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換之樂

達德對我的玲瓏小腳讚不絕口,他一邊仔細地玩摸,一邊說道:「唐太太,你的雙腳怎麼美,真是迷死人了,我恨不得一口吃下去哩!」

我笑著說道:「金先生,我想你太太一定是沒有腳的美人魚,否則的話,她的腳一定叫你給吃了呀!」

達德見我開始和他說笑,也喜悅地說:「可惜我太太的腳兒並沒有像你這麼美,否則我一定每天晚上抱著她的腳睡覺。」

我笑著說道:「你真是一個戀腳狂!」

達德認真地說道:「我承認呀!我想吻吻你的腳,可以嗎?」

我望望我丈夫,他隨即說道:「阿德,今天我叫你來,本來祗想讓我太太試試上下挨插的滋味以及看看我太太和其他男人做愛的樣子,本來是到此為止了,想不到你還有許多取悅女人的方法和技巧,同時你又答應讓你太太也和我做愛。好吧!你就儘管發揮吧!我就繼續做觀眾,看你怎樣討好我太太,以及再讓我看看你和她性交的表演吧!」

達德聞聲,好像受到鼓勵,他首先把我的肉腳放進嘴裡,他吻遍我腳兒的各處,並把我的腳趾含入嘴裡吮吸,又用舌頭鑽舔腳趾縫。我被他舔得癢絲絲的,兩條大腿不由得輕微顫抖起來。

「很舒服吧!」達德很得意地問道,可是我沒有回答他。他繼續沿著我的小腿、大腿一直吻到我的陰戶。他用舌頭撥開我的陰唇,在我敏感的小肉粒打了兩圈,我立刻情不自禁全身顫動。更要命的是他把舌尖往我的屁眼舔鑽,我勢沒想到他會這樣做,立刻動情了,一口陰水從陰道口直衝出來,然而他好像早有意料,立刻就用嘴唇吸吮,並且吞食了。然後他又孜孜不倦地替我口交著。

這時,我很盼望他再來姦淫我,我想他再把那條長長的肉棒插進我的陰道裡,但是他祗顧挑逗,並不予我充實的一插,如果不是我丈夫在場,我一定出聲求他。這個要命的達德,他一邊戲弄我,一邊還用眼尾看我的反應,好像是在說:「你這個女人,過去我雖然不能得手,現在還不是要任我玩弄於股掌之下!」

我閉上眼睛,竭力扮成死屍一般,然而我的腰濛和大腿卻忍受不住衝動而情不自禁地扭擺著。還是我丈夫最清楚我,他出聲說道:「老婆,你不要死忍了,我知道你受不住了,你儘管出聲叫他插你嘛!阿德,你就給她幾下爽的吧!你不來我可要來了,我可不能眼見我老婆讓你折磨死呀!」

達德抬起頭來,望著我笑了一笑。他捉住我的腳踝,把我兩條嫩腿高高抬起,我丈夫也過來幫手,他捏住達德的陰莖,用一種喂小孩子似的表情,把達德的龜頭餵入我早已濕潤的小肉洞。

接著,達德一邊摸玩我的小腳,一邊把又長又硬的陽具往我陰道頻頻抽送。我丈夫也配合達德一抽一插,用兩手有節奏地撫摸我的雙乳。

達德終於又一次在我的陰道裡射精,他穿上衣服走了。我進浴室沖洗完之後,就和丈夫雙雙上床,我偎在他懷裡說道:「老公,我被別的男人玩過了,你還會像以前那麼愛我嗎?」

我丈夫把我擁在懷裡親熱地一吻,笑著說道:「老婆,你並不知道,在今天這件事的背後,其實有另一樁交易哩!」

我忽地從床上坐起來,驚奇的說道:「什麼交易,難道你把我出賣了?」

我丈夫拉住我躺了下來,他笑著說道:「你始終都是不夠相信我。事情是這樣的,阿德是我的同事,有一次我提起沒有孩子的事,他就提出一個建議,也就是由他太太捐出卵子,而用我的精子培殖胚胎,然後放入你子宮,這樣我們就可以有自己的孩子。這件事我已經親自動手,正在成功地進行中了。

前幾天,我剛好看見阿德在看那本畫報,我就把它拿來看了。我和他對兩男一女的淫戲都同樣有興趣,阿德開玩笑地你反正不育,玩這樣的遊戲最適合不過,但是我一來自己貪玩,二來也想籍此多謝他,所以就答應了。但是這件事如果你堅決不肯,我仍然是不會進行的呀!」

我捶了他一下說道:「還說哩!我曾有什麼事和你對抗嗎?不過,這次你可讓他得償所願了,其實他正是你過去的情敵哩!」

我把以前達德苦追我的故事講出來。因為我丈夫一定很失望,不料他哈哈大笑著說道:「這麼說來,我還是過勝利者哩!你別忘記,過兩天我也可以和他太太上床呀!」

我無話可說。丈夫又想和我幹一次,我用諷刺的口吻說道:「你還是養精蓄銳吧!過兩天你還得應付達德的太太哩!」

我丈夫笑著說道:「你吃醋啦!今天我都這麼大量,難道你倒小氣起來了!」

我沒再說什麼,我讓他的陽具插入我的肉洞裡,但是不讓他動,也不讓他射精。過了一會兒,因為疲倦的原因吧!我們都睡著了。

週末晚上,我跟丈夫到了金達德家裡。她們的環境和我們差不多,不過已經有兩個孩子。吃完晚飯,阿德的妹妹來把孩子帶到他阿媽家裡。寬暢的大房子就剩下我們兩對即將交換做愛的夫婦。我見到達德的妻子金太太表情很不自然。我雖然已經和她丈夫試過性交,但是在他太太的面前,也很不好意思。

兩個男人低聲商量了一會兒,終於開始行動了,首先由我和阿德一起進浴室,浴室的門雖然大開,但這次因為我丈夫已經沒有對我任何限制,我便聽話地任憑阿德擺佈。阿德向我索吻,我也和他濕吻。阿德的花樣倒不少,他叫我彎下腰,雙手撐在浴缸邊上把屁股翹起,然後他把陽具從我後面插進陰道裡,然後一邊噴水一邊抽插,他說這是個沖洗陰道的最好辦法。接著他又仔細地為我沖洗全身。我們足足用了大半個鐘頭,期間我望向客廳裡,見到我丈夫也和鄭太太有所行動。他和她也在接吻和調情,我丈夫的手已經伸到鄭太太的衣服裡撫摸她的乳房,而鄭太太的手也握住我丈夫的性具。

我們出來後,就坐在沙發上幹起來。我和阿德面對面地坐在他懷裡,我的陰道裡當然套上他的陽具。我的雙乳緊貼在他寬闊的胸部,這種感覺非常美妙,不過阿德想摸我的腳,於是我轉了一個身,背向他地坐在他懷裡,仍然讓他的肉棒插在我的陰道裡。

這時我可以好清楚的見到浴室裡的春光,我看見我丈夫正在和金達德的太太一絲不掛地鴛鴦戲水,金太太已經不再像剛才那樣羞澀,祗見她正在幫我丈夫沖洗陽具,她不是用手洗,而是用她的嘴來洗。她是先含了一口熱水,然後含著我丈夫的陰莖吐納。見我丈夫臉上的表情和他那根高高翹起的大陽具就知道,他這時一定是很好的享受了。我丈夫也像阿德剛才那樣,用他的大肉棒當刷子,替金太太洗刷陰道。倆人也在浴室逗留了大半個鐘頭才雙雙赤身裸體走出浴室。這時我見到金太太的身材非常標青。她的個子比我高大,是個運動員格的健美身材,她的乳房比我還碩大。

不過我也有我的特點,喜歡小巧玲瓏女人的男人可能會比較對我垂青。好像當前的阿德,還不是愛不釋手地把我玩賞於懷中。我留意看看金太太的腳,她老公沒有亂說,我的腳兒果然要比她的美得多。

這時,金太太正式和我丈夫做愛了。她完全佔主動,我丈夫祗 舒舒服服地躺在沙發上,一切由身材健美的金太太代勞。她先替我丈夫口交,她的口技的精湛確令我自歎不如了,她可以幾乎整條吞下我丈夫的陽具,而我如果學她這樣,一定連剛才吃的東西都嘔出來。我對阿德說道:「你太太實在利害,我比不上她。」

阿德笑著說道:「你跟我玩的時候,可不要樣樣學她呀!你有你的好處嘛!我就是喜歡你和她不同的地方呀!」

我把頭一昂,吻了她一下說道:「我那有什麼好處呢?你們男人呀!個個都是貪新厭舊,太太總是人家好!」

阿德把插在我陰道裡的肉棒動了動,在我耳邊低聲說道:「你的好處往往是自己不知道的,除了你那一雙可愛的肉腳,你的桃源洞也是足令我銷□的,你沒有生育過,所以你的陰道仍然非常緊窄而且彈性十足。祗要讓我的小達德插進去,不用抽送我也是爽爽的呀!還有,你的陰戶是沒有陰毛的,替你口交就特別過癮呀!」

我把他的大腿一捶,說道:「沒有毛都說好,你真是胡扯,我知道我們本國男人們都罵我們這類女人是『白虎』災星,為了這樣我都好自卑哩!」

阿德笑著說道:「你真是太傻了,何必拘僅於世俗呢?如果我們都羈於傳統,今天晚上那能玩得這麼開心嗎?你看那邊,我太太和你老公已經接近高潮了。」

我望過去,果然見到金太太正在我丈夫的懷中扭腰擺臀,她已經氣喘吁吁,粉面通紅。我也見到我丈夫的肉棒正被她毛茸茸的陰戶吞入吐出,他也臉紅耳赤,雙手捧著金太太的白雪雪的粉臀。

我悄悄在達德耳邊說道:「阿德,你抱我到床上,狠狠地干我幾下吧!」

阿德立即讓我轉過身,雙手捧著我的屁股,以一招「龍舟掛鼓」的花式,邊把肉棒往我陰道裡頻頻抽插,邊把我抱向房間裡走去。到了房裡,阿德正要把我放下,我卻要他多抱一會兒,阿德果然聽話地抱著我在房間裡團團轉。

這個阿德,我開始覺得他有點兒可愛,我可以對她呼呼喝喝,不像我平時要對我丈夫那樣惟惟諾諾,真有另一種趣味,我不禁對他好感起來。於是,我深情地遞給他一個香吻,並叫他把我放到床上。阿德好像受到了很大的鼓勵,他輕輕地把我放到柔軟的床褥上之後,就給予我無數感恩帶德的吻。他吻遍我身上所有的部位,我被他弄得癢不可支,祗好叫他開始幹我。

阿德一聲「遵令」,立即握著我的腳踝,把我的雙腿舉高,接著就把他的肉棒湊過來,我也伸手把他的陰莖帶入我的肉洞。阿德努力地抽送,他把我的快感帶上高潮。在我欲仙欲死時候,他的精液在我陰道裡疾射。

這一個晚上,我就睡上阿德的床上。半夜裡我覺得陰戶濕淋淋的,就悄悄起來沖洗一下,我見到我丈夫和阿德的太太睡在另一個房間,他和她一絲不掛地互相摟抱著,樣子還挺親熱,我心裡有點兒軟軟的。回到阿德身邊,見他睡得很熟,我卻翻來覆去睡不去,於是我把他軟軟的陽具含入嘴裡吮吸,吮了一會兒,阿德就醒來了。他見到我吮他的陽具,高興地坐了起來,他問我可不可以在嘴裡射精,我點了點頭,然而他想再往我陰道裡抽送一會兒,我當然依他了。

這次我採取主動,我坐到他懷裡套弄,在他要射精時,我含著他的龜頭讓他在我嘴裡發洩,我吞了他一部份精液,卻含著另一部份和他接吻,阿德皺了皺眉頭,終於和我分享了他的精液。

之後,我們兩家有來有往,過著豐富多彩的性生活。有時,我觀賞我丈夫和阿德一夾攻阿德的太太,而當遇上她來月經的日子,我就要被他們輪流或者一起淫樂。不過我和阿德太太都玩得很開心。這次我回去後,將會接受種殖我丈夫和金太太的受精卵。如果手術成功,我將會有自己親生的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