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情仇

第三章 佳人落虎口

夜黑如墨,華山腳下官道出現一黑衣少年,這人二十上下,濃眉大眼,甚是英俊,但眉眼間卻掩不住一股淫邪之氣,此人正是秋雷。

他玷污了荀如煙後,想起和老道玉真子的約定,遂連夜兼程,趕赴華山。眼下他已至華山腳下,離八月十五之期尚有兩天,他看了一眼天上的明月,自言自語:「寶物要,美人我也要……」他一邊胡思亂想,一邊趕路,忽聽松林中一聲長笑:「秋施主果然信義過人,不負貧道這一番心血。」話音未落,只見月光下林中走出一人,身穿八卦道袍,山羊鬍子三角眼,臉上氣色陰晴不定,正是玉真子。老道客套兩句後,急不可耐說上正題:「貧道聽說那呂銀鳳這兩天已到了華山,施主可曾見否?」秋雷搖搖頭:「在下也是剛剛到華山,還未能見到那女子。」他接著安慰老道:」道長休急,離八月十五尚有兩天,那女子既然已至華山,我必能讓道長如願以償。」老道有些心虛地說:「我雖發下毒誓,粉身碎骨也要得到那小美人,但開封呂家藝高業大,呂浩天更有「天下第一劍」之稱,這事要是傳出去,天下雖大,無你我容身之所!」秋雷不屑地哼了一聲:「呂老匹夫何足懼哉!只要我得到「小還丹」,老賊休想接下我的「奔雷三劍」,在下打發他上路。」老道心中暗罵這小子狂妄,但還是滿臉堆笑:「老弟台武功過人,貧道佩服得緊。」

兩人鬼鬼祟祟正在嘀咕,忽聽附近草叢裡有人冷笑:「呂大俠武功蓋世,豈會輸在你們兩個淫賊手裡?!」秋雷大怒:「狗賊可惡!敢偷聽我們說話,滾出來!小爺送你歸西。」只見草叢裡走出兩人,藉著月光可看清是一男一女。兩人都是二十五六歲上下,男的眉清目秀,氣度不凡,儒士打扮;女的清雅秀美,粉臉桃腮,美目流盼,穿一身紫緞勁裝。老道氣結地叫:「快劍趙志平,紫衣仙子許雪雲……」

趙志平冷冷一笑:「閣下就是淫魔玉真子!?你在南京作案九起,先奸後殺人神共憤,在下今日特為取你狗命而來,拔劍罷!」許雪雲嬌聲道:「平哥,這小子殺是不殺?」趙志平沉聲道:「除惡務盡,這兩人鬼鬼祟祟都不是好東西,一發斬草除根。」秋雷心頭火起,拔劍叫道:「咱們兵刃上見真章,你們兩口子齊上罷。」趙志平傲然拔劍:「閣下有多少手段盡可使出,我接著就是……」說罷兩人身影分合,鬥在一起。

秋雷劍招狂野,「奔雷三劍」威力奇大,趙志平額頭見汗,步步後退,顯然高下已分。那邊老道則狼狽萬分,被許雪雲逼得繞樹而逃,老道游鬥術 是高明,許雪雲一時也真無可奈何。秋雷狂笑:「閣下也不過如此,你認命啦!」一招「力劈華山」,當頭砍下,趙志平奮力右閃,躲過劍鋒,秋雷反手使出「橫掃千軍」,劍光如電,直刺趙志平小腹,趙志平縮腹擰腰,回劍攔阻,秋雷劍招未曾用老,變刺為劈,趙志平再也躲閃不過,一劍正中前心,血光迸濺,趙志平慘叫一聲,倒地而歿。

紫衣仙子正把老道逼得手忙腳亂,忽聽身後丈夫慘叫,心中驚駭已極,轉過身來,見丈夫已經慘死於秋雷劍下。許雪雲悲憤莫名,尖聲嘶叫:「惡賊,還我丈夫命來!」惡狠狠地撲上,要和秋雷拚命。秋雷獰笑:「小賤婦,你老公自不量力,自己找死!你還是跟了我吧,我會讓你比以前快活十倍……」許雪雲緊咬銀牙,招招都是同歸於盡的打法,一時也把秋雷鬧了個手忙腳亂。

卻說老道眼見秋雷勢危,許雪雲對他又不加提防,遂躡手躡腳繞到其背後,施放「銷魂香」,這藥粉無色無味,中人立倒,最是厲害不過。許雪雲正在步步緊逼,忽覺頭暈目眩,手腳酥軟,再也支持不住,向後便倒。老道欣喜若狂,不等美人倒地,上前一把抄在懷裡,狂笑道:「沒想到紫衣仙子美艷冠於江湖,今天落在我的手裡,老道真是艷福齊天。哈哈!呵呵……」他 起色眼,仔細打量懷中的美女,只見許雪雲如海棠春睡一般,嬌媚的面龐鮮嫩欲滴,鳳目緊閉,瑤鼻俏麗,櫻桃小嘴濕潤豐美,肌膚白嫩如凝脂,濃香撲鼻;身段婀娜多姿,體態苗條健美,一對勾魂奪魄的美乳,傲然挺立。這一幅美景,只看得老道色眼發直,一股熱氣直衝丹田下身,小弟弟也蠢蠢欲動。他再也忍耐不住,回頭向秋雷叫道:「秋施主,貧道少陪了!」說罷抱著許雪雲就跑,秋雷疲憊不堪,也懶得理會,就地運氣休憩。

老道抱著許雪雲,找到一片空地,將她放在地上,迫不急待褪去她外衣,左手去解她下裳衣帶,右手在羅衣下狂暴地探入,摸索她神聖的禁地。片刻之間,他已將許雪雲羅衣褪盡,玉體橫陳。老道左手緊握許雪雲一個高聳豐滿的玉乳,右手則在她的花瓣又撥又挑,極盡挑逗之能事。許雪雲在昏迷中發出一聲醉人嚶唔,用她嬌柔欲融的喉音叫道:「志平哥,不……不要……」老道淫笑,低下頭在她臉上狂吻一通,把臭嘴湊到她耳邊道:」別急,你志平哥馬上叫你欲死欲仙。」老道淫性大發,雙手貪婪地在許雪雲光澤白嫩,凹凸有致的胴體上一寸寸地摩挲,細細地欣賞;他的臭嘴,也移到她的櫻桃小嘴上,用舌頭把她的小嘴頂開,吸出她的小舌頭慢慢品嚐。

許雪雲在昏迷中只當是丈夫在和自己溫存,不但沒有拒絕,反而情慾高漲,她左手摟抱住老道的脖子,熱烈地回吻他,使勁吸吮對方的舌頭;同時右手伸向老道的下身,用纖纖玉手握住老道的命根子,揉搓起來。這一來,老道爽到了極點!他低吼一聲,摟緊許雪雲那凝滑的柳腰,將嘴從許雪雲的香唇上移開,沿著她美麗的面龐一路向下吻去,在頎長秀美的脖子逗留片刻後,繼續向下部移動,當他的吻來到許雪雲雪白嫩滑的胸部時,他狂熱地含住一顆乳頭吮吸起來,同時抓住另一個豐乳,用手指輕柔地愛撫乳首。

許雪雲是個剛剛出嫁的少婦,哪裡經得起玉真子這種風月老手的玩弄,轉眼間下身濕潤,氣喘吁吁,不斷發出甜美的呻吟:「平哥……我……我好舒服……用力……好……不要停……」雙手緊緊抱住老道的白頭。老道乘勝追擊,嘗盡了兩顆乳頭的美味後,又沿著許雪雲美好的胴體向下吻去,用舌頭在她誘人的香臍上一舔再舔後,雙手分開許雪雲修長的玉腿,整個臉埋入了草叢地帶,舌頭在桃源洞口處活躍起來。老道舌功果然了得,片刻之間,許雪雲嬌喘吁吁,香汗淋漓,玉首後仰,一頭烏黑的美發垂到腰際;臉上神態嬌媚萬分,秀眉微蹙,櫻桃小嘴裡發出蕩人心魄的嬌吟……

老道見時機已到,將許雪雲放倒在草地上,托起她光滑白嫩的玉臀,將她兩條修長的美腿盤在自己腰部,用手扶起自己早已硬得發痛的肉棒,用巨大的龜頭在許雪雲甘泉淋漓的花瓣上揉動了幾下,這才腰部發力,用龜頭推開肉門,抽插起來。許雪雲在昏迷中只覺快感連連,興奮地擺動柳腰,用玉臀淫蕩地迎合著老道的肉棒。

「什麼女俠,在我看來,她不過是個需要男人肉棒的騷貨罷了……」老道更加意氣風發,粗大的肉棒前後運動著,許雪雲柔軟的肉壁纏在上面,隨著肉棒的進出翻起或陷入。每一次抽插,許雪雲都發出歡悅的嬌吟,臀部也更加賣力地搖動著,主動地迎合著老道的肉棒。老道青筋暴露的大手,抓著許雪雲雪白的大腿,緊得要留下血痕,肉棒抽插的速度不斷加快。

「唔……唔……」許雪雲鼻子發出淫蕩的哼聲,美麗的眉頭緊皺,臉上的表情介於痛苦與歡樂之間,左手拚命地揉搓自己高聳的乳房,右手抓緊地上的青草。老道又粗又長的肉棒,在許雪雲的秘洞裡猛烈地進出。幾乎無法喘息的快感和痛苦,把許雪雲帶到了一個從沒有過的高潮,這種快樂是她的丈夫趙志平所不能帶給她的。

老道又抽插了片刻,忽覺許雪雲喘氣凝重,玉體微顫,花瓣連同肉壁哆嗦著吸吮著他的肉棒。老道知道她快要洩了,急忙挺起屁股,將龜頭深深地進入許雪雲的子宮。

「……啊……志平……我好舒服……再用力些……啊……嗯……」可憐許雪雲還以為和她歡愛的是丈夫趙志平,伸出白嫩的兩條胳膊緊緊抱住老道的腰部,兩條玉腿分到最大限度,陰部緊緊貼著老道下身,生怕有一絲間隙。她下體烏黑髮亮的嫩草由於沾滿了兩人的體液,變得雜亂無序,緊密地貼在花瓣附近;充血發紅的秘洞,由於長時間的蹂躪變得淫糜不堪,汁液四濺,而老道的肉棒還在無情地進攻著她,直到她徹底被征服……

許雪雲喘息聲越來越急促,忽然「啊……」地浪叫一聲,達到了高潮,花心甘泉不斷噴灑在老道的龜頭上。同時老道也低吼一聲,用力往前一頂,在許雪雲的花心裡一而再、再而三地噴射出大量白色粘糊糊的液體……

老道發洩完畢,只感到疲憊不堪,像條死狗般向下一躺,趴在許雪雲嬌軀上喘息,雙手還在不老實地在許雪雲身上輕薄。而許雪雲臉色紅潤,鳳目緊閉,不斷喘息著,嘴角還略帶一絲滿足的笑意,似乎還在回味剛才的狂歡時刻。

老道喘息良久,嘴裡自言自語:「這樣的美人可不是隨意就能玩到的,不多享樂幾回豈不可惜?!」說罷從百寶囊裡掏出一個玉瓶,倒出一粒粉紅色的藥丸,老道一仰脖吞入腹中,得意笑道:「這顆「春露丹」配製不易,等閒女子我還捨不得用呢!憑此寶物,貧道再大戰三個時辰也是無妨。哼!什麼紫衣仙子,我今天要把你玩個夠!」

果然不到一柱香功夫,老道只覺下身一股熱氣從丹田直衝小腹,剎那間肉棒堅硬如鐵,直指蒼穹。老道哈哈狂笑,抱起許雪雲雪白的臀部,讓她趴在地上,用手托住肉棒在她粉紅的花瓣和後庭上推來揉去……

許雪雲粉面羞紅,膩聲道:「平哥……你……」

「哈哈……嘿……嘿……」惡道縱聲淫笑,笑得好瘋狂,也笑得好邪門。許雪雲像是突然被笑聲驚醒,睜開美麗的眼睛,藉著微弱的星光,回頭去看身後的人。當她看清在她身上肆意輕薄的人竟然不是她的丈夫,而是淫賊玉真子時,許雪雲微弱地哀鳴了一聲,又暈厥過去。老道不管三七二十一,托起許雪雲的柳腰,從她背後強行突破,把碩大強健的肉棒再一次插入她的桃源洞口,深深地進入俠女的身體。許雪雲經過短暫的昏迷,很快甦醒過來,老道粗暴的抽插,讓她感到疼痛不堪;肉棒與她身體的結合,讓她羞憤欲死。她想掙扎,想殺了這個無恥的淫賊,可是混身癱軟無力,一身功夫消失得無影無蹤。

「天啊!我紫衣仙子竟然被這個惡賊如此欺辱,我死不瞑目啊!」許雪雲正在悲憤欲絕之時,不知已來了救星。一條黑影從老道背後撲上,身法快捷無倫,一掌劈向老道後心。老道總算機警過人,藉著月光看見身後人影,大喝一聲向前猛衝,護住後心要害。黑影一擊不中,「噫」了一聲,變掌為抓,直取老道雙目。老道見來人武功高於自己甚多,再不逃跑老命難保。藉著夜色昏暗,老道勉強拆了幾招,忽往草裡一鑽光著身子溜之大吉。

黑影也不追趕,背著身子解開許雪雲身上穴道,說道:「許女俠善保有用之身,不要太過悲傷,在下定為許女俠報仇雪恨。」言罷飛身而去。許雪雲在後狂叫:「恩公高姓大名?」黑影卻頭也不回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