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和她哥

作者:fenghaige

(1)

聽到大舅哥要來的消息,我便故意撤掉了客房的床,不為別的,只為了這樣一來,他就有機會和我們夫妻睡一張床了,那麼我渴望老婆和她哥哥亂倫的願望就有可能實現了。開始並沒有和老婆溝通,但我猜想她心裡也多少起了疑心。晚上,我們三人少喝了一些酒,等到就寢的時候,我裝作恍然大悟狀,說道:「忘記了,忘記了,客房的床被單位小李借去用了,大哥,要不你就和我們在一張床上將就一宿吧。」

「不用了,我還是睡沙發吧。」

「那怎麼可以呢?要不我睡沙發吧。」兩人謙讓起來,老婆也說她要睡沙發,最後三人謙讓的結果是,誰也不睡沙發。

「反正都是一家人,要不咱們三個在一床擠一宿吧?」老婆最後說道。大舅哥不好再推辭,於是取來被子,三人並頭睡,我故意借口睡不慣中間,讓老婆在中間睡,這樣,她就挨著她哥哥了,躺下後,很長時間誰也沒有睡,靜靜的,我趁來回翻身的機會抱住老婆,用手撫摸她的乳房,老婆的氣息有點粗,她哥不知是真睡假睡,起了鼾聲,於是我和老婆脫光了衣服,我用手開始摸老婆的屄,老婆聽到她哥似乎睡著了,膽子大了點,嬌喘聲帶了點嬌聲呻吟,一邊用小手握住我的雞巴來回擼動,我手指探入陰戶,感覺老婆濕了一大片,心想機會差不多了,就借口說累得很,翻身欲睡,老婆已經動情,但有哥哥在旁不好意思向我求歡,見我收手,也只好作罷,但一隻小手卻抓住我的雞巴不肯放手,我知道老婆現在身子一定癢得很,小屄一定倍感空虛,渴望雞巴的插入,偏偏不能給她,我心道:「老婆,我這也是為了你好,對不住了,我也是為了讓大哥他能有機會佔有你這做妹妹的身子啊。」想到這,我故意推開老婆的手,小聲說:「老婆,你往那邊點嘛,好擠啊。」邊小聲說,邊把她往她哥哥那邊推,老婆這時慾火中燒,但還發作不得,被兩個男人夾在中間,心裡一定別提多癢癢了,我這個老婆是很騷的,這點我是瞭解的,我想今天這樣的條件下,如果她哥要肏她,她一定不會拒絕的。想到這,我在她耳邊小聲說:「老婆,你想要雞巴了吧?」「嗯……」

「那讓大哥肏肏你吧?」平時我和老婆經常玩角色扮演遊戲,也曾經我扮作大舅哥肏她,而她高聲叫著她哥的名字達到高潮,(想起那時候,我一邊肏老婆的屄一邊問:「誰肏你呢?老婆。」「是哥哥啊,是哥哥肏妹妹的屄呢。」「哥哥是誰呀?」「哥哥是孟剛啊」「那哥哥孟剛肏妹妹誰的屄呀?」「啊……哥哥孟剛肏妹妹孟玲的屄呢,肏的妹妹爽死了,啊,哥哥啊,孟剛的大雞巴肏妹妹孟玲的小屄好美啊,好爽啊……和哥哥亂倫的感覺好爽啊,老公!」我們經常這樣假裝老婆和她哥哥亂倫性交的場景,每次都覺得老婆特別的浪,水特別多,特別容易高潮,事後又羞澀不已,我想時間久了,作為一個女人肯定是有了和她哥哥亂倫的渴望的)這時聽我這麼說,害羞的聲音都顫抖了,「你要死啊,真的要我做啊?」

「真的,老婆,把我們的夢想變成真的吧,求你了,去吧。」

「恩……我不嘛,老公,這可真是亂倫啊。你讓我……做呀?」

「機會難得啊,老婆。」小聲說完,我小心地掀開大舅哥的被子,把老婆光溜溜的胴體推進去。dfjstory.com老婆一看已經如此,無法再拒絕,況且慾火正炙,只好假裝睡迷了,鑽進她哥哥的被窩,嘴裡小聲喃喃著夢囈:「嗯老公,抱我嘛!」呢喃著,翻身衝著她哥,玉臂和玉腿都半搭了上去。呵呵,反正是半夢半醒,人對自己的行為也不太清醒,即使抱錯了人,也有借口,她哥也沒法怪她,我暗讚老婆此舉聰明。就算被拒絕也留了退路,不至於令自己顏面掃地。

我翻身下地,嘴裡嘟囔著:「這酒喝的,上趟廁所。」起身下地出門,卻不去廁所,只是在門外監視著,我剛一出來,就見老婆已經和他哥摟在一起了,他哥假裝翻身,嘴裡假裝夢囈著什麼,卻有意無意地把個妹妹的身子抱住了,我一看,心裡一寬,看來她哥根本就沒有睡,只是在裝睡,摸到了妹妹如花似玉的身子,也是按耐不住春心了!老婆這時只是不睜眼,嘴裡呢喃著:「老公……」便和他哥抱在一起親暱起來,兄妹倆又是親嘴又是撫摸,他哥倒也聰明,嘴裡也是夢囈著大舅嫂的名字:「啊,麗梅……」(彷彿都是在夢中,那麼所作所為就屬於身不由己了嘛!)這倒也是兄妹互相遮羞的方法。

老婆的手伸進了她哥的褲衩,一把握住了她哥的雞巴,那大雞巴不知何時已經變得奢稜露腦,又粗又大了,她哥則俯身抱住妹妹的細腰,嘴巴含住那迷人的乳頭吸吮,吧唧吧唧有聲,大手在妹妹光溜溜,軟綿綿的屁股上來回的摸!老婆翻身便騎了上去,一下脫了他哥哥的褲衩,濕淋淋的火熱陰門將勃起大雞巴龜頭頂入,屁股一沉,整根大雞巴全部插入陰道,然後兩人快速地翻滾著肏了起來!

看了一會,我想我也該回床上去了,一來可以近距離感受他們兄妹亂倫的刺激,二來門外也有點冷,於是我故意向遠走開幾步,大聲咳嗽了幾聲,假裝剛剛如廁回返,推門進屋,只見兩人已經分開,她哥臉朝牆假睡,老婆臉朝向另一側,我裝作若無其事地上了床,手伸到老婆的胯下摸了摸,老婆瞪了我一眼,去推我的手,我衝她曖昧地一笑,便扭頭裝睡,一邊用屁股往那邊拱她,示意她可以繼續搞,過了一會,我便打起了「呼嚕」。

然後我假裝翻身,臉衝著他倆,半瞇著眼睛邊打呼嚕邊暗中偷窺看他們怎樣做愛。

過了一會,看看我可能是睡熟了,兩人又湊合到了一起,這回大舅哥側身搬住了老婆的屁股,小心地把雞巴從後面插進她妹妹的肉洞,我知道這樣插要求雞巴必須是很長的才可以,否則容易脫漏,可是只見他聳動屁股連連抽送,並沒有脫出的想像,心想他的雞巴倒是很長啊!他肏的很小心,盡量不發出肉體撞擊的啪啪聲。老婆面衝著我,知道我沒睡,卻不方便看我,但被她哥肏的舒服了,呻吟聲卻大起來,他哥哥看不到我,我就用手去摸老婆的奶子,老婆看著我眼神示意不要我那樣,怕被她哥發現了,我摸了幾下,衝她笑笑,便收了手,繼續觀戰,又有一會之後,她哥看我不醒,膽子漸漸大了起來,把老婆壓在下面,採用男上女下體位抽送起來,這時我聽到他嘴裡已經不叫麗梅,而是興奮地叫著妹妹的名字:「玲兒啊,妹妹,啊……」

老婆也興奮地叫開了:「哥哥,啊,啊,啊」只是聲音都是不出聲的,只有在身邊才聽得到。兄妹肏了幾百下後,在他哥哥一陣粗喘聲中,屁股連連聳動了幾下,顯然是射了精,射進他妹妹的子宮裡,老婆不知何時準備的手絹,高潮之後雞巴抽出,老婆以手絹擦拭了她哥的雞巴和自己陰道流出的精液,她哥倒是憐惜地抱著自己的妹妹安撫了好一會,又是親又是撫摸的,令我也感到十分欣慰,哥哥十分疼愛妹妹的,老婆在他哥的懷裡有些發呆,「哥,」說了句哥,也不知道下面要說什麼,就依偎在他懷裡不動,這樣過了會,老婆下床去衛生間清洗,他哥也跟著出去了,我急忙跟過去看見衛生間的燈亮了,浴霸已經打開熱風,老婆在洗下體,他哥哥手裡拿著蓬頭在伺候老婆沖洗,一會又換了老婆拿蓬頭給他哥沖洗雞巴。兩人小聲在交談著什麼?一會,老婆露出笑容,似乎他哥逗她開心了,她用手去推他哥一把,他哥乘機又把她攬進懷裡親暱,老婆便依偎進他哥的懷裡,手攥著他的雞巴輕輕地把玩著,,他哥低頭吻住老婆,兩人親了一會,看看身上干的差不多了,就相攜著走出來,我急忙回屋上床鑽進被子,不一會,兩人上床各自躺好,這回大家都真正的進入了夢想。

第二天早上起床,大家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只是老婆在我和她哥的面前有些面紅耳赤羞答答的感覺,簡單吃過了早餐,他哥哥就告辭了。送走了大舅哥,我看老婆的臉紅紅的,眼眶有些濕濕的進了臥室就躺在床上了,我跟著進去,在身邊躺下,溫柔地把她抱住,老婆轉過身來,眼睛紅紅地看著我,我在她的嘴唇上親吻著,小聲問:「怎麼了?親愛的?」老婆說道:「老公,我……做了對不起你的事……」

「說什麼傻話呀?」

「我昨晚那樣了,你還會愛我嗎?老公?」

「哪樣了呀?老婆」我故意裝傻,看老婆怎麼反應。果然老婆給我一拳,罵道:「昨晚上的事啊,你是豬啊?裝什麼傻呀你?人家……人家都和哥哥亂倫了啦……」

「哦,原來是這個呀,我當時什麼事情呢?這有什麼的呀?你放心,老婆,這件事一開始就是咱們倆都商量好的嘛,我怎麼會怪你呢?相反,你為了我做出這麼大的犧牲,老公感激還感激不過來呢?我要是因此看不起你,那我成什麼人了?不成了過河拆橋、說話不算了嗎?你說是不是?」

老婆聽我這麼說,破涕為笑:「就是嘛,都是你,害的人家做出這種事情來,你最壞了。」

聽到女人這麼說的時候,就知道她根本就不是在怪男人,而是在撒嬌了。

「那你說說,昨晚上的事情是不是特別刺激?」

「哼,反正都怪你,把人家往別人懷裡推。」

「那你說刺激不刺激呀?再說大哥也不是外人嘛,這回終於幻想成真,你也不感謝我呀?呵呵」

「感謝你個鬼呀,你這死色鬼,你倒是滿意了,人家可是背上了亂倫的罪名呢。」

「那你怎麼不說也享受到別人沒享受過的極樂了呢?不過說真的,你哥的雞巴怎麼樣啊?是不是很粗很長啊?跟老公比怎麼樣啊?」

老婆聽了,笑罵道:「你這個豬,原來你跟蹤我們呀,我可告訴你人家還沒調整過來心態呢,你就知道問這個,沒人告訴你!」

我抱過老婆親了個嘴,笑道:「還調整什麼呀?老公支持還不夠啊?這最關鍵的人都調整好了就行了唄,還有啥調整的呀,嘻嘻。」老婆禁不住我的開導和軟磨硬泡,終於悄悄告訴我說他哥的大牛子可粗可長了,肏得她深入子宮,別提多刺激了,我又問她在衛生間和她哥說了什麼,還說笑了,老婆笑道:「你還自作聰明呢?其實哥早就看出來你昨晚想讓我們兄妹倆亂倫,故意安排咱仨睡一起,給我們創造機會,還說你這人好、大公無私,以後要好好報答你呢!」

「都是一家人,有什麼報答的,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嘛!」

「嘻嘻,看你那王八樣吧,大哥可說了,想學你,也製造機會給你和大嫂撮合到一起呢,那樣的話以後大家就誰也不欠誰不說,還可以增加許多生活的歡樂呢!不過,既然我老公這麼不要報答,那這事我看就算了……」

「別別別,嘻嘻,大哥真是這麼說的嗎?我倒覺得好意應該領,不領也不好……」

「嘻嘻,看你那色樣,怎麼,想大嫂了呀?咦?你這傢伙不會是為了搞大嫂才在昨晚把我和大哥往一起整的吧?」

「那怎麼可能呢?我哪知道你們哥倆說什麼呀?」

「那倒也是啊,不過你可不許自己搞大嫂,要搞也得經過我和哥批准……」

「遵命!老婆大人,呵呵。」

「嘻嘻,你幹什麼?人家身子還累著呢?」

「不管,現在不肏你,我就得憋壞了,我要接著你哥的牛子,肏肏他漂亮的小妹妹!」

「不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