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表姐夫一家女人都上了

第一次高潮過去了,她好象還是沒有滿足,便示意我躺下,我躺到床上,表姐要我閉上眼睛,她說我這樣看著她她不好意思,我聽話的閉上眼睛,感覺到熟悉的香味來到鼻子前,忽然,強烈的壓迫感讓我不得不睜開眼睛,原來她陰道口正對著我的鼻子,這一刻我知道該這麼做了,忙伸出舌頭舔吸,吮吸著她的屁眼和她的大小陰唇,鼻子不時的頂住她的陰蒂,讓她不時的顫抖抽噓著感受著我的服務,她的兩只手也握住了握的雞巴上下左右套弄著。

嘴裡開始對我訓斥了起來,你小子的嘴真她媽厲害,舔的表姐我屁眼快開花了,剛才屁眼就被你舔的癢癢難忍,現在更時難受………我的舌頭努力的為表姐的逼和屁眼服務著,表姐的愛液也噴呀流呀我的臉上和嘴裡,我盡可能的喝著這甘露,忽然我的雞巴感覺到難以忍受的舒服,原來是表姐把我的雞巴含進了她的嘴裡,吸吮著,她的舌頭在我的龜頭上舔著吸著,兩手撫摩我的兩粒蛋蛋,我舒服的更加用力的吸舔著她的屁眼,轉眼間,我感覺要射精了,想告訴表姐,表姐好象知道似的更加用力的吸吮我的龜頭和睪丸,同時她的屁眼也收縮的更加強烈。

我連忙將表姐的屁眼整個吸進嘴裡,用舌尖盡力頂住她的屁眼,我感覺到進去了好幾公分,幾乎整條舌頭都進去了,也感覺表姐的屁眼張開了,裡面噴射出直腸的分泌物,好象還有一些大便的味道,很香的噴射到我的嘴裡,好多好多,我喝了好幾大口才喝完,與此同時,我也將我的童子精射到了表姐的嘴裡面,我射,射,射射射射射………了很久,這時,表姐還是繼續舔吸著我的雞巴,好象我沒有射一樣,原來她也把我的精液喝了,雖然我射了很多,但雞巴在表姐嘴的吮吸下並沒有軟,反而還是一樣的堅硬,只是我覺得像做夢一樣,真的希望這個夢可以天天做。

表姐舔吸著我的雞巴,我還是繼續吸吮著她的屁眼喝一道陰蒂,大約過了幾分鐘,表姐坐了起來對我說:「舒服死了,我第一次感覺這樣舒服這樣美妙的感覺沒想到是和你小子!」

我嘿嘿的笑了幾聲,表姐看了說:「小子,是不是又有什麼壞想法呀?」

我不好意思的說:「我還沒有真正的做過愛呢,剛才我們只是互相用嘴滿足了而已。」

表姐想了一下說:「我實在太累了,如果你想做,我躺下,你上來做吧!」

我欣喜若狂的趕快將表姐按倒在床上,表姐嘴裡罵著說:「逼和屁眼都給你吃了,我給你操你也要慢慢來呀,別跟強奸似的,又不是我不讓你操!」

聽著作為大學畢業的表姐說著這樣操呀屁眼呀逼呀類的詞語,我簡直不敢相信,我趕忙抓住雞巴就找表姐的逼,想盡快嘗嘗操女人的逼的感覺,可往那裡插了半天也沒插進去,我著急的說:「表姐,逼呢?我要你的逼呀!」

表姐笑著將一條腿往上一擡,我一看,一個可愛的小洞口呈現在我眼前,我握住雞巴插了進去,一槍到底,表姐倒吸了一口氣說:「慢點,頂倒子宮了!」

我哪裡管的了這麼多,迅速抽插起來,太舒服了,表姐的陰道真緊,還那麼溫暖濕潤,我說著,這個感覺原來這樣好,表姐在我的狂風暴雨般的抽查下的叫床聲優美而淫蕩,表情風騷嫵媚,好象懷春少女一樣,我感覺勝利的喜悅充滿了全身,刺激著我操表姐的雞巴,抽出來,插進去。表姐「哦哦…恩恩…」的叫床聲混合著。

大約20分鐘之後,我要射精了,表姐看出來了,馬上對我說:「你一定要射在表姐逼裡面,表姐想生孩子,你表姐夫他不能生育,但我們又不想找外人借種。」

我雙手扶住床頭,快速上下抽查,不一會,我噴射了,連續五次的噴射,這次足足射了近30秒鐘。

表姐說:「你起來吧!」表姐慢慢將我雞巴上的精液舔淨,然後她坐起來,表姐將手心裡的精液分別塗在兩手上,慢慢的塗抹在臉上,慢慢的撫摩自己的臉,我看呆了,幾分鐘後,見表姐的臉上的精液沒有了。

我問道:「這?這是這麼回事?」

表姐說:「這是極品美容品,吸收最快,對皮膚最好了尤其事你們這樣大的孩子的,沒有什麼雜質的精液,而且純度很高!」

我當時不知道表姐在說什麼,但知道做愛對她對我都是很又好處的,我將表姐摟在懷裡,親了親我剛剛操完的表姐的嘴,然後我們一同睡著了!

之後的日子裡,把表弟安排睡覺後,我每天都最少操表姐2 炮,如果她來例假時,她會要求我舔她的屁眼達到高潮來滿足她!

三個月之後,表姐的肚子漸漸大了起來,原來是懷孕了,這幾個月表姐夫一直在美國,直到表姐告訴他已經懷上孩子三個月在醫院檢查正常後。

轉眼間就要到秋天了,表姐對我說:「你表姐夫要回來了。你以後不能與我做了,你讓我懷上了孩子,我與你表姐夫都感謝你,如果你想繼續留下來在這個城市讀書,那我們給你再找個地方。」

原來他們把我又寄宿到了表姐夫的父母家,由於表姐懷孕的結果,這剝奪了我的插表姐的機會,以後也不會有了,表姐夫不會同意了。

我只好搬到了表姐夫父母那裡暫住,但一件讓我新的事情再次陷入了亂倫風波之中。

從搬到表姐夫母親家裡,除了學習外就是想女人了。

每次想女人時都想跑找妓女發洩性慾,我因怕得性病,不敢前去嫖妓;再則我的父親很凶狠,若是被他知道我去玩妓女,不把我打個半死才怪!所以我不敢去玩,實在無法忍受了,只好用手淫來自慰,暫時解決。

我自從不與表姐做以後,要是白天看到美艷性感的女人,晚上就會胡思亂想,總是想和女人來一次真槍實刀的大幹一番,不管是老是少是美是醜,只要有兩個奶,一個洞就行了。想不到真的如願以償了。

搬到表姐夫母親家後,還沒有見過他母親呢,她正好出差十天。

第一個周六下午,我在我的房間裡正復習功課。門鈴響了,傳出一聲:「開門呀!」門開了,原來是表姐夫的媽媽回來了。

施媽媽嬌聲細語的問道:「你是小華吧,你姐姐與姐夫把情況都與我說了。」

我說:「今天周六不上課所以在家裡呢,也沒有見過你,您大概就是施媽媽吧?」

我姐姐要我叫她施媽媽,她姓施「施媽媽您好!」她說:「你先座吧。我換件衣服。」她走到自己的房間換了衣服出來了,穿著一件黑色半透明的睡袍,是在前胸左右交叉開的,雪白的脖子和胸肉都露在外面,睡袍的下面向兩邊分開,粉嫩的大腿也露在外面,雪白如雪。

施媽媽被我看得莫名其妙的粉臉飛紅,忙的把睡袍前面拉緊,她這一拉不要緊,頓時把兩個大乳房挺的更出來,我的心當整個收緊起來了,原來施媽媽沒穿奶罩,那兩個大乳房緊貼在睡袍上,連那兩顆奶頭也都很清晰的顯露出來,真是使我看得魂魄欲飄,大雞巴是愈來愈硬挺了。

施媽媽看見我胯下高挺的雞巴,也看的她臉上一排紅彩,水汪汪的媚眼滿含春意。

想不到她媽媽都45、6 歲了,是那樣嬌艷漂亮迷人。

「我去泡杯茶來。」說完扭著肥臀而去,一扭一擺的背影真是好看。

正在一陣胡思亂想的時候,施媽媽向我走來。在她走動的時,胸前的一對大乳房不停的顫抖著,當她把茶放下一彎腰,施媽媽的一對大乳房赤裸裸的呈現在我的眼前,因為距離太近,雪白色的乳房及紅色的奶頭得以清晰的看得一清二楚,使我看得全身汗毛都豎了起來,渾身發熱,雞巴也更形興奮,真想伸手過去撫摸那兩個大乳房,但是一想到她是表姐的婆婆,姐夫的媽媽,我又不敢了。

施媽媽放好茶之後,就做在我對面的沙發上,中間雖然隔著一張茶,但是對面的施媽媽的身體,我都看得很清楚。

當施媽媽坐下時,睡袍的下擺很自然的就上升到膝蓋以上,而兩邊分開。有時雙腿並齊,有時雙腿分開,連那白色透明的三角褲及那陰阜上透出的黑色的一片陰毛都看到了,更使我看的興奮不已。

施媽媽剛開始還不太留意我在偷看她裙下的風光,尚在有說有笑的問我這問我那,還說了感謝的話,給她帶來了孫子。我才知道,施媽媽個去年才死了丈夫,除了姐夫是個兒子外,還有一個女兒在上大二,19歲,比我大3 歲。

後來看到我那色瞇瞇的眼神,不實在看她胸前大乳房,又不時的再看她的三角地帶,使得施媽媽粉臉通紅全身發熱了起來,一副坐立不安的樣子。

女人就算心中想和你做愛,但她們天生就害羞,就算千肯萬應也不敢有所行動,除非是女色情狂,要不然都是男性主動調情才能得到手。於是我就先拿語言去打動她,看她的反應如何,再做進一部的行動。

「施媽媽!他們工作都忙,很少看你,您一個人不感到寂寞嗎?」「就是嘛!

所以要他們要你留下來和我新色界才能解除我心中的寂寞。」「那麼我陪施媽媽去看場電影,再到街上逛逛好嗎?」「大熱天跑出去熱死人了!再說家裡又沒有人照顧,怕小偷來……」「那麼就不出去了,我就在這陪施媽媽吧!」她深情的看了我一眼,看得我心裡撲通撲通的跳了起來。

忽然聽她一聲長歎的道:「唉!要是你姐夫你一半孝順就好了!」我聽到她這麼一說,馬上站起來走到她身邊坐下,拉著她肥白玉嫩的手道:「施媽媽!你剛不是說把我當兒子一樣看待嗎?我就做你的干兒子好了。」我邊說邊故意把頭倒在她的乳溝之間。

她口中說道:「我有資格當你的干媽嗎?」「您怎麼沒有資格呢?別說當干媽媽!就是親媽媽也可以當!」我說完故意把雙手摟著她的腰,用面頰在她的大乳房上拚命的揉搓起來。

施媽媽被我揉搓得喘著氣說道:「好了!別再揉了,我答應你就是了,真是個磨死人的東西。」我一聽大喜,再抱住她的粉頰一陣狂吻,然後再吻上她的紅唇。

她「哦哦」的呻吟著,將香舌伸進我的口中,我先吸吮一陣後再將舌頭伸入她的口中,我覺得她比我還會吸吮。

我將一手伸入她的睡袍中,摸著真真實實的大乳房。真是美極了!又滑又嫩還有彈性。兩粒奶頭被我捏得硬了起來。

「嗯!不要這樣嘛!快放手……」施媽媽把我的雙手用力推開,嬌喘呼呼的道:「小華!你怎麼可以這樣呢!」她嘴裡雖然斥責著我,可是沒有生氣的樣子,大概是被我摸得很舒服。

「干媽!你沒有聽人家講:有奶就是娘這一句話,干兒子要吃干媽的奶。」

施媽媽嬌羞滿面的說道:「不行!」「為什麼不行?」「你都多大了!怎麼能給你吃呢?你又不是我親生的兒子!」「干媽!我不是小鬼了,什麼都懂,包括男女那一套!」「你呀!小小年紀就不學好,真像只色狼!」「好啊!干媽罵我是色狼,我就做只色狼,誰讓你們讓我與表姐搞了呢,把我教壞了,現在把你這隻小棉羊給吃掉!」說著我一手去攻擊她的大乳房,一手深入她的兩腿之間三角地帶,毫不客氣的伸進三角褲裡面,摸到了一大片陰毛。

施媽媽被我突然偷襲的舉動,嚇得大叫:「哎呀!你……」上身一陣閃躲,雙腿夾得緊緊的,我怕被她逃掉前功盡棄,而更加大膽的進攻,連忙把她睡袍腰上的結解掉,然後再把睡袍左右拉開。啊!肥大豐滿的一雙乳房,紅色的大奶頭,真是迷人極了,我十萬火急的抓住一個豐滿的大奶又揉又捏,同時含住另一個,用舌頭舐她的大奶頭,不時的吸吮咬著大奶頭的四周。

施媽媽被我弄得有如萬蟻穿心似的,又麻又癢、又酸又趐,似很難受的呻吟道:「哦!唉……別舐了……別咬了……」緊並的雙腿也慢慢的張開了,我撫摸陰毛的手很順利的滑到她的小肥穴裡去了,揉捏著她的陰核及陰唇,再把手指插到陰道裡去挖,濕粘粘的淫水流滿了我整只手。

「哦……乖兒子……別挖了……把手……快點拿出來……干媽……難受死了……聽……干媽的話……把手……拿開……」施媽媽已被我上下夾攻得語不成聲了。

我一看時機成熟,抱起她的嬌軀,直往她的臥房而入。

「你要幹嘛?」施媽媽驚聲的叫道。

我也不答她的話,走到臥房把她放在床上,十萬火急的脫掉她的睡袍和三角褲,將她的一雙大腿拉至床沿邊,再板開她的大腿,飽覽一下她下面的風光。

一大片烏黑亮麗的陰毛,叢生再高凸的陰阜上和陰唇的兩邊,大陰唇上一粒似花生大的陰核,陰道上粉紅色的嫩肉,上面粘滿了淫液。啊!真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