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歡女愛

「哎呀!我的媽呀,小祖宗……小老子……你要頂死我啦,你真要了我的命了,我、我不行了……」

「親妹妹快,快挺動妳的大屁股,我……我要射精了……」

「啊……啊……」二人同時叫著,林太太則雙腿垂在床邊的地下,文邦則雙腳站在地上,而上身俯壓在她的胴體上。

也不知過了多久,她醒來後,發現兩人仍赤裸裸的壓在一起,不由得粉臉一紅。沒想到今天竟跟一個比自己的兒女年齡還小的男孩子,發生了肉體關係,真是羞死人了。但是剛才那種甜美和舒暢的餘味,還在自己身體內激蕩著。

但是他的大陽具還插在自己的小穴裡面,雖然已經軟了下來,但是比自己丈夫的陽具硬起來時,還粗長碩大。想起剛才的戰況,使自己連洩了五次之多,這小男孩真是行,幹得自己渾身舒暢。想著想著小穴又開始癢了起來,淫水也流了出來。

她把文邦推醒,叫文邦好好的睡上床去,雙手摟緊文邦一陣親吻道:「小寶貝,你真利害,剛才差點把林媽媽要弄死在你手裡了。」

「要叫親哥哥、親丈夫。」文邦用手揉捏著她的大奶頭,奶頭馬上就堅硬起來。另一手指伸入陰戶中摸著,說道:「妳要不要叫?」

她被文邦弄得渾身亂擺,嬌聲的叫道:「親哥哥、親丈夫、我心肝寶貝的親哥哥,別再逗弄我了。」

文邦聽了滿意的笑笑,輕輕的撫摸著她的陰毛和陰戶道:「妳真是我的親妹妹、親太太、我的乖女兒。」

「要死了,怎麼叫起你的乖女兒來了,你真欺負人,人家連外孫都有了,你做我的乖兒子還差不多呢!」

「真想不到,妳都做了外祖母了,小穴還那麼緊緊小小,吸吮雞巴的功夫又棒,淫水像自來水的流個不停,真是人間的尤物。剛才妳那個小穴把我的雞巴頭包得緊緊的,抽都抽不出來,妳這個小穴真是女人中的『妙品』好棒啊!」

「我不來了嘛!越說越難聽,你得了便宜還賣乖,你真壞死了!我不依……我不依……」

那一份嗲勁、媚勁、浪勁,看得文邦緊緊摟著她,猛親狂吻。她也摟緊文邦瘋狂的吻著,把個小穴磨擦文邦的大陽具,纏綿不休的浪叫著。

「小寶貝!我好愛你……不要離開我,跟我永遠在一起好嘛!我的心肝寶貝……小丈夫……親哥哥……親兒子,不要離開林媽媽,好不好嘛!」

她那如瘋似狂的模樣,看得真使人心神激蕩。

「林媽媽,我也好愛妳,我也捨不得離開妳,我親愛的妹妹……親太太……親媽媽。」

文邦被她上磨下擦得慾火上升,太雞巴硬脹起來。

她急忙把文邦推臥在床上,再俯身在文邦的腰上,用一隻玉手握住文邦的大陽具,嬌聲說道:「好大的一條寶貝,真愛死人了,來!小乖乖!讓林媽媽吻吻它,再給妳舔,讓你嚐嚐那滋味。」

「真的?妳沒騙我呀!」

「小心肝!林媽媽絕對沒有騙你,你嚐過了以後,可能每次在和女人性交之前,都要叫她給你舔呢。」

她說完話後,張開了小嘴,輕輕地含著文邦那紅脹的大龜頭,塞得她的小嘴滿滿的。她不時用香舌舔著大龜頭的四週、馬眼,不時的吸吮,舔咬,吐出吞進的玩弄著。

「啊……林媽媽……親妹妹,喔!好舒服……啊……好癢……那……那個馬眼被妳舔得好癢……啊……」

文邦被林媽媽吸吮得心頭酥癢,雖然玩過四個中年美婦,她還是頭一個用嘴來舔吮自己大龜頭的女人。

以前是文邦為了引女人才是舔吮她們的陰戶,以提高她們的淫慾,來達到姦插她們的小肥穴。

想不到林媽媽來這一套口交,使文邦嚐到了有生以來,第一次如此美好的滋味。

於是文邦把她的兩條粉腿拉了過來說道:「林媽媽……把妳的大腿放到我的身上來,讓我也來舔吮妳的小肥穴,讓妳嚐嚐我的舌功,使妳也舒服舒服痛快痛快。」

她一聽急忙把大腿放上來,把小肥穴對準在文邦的嘴邊,文邦用雙手撥開她那大陰唇,露出了小陰唇。文邦張開大嘴,先含住那兩片小陰唇,用嘴去舔吮,又將舌尖舔著那大陰唇,不時用嘴唇吸吮,用牙輕咬,輸番的撥弄著。

「哎呀……親哥哥……我被你祇得癢死了……啊……你好會舔,好會吸,好會吮……啊……不要、不要咬那粒陰核……哦……我被你咬得……酸麻死了,你……你真厲害。」

文邦不管她的叫喊,繼續猛舔猛吮,猛吸猛咬,可是自己的大陽具也被她舔吮得酥麻,酥癢傳遍全身,舒服暢美到了極點。

林媽媽大概被文邦舔吮得心花怒放,肥臀不停的擺勁,小肥穴的淫水,直往外流。

「啊……親丈夫……妹妹……哎呀……美死了,我受不了了啦,哦!酸死了……我……我洩了……」

她只感到陰戶中,是又麻、又癢、又酸、又酥的五味雜呈,舒適暢美極了。慾火高漲,心跳加速,把那肥白的大屁股,猛往下壓,前後左右的擺動。

「哎呀……親丈夫……小心肝……你舔得妹妹的小穴,好……難過……難過死了……也好空虛……我要親哥哥的……大雞巴……快插進來,我……我不行了……癢死了,啊……」

林媽媽浪叫一陣,急速的翻過身來,坐在文邦的小腹上,玉手握著大雞巴,就朝自己的小肥穴裡套,連連套動了幾下,才將文邦的大雞巴全根套盡到底。

「哎呀!好脹……美死了……」

她嘴裡嬌哼著,肥臀上下的套動起來。

「我的親丈夫……哎呀……你真……真要了妹妹的……的命了……我的小心肝……」

她好似發瘋一樣,拼命的套動,動作愈來愈快,還不斷的在旋轉,研磨、嬌喘連連,一對肥大豐滿稍稍下垂的乳房,上下左右的晃蕩著,雙眼半開半閉,真是嬌美淫蕩極了。

文邦伸起雙手,握住大乳房,用力的揉搓,撫弄下面的小穴,大雞巴被她套弄得舒服暢美極了,文邦也快活得直叫:「親妹妹……好美……呀……加重一點……妳的小肥穴……磨得我……套得我……好舒服!好痛快!快……用力……」

「啊……我的親哥哥……哎呀……親漢子……小丈夫……小穴快要洩了……忍不住了呀……啊……又洩給大雞巴的親丈夫了……」

林媽媽拼命的套動一陣……

「啊……啊……我要死了……我……我又洩……洩了……」

她這次洩了好多淫水,順著大雞巴一直往外流,整個豐滿的身體,壓在文邦的身上不動了。

文邦看她剛才像瘋狂似的套動,現在已經達到高潮,又洩得那麼多,一定也很累了,緊緊的擁抱著她,等她恢復了體力後,再作第三回合的作戰。

等下一回合時,非得好好地幹她個落花流水不可。

林媽媽一連洩了兩次,此時已軟綿綿地躺在文邦的懷抱中嬌喘著閉目養神。

過好一陣子才說道:「小寶貝!你真厲害,林媽媽活到現在,才是頭一次享受到這樣痛快的性交樂趣。」說著說著,嬌媚的迷人樣,好一副迷死人的嗲勁。

文邦的大雞巴還插在她的小肥穴中,被她這樣又嬌又嗲的一陣哼叫,陽具漸漸的堅硬起來了。

林媽媽嬌哼一聲道:「啊!小寶貝,它又硬蹺起來了……」

「還說呢!我根本都還沒有過夠癮呢!本想再狠狠幹妳一頓的,看妳累得那樣,等妳養好了精神,再來和妳好好的大戰一場。現在妳已養好精神,可以來了吧!」

「我的小寶貝,小心肝,林媽媽就是被你的大雞巴幹死了,也是心甘情願!好!來吧!我的親哥哥……親丈夫!快把親妹妹的小穴,幹穿它!幹破它吧!」

林太太真是愛透了文邦,他才是個十九歲的大孩子,就有如此堅強持久的大雞巴,人又生得英俊,真是婦女心目中的偶像,她活到五十三歲,今天才享受到如此痛快的性生活,若非陳太太的介紹,才能和他共享魚水之歡,她這一生可就算是白白的活了。

她越想越興奮,緊緊的抱住文邦,又親又吻,雙手把文邦翻壓在自己的胴體上,雙腿高高舉起分開,嬌聲叫道:「小寶貝!動吧!」

文邦看她已準備好了作戰的姿勢,就進攻了。

兩手抓住她的大乳房,下面的大陽具狠命的抽插起來。

「哎呀!親丈夫……美死了……我的小穴……美死了……好舒服……」

「啊……啊……我的穴心……被……被你的大龜頭……頂得……頂得……酸癢死了……我一個人的親丈夫……親哥哥……哎呀……我的媽呀……你要……要幹死我了……」

文邦越幹越興奮,雙手改把她的一雙小腿推到她的雙乳之間,大雞巴猛抽狠插,下下到底,次次著肉,一次比一次快,一次比一次狠,只幹的林媽媽大叫:「哎呀!……親丈夫……小心肝……親妹妺……不行了……我要……要洩……洩紿你了……哎呀……我……我……」

林太太的浪哼浪叫聲,剌激得文邦像狂人似的,緊摟著軟綿綿的她,用足了力氣,急抽猛插,大龜頭像雨點似的頂碰,研磨著她的穴心。

淫水一陣陣的外流,順著臀溝,流在床單上面,濕了一大片。

文邦這一陣猛烈的攻打下,林媽媽被幹得死去活來,小嘴裡更喘不過氣來。

「親哥哥……小心肝……你真要了我的命啦……把妹妹快要……幹死了……我……我不行了……求求你……饒了我吧……快……快射給妹妹……滋潤妹妹的穴心吧……」

文邦聽了她的淫聲浪語,再看了她那嬌媚淫蕩的模樣兒,真愛得把林媽媽吞到肚裡,才甘心,於是在她剛剛洩過身之後的大雞巴頭也酸癢起來,於是急抽猛插一陣。

她被文邦幹得全身又是上下左右的擺動,嬌哼道:「親哥哥……親丈夫……小心肝……小寶貝……林媽媽……我……哎呀……又洩了……」

「啊……親妹妹……快夾緊我的雞巴頭……我要射精了……」

文邦感到全身酥麻,一股濃精飛射出去,全部射入她的子宮裡面去了。

林太太被文邦濃濃的精液,射得大叫一聲:「啊……射死我了……」

雙手緊緊的抱摟住文邦,銀牙緊緊咬住文邦的肩肉上,急促的喘著大氣。

二人都已達到性慾的極限,緊緊的摟抱在一起,下體密合的緊緊的,享受雙方洩身後纏綿的人間美味,慢慢的雙方疲乏地睡了過去。

這一覺睡醒後,林太太突然猛的摟了文邦,猛吻著他嬌聲嗲氣的說道:「小心肝!你真厲害,昨夜你使林媽媽連續洩身了七、八次,差點快把我的老命都要去了,到現在我全身還是軟綿綿的,渾身無力,小穴都痛起來了。我真是服了你啦!我的心肝寶貝肉,親哥哥,小丈夫,我好愛你,以後希望你能常常給我安慰安慰,解解我的飢,止止我的渴,好嗎?小心肝!」

「好,林媽媽以後想的話,就來陳媽媽家好啦,反正她母女都和我有過肉體關係,以後我們四人同床,車輪大戰,也未嘗不可,妳看怎麼樣?」

「好呀!林媽媽從今以後就是你的情婦了,你喜歡怎麼樣玩,我都依你。」

「我親愛的林媽媽,親太太,親妹妹!」

房門「呀」的一聲打開,陳太太走了進來,看她二人相摟相抱,情話綿綿。來到床邊嬌聲說道:「林大姐,文邦侍候得妳舒服痛快嗎?」

「陳妹,別問嘛!羞死人了……」

「還怕羞嗎?昨晚又哼又叫的那股舒服勁,就不羞了嗎?」

「人家不來了嘛!陳妹妹好壞,還來取笑大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