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虐女高中生

(3)

第二天清晨,小優在迷迷糊糊中睜開了眼,習慣性得想張開雙手伸個懶腰,卻怎麼也伸不開自己的雙手,嚇得她連忙睜開雙眼,發現自己全身一絲不掛的身處狗籠之中,雙手戴著手銬。昨天晚上發生的事一一的在她的腦海中流過,一時間,小優的小腦袋一片空白,雙眼有些渙散,怔怔的發起呆來。而此時的由美似乎做著什麼美夢似的,全身縮成一團,柔軟的黑發披散在她雪白的豐臀上,身體如波浪般微微發顫。雙眼緊閉著,艷麗的臉頰潮紅一片,一手正放在她的乳房上,一手落在下體,嘴裡喃喃自語著,聽來似乎在呼喚著主人。看得小優羞紅了臉,不禁有些心跳加速。

這時,房門突然打了開來,嚇得小優連忙閉上眼楮裝睡。

「好了,該起來了,哈哈,兩條母狗還真能睡啊。」石龍邊說著,邊走過去打開了籠子,然後伸腳進去在兩位美少女屁股上各踢了一腳。

「礙…痛礙…」

由美和小優被驚醒過來,翻了個身,趴在地上,慢慢的爬出了狗籠。

「走吧,先去散步。」石龍解開了兩女身上的手銬和腳鐐,接著,把由美輕盈的身體抱了起來,拿去了由美的口球和塞在肛門裡的拉珠,並扒開由美的陰唇從濕漉漉的陰道中摳出了已經停止跳動的跳蛋,跳蛋上面滿是黏呼呼的淫液。

「礙…主人……」由美的身體了抖一下,眼楮裡面全是情欲之色。

「騷婦,大清早就想要啊,現在不行,」石龍放下由美,那起套在兩女脖子上的項圈鏈,用力一拉,並對著小優說道,「跟我走。」

「是……主人。」

小優低下頭去不敢看石龍,默默的和由美隨著石龍的牽拉往前爬。

三人來到後院,那是一個不大的院子,長著一些樹和不知名的野花,周圍都是圍牆,所以外人看不到裡面來。石龍放下狗鏈,命令兩女繞著院子慢慢的爬,然後坐在階梯上,看著她們各有千秋的雪白肉體。

小優感到害羞不已,雖然是在院子裡,但是赤身裸體的暴露在藍天下,尤其還有男人不住的看著自己,都使她感到恥辱萬分。爬了幾圈,小優感到腹部微脹,有了尿意,她轉頭看了由美一眼,突然驚奇的發現由美正像狗一樣,左腳著地,右腳高高抬到樹上,不一會兒,只見一道金黃色的尿液從她的小穴中激射而出。小優看得目瞪口呆。

「愛奴,看見了嗎,以後撒尿也要像她一樣,不過,今天我幫你。」說著,石龍就像給嬰兒尿尿似的從背後抱起小優,來到樹下。

「不……不要,我要一個人尿。」小優的臉色霎時紅得像隻果一樣可愛,身體向後仰,拼命扭動屁股表示難為情。

「怎麼了,又忘記自己是母狗了,是不是還想捱鞭子啊。」

「不……不要打我。」小優緊閉著雙眼,害怕的微微發著抖,粉嫩的小穴上兩片可愛的花瓣微微顫動著。小優其實自己並不知道,她的小穴是多麼的漂亮,稀疏的陰毛分布在花唇口上,黑黑的不太濃密,位置正好均勻的分布在花唇上,不高也不低。花唇飽滿結實,型成一個肉丘,兩片花唇之間沒有一點間隔,花瓣中間最鮮嫩粉紅色的部份,正是少女才有的最美麗的顏色,沒有一點深黑,是男人最夢寐以求的。

「你不聽話,我就永遠塞住你尿尿的地方。」石龍的手伸向小優濕潤溫暖的小穴,扒開蛤肉般的粉紅色肉瓣,塞住了小優的尿道。

「不要啊,主人,我聽話就是了。礙…拿開你的手礙…」

石龍拔出手指的瞬間,小優的尿液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澆在草叢裡。忍了一夜,小優的尿量很大,綿綿不覺好久不曾停止,小優害羞得全身發抖,尷尬不已。

「呵呵,小小的身子卻有這麼多的尿。」石龍羞辱著小優,並把沾著尿液的手指伸到了小優的唇邊,「你弄髒了我的手指,來舔乾淨它。」

小優變得有些麻木了,毫不反抗的伸出了舌頭,一下一下的舔住石龍手指上自己的尿液。舔在口中的尿液有一股騷味,而且的好像是濃縮了的汗水一樣,但是卻很溫暖。

「哈哈,這才是一條好狗嗎。」石龍放下雙眼無神的小優,走到由美跟前說道,「該你伺候我了。」

「是的,主人。」由美抬起她美麗的臉蛋,然後拉下石龍褲子上的拉鏈,並溫柔的將石龍的內褲拉開,頓時,石龍那壯碩的肉棒就露了出來。接著,由美張開小嘴,伸出粉紅色可愛的舌頭把石龍的大肉棒叼了出來,調整好自己的位置,把龜頭含在嘴裡,等待著石龍的放尿。

石龍抱住由美的雙頰,大肉棒對準了由美的櫻桃小口,不一會兒,一道又濃又黃的尿液激射到由美的嘴裡,由美很有技巧的含著,然後等著石龍的尿流變緩時才一口一口的咽下,令人吃驚的,尿液竟然一滴也沒有流出來。石龍贊揚似的輕撫由美的頭。

「謝謝主人賜尿。」由美發現小優一直在看著他們,羞紅著臉,用舌頭清潔起石龍的肉棒來。

而此時的小優完全的瞪住了,只覺得一切都不是真實的,自己只是做了一場夢而已。

「散步結束了,到房間裡去洗臉吃飯吧。」由美幫石龍穿好褲子,石龍從又牽起狗鏈。

石龍拉著兩女來到廚房,命令兩女跪在地上,然後用一塊沾濕的洗臉布幫她們每人抹了一下臉,接著,拿出兩個狗碗,往裡面倒滿了牛奶,對小優說道︰「肚子餓了吧,吃早飯。」

「我……」

「我說過了你是我的母狗,當然是像狗一樣吃了,記住不許用手,不然我打斷你的手。」石龍惡狠狠的對著小優說道。

這時,由美已經趴在地上用舌頭舔著牛奶喝了起來,小優無奈,只得扒近狗碗,把可愛的小臉貼近碗就這樣吸啜起來。小優一整夜沒有吃過東西,已經相當餓的她,只是全心全意的放在牛奶上面,吃著平生第一頓最恥辱的早餐。

待到由美和小優都喝完了牛奶,石龍收起了狗碗,解開了兩女脖子上的狗圈。

「好了,你們也該去上學了。本來我想幫你們請個假好好調教你們的,但是我今天有事,晚上我再來。」說著,石龍拿來了由美和小優的校服,接著,滿臉凶像的對著小優說道,「放學後和淫奴一起到這裡來,如果不來的話,你的同學和老師明天就會看到你醜陋的模樣,知道了嗎?」

「是,主人。」小優拿起自已的校服,卻發現沒有乳罩和內褲,剛想開口詢問,一抬頭卻發現主人惡狠狠的盯著自己,嚇得她把話又咽了回去,看了一眼由美,卻見她沒有穿乳罩和內褲,就直接把校服套在了美麗誘人的身軀上,猛然記起主人給她們訂的規則,出去時不許穿內褲和戴乳罩,只得紅著臉直接把校服穿在了身上。

這時,石龍走到了由美跟前,褪下了她的內褲,就在小優以為主人要奸淫由美,正想閉上眼楮不看,卻突然發現石龍拿起一個跳蛋塞入由美的陰戶裡,然後用一根跨過由美胯下的繩子做了一件T字形的繩內褲,還特意在陰戶處打了一個結。綁好繩子後,石龍蹲下來調整了一下結的位置,正好使它卡入由美的陰道口。調整好之後,石龍用力地拉緊繩子,並且在繩結上套上一個大號的緊固圈並擰緊螺絲,這樣如果沒有十字螺絲刀就無法解開繩結,除非割斷繩子。石龍把跳蛋的控制器調到微振檔,再把控制器插在由美的腰上。

「記住,不準你將跳蛋關上以及把繩子剪開,如果你想上廁所的話,就直接這樣尿出來,尿濕了繩子也沒關系,知道嗎?」做好這一切後,石龍才幫由美穿上內褲。

「是的,主人,你放心吧。」由於繩子綁得由美很緊,由美不舒服的不停的扭動著身體。

石龍整理好衣服打開房門出去了。接著,由美和小優也拿起書包一起出門上學去了。

雖然是春末夏初,但清晨的氣溫還是不怎麼高的。小優冷的有些發抖,尤其是下體,偶爾一陣涼風吹過,嚇得小優連忙捂住裙子,害怕春光暴露,一路上走來膽顫心驚的,只得緊緊靠在由美身上。

「由美姐,我……我好害怕埃。」

「不要怕,別人不會發現的。」由美安慰著小優。其實由美也好不到哪裡去,雖然已經有些習慣了下體插入東西,但是由於走路時不停的震動,下體給她帶來感覺讓她既痛苦又興奮,她的臉非常地紅,和小優互相攙扶著一步步地慢慢走著。

很快的,兩人來到了學校,各自進入了自己的班級。

由美坐在位子上,緊緊纏著自己下身的繩子弄得自己很不舒服,即使在上課中,也不斷地在座位上妖艷地扭著屁股,雖然由美也知道這已經引起班上同學的注意,但是由美卻一點辦法也沒有,只是拼命忍受著不停的虐自己陰道的跳蛋,一忍再忍的尿意,也幾乎到了極限,直到跳蛋因為沒有電而停止跳動才大大的舒了一口氣。

而小優第一次不穿內褲的坐在椅子上,當屁股直接接觸冰冷的椅子時,那寒氣再一次煽起小優的羞恥。小優似乎總覺得同學們發現了她沒有穿內衣,不停得把裙遮著股間。整個一天,小優就這樣昏昏沉沉的,老師講的東西一點都沒有進到自己的腦子裡。

總算捱到了放學,由美找到小優一起回家。

「小優,還習慣嗎?」

「我……我好害怕礙…我總覺得同學們都在看我。」

「放心吧,那只是你的錯覺。」由美安慰著由美,知道自己第一次不穿內衣上學也有這種疑神疑鬼的感覺。

「我……我不想再回到那兒去了,我……唔……唔,都是你不好。」小優說著說著,嗚嗚咽咽的哭了起來。

「別哭了,都是我不好,是我太喜歡你了,誰教你長得那麼可愛。不過你放心吧,主人一定會給你最大的快樂的。」由美把小優抱在懷裡,溫柔的幫小優擦去了眼淚。

「唉,我是逃不出他的手心的了,如果那些照片和錄像帶被別人看到,叫我以後怎麼做人啊1小優純純的小臉上浮現出一絲無奈之意,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兩人回到由美的家,發現主人還沒來,兩人顯現出的表情截然不同,由美有些失望,而小優卻拍了拍自己挺拔的胸脯,舒了一口氣,似乎有些慶,那模樣可愛極了。

由美脫光了自己的衣服,露出那具令任何男人看了都會血脈噴脹的嬌美肉體,然後拿起桌上的項圈戴在頸上,高聳著豐滿的臀部,趴在地上,對著不知該干什麼的小優說道,「快照我的樣子做,脫光衣服,不然主人回來會責罰你的。」

小優羞紅了臉,有些不情願的脫光衣服。小優擁有不輸於由美的雪白肌膚,一對豐滿的乳房,雖然不能和由美的巨乳比,但是卻非常的完美,而更難得的是和身體的配合程度。單獨的把女性的乳房拿出來看,漂亮的很多,但是整體看的話,乳房的位置如果矮一點或者寬一點就破壞了所有的美感,而小優的乳房大小卻正是身體最完美的比例,再大一點或再小一點都會破壞整體的美感。一雙修長結實的大腿,使得小優更是婷婷玉立。小優拿起桌上的項圈,和由美一樣趴在了地上。

不一會兒,兩人聽見房門打開的聲音,石龍走了進來。由美連忙爬到石龍腳邊,抬起頭來學著狗的樣子「汪汪」叫了兩聲,不停的用頭蹭著主人。看到石龍後害怕不已的小優趕緊照著由美的樣子做。

「兩條母狗做得不錯,想我嗎?」石龍拍著兩女的頭,欣喜的看著雖然有些微微發抖,卻馴服的蹭著他褲子的小優。

「是的,主人。」

石龍幫由美解除了繩子內褲,繩子早已濕透了,沾滿了由美的淫水,甚至還有著尿水的味道。接著,石龍扒開由美的陰戶,從陰道裡拿出了折磨了由美一整天的跳蛋。

「今天過得怎麼樣?」石龍牽起兩條狗鏈,拉著由美和小優往房間旁邊的地下室去。

「主人,我好羞礙…」小優猶猶豫豫的回答道。

「哈哈哈,以後就會習慣的,我會把你訓練成露體狂的,就像由美一樣。」

「主人……你好壞。」由美晃動著身體撒嬌著。

三人來到地下室,地下室很大,而且令人驚奇的是,羅列著各式各樣的性虐待器具。小優瞪大了眼看著這令她目瞪口呆的地方,角落有醫生問診用的診療台,右手邊是一張圓桌,上面擺放著各種大孝形狀的假陽具棒和電動性具。房間的牆上陳列著各式各樣的鞭子,皮制的拍打板、各種長短的馬鞭、皮帶、以及精致的纏束起來的各式長鞭,有的甚至有五公尺長。房間的正中央是一個很高的天花板,從上面垂下了許多粗細不同的繩索,而從繩索光滑的表面可以看出已經使用了好多次了。

「哈哈哈,這個地方不錯吧,這可是我花了幾個星期才布置好的,還只有淫奴這條母狗享用過,你可是第二個。」石龍踢了由美一腳,滿懷興趣的看著害怕得一直顫抖著身體的小優。

這時,石龍突然來到小優身後,一把拉起小優,雙手用力的把她的雙手屈向後,小優的手腕被石龍迅速的綁了起來,身體被拉向後,挨到後面的石龍身上。

「不……不要礙…主人,我好怕礙…」突如其來的沖擊,嚇得小優不停的扭動著身體。

「不要動,不然第一次綁會很痛的。」

石龍大聲對小優喝道,不由分說的用一個通心圓球的東西把她的口堵祝並加大了力道,制住了小優不停扭動的身體。接著,將小優的手向上提高,繩子繞到胸前,將乳房上下綁好後,又取過另一條麻繩,在背後手腕上的繩接上,輕輕的將雪兒的雙手再吊高,拉緊繩子從右肩膀上繞到前方穿入乳溝下邊的繩裡,打了個結再從左繞回到後面,穿入手腕的繩裡,反覆兩次,余繩綁在背後。石龍又取來一條繩,接上後,繞在小優屈曲的手肘綁緊,在腋下穿出收緊乳房和手臂上下兩條繩,再回到背後,繼續另一邊如法炮制。收緊腋二條的作用是令乳房上下的繩子收得更緊,使得乳房更為凸出。

「唔唔……」痛苦的小優大聲的叫喚著,卻苦於發不出完整的聲音,苦惱的小臉上流下兩行眼淚,石龍為她整好胸前的繩子,挺胸凸臀的美妙曲線,看得石龍胯下的肉棒高高聳起。

石龍將天花板的放了下來,抱起小優放在圓桌上,然後輕輕地將她的雙腳舉起,跨在上面。被吊在屋子中央,跨坐在圓桌上的小優,簡直就和在分娩台上孕婦的姿勢一模一樣。石龍將小優的雙腳固定在圓桌上,被綁在鐵管上的雙腿,被大大地分開,完全是M宇型。

「唔……唔……唔唔……」本來想叫石龍住手的小優卻只能發出像呻吟似的聲音。

石龍毫不理會小優,拿起桌上的電動陽具,不緊不慢的在她的小穴上劃著圈,挑逗著小優。接著,打開陰唇,一點一點的塞了進去。

「唔……唔……」看到如此大的東西插入自己的下體,小優嚇得又驚又怕,雙眼緊閉不敢再看。

石龍把電動陽具塞進三分之一後,沒有碰到小優的處女膜就停了下來,由於小優的陰道很窄,所以雖然電動陽具沒有完全進入,但還是被小優的小穴夾得緊緊得,接著打開了開關。

「好了,堅持一個小時,我再來幫你解開。」

「 呀……呀……」由陰唇上產生的陣陣快感,激射入小優的神經內。從下體傳來的異樣的感覺,加上勒緊在自己身上的繩子,使得她既痛苦又微微的有些興奮,只得閉上眼楮默默的承受。

「來灌腸吧1這時,石龍拿起準備好的褐色玻璃注射筒來到由美的身後。

「謝謝主人的賞賜。」由美順從的高聳起自己雪白的臀部湊到石龍面前,並用手將兩片臀肉大張,露出肛門。

石龍將褐色注射器的前端插入由美的羞嫩的肛門內,然後慢慢地將大筒壓下,於是褐色玻璃筒中的浣腸液,便漸漸地消失在由美的肛門,注射完畢後,石龍趕緊拿著一個塞子深深塞住由美那即將要排洩而出的肛門。

「走吧,我們去外面散步,讓大家都欣賞一下。」說著,石龍拉起狗鏈往門外走去。

「是的,主人。」由美強忍住腹中的不適,乖乖的跟在石龍後面往前爬。

房門關起,陰沉沉的地下室裡,只有小優口中不時發出的「唔唔」的呻吟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