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和她哥

大舅哥的酒量好,當我覺得頭暈目眩的時候,他還跟沒事一樣,我有點腳步踉蹌地離開了桌子,他怕我摔倒,急忙扶著我坐到客廳的沙發上,我想到那時剛才老婆和他做愛的地方,嘿嘿地笑起來,他扶我躺下,我覺得腦袋暈暈的,就閉上眼睛養神,大舅哥以為我睡了,心疼妹妹一個人打掃,就去幫妹妹收拾碗筷,我其實睡不著的,聽到他們兄妹兩個一邊收拾,一邊低聲細語著什麼,一會又聽見老婆嬌嗔聲:「別……哥……看你……又來了……」我側身瞥過去,看見老婆在洗碗,他哥站在她身後摟著老婆的腰,手隔著吊帶在摸老婆的乳房,老婆雙手占著,就一邊用肘去格擋他哥的手,一邊嘻嘻的笑,一會還回過頭來和她哥哥親個嘴,顯然飯前沒射精的大舅哥此時還是非常的想要老婆的身體,礙於我在家裏,不便進一步的行動,我豎起耳朵聽他們說話,只聽老婆的聲音:「哥,是不是那會兒沒射出來,覺得憋得難受啊?」

大舅哥說:「可不是嘛,特別難受,現在就恨不能就馬上插進去……繼續我們未完成的工作……」

老婆笑道:「什麼未完成的工作?看你那點出息吧,你妹夫可在家呢,你還敢當他的面肏我呀?」

大舅哥道:「他睡了,我看家駿並不介意咱們在一起,你們之間是不是有什麼問題了?」

老婆道:「嘻嘻,放心啦,家駿就是太寵我了,只要是我喜歡的,他都樂意讓我去做,今天你也看見了,給他撞到我們,不是也沒事嘛!」

「那心裏也會不是滋味的,我是男人,我知道男人的心理。能感覺到……」

「嘻嘻……」老婆笑道:「男人和男人也不一樣,有的男人看到自己老婆和別人搞破鞋,恨不能痛苦死,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的,你妹夫就不這樣的,他是真心的希望我得到快活,哥,你說他是不是很偉大?」

大舅哥想了想,笑道:「我也說不好,不過這樣倒是便宜了咱倆,呵呵,我只知道我現在離不開你,老妹,我好愛你,和你幹那個比和你嫂子要快活的多,有一種違背倫理的罪惡感,這種感覺讓我欲仙欲死!別提多刺激了!」

「嘻嘻,我也是,哥,我這輩子都要和你好,就算家俊不樂意,我寧可和他離婚,也絕不要和你分開……嘻嘻」聽到這裏,我感到心裏一陣酸楚,不知道她這話是為了哄她哥哥高興隨便說說,還是本意就如此,心中暗自嘆息一聲,我最愛的女人啊,原來你最愛的人並不是我!

老婆還在洗碗,她哥哥這時往我這邊看了一下,看到沒有動靜,就蹲下了身子,把手從妹妹的裙擺伸進去,沿著大腿往上面摸,抓著她那肥嫩的屁股,老婆的腰亢奮的直扭,她哥索性撩起裙子,把腦袋伸進去,嘴巴湊到妹妹的屁股上又親又啃,真難為他,就那麼想啊!這會都等不及了,我不由暗自好笑。

這麼香艷的洗碗工作終於結束了,老婆洗幹凈雙手,一轉身,跳進她大哥的懷裏,雙腿一盤,系在她哥哥的腰上,大舅子美滋滋地「端」起我老婆走向我們的臥室,進了屋,把老婆拋到席夢思上,甚至沒有關門,就開始脫衣服,可能是想到即使我看到了,也不會介意,所以也不必遮掩了。一會就脫光了自己,又讓老婆也脫光,老婆看著她哥,半跪在床上,伸出雙手,嗲聲嗲氣、無比騷媚地說:「哥,嘻嘻,受不了了吧,看你呀,大雞巴都硬成這樣了,可想要老妹了吧?嘻嘻,我要你給人家脫嘛……想要采花嗎?那就來呀,你得自己動手呦……」

大舅子一翻身就把我老婆壓在了下邊,雙手拉住吊帶從肩上往下一拉,老婆欠起身配合著把裙子脫了下來,只見裏面一絲不掛的,不僅沒有戴乳罩,連褲衩都沒有穿,她哥哥見了,淫笑道:「老妹,原來你都準備好了呀,連褲衩都脫好了,就等著哥用大雞巴肏你的小屄了吧?」

老婆笑道:「臭美吧你,人家才不是呢,人家是等著和老公玩呢,你這個臭哥哥,咱們是同胞兄妹,不可以亂倫的……」

大舅子明知道妹妹說的是口不對心的話,才不去聽她的鬼話,撲到妹妹雪白的玉體上,緊緊地抱住了,就親了起來,一雙手貪婪地撫摸女性那迷人的肉體,雙膝早已分開妹子一雙修長白嫩的大腿,稀疏的陰毛下,小屄口已是淫水淋淋,泛濫成災了,可見從吃晚飯到現在,男人們對她的挑逗是多麼的卓有成效,哥哥硬邦邦粗粗大大的雞巴在門口聳動著試探了幾下,就找到了火熱的濕滑屄門,一挺,大雞巴就刺入了妹妹的陰道。

我此時早已來到了臥室的門邊,癡迷地欣賞著老婆和她哥哥那無比香艷的兄妹亂倫醜劇,只見大舅子雙手支在老婆的腋下,屁股不停的聳動著,那特大號的大雞巴在老婆的屄裏來回飛快的抽送起來,我喜歡看老婆和別人肏屄,甚至感覺比我自己肏她還要快活,心理想她哥哥也不是外人,肏自己的妹妹應該算天經地義的事吧,一會要是射精在陰道裏,沒準能生個亂倫的小雜種,呵呵,想到這,更加感覺欲火難捱,血脈噴張,不由悄悄脫下了褲子,掏出雞巴用手套弄著手淫起來。

大舅子這時賣力肏幹起來,我此時心裏渴望看到男下女上的姿勢,看老婆在上面拋動著大奶子,起起落落的把哥哥的大雞巴一次次坐進身體裏,那樣子,才叫好看呢!肏了大概4 、5 百下,大舅子也累了,老婆用手給他擦擦額頭的汗,心疼地說:「累了吧,哥,你下來,讓妹妹在上邊動吧。」

大舅子笑道:「好的,妹妹,那你上來吧……呵呵……還說不讓肏,怎麼還要主動肏哥哥的雞巴啦?」

老婆咄道:「去你的……閉嘴,不許說話,嘻嘻……哼,肏人家……這回我要肏回來……嘻嘻……」說完兩人交換了位置,大舅子仰躺在床上,老婆跨坐了上去,小手扶正哥哥的雞巴,先調皮地用小嘴兒在那大龜頭上「嘖」的親了一口,然後把雞巴扶正,湊到自己的小屄上,呼喊著把雞巴坐進了屄裏。然後雙手按著哥哥的胸脯,玉臀飛快地拋送起來,我知道這樣的姿勢男人是最快活的,老婆的臉正好對著門口,起落間,胸前的一對大奶子上下跳躍拋飛真是美極了!

屋裏邊亂倫性交的兄妹正幹得起勁,一邊肏屄,一邊說著淫亂不堪的淫話,只聽老婆的嬌喘聲嚶嚶嚀嚀,嘴裏胡亂叫著:「臭哥哥,不讓你肏嘛,你這人,真不乖啊……哥哥……你的大雞巴……好粗哦……人家的小屄啊……給哥哥……肏的……啊……啊……不要嘛……哥哥……人家老公還在家呢……給他看見了……不好……」

大舅子一邊賣力地肏著我老婆的屄,一邊也快活地直叫:「哦……老妹啊……給哥哥……肏肏吧……哥哥……受不了了,雞巴都漲的要爆炸了,再不肏肏妹妹的小屄,哥哥就得憋死了,啊,老妹啊,你的小屄真滑,真熱啊,太美了,老妹,沒事的,你老公反正也不管你,不管你和你哥亂倫,嘻,而且現在也睡著了,咱們好好的玩玩吧,啊,爽啊,哥哥爽死了」

老婆聽了,在她哥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笑罵道:「死相吧你,誰說老公不管我,嘻嘻,老公不管就搞破鞋呀?不行啊,人家才不那樣呢,都怪你,非得要……人家算了倒黴了……啊,大雞巴真粗啊,使勁啊……咦?你沒吃飽啊,你怎麼沒勁的,還不如老爸呢……」女人真是奇怪,明明自己享受的欲仙欲死的,還不肯老實承認。

大舅子聽了老婆的嘲諷,知道妹妹在用激將法,笑道:「老妹呀,你現在是越來越騷了,你敢說我不如老爸肏的好呀,看我不肏死你……」說完奮力大幹起來,每次雞巴插進去,兩人的肚皮相撞都發出啪啪的聲音。這樣幹著兩人又換成了後插式,這回老婆趴下,撅起屁股,她哥跪在後面插入。

老婆一邊依依呀呀地挨肏,一邊抖著聲音道:「對對,就是這樣,哥哥,給妹妹來幾下重的,妹妹喜歡……嘻嘻……哥哥還是比爸爸有勁……嘻嘻……」聽到兩人的這番對話,我眼前浮現出老婆被嶽父抱在腿上愛撫肏幹的情景,看來他們父女之間也已經亂倫了,這能是真的嗎?嶽父都60歲了,雞巴還能好使嗎?沒準此時兩人也是象我和老婆經常玩的亂倫扮演遊戲吧?可是聽她的口氣又不像,看來是真的亂了,父女亂倫,我咀嚼著這幾個字,反正老婆已經是個破鞋了,和多少個男人搞都隨便她吧,我已經習慣了對老婆的醜事從好的一面去想,畢竟和家人亂倫不會染上什麼性病,對這種行為還是應該提倡和鼓勵一下吧。既然她家人都喜歡亂倫,就亂去吧。這時老婆又不經意地問她哥哥:「哥,你肏過媽的屄沒有?」聽到這,我不由豎起了耳朵,這也是我很關心的事情,大舅子支吾道:「沒……沒有啊……」

「你騙人……那次我回娘家,明明看見你和媽都光著腚,你站在媽身後,那不是肏屄是什麼?看見我回來嚇的連褲子都來不及穿上……」

大舅子道:「真不是……那次是我犯了痔瘡,讓媽給我看看……」

老婆道:「那媽呢,給你看痔瘡,自己不用也脫光腚吧?」

「這個……是因為……」大舅子還想編什麼,老婆見了,氣道:「你這人,咱倆現在都這樣了,你還不和我說實話,哼,起來起來,不叫你肏了……」大舅子看見老婆生了氣,怕她真不讓肏了,急忙陪著笑臉,連聲說:「別……別生氣嘛……我的好妹妹……我說實話……我說就是了……我承認……我承認……這個……我和咱媽是亂倫了,肏過幾次……我都招供還不行嘛……」老婆聽了,鄙夷地看看她哥道:「我就知道……你真行啊,連親媽的屄都肏……你怎麼能肏那裏呀……那可是你出生的地方啊……」大舅子腆著臉,陪笑道:「呵呵……我都招認了,老妹,你就別生氣了嘛……」

老婆道:「我也沒生氣呀……本來嘛……肏就肏了嘛……還不敢承認……你也算個男人……都不如我這做女人的……不就是亂倫嗎,我和你不也亂倫了嗎,和老爸和亂倫了,這有啥可怕的呀,看把你嚇的那樣兒!」老婆嘴上說不介意,我心裏明白,其實還是在乎的,女人都是很自私的,自己怎麼賣屄都行,要是自己的男人肏了別的女人,哪怕是自己的親媽,也會嫉妒的要命,這就是女人的自私之處了。兩人一邊聊著淫話一邊不斷變換做愛的姿勢。

果然老婆又問道:「那你說說是肏妹妹的小屄好還是肏媽的屄好啊,你更愛誰呀?」

大舅子無奈地奉承道:「當然是妹妹好了,妹妹又年輕、又漂亮、身材又好、又白,小屄水又多、又緊,當然是妹妹好唄。」這小子的嘴是抹了蜂蜜了,奉承起女人來是真有一套。果然,老婆聽的十分受用,格格笑了起來,玉手在哥哥的嘴巴上掐了一下,罵道:「就是,算你有見識,那你說媽都50了,你怎麼還要上呢?你是怎麼想的呀?」

大舅子笑道:「那還是青春期的時候呢,那時候手淫給媽看到了,就告訴我說手淫對身體不好,後來看我對性的渴望很強烈,因為考慮到憋著對身體不好,就用手幫我放出來,時間長了,慢慢的不滿足於手淫,終於有一次你和爸爸都不在家的時候,我就肏進去了……」

「那媽媽就讓你肏屄啦??那可是亂倫耶!」我心裏暗笑,你自己和爸爸、哥哥都亂倫,還要大驚小怪別人。

「媽當時說不讓了,但也沒太反抗,等到肏進去了,我覺得媽媽還挺享受的,那以後,就常常偷偷和媽媽肏屄了……」

「嘻嘻……看你又說漏了吧,還說就肏了幾次,原來是‘常常’,而不是‘幾次’……」

「這個……嘻嘻……」大舅子笑嘻嘻不說了。

「那爸爸知道你和媽肏屄了嗎?」又問到了關鍵問題。

「我也不知道……但我感覺爸是知道的……有一次,我聽見爸和媽做愛時,說起過……」

「說的什麼?」老婆追問起來。

「你真想聽啊?」

「當然了,快說,別總讓我問你才說,墨跡……」

「好吧,隱約聽到他們說咱們都大了,以後不能總這樣下去了,以後孩子都要結婚成家,讓人家知道咱家亂倫,怕會受到影響什麼的?」

「提到我了嗎?」老婆警惕起來。原本以為自己和爸爸上床媽媽不知道,現在看來怕是媽早就知道了。

大舅子看到老婆的神情,眼珠一轉,道:「沒提你,你今天要不是說漏了嘴,我還不知道你和爸的事呢?」老婆半信半疑,不再追問,鬼知道她在想什麼呢。

兩人聊著淫話,身體可是一刻也沒有停下肏幹,此時,大舅子已經到了射精的邊緣,只見他屁股連連聳動,大雞巴在老婆屄裏一陣沖刺,大叫著:「哦哦、……我來了……」雞巴一下深深頂入子宮深處不動,一股股的精液都射進了我老婆的陰道子宮深處去了。射精後的男人滿足地摟著他妹妹,兩個人都十分的快樂,然後大舅子安慰了老婆一會,就起身去沖洗,我急忙躺回沙發,聽到衛生間鎖門放水的聲音,老婆赤裸裸地下了床,來到客廳的沙發前,站了一會,忽然在我耳邊說了句:「剛才看夠了嗎?老公……」我猛然睜開了眼,看見老婆笑嘻嘻地看著我,「看別人肏自己老婆是不是可過癮了啊,老公,與其自己在外面手淫,怎麼不進來一起玩啊?」

我訕笑起來,原來我在外面偷窺老婆早就知道了,也難怪,我們對彼此的了解真是太深了,對方是怎麼回事,比對自己了解的都清楚。我拉過老婆的手,溫柔地說:「看到你們幹的那麼投入我就沒打擾你們,怎麼樣,幹的快活嗎?」

老婆笑道:「恩,可快活了,尤其是想到老公在外面看著老婆和別人搞破鞋自己手淫,就覺得特別起勁,嘻嘻」說著老婆坐進我的懷裏,分開腿,我看到老婆的小屄被肏的紅紅的,老婆說:「你看,我屄裏還有哥的精液呢。」說著,屄門一松,乳白色發腥的精液就從陰門流了出來,原來剛才老婆一直夾緊著陰門呢,老婆的屄功還是很厲害的,夾住了,精液就流不出來的,我看到了,急忙用手接住,老婆笑道:「你喜歡嗎?喜歡就吃了吧。嘻嘻……」我看到這一幕,感到無比的刺激了,把嘴巴貼到拉破的腿上接住流下來的精液,再移上吻上老婆的陰唇,老婆此時放浪地笑了,陰門放松,大股的她哥哥的精液都淌進我的嘴裏,我吃了幾口,感到粘滑和腥味,但我並不在乎,認真仔細地把精液都舔幹凈,然後,示意老婆湊過嘴巴,我們交吻著,老婆左右躲著不肯吃,我不依,把一半精液吐進老婆的嘴巴,兩人把精液在對方的嘴裏用舌頭攪拌著,吞咽進去。我低聲道:「這是你哥哥的精液,你還不吃?」

老婆也低聲道:「我這不是吃了嗎?」

我說:「剛才精液都射進你子宮裏了,會不會懷孕啊?」

老婆笑道:「懷孕就生唄,我給我哥生個孩子,老公你說好不好唉?」

我興奮地說:「好啊,要是懷孕了就生出來好了,那就是你們亂倫的小雜種了,呵呵……」

說的我和老婆都笑了起來,老婆用手摸了摸我硬挺起來的雞巴,問:「手淫放射出來了嗎?」

我說:「沒有呢?」

「那要不要肏屄呀?」

「要啊,我現在就像肏你的屄了,老婆」

「等一下,等哥出來我去洗洗的吧。」

「不,不用洗,我想就這麼肏. 」

「你不嫌臟啊,我屄裏全是我哥的精液呢。」

「那才好呢,我要籍著你哥的精液肏,這樣也許會更刺激。」

「變態呀你,嘻嘻……」

「快來吧,老婆,我都等不及了……」

「一會哥出來看見??」

「那就看唄,難不成你們兄妹亂倫可以公開,咱們夫妻肏屄反倒要偷偷摸摸不成?」

「嘻嘻……那就讓他看著好了……這回也讓他嫉妒嫉妒,哼……」看來老婆真的是深愛她哥哥的,否則不會想讓他嫉妒。我倒是覺得他們才是夫妻,我和老婆倒像是朋友。

老婆在沙發上躺下來,劈開雙腿,手指扒開沾滿她哥濕漉漉精液的嫩屄,對我說:「來吧,老公,這回輪到你了……」

我脫下褲子,握著直挺挺的大雞巴,籍著那精液的潤滑,把雞巴全根插入老婆的小屄,開始肏幹起來,老婆幽幽地嘆了口氣道:「你們倆這是輪奸我……」

我笑道:「是啊,你喜歡嗎?」

老婆吃吃地浪笑:「喜歡,能不喜歡嗎?嘻嘻……」

「那一會看你哥行不行了,要還能肏,我們倆就一起奸你。」

「那算不算輪奸啊?」

「現在叫法叫做3P」

「哦,是這樣啊,那我要5P,哈哈……」

「呵呵,那你能受得了嗎?別把屄肏壞了,我可舍不得呢!」

「嘻嘻,隨便說說而已,家裏人肏我還行,外人我可不敢讓他們肏我……」

「我的好老婆,你真是可愛死了……騷死了……」

「誰叫老公喜歡人家騷呢?嘻嘻……我就騷……騷死你們……」

「連爸爸都肏過你的屄,父女亂倫的事都幹出來了,這老婆我可不能要了……」

老婆聽了這話,眼圈一紅,眼淚忽然撲簌簌地流了出來,「老公,我知道我對不起你的地方太多了,我這樣的女人,你就是不要我了,我也毫無怨言的,你那麼愛我,我太對不起你了……」

我聽了,心裏慌了,急忙說:「老婆,我是開玩笑呢,你是知道的,我是真心喜歡你的,喜歡你開放自己,追求快活,而且你越是這樣,越是說明我老婆的魅力無人能比得上,我怎麼會不要你呢,我疼你還來不及呢,不要哭嘛,老公這輩子都不會放開你的手的,絕不放開……」一席話,說的老婆十分感動,破涕為笑,大眼睛深情地望著我,「老公,我也是,這輩子我都不離開你,離開了你,我寧可死去……」此時此刻的夫妻深情,是別人所無法理解的,我們溫柔地做愛,我的雞巴在老婆的屄屄裏面來回不緊不慢地抽送著,這是,衛生間的門開了,大舅子洗過了澡出來了,看到我和老婆在做愛,有些詫異,我和老婆同時望望他,曖昧地笑,他的臉一下紅起來,有心去客房,目光卻看著我們倆有些戀戀不舍的意味,老婆喊住他:「哥,別走,我想讓你看著我們,嘻嘻……好不好呀……」

大舅子聽了,臉轉向我,我知道是在征詢我是否同意,我對他笑道:「不行……」

老婆擰了我一把,我吃疼,急忙接著說下面未完的話:「不行,不能光是看著,還得幫幫忙,我這麼騷的老婆,我自己可滿足不了他呢,你得在我累了的時候接替我的工作,好好輪奸這小騷屄!啊!!」這下老婆擰的真用力了,大舅子聽了,一聲歡呼,脫了浴衣來到沙發前,看著我一下一下的肏著老婆的小屄,雞巴還沒勃起時,老婆一把捉過他的雞巴,放進嘴巴吃了起來,等到那根特大號的雞巴被弄硬後,我大舅子坐到沙發上,我把老婆捧著送到他懷裏,彬彬有禮地說:「大哥,請肏我老婆,你妹妹的屄吧!」然後大舅哥的雞巴再次肏入我老婆的小屄,而我則把老婆的屁眼充分潤濕,然後把套上安全套的雞巴肏進了老婆的屁眼,老婆兩個肉洞同時被肏幹,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這樣幹了一陣子,我倆做交換,由我來肏屄,他來肏屁眼,花樣翻新的愛,令我們三人都得到了無以倫比的快感!!

最後,我和她哥都把精液射進了老婆的陰道,我們三人,老婆在中間,我和她哥哥在兩側,三人擁上大被同眠,有了我們兩個老公的老婆,無比幸福地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