的話,只此一次,以後我絕不會再來纏您,好嗎?好干媽!」「唉!好吧!我答應你!你呀!真是我命中的魔星,快去把房門鎖好。」「謝謝干媽!」於是我鎖好了門房,翻身上床,抱著施媽媽又親又吻、又摸又捏,她被我摸吻的全身顫抖,嬌喘呼呼。

「好了!小魔星!別揉了,我有話對你講!」「干媽!要講什麼!就快點講嘛,我忍受不住了!」「忍不住也要忍!第一:我們的關係不能讓人知道,尤其是我的兒子和女兒知道;第二:以後不管是你需要還是我需要,都要在周六時間,這樣不影響你學業;第三:你要是真的愛我,就不能夠對我始亂終棄,知道嗎?

你答不答應?」「我親愛的干媽!兒子當然答應!我真的好愛您啊!不然,我可以發誓給您聽……」「不必發誓!干媽相信你就是。」說完,施媽媽把她艷紅的香唇吻上我的嘴唇,阻止我發誓。香舌送入我的口中,又吸又吮著我的舌尖,玉手握著我的大雞巴不停的上下套弄著。

我的雙手也不空閒,一手不停的撫摸大乳房及奶頭。一手不停的撫摸她那又多又長的陰毛,摸得我慾火興奮,我輕輕的抓起一把陰毛來。

「啊!乖兒子……輕點……拉輕點……干媽會痛……」「干媽!你的陰毛好厚、好多,真迷死人了……」「小魔星!別再亂摸亂揉了,干媽心理難過死了…

…小穴裡也癢死了……快來替我止止癢吧……」施媽媽被我摸揉的全身顫抖,手也不再套弄我的大雞巴,改用拉的。我知道她現在已經進入慾火高燒,又飢渴、又空虛的情況,需要好好的餵她一頓,才能解她的飢渴,止她的癢。

「小寶貝!你真死相!干媽……都癢死了……你還慢吞吞的……逗的沒完沒了……再不插進來……我狠起來把你的雞巴……扭斷……」施媽媽說著,手上加了一些力。

「呀!親媽媽別用力捏……會痛……」我感到雞巴在痛。

「那就趕快壓到我身上來!」「是!」我馬上翻身壓到施媽媽的胴體上。她的慾火和理智交戰著,結果還是慾火戰勝了理智,使她也顧不得眼前的少年是自己兒媳的表弟,而且馬上就要發生肉體關係,本想推他一下,但想起自己死去丈夫那條細短的陽具,嫁給他數十年每次弄不到三分鐘就一洩如注,有時候弄到一半就軟下來了。

現在他去了,沒有處解決問題。本想到外面去找野食,一來兒女都那麼大了;二來又怕找來個流氓獲不良少年,蒔蒹菮蓉搞不好弄出事來,就身敗名裂了,塻墏墘塶整個家庭就會毀掉,只好打消這個念頭。今天感到出差回來非常需要,臧臺與舕卻想不到送上門來一個帥小夥子,不吃白不吃誏誦語誨,摷摍摟摓若飛掉豈不是可惜了,如此清純的小公雞,管他是不是兒媳的表弟,吃了再說……「干媽!您在想什麼?」兩人都已心血沸騰,無法自拔,不得不開戰了。

施媽媽用顫抖的玉手,握住我的大雞巴,對準她的小肥穴洞口,淫蕩的對我說:「用力點,往前頂進去。」我知道已經對準目標了,屁股猛力的往下一頂,大雞巴已插入了2 寸多。

「哎呀!好兒子……痛……好痛呀……別再動了……」這時施媽媽已痛得全身發抖,粉臉變白。我感到大雞巴像插入一個熱呼呼的緊小熱水袋一樣,太好受了。這是我生平第一次把大雞巴插入第二個女人的陰戶裡面,我不管她是真痛還是假痛,用力再一頂,又插進去了2 寸多,哇!裡面更緊更暖,還滑溜溜的,更舒服、更好受。

施媽媽用手頂住我兩腿的胯骨,不讓我再有頂下去的機會。

「哎呀!要命的干兒子……別再頂了……痛死人了……你的雞巴太大了……停一下再……先伏下來吃……吃……我的奶……讓干媽的……水出來多一點……

再……再弄吧……」我的大雞巴還有1 寸左右未進去,雖然想把它整只弄進去,可是看她一附可憐的模樣,耳聽她一直叫痛聲,只好停止下挺的動作,遵照她的指示,伏下身去吃她的大奶頭。施媽媽嘟起小嘴,似生氣的說道:「小寶貝!

你真狠心,干媽叫你不要再頂了,你還是在頂,你想要我痛死嗎?小魔星!

我真是前世欠你的!今生要來受你的痛苦及折磨,要命的小冤家。」「我親愛的干媽!

兒子怎麼敢折磨你呢!我是第一次把雞巴放在你的小穴裡去,想不到裡面又濕、又暖、又滑、又緊,包著我的雞巴好舒服,我想整條都進去,才用力頂的嘛!

沒想到會把你頂的這麼痛!親干媽!對不起!請你別生氣,都怪兒子太魯莽了,我的親干媽!」我說完之後就猛吻著她的艷唇。手在她的胴體上輕輕的撫摸著。

漸漸得我感到她的陰道較鬆動了,淫水也多了,於是我猛力一挺「滋!」的一聲,大雞巴已整只的直搗到她的小穴底了。

「哎呀!」她痛得緊咬銀牙,一聲嬌叫。施太太只感到一陣從來沒有的舒暢和快感由陰阜裡傳送到全身四肢,她好像飄在雲霧中一般,是痛、是麻、是趐、還是甜,五味雜呈,這種滋味真是難以形容於筆墨之中。我此時感到大雞巴被她肥嘟嘟的小穴緊緊的包裹著,龜頭頂住一粒滑嫩的物體,我想大概那就是俗稱的花心。

「啊!子強……我的乖兒子……哎哦……真美死了……我的心肝寶貝……你的大雞巴……真粗……真長……真硬……真熱……哎呀……都頂到我的……子宮裡面……去了……啊……」我見她嬌美的粉臉淫態百出,心裡產生莫大的性趣,原來女人淫蕩起來時,就是這個樣子,真是好看極了。於是用力猛揉撞著她那雙又軟、又嫩、又滑、而又有彈性的大乳房,加上已經近半個月沒有做過了,真是過癮極了。

因為施媽媽40多歲的婦人,雖然已生過一雙兒女,但是小穴還很緊,可能是她死去的丈夫雞巴太小的原因吧。我的雞巴本來就長的大,加上三個月來表姐的訓練已經是又長又大,剛開始我還不敢太用力得猛抽狠插,在聽到她的叫痛聲,只好緩緩的抽送起來,慢慢的插下去,等她適應後再用力也不遲。

「哦!我的心肝……寶貝……你真好……真憐惜我……知道干媽的穴小……怕痛……你真是我的乖兒子……媽……好愛你……就是為你死……我的心肝……

小心肝……媽……好舒服……」施媽媽媚眼半開半閉,艷唇「咿咿呀呀」的浪聲吟著。

我抽送了數十下,她也開始扭擺肥臀,很有節奏配合我的抽送,一挺一挺的擺動。一陣陣的快感,就像千萬條小蛇,由小穴裡流向全身各處,舒服得她的小嘴急促地呻吟。我一看施媽媽淫蕩得迷人心回,速度慢慢加快,用力的抽出插下,屁股跟著旋轉,研磨她的花心數下,這一招功夫使得施媽媽舒服得全身顫抖,淫水潺潺而出,淫聲浪語的叫道:「哎呀……親丈夫……你碰到我的花心……趐麻死了……人家好……呀……好舒服……再用力點……我的親弟弟……」我現在完全是站在主動的位置,可以隨心所欲,一下狠抽猛插,一下又是緩抽慢插,有時是三淺一深,再改六淺一深,我愈抽愈舒服,也不再憐香惜玉了。

施媽媽何曾嘗過這樣剛陽的少年攻擊,就像狂風暴雨得似的打向她,她像似極端痛苦的樣子,猛搖擺著頭,媚眼緊閉,香汗淋淋,淫聲浪語的嬌道叫著:「哎呀!我的小心肝……你要死我了……真舒服透頂了……呀……小丈夫……我受不了……了……親弟弟……哦哦……我的水要……被你抽干了……要命的小冤家……哦……我要死了……你……你……」她像作夢的呻吟著、叫著。小腿不停的伸縮著,肥臀拚命的往上挺、挺……我也感到舒暢無比,尤其是大雞巴插在她的小穴裡,又緊又密又溫暖,龜頭被她的花心一吸一吮的,陣陣快感欲仙欲死,也不禁的大叫起來:「親干媽……我要X 死你……與X 我的表姐一樣!」「哎呀……親丈夫……好美……親兒子……你的雞巴頭怎麼老是碰到人家花心嘛……哎……呀……我又要洩了……」施媽媽全身顫抖,那極端的快感,已使她魂飛神散,一股濃熱的淫液,急洩而出。

「啊!親媽……你不能洩……要……等我……一齊……一齊來呀……」我亦快樂如登仙境,從大龜頭上麻趐到全身,大雞巴在膨脹,無限度的膨脹。施媽媽的小肥穴更像決堤的黃河,淫水流滿了她的肥臀,和床單上一大片,就像撒下一泡尿那麼多。

「哎呀……我的心肝寶貝……我實在受不了啦……好人…親兒子…親弟弟…已經洩三次啦……求你饒了……我吧……」我此時已快達到高峰的時候,哪裡還能夠罷休,也不管她是如何求饒,不但不饒她,而且抽插得更猛更凶,更何況剛才被她滾燙的淫液,慰得我的龜頭是說不出的舒服。

「親媽……親姐姐……我要死你……哦……你的小穴吸得我好舒服……快挺屁股……快……我也要射了……」我氣喘如牛,全身大汗,猛抽猛插,把全身的力氣都用在屁股上和陽具上,真好想把她搞死才甘心一樣。「小寶貝……親弟弟……哎呀……哦……饒了我吧……我的洞要被你干穿了……你再搞下去……我真的沒命了……」「親媽……肉媽……快搖屁股……挺屁股……我快要射了……」施太太是過來人,見我愈愈狠,愈插愈快,大雞巴在膨脹著,知道這是男人要射精的前兆,於是拚命的擡挺肥臀,來迎合我的快攻快打。

「哎呀……哦……小心肝……小丈夫……我又洩了……」「等一等我……」

「親兒子……我……親丈夫……不能等了……哦……洩死我了……」「干媽……

親媽……我……哎呀……我射了……哎……呀……」我全身還在顫抖著,猛喘大氣,全身都軟了,昏昏迷迷的像死過去般的爬在她身上。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她先醒過來。

她發現我壓在她的身上,小穴裡面還是那麼充實、脹滿,只是沒有像剛才那樣如鐵棒似的,這發現使她又驚又喜,驚的是自己既和兒媳的表弟,比自己兒女都小的男生發生了肉體關係;喜的是我的陽具是那麼粗長壯碩,小小年紀就有那麼厲害的戰技和耐力,使自己領略到性的極端滿足,若沒有遇到他,這一生真是白白的活在世上了。

想著,想著,情不自禁的一雙手如蛇般的緊摟著我,猛吻著我的嘴。我在睡夢中被她一陣熱吻驚醒過來,一看施媽媽那樣迷戀我的模樣,也回報她一陣熱吻,雙手再她身上亂摸亂揉,弄得她全身扭擺,浪聲笑道:「小心肝!別再揉了!我被你摸得全身癢死了!」「干媽!舒服吧?那你以後還要不要跟我玩呢?」「當然要啊!干媽以後真的是一天都不能少了你!小丈夫!」我被她那淫蕩的風騷模樣引得雞巴又興奮的高翹起來了,挺硬的堅立在她的小穴裡面,我挺動屁股又要抽送她的桃源洞時,她忙將我推下身來,撫著我的臉頰揉聲的說:「心肝寶貝!

弄不得了!媽媽覺得小穴裡有一點痛,可能是第一次遇到你這樣厲害的大雞巴,頂得我子宮到現在還再痛。下周六我陪你玩通宵,到那時候你愛怎麼玩,媽媽就怎麼陪你玩,好嗎?親愛的小丈夫!」「好嘛!親愛的施媽媽!到時候不許你討饒呀!」「好嘛!反正我的這一條命及一切都給了你,還有什麼好說的,誰叫我愛上你這個小冤家呢!你呀!真是我命中的魔星!」我們就這樣持續了幾個月,已經快過春節了。

沒有想到春節時我們的秘密被她女兒知道了。

元旦前,天氣還非常寒冷,在北方外面都是冰。結果我有表姐不小心滑倒了,我與她可愛的未出生的孩子流產了。

為此表姐夫傷心了好久。施媽媽也傷心的不行。

半個月後,表姐身體已經復員。施媽媽與她兒子都盼子欲望很強。沒有辦法,凡正有過一次了,於是施媽媽對我說,再讓我與表姐搞,爭取再懷上孩子。她已經再次做通兒子的工作了。沒有想到,施媽媽要求表姐到她的房子來搞,因為她怕表姐會找別的男人借種,同時還擔心她兒子看到別人搞自己老婆心情不好。可結果問題就出在了這裡。

元旦過後春節前半個月的一個周末,表姐來到施媽媽家裡。

此時,施媽媽已經把床都收拾好了,對表姐說,快點吧爭取早日給我生個孫子。

表姐雖然與我搞了多次,但見婆婆這麼說,臉也紅了。

我好久沒有搞表姐了,快想死了,雖然有施媽媽解決問題的性慾,但她的身材與長相畢竟不如表姐了。

我拉了表姐走進房間,此時施媽媽說你們搞吧,我給你們做飯。

接著我隔著內褲去搓揉表姐的屄,她不停的顫抖,內褲也更加濕潤了,然後我用右手把她的短T 脫掉,她的兩球渾圓又大的胸部就跑出來了,我想應該是時候了,我開始伸手去脫她的內褲。

這時候我的屌早就硬到可以敲壞桌子了,然後我用最快的速度把她內褲脫掉,我自己的也脫掉了。

看著我跳動又堅挺的龜頭,再看著她流出淫水的小屄(是呈現一直線的陰戶),我用右手握著我的雞巴,用左手的食指和拇指把她的屄扒開,這是我想了很久的時刻,想再次日表姐。終於要在這一刻實現了,孩子流產的真好,讓我有機會再日表姐。

真是令人不可置信的美夢啊,在這一刻終於要成真了,我把龜頭靠近她的陰戶對準了她的陰戶,把腰往前用力一頂,如雞蛋般大的龜頭就進入她那濕潤溫暖的地方了,她發出了「嗯嗯」的聲音,這卻讓我更加興奮,我再用力的往前頂到底,真!真!真……的是爽斃了,(我終於跟表姐又結合為一體了)有夠棒的感覺,那種酥麻傳遍了我的全身,整根雞巴都被她的肉壁給緊緊包住了,她又發出「喔喔」的聲音,我想她應該是感覺到舒服了吧。

我開始趴在她的身上,開始了我的衝刺,同時雙手也不閒著,我用雙手繼續握住她的胸部,繼續用指頭搓揉她的乳頭,好爽,真的是有夠爽,我一直不斷的幹著她,一邊感覺我的屌不停進出她的小穴,每進出一次,就覺得爽一次,她的屄真的是很棒,簡直就是「名器」一邊幹還會一邊夾,那種感覺真是言語難以形容的爽,我繼續用力的操著她,每一下都用力插到底,感覺要把她給幹穿幹死了!

她開始不斷的發出聲音「嗯……嗯!喔!喔……!」我怕她太大聲去引起施媽媽的注意,於是用左手去嗚住她的嘴巴,可是她還是用鼻習發出「嗯…嗯…嗯…嗯……!」的聲音,我越聽越興奮,也管不了那麼多了,繼續快速的用屌抽插她的小穴,我不斷的撞擊她的玉臀,「啪!啪!啪!啪!」清脆的響聲充斥著她的房間,我感覺越來越爽了。

幹了她20分鐘後,我覺得自己快不行了,於是我用盡所有的力量,瘋狂快速的抽插她,幹她,感覺來了,一直線上升的快感從股間一直傳遞到睪丸,我更用力的操她,終於,這種感覺傳到龜頭了,她還是一直不停淫叫著,突然我感覺有以股熱流從她的穴裡衝向我的龜頭,我終於受不了了,「啊!啊!」的兩聲並抖了三下,三股熱熱的濃濃精液,隨著我插到底的動作停止,瘋狂的射向她子宮的深處,一滴不留的給了我的姐姐,我就像是上了天堂一般的爽啊!這簡直是上天賜給我的禮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