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劍淫俠

其實我早已拿了出來了,我此時便對眾人說︰「我和玲玲先進去,玲玲負責勾引老師及掩護我,我就跪著地爬入去,之後靜悄悄地拍。麗娜姐和家慧就等一下再進去,而鎮宇和建華則去準備一些工具,因為你們住得離學校較近。」

鎮宇問︰「我家有個浣腸器,是……是我準備與麗娜玩的,可以用它嗎?」

我便說︰「只要是工具就可以啦!快去吧!」我們於是便各自行動了。

現在,我和玲玲分別入了教員室,此時的老師因突然見到有人進來而顯得很驚訝,對玲玲說︰「你……你那麼晚也不回家,為……為什麼?」

玲玲說︰「我……我有一些關於有性繁殖和生殖器官的結構和功能的問題不太明白,要老師幫我再解釋一下。」玲玲說完後便將校裙脫掉,身上只穿上內衣褲走到老師面前,並對老師說︰「讓我幫你吧!老師,你先坐在桌上。」

紫惠於是坐到桌上,更將一雙美腿分開,而玲玲就開始對紫惠有所行動,先吻她的嘴,雙手伸入紫惠的裙內開始撫摸她下陰。不久,在我的鏡頭內,見到紫惠已開始將今天所穿的衣服,包括紫色外衣、白色恤衫和紫色短裙脫下來。

此時在門外的麗娜和家慧走了進來,麗娜對玲玲和紫惠說︰「我們兩姐妹也要一塊玩玩,如果不行,我會告發你們的。」於是麗娜和家慧兩人也一面走近,一面將校服脫下。

麗娜走到紫惠身後,雙手撫摸著紫惠的巨乳;家慧站在紫惠面前,抬高她的左腳,又摸又舔;而玲玲就開始舔弄紫惠已暴露出來的、被啡色絲襪和白色喱士花邊的內褲包住的陰部。

我們的三位女友果然夠淫蕩,不到一會便將紫惠弄得興奮非常,我從鏡頭內見到紫惠雙眼是閉上的,又聽到非常細微的「嗯……哦……」喘氣聲,我心想︰『可能在呻吟。』

玲玲此時問︰「老師,你下面為甚麼會那般濕的?」紫惠便說︰「嗯……這是……這是因為……因為我興奮,興奮就會令下體產生水份的。明白嗎?哦……哦……」玲玲和其他二女繼續令老師興奮。

突然間,鎮宇和建華闖了進來,紫惠大驚地對二人說︰「你們進……進來想幹甚麼?」

在紫惠不為意時,我們的三個女友一同將紫惠制服了,而我亦站起了身。

紫惠此刻對我們說︰「你……你們……想怎樣?我……我是你們的老師。」我們三劍淫俠當然沒有理會,鎮宇先將一堆繩子抱到紫惠身上,而三名女友亦分別拿起來,將紫惠的手和腳綁起,而我們三男亦將校服脫下。

首先行動的是鎮宇,他走到紫惠面前,將她的絲襪撕破,紫惠不斷地哀求︰「不……不要這樣,不要……」但麗娜此時已用紫惠的胸罩縛住她的口。

建華走到鎮宇面前,並說︰「不如用這東西吧。」而我也走到他們面前,原來建華手上拿著的是把剪刀,並用它將紫惠的內褲剪掉。不久,我們六人已齊手將紫惠弄得光脫脫的了,當然期間紫惠的鼻孔仍不斷發出「嗯……嗯……」的聲音。

我們合力將紫惠抬到桌子上,我和玲玲負責捉住和屈曲紫惠的雙腳,而麗娜和家慧就搓揉著紫惠的巨乳,鎮宇和建華則用手指不斷抽插紫惠的美穴。

不久,我們調換位置︰我和玲玲玩弄巨乳,鎮宇和建華撫摸大腿,麗娜和家慧就用手指插穴,並為紫惠解綁。

紫惠此時說︰「你……你們放……放過我吧!我……我求……求你們啊!」但我們沒有理會,仍然繼續玩弄紫惠。

不久,我們再換位︰鎮宇和建華玩巨乳,麗娜和家慧就玩大腿,我和玲玲就手指插穴。我們很快地就弄得紫惠流出了很多淫水,而紫惠則「嗯……喔……呀……不……呀……嗯……不……不要啊……」叫過不停。

我們六人玩了一會後,玲玲對紫惠說︰「老師,快蹲在地上,在我們面前小便。」

紫惠哭著說︰「在這裡?怎可能的!」

我威脅說︰「好,你不做,我們就分別在你的頭和臉上撒尿!」紫惠只好蹲到地上。

不久,我們便見到淺黃色的尿液從老師的穴裡排出了,有一股還差點射到我的腳上去。待她排完了尿後,我們再將老師抱回桌上,要她跪在上面,我和鎮宇打了暗號,我們五人先按住紫惠的手腳,令她前身俯低、屁股翹高,而鎮宇則從他的袋中拿出浣腸器。紫惠一面哭著說︰「不要!」一面扭動全身,而麗娜就用手將紫惠的臀部撥開,露出肛門,鎮宇馬上將浣腸器輕輕地塞入紫惠的屁眼內。

「啊……不……不要啊……啊……喔……」紫惠一面叫,一面扭動著屁股。而鎮宇再從袋中拿出一罐啤酒,倒進浣腸器內,再將浣腸器封蓋,少量的啤酒源源不絕地由浣腸器「咕嘟咕嘟」的流進紫惠的肛門內,紫惠不斷說︰「啊……不要……」

建華此時說︰「這樣的遊戲真好玩,我也要加入。」說完後把自己的褲子脫下,將已脹起了的巨棒塞入紫惠的口內,紫惠只好不斷地靠吸啜著建華的巨棒來忘掉痛楚,而我就不斷地拍照。三個女友就用手指像螺絲釘般旋轉著插進去紫惠的陰道,鎮宇在欣賞紫惠扭動著的肥白屁股,更不斷地搓弄它。

不久,建華將自己的陽具從紫惠的口中抽出來,並說︰「俊輝,不如用你的V8攝錄機拍下老師現在的狀態。」我同意地照辦,把鏡頭對準了紫惠仍流著唾液、像魚嘴般一張一合的小口。

接力享受紫惠口技的是鎮宇,但不久便抽出了,因為玲玲此時對我們說︰「老師已開始流出淫水了。」建華立即從袋中拿出一個頸圈套在紫惠的的脖子上,再扣上一束鎖鏈,更得意洋洋地說︰「我們的老師現在是一隻母狗,一隻欠干的母狗。」

我們六人之後將紫惠拖入更衣室內,在地上我發現有一片水漬,心想︰『可能那是老師的淫水,她已急不及待地流出來了。』

我們入了更衣室,紫惠哭著說︰「我……我很辛……辛苦啊!就要撐爆……爆肚子了,快……快放過我……我吧!」鎮宇毫不動容地將在浣腸器內剩餘的啤酒統統擠入紫惠的肛門內,紫惠於是痛苦地捂著肚子︰「我……我忍……忍不住了……要……」

我們六人聽到紫惠的哀求,便推選鎮宇負責將插在紫惠肛門上的浣腸器的管嘴拔掉。剛一拔出,紫惠馬上如獲大赦地舒出一口氣︰「啊……」一大股混合著黃啡色穢物的啤酒水柱從肛門飛射而出,紫惠四肢發著抖,屁眼仍「劈劈啪啪」地噴出帶有惡臭的泡沫,不停的排泄在地面上。

但我們還覺玩得不夠,於是我們將紫惠綁在兩條水管中間,大腿左右張得闊闊的,兩個肉洞清清楚楚地暴露在眾人面前。我們便拿出電動陽具、原子筆、畫筆、化妝掃等等來玩弄和抽插紫惠的陰道和肛門,我們更輪流拿起攝錄機來拍下整個過程。

一會兒玲玲拿著化妝掃輕輕地掃拂紫惠的陰蒂,同時鎮宇又用電動陽具狠狠地抽插她的肛門;一會兒建華把電動陽具塞進紫惠的陰道震動,家慧卻同時用畫筆上的毛去扎她的菊花蕾;有次麗娜甚至把原子筆捅進她的尿道裡。紫惠開始瘋了,不斷地「噢……嗯……唔……嗯……呀……喔……喔……」亂叫亂扭。

此時,三位女友分別脫光了衣服,並叫我們好好保管起,然後玲玲打開一個花灑,先射向紫惠的身軀,然後她們四人再扭作一團,享受著被水射向自己的興奮,不斷地「嗯……喔……」呻吟。

麗娜此時說︰「我們好興奮,你呢?家慧。」

家慧又說︰「我也好興奮。我們不如快去令老師再度產生高潮吧!」

言畢,我們三劍淫俠光脫脫地一齊衝過去老師身邊,鎮宇首先把陰莖插進紫惠的肛門,建華則躺在地上插美穴,我就享受她的口技;三位女友一面以多角度來替我們影相拍攝,一面在自慰,不斷發出「嗯……唔……嗯……呀……喔……喔……」的淫聲。

不久後我們互換位置,我躺在地上插紫惠的美穴,建華插肛門,鎮宇則插紫惠的嘴巴,紫惠時常將「噗滋、噗滋」的吸啜聲,轉為「喔……啊……嗯……呀……喔……喔……」的呻吟聲。之後我們再互換位置,我插肛門,建華享受紫惠的口技,鎮宇躺在地上插她的美穴。

我對紫惠說︰「老師,你的肛門好窄小,我真愛插它呀……噢……喔……」

建華同意地說︰「俊輝,我也有同感,嘩……老師的口技更加好,噢……」

鎮宇又說︰「我的意見也是一樣。」

大約十五分鐘後,建華最先把他濃密的精液在紫惠的口內射出;之後我要紫惠張開口,同時含著我和鎮宇的肉棒,不久,我們也在紫惠的口內發射了。

在我們六個人瘋狂的玩弄和輪姦下,紫惠終於支持不住而暈倒了,而我就叫建華準備好一件大皮衣。

紫惠終於醒過來了,她見我們早已穿回衣服,而她卻仍是赤身露體,衣服又被我們剪爛了,沒有寸布可以遮醜,很驚慌地用手遮掩著乳房和陰部,令我們六個人都笑起來。

我對紫惠說︰「從你在教員室自慰,直到你被奸至暈倒,所有過程我們已拍下來,只要你依照我們的說話去做,我們就不會將影帶和照片公開,但有不從,小心被革職啊!」紫惠含羞地點頭。

鎮宇繼續說︰「其實我已查到老師你是失婚婦人,因為你在學校辦公室面試時被我偷聽到,我估計你老公一直都在性方面都不能滿足你,所以你在生物堂觀看影片時,便不禁自慰起來。」

此時建華回來了,對我們說︰「大皮衣在此。」玲玲於是替紫惠穿上這大皮衣,麗娜對她說︰「就這樣回家吧!」於是我們六個學生就和老師回家了。

到了第二天,我和玲玲見到紫惠,便大聲叫︰「原老師,早晨。」紫惠含羞地點點頭。玲玲將一封信交給紫惠,信中寫著︰

「老師,我們要你在星期日給我們來一次補課,是生物科的。記住,要做到全班出席,否則……哈哈……俊輝。」

三劍淫俠之(六)淫亂的補課日

在玩弄完原紫惠老師的第二天(星期三),玲玲將一封信交給紫惠。

在上課之時,原老師在班上對我們說︰「各位同學,我有話要說,就是本星期日的上午10時,我要你們回來補課,是生物科。當日你們一定要回來,否則會受處分的,知道嗎?」

有部份的同學不滿,便說︰「老師你有沒有搞錯?要我們星期日回來,十分過份。」

我於是替老師解圍說︰「可能老師有一些東西送給我們作為慰勞呢!」然後向紫惠打了暗號,紫惠便說︰「我會給大家好處的。」

部份同學低聲地說︰「唉……只好這樣吧,學業緊要。」之後,大家開始上課了。

在小息時,紫惠叫了我去見她,她對我說︰「你要我叫全班補課,大家都很不滿,我……我實在沒辦法,求……求你們放過我吧!」

我神氣地說︰「不用擔心,我有方法,你只要努力上課,知道嗎?」紫惠便低頭地離開了。

我回到班房,鎮宇和建華走過來,對我說︰「為何剛才你贊成星期日回來補課?」

我輕鬆地對他們說︰「我要將原老師淫亂的一面秀給全班同學看。這樣很好玩的,同意嗎?」

鎮宇便問我︰「男同學就容易向他們宣傳,但對女同學又怎樣說呢?」

建華就說︰「派玲玲去做便可以啦!她是俊輝你的女友嘛,一定可以完成任務的。」

於是我便去找玲玲,見到玲玲後,我對她說︰「玲玲,有件事我需要你幫幫忙……」

玲玲馬上接口說︰「我知道你想我替你們宣傳,如何令班上的女同學失去常性,除了玩弄老師之外,更為男同學們服務。我有方法,就是給每人一封信,信封內包括老師淫照一張,要她們依照我們的說話做,否則就會有像老師的下場。好嗎?」玲玲於是走去圖書館寫信了。

不久,她將信的草稿交給我,內容是︰「我知道你們是不想回校補課的,但是當日的節目是--老師的另一面。我們現在送上老師的淫照一張,不過你們當日要依照我、俊輝、鎮宇和建華的說話做,否則就將會有老師一樣的下場。還有的是在星期日之前,不要對任何人講,知道嗎?」

我對玲玲說︰「好!我們早些回校,在午飯時間方便影印。OK?」

我將向男同學宣傳的責任交給鎮宇和建華。給男同學的信的內容是︰「你們將會在補課日看到老師的淫相,但補課開始之前你們不要洩漏任何事,否則……明白嗎?」

之後我們將信分別交給同學們。

幾天後,即是星期日當天,我們全班已經坐在課室內,課室內已準備了電視和錄影機。當原老師進入教室時,我便要老師開啟電視,電視播放的是老師被我們三劍淫俠及女友們玩弄的畫面,老師立即用身體遮掩著屏幕。

而鎮宇此時說︰「老師,只要你照我和俊輝或建華的說話做,這一套片子會交回給你的。」

紫惠(原老師)說︰「要……要我怎樣做?」

我笑笑口說︰「老師,請你將裙子脫掉,再坐到桌面上。」紫惠依照我的說話,將裙子脫掉,再坐上桌面。今天紫惠所穿的是淺藍色套裝,裙是短裙,脫掉後,下身只剩下一條白色蕾絲底褲。

建華再說︰「將手指伸入內褲自慰。」

紫惠面對著全班同學,一時之間猶豫起來,扭扭捏捏地只是用手隔著內褲在陰戶外面撫摸。

我對玲玲說︰「玲玲,快去幫老師忙吧!」

玲玲於是走到紫惠背後,雙手伸進上衣內不斷地搓揉著她的一雙巨乳。玲玲一面搓,我們隱約聽到一面由紫惠發出來的「嗯……呀……唔……嗯……」的呻吟聲,建華這時也趁機把紫惠上身的衣服和胸罩逐一脫下來。

我們全班立即將所有桌椅移到課室兩旁,只剩下紫惠坐著的那一張桌子在中間,然後再圍攏在紫惠周圍。鎮宇先要我們退後,再將紫惠身上唯一的白色蕾絲底褲脫掉,此時老師已變成一絲不掛,羞澀地一手掩著胸部、一手掩著下陰,赤裸在全班同學面前。

我揮著手向全班同學說︰「大家只要排隊,無論誰都可以舔弄或用手指插老師十下。不過要守秩序,一個個來,知道嗎?」

我和鎮宇負責看管同學,不要破壞規則;而建華就和玲玲將紫惠的雙腿分得更加開,令紫惠的生殖器官與排泄器官都清清楚楚地在全班同學面前表露無遺。

首先走到老師面前的男同學用手指在老師的陰道裡插了十下,紫惠忍不住發出「呀……呀……」的哼聲;之後的是個女同學,她一面舔著紫惠的陰戶,紫惠又一面發出「呀……呀……」的叫喊;接著的男同學又是用舔的,他令紫惠「嗯……嗯……」的聲音越哼越高。我們全班同學不斷地舔舔、插插,紫惠就不斷地「呀……呀……嗯……嗯……」呻吟,流出來的淫水把桌子沾濕了一大片。

之後我們請紫惠老師開始講課,此時玲玲問紫惠︰「老師,怎樣的口交才最好呢?」

紫惠害羞地低下頭,我便立即說︰「不如我們請老師示範一次,好嗎?」全班的男女同學都說︰「好!老師請。」

我心想︰『男的一定全部是自願的,女就一定是被迫的。』

紫惠於是將我的褲子脫下,她說︰「口交前,一定要撫摸幾下對方的陰莖,才可令對方興奮。」邊說邊隔著內褲在我的陰莖上撫摸,直到我的陰莖脹硬起,將內褲頂起了一大包,紫惠才再將我的內褲脫掉,並說︰「之後將陰莖慢慢放入口內,再舔弄它,像我現在一樣。」硬梆梆的陰莖剛從內褲彈出,就被紫惠一口吞掉,然後津津有味地吮啜起來。

我見到每位男同學都用很羨慕的眼光看著我,恨不得正在享受美麗的老師替我口交的人是他。紫惠不單止含著我的陰莖吞吐,有時還用舌尖在龜頭上繞圈撩掃,令我時常感到酸軟難捺,發出「噢……嗯……呀……」快受不住的叫聲。

此時紫惠吐出我的陰莖,對同學們說︰「各位女同學,不……不要怕……怕尷尬,找個伴吧!」於是一對對的男女生就開始進行口交了。

玲玲選了鎮宇,建華被其中一位女同學選了,我就繼續享受紫惠替我口交。所有女的都不斷吸啜和吐弄我們男生的陰莖,發出「唔……唔……」的聲音,男生們也舒暢得發出「噢……嗯……呀……嗯……呀……噢……」的呻吟聲。

不久之後,我提議再玩另一個新玩意,大家問︰「是什麼玩意?」我便說︰「是大抽獎,我會抽二男一女出來,加上老師,進行單對單的現場秀。」這時玲玲已替我拿出兩個預先分好了男女名字的抽獎箱,於是建華便過去叫老師抽獎。

紫惠先伸手進男箱抽出一張紙條,打開來說︰「第一位是……周國偉。」紫惠再抽︰「第二位是……岑金城。」最後她抽女箱,她說︰「幸運兒是……白雲珠。」之後我們其餘的人便坐好等看好戲。

我們看到周國偉一將紫惠按倒在桌子上,立即就起勁地將自己的陽具插進紫惠的陰道,轉眼間就飛快地出出入入抽送起來,紫惠即時發出歡愉的呼聲︰「喔……嗯……嗯……呀……喔……好……你好勁啊!果然是足球隊的……的主將。啊……喔……喔……」

但另一邊的岑金城和白雲珠卻顯得有些尷尬,可能他們都是內向之人。我和玲玲就將白雲珠按在桌上,大腿左右張闊,一人扯著她一片陰唇把美穴分開露出陰道口,催促說︰「岑金城,快些插吧,雲珠已躺臥等你了。」

岑金城望著白雲珠濕淋淋的陰戶,吞了下口水,向前一靠,慢慢地將陰莖插入白雲珠的美穴了。岑金城緩緩的抽送著,白雲珠也開始發出「哼……嗯……嗯……哼……我……我不行啦……嗯……大……大力點……喔……喔……」的叫床聲,一雙腿漸漸纏繞到岑金城的腰上去了。

見到他們兩對人的性交情景,有些女同學忍不住已開始自慰起來,她們不斷發出「嗯……嗯……哼……哼……喔……喔……」的呻吟聲,而男同學亦開始打起手槍。

說回桌上,我見到周國偉這時已轉換了新的姿勢,用狗仔式從後面抽插著紫惠;紫惠伏在桌面上,高高翹起的屁股被周國偉撞擊得發出「啪、啪」聲,嘴裡對周國偉的賣力衝刺不停讚賞︰「嗯……喔……哼……嗯……好……好學生,快快插……喔……插我吧!喔……嗯……喔……」

此時岑金城也不約而同地正用狗仔式抽插著白雲珠,白雲珠配合著發出「噢……喔……哼……哼……喔……好哥哥……好……我忍……忍不住了,喔……哼……喔……喔……」的呻吟,陰戶裡的淫水不停冒出,一滴一滴地淌到桌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