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虐女高中生

(1)

漆黑的夜晚,剛上完晚自習的小優急匆匆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由於平時父親都會來接送,但適逢父親出差,從沒獨自走過夜路兼又十分膽小的小優不免有些心慌。

雖說家並不遠,但卻必須經過一段沒有路燈的小巷,然而這條小巷雖然很深,但卻只住著一戶人家,所以到了晚上根本就沒什麼人了,黑乎乎的很是嚇人。

「不要怕,就要到家了。」小優低著頭快步的走進小巷,嘴裡還喃喃自語的為自己打著氣。

「呀……」突然,低頭走路的小優似乎感覺自己撞到了什麼,連忙向前看去。

透過幽暗的月光,小優看見被自己撞倒的是一位年輕的姑娘,當看到姑娘的裝扮時,小優立刻羞紅了臉。

只見那位姑娘仰面朝天,四肢大大分開,除了一件很長的男性風衣,幾乎全身赤裸,身上被很粗的繩捆得密密麻麻的,下體穿著一件皮質內褲,內褲裡面還隱隱約約的有些震動,似乎放了什麼東西。更令人吃驚的是姑娘拷著手銬的手被反捆在身後,腳上還戴著腳鐐,難怪被身材嬌小的小優一下就撞倒了。

「唔……唔……礙…」

由於姑娘被小優撞倒在地,身上的繩子變得更緊了。繩子緊緊的勒進姑娘的肉體,還不斷摩擦著她的乳房,痛得姑娘恨不得滿地打滾。

「礙…你……你不要緊吧!」小優連忙彎下腰扶起姑娘。

「不……不要緊……謝謝。」

「是誰把你捆成這樣的,要不要我幫你報警。」

「不……不用了,是……是我自己……」姑娘滿面通紅的低下了頭。

「你自己……為……為什麼啊?」看到姑娘那張年輕美麗的,連同為女孩子的小優看了都忍不住心動的俏臉,不禁疑惑萬分。

「因為我喜歡被人虐待埃」看著小優一臉純真不解的模樣,回復了常態的姑娘爽快的回答。

「礙…難……難道你不怕被別人碰到嗎?」姑娘大膽的回答,使得小優頓時小臉蛋紅紅的。

「不會,這麼晚了,一般沒有人經過這裡的。我走不動了,你能扶我回去嗎?」姑娘指著不遠處的,小巷中唯一的一幢房子。

「好……好的。」說完,小優扶起戴著腳鐐的姑娘慢慢的向那房子走去。

「對了,我叫由美,今年十八歲,是聖雲中學高中二年級的,你呢?」

「我叫小優,今年十七歲,我是聖雲中學一年級的。」

「太好了,我們在同一所學校啊!」

「你……你這樣不難過嗎?」看到由美的身體被繩勒得紅紅的,純真無暇的小優不禁很奇怪,幸好她還沒發現由美皮褲中的秘密。

「呼……不……不難過,習慣就好了,你還是處女嗎?」剛走幾步,由美就被皮褲中的兩根電動陽具弄得淫水直流,氣喘吁吁了。

「是……是的。」小優被由美的大膽弄得有些不好意思。兩人邊走邊聊,不一會兒就到了房門前。

「呼呼……鑰匙在地毯下,幫我開門。」由美滿頭大汗,用眼楮示意小優,費力的說道。

「你不要緊吧!」小優拿起鑰匙打開了房門,關心的看著由美。

「謝謝,我不要緊。電燈開關在那裡,還有,幫我把手銬和腳鐐的鑰匙拿來,它們在寫字台的抽屜裡。」

由美有些不支的扶著關上房門,單手扶著桌子。

小優依言打開了電燈,並從抽屜裡找到了鑰匙,連忙過去幫由美解開了束縛。

「你一個人住嗎?」

小優打量著燈火通明的房間,只見房間雖然不大,只有二室一廳,整理的卻很乾淨。但令人感到十分不協調的是,寫字台上擺滿了許多的淫穢玩意,電動陽具,口具,跳蛋,震動器,浣腸器等等應有盡有,看得小優滿臉通紅。

「是啊!你呢?呼……呼?」

由美解下了緊縛在在身上的繩子,並脫下了自己的內褲,從小穴和屁眼中分別拿出了一大一小兩只濕漉漉的電動陽具,電動陽具還在不停的震動著,沾滿了由美的淫水。由美就這樣赤裸裸的站在房中間,用毛巾仔細的擦著身體,美麗的雪白肉體散發著妖艷的光芒。

「平時我和父親一起住,不過這個星期我只能一個人住了,因為父親去國外辦事了。」

看到由美毫不掩飾的擦著自己的身體,那濕漉漉的小穴還不斷的往下滴淫水,小優本已通紅的臉變得更加嬌艷欲滴了。

「那很好啊,這個星期就和我一起住吧,我一個人很寂寞的。」

由美突然光著身子走到小優身前抱住了她,並親昵的用臉蹭著小優。

「別……別這樣。」小優慌不迭的想推開由美,但由美卻更加用力的抱住了她。

「陪陪我嗎!反正你也是一個人住啊!」

「那……好吧!」看著由美漂亮的臉上全是祈求之色,不忍心拒絕的小優只得答應下來。

「太好了,你真好,我好喜歡你。」接著,不由分說的親了一下小優的嘴。兩人談得很開心,不知不覺夜已很深了。

「已經很晚了,我們去洗澡吧。」由美建議道。

「那你先洗吧。」

「不要,我要和你一起洗。」

「這……不太好吧?」小優猶豫不決著。

「我們都是女孩子,你怕什麼。」說完,一把拉起小優的手進了浴室。

「你的身體真美。」由美脫下小優的水手服,贊不絕口。

「哪……哪有礙…才沒你的好呢?」

的確,雖然小優的身材比起同齡人來算很不錯的了,但比起由美那波霸級的成熟胴體,還稍顯稚嫩。

接著,由美又解下了小優的胸罩和內褲,頓時,一具白得耀眼的肉體就完全顯露出來。只見那乳房小巧玲瓏,雖然不大,但卻是一種很完美的吊梨型,很適合男人一手握祝下面陰毛稀少,整個小穴幾乎暴露在外。

「不要看了,好羞的……」小優注意到由美目不轉楮的看著自己,不由害羞的用手遮住了自己的乳房和小穴。

「不要緊的……你的乳房真漂亮。」由美拿開了小優擋住乳房的手,慢慢撫摸著她小巧的雙乳,兩只乳房白裡透紅,彈性十足,粉紅色的乳頭嬌小可愛,令由美愛不釋手。

「啊,不要……」小優想推開由美那雙令她陷入一種異樣感覺的手,那種感覺是她從來沒有經歷過的。

「來,不要怕,你也可以撫摸我。」由美抓住小優的小手,放到自己的乳房上。

小優羞紅了臉,卻禁不住捧起了由美挺拔的雙乳,認真的揉抓起來。由美的乳房很大,是少見的豪乳,那摸在手中豐滿的感覺,使得小優差點以為可以擠出奶水來。兩人不停的相互撫弄著,欣賞著各具美態的美乳。

由美一手挑逗著小優的乳頭,一手伸向小優的下體,輕輕的捋著小優稀疏的陰毛。

「唔……礙…不要」突如其來的刺激使得小優全身微顫。

由美不緊不慢的撫摸著小優的小穴,一根手指在裂開的小穴四周上下劃弄,並撥出小優深埋以久的陰蒂玩弄著。

「礙…礙…礙…」

似乎感覺有一道道電波擊打在自己的身上,未經人事的小優第一次淫水濫,身體向後傾,含著手指呻吟。

由美左手摟著她的腰,使她不至於倒下,用舌頭吮吸小優的乳頭,而下面繼續不停的揉捏著她的陰蒂,給她以無窮的刺激。

「礙…礙…不要……」持續不覺的沖擊使得小優完全的忘乎所以了。

「你們玩得很開心嗎?」這時,浴室門突然打了開來,走進來一位長得十分高大的中年男子。

「主……主人」由美立刻放開了小優,脫離由美懷抱的小優頓時覺得全身一陣空虛,一下站立不穩,眼看就要摔在地上。

那中年男子立刻快步過去把赤身裸體的小優抱在了懷裡。

「淫奴,忘了見到主人該怎麼做了嗎?是不是又想受到懲罰了?」

「對……對不起,主人。」

滿臉驚慌的由美立刻爬到了中年男子身前,拉開中年男子褲襠上的拉鏈,掏出一只帶著腥臭的巨大的肉棒放進了嘴裡。

「礙…好……好醜……」從沒見過男人陽具的小優看到這一幕立刻羞紅了臉,別開頭去不敢再看,滿臉的不可思議。

「看在這位可愛的小姑娘的面子上,這次我就不懲罰你了。」

「唔……唔……。」

口中塞滿肉棒的由美說不出感激的話來,只能頻頻的點著頭。想起以前主人的懲罰,由美不由得既害怕又渴望,浣腸,滴蠟,用大頭針刺乳頭,在小穴上夾滿夾子……主人的花樣一向是層出不窮的。想到主人,由美不由的又是一陣興奮。兩個多月前的一天深夜,全身捆著繩子,只有外面披了一件風衣的由美,第一次嘗試著走出屋子,行走在小巷裡,一陣大風掀開了由美身上的風衣,被偶然經過的主人發現了自己的秘密,並粗暴的強奸了自己。

事後,主人發現自己雖然長得比電影明星還漂亮,骨子裡卻是異常的淫賤,渴望被別人虐待,以後,主人就經常的到這裡來調教自己。主人高明的性愛技巧每次都弄得自己欲仙欲死的,不久,自己就心甘情願的成為他的性奴。主人名叫石龍,但從不允許自己叫他的名字,只能叫主人。

想到這兒,由美更加用力的用嘴吮吸著主人的大肉棒,還用雙手套弄著主人的睪丸,陷入幻想的狀態之中。

(2)

「看見了嗎,她是一只下賤的母狗。」石龍一手抱著小優,一手抓住她的乳房揉捏著。

「不要……你放開我……」陡然驚醒過來的小優立刻拼命掙扎,對著石龍又踢又咬,並且大聲的呼喊著。

「臭婊子,給臉不要臉。」石龍揮手打了小優一個耳光,並把她摔在了地上。

「礙…唔…唔……」小優屁股著地,重重的跌了下去,痛得她不禁失聲大哭,爬到浴室的角落裡,全身抱成一團的靠在牆上。

「好好看著,我是怎麼干這只母狗的。」石龍抓住跪在他身前的由美的頭發,接著,身子用力的向前一挺,大肉棒一下子就頂到了由美的喉嚨裡,然後快速的抽插起來。

由美卒不及防,雙手緊緊握住石龍的睪丸,閉著眼楮忍受著大肉棒在自己嘴裡的抽動。

突然,石龍殘忍的捏住了由美的鼻子,更加快速的在由美的嘴裡抽插。

「唔……唔……」

不能呼吸的由美拼命扭動著身體,雙手在空中不停的揮舞,她的臉越來越紅,就在她感到快要失去自覺時,石龍突然放開了捏著由美鼻子的手,接著,一股又濃又腥的精液射在了由美的嘴裡。

「淫奴的小嘴還是那麼爽。」

「謝謝主人誇獎。」大口喘著氣的由美低下頭溫順的回答。

「看見了嗎,以後你要像她一樣叫我主人,不然,我會把你剛才的醜樣做成錄像帶寄給你的熟人。」

石龍轉過頭去,從浴室的窗戶上拿來一只手提攝影機。dfjstory.com原來剛才由美和小優洗澡時,石龍恰巧來到這裡,用鑰匙打開房門後,正奇怪由美沒有來迎接自己,突然看到兩女渾然不覺的糾纏在一起,立刻拿來攝影機把這一切都拍了下來。

「我數到三,如果你不爬過來叫我主人的話,明天我就把這些照片送到你同學的手中。」

「求求你了……千萬不要……我以後怎麼見人礙…」

自己從小就是老師和同學眼中的乖乖女,如果讓他們看到自己赤身露體的和由美抱在一起的照片,以後還怎麼去面對他們。想到這裡,小優不禁又羞又急。

「一……」

小優有些埋怨的看了一眼把她拉進來的由美。由美似乎也覺察到了,不敢看小優。主人幾天沒來調教自己了,看到可愛的小優有些情不自禁,想到這裡,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

「二……」

無奈之下,小優趴在地上慢慢的爬到了石龍身前,低著頭喊了一聲「主人」。

「抬起頭來看著我。」

小優抬起了頭,通紅的娃娃臉上滿是淚水,一頭黑黑的長發披散在肩上,長長的睫毛覆蓋著一雙大大的眼楮,眼楮裡全是驚恐之色,挺直如白玉般的小鼻子呼呼的吸著氣,櫻桃小口半張著,可愛極了。

「放心,今天我不會強暴你的,來,讓我爽一下,用手握住我的肉棒,然後放進你的嘴裡含著它。」石龍指著自己直立在空中的大肉棒,迫近小優的小嘴。

「不……不要……」看到幾乎和自己手臂一樣粗的肉棒,從來沒有接觸過的小優小臉發青,拼命的緊緊閉著雙唇。

「哼……又不聽話了,由美,去拿鞭子過來,記住,我是你的主人,只要不聽我的話,就要受到懲罰。」

趴在地上的由美四腳著地的爬出浴室,沒有經過石龍的允許,由美是不能站起來的只能像狗一樣爬著走。不一會兒,由美口中刁著一根粗粗的鞭子爬到石龍面前。

「幫我摁住她,不要讓她動。」

石龍從由美的嘴裡拿起鞭子,並獎勵似的拍了兩下由美高聳的臀部。由美欣喜的看著自己的主人,並不停的左右搖晃著自己的屁股。由美看了小優一眼,眼裡滿是抱歉之意。然後,走到小優身前,用力的把小優的頭摁在了地上。突然,石龍拿起調教鞭走到小優的身後,舉起鞭子,狠狠的抽在少女雪白的屁股上。

「礙…礙…」

「你放大喉嚨叫吧,這幢房子有隔音設備,你叫的在大聲,也沒有人會聽到……哈哈哈……」

石龍毫不留情的一鞭鞭抽打在小優的身上,痛得小優恨不得滿地打滾,苦於動彈不得。那白白的屁股上,開始出現了一條又一條赤紅的鞭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