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歡女愛

「媽,滿身臭汗,我們先去洗個澡,比較輕鬆有精神,等一下再給妳一頓豐盛的宵夜,好嗎?」

「好極了,我先去放熱水。」

不一會兒,陳太太來臥房,對文邦說道:「小寶貝,洗澡水弄好了,去洗澡吧。」

「媽,妳陪我去洗個澡好嗎?」

「我從來沒有過和男人一起洗澡的,那多羞人啊!」

「來嘛,來嚐嚐洗鴛鴦澡的滋味吧。」

說完也不管她要不要,一把抱起了她,走進浴室去。

文邦先替她脫了衣服,再把自己也脫光,兩人又再赤身相對著。

「來,媽,我來為妳洗小肥穴。」

「嗯,不要嘛,我自己會洗。」

她羞紅著臉,扭動嬌軀,看得文邦下面的大雞巴,又開始硬翹起來。

「來嘛,媽媽,讓兒子幫妳洗洗小肥穴,好嗎?」

「嗯……真羞死人了,都給你看得清清楚楚的……多難為情嘛!」

「有什麼關係,剛才也不是給我看了、摸了、也玩了嗎?」

「死小鬼,講那麼難聽,我……我真……」

「好嘛,別再刁難我了,可以嗎?」

「嗯,好吧,隨你便。」

「啊,妳真是我親愛的媽媽、親太太。」

「你啊,臉皮真厚,真不害臊。」

於是文邦叫她蹲下來,雙腿分開,文邦盛了一盆熱水,蹲在她的面前,用手撥開二片紅色多毛的大陰唇,肉縫內的嫩肉還是粉紅色的,美豔極了。

看得文邦不覺感嘆的道:「親媽媽,妳丈夫一定很少玩妳,是不是?」

「嗯,你怎麼知道的,小乖乖?」

「小穴若是常被玩弄,大陰唇會變得黑紫色,小陰唇會變成紅黑色,而且翻出在大陰唇的外面,難看死了,妳的大陰唇是紫紅色,小陰唇和陰道還是那麼紅紅嫩嫩的,這表示妳的丈夫很少玩妳,真是太可惜了。」

「你這個小鬼頭,懂得還真不少,你老實講,玩過多少女人了?看你剛才的一切,一定是玩女人的高手了。」

「我玩過不多,連妳一共才五個。」

「啊!你這小鬼,年紀這麼小就玩過五個女人?你呀!真是個小色狼,那你從幾歲開始的?玩的都是些什麼樣的女人?多大年紀?是小姐,還是人家的太太呢?」

「我從去年十八歲開始,玩的女人嘛,第一位是我同學的媽媽,四十二歲;第二位是我媽媽的牌友,叫蔡媽媽的四十九歲了;第三位是我的家庭老師三十四歲;第四位嘛,是個女學生才十七歲;第五位就是媽媽妳啦,四十歲。一共是四位太太、一位小姐。」

「哎呀!我的媽呀,你這小鬼還真厲害,玩了這麼多的女人,還都是人家的太太,連四十九歲那麼大年紀的太太你都去玩。她大你三十一歲,你不覺得她老嗎?」

「媽媽,那妳就不懂了,女人從十歲開始到六十歲止,都可以玩,老、中、少、小、各有各個不同的風味,各有各個不同的妙趣。比如說:小女孩和少女,她們不懂性交的樂趣,就好像吃青蘋果一樣,有點澀口。已婚生子的少婦和中年婦女,她們都有多年的性愛經驗,玩起來能使我盡興,回味無窮,就好像吃水蜜桃一樣,香甜可口。再以那個四十九歲的蔡太太來說,她的丈夫快六十多歲了,根本不能幹她了,所以她每天以打牌來消磨時間,我真沒想到年近五十的她,玩起來還那麼熱情淫蕩,浪水還真多,完事後她對我說,女人只要身體健康,就是到了六、七十歲還是一樣可以性交。自從和蔡太太玩過以後,我覺得好像吃冰淇淋一樣,香甜而透心涼,真過癮。」

「哎呀!你這個小冤家!把我們女人都當成水果來品嚐,你真是個標準的小色狼,照你的口氣,好像還要玩不知多少各個年紀的女人不可,那我的女兒要是嫁給你,還有什麼幸福的嘛?」

「親媽媽,請妳放心,我娶了美芳以後,一定專心一意的只愛著妳們母女兩人,目前要是有機會,讓我多嚐嚐鮮味,妳可不能吃醋啊!好嗎?」

「死相,叫的肉麻死了,好吧!誰叫我愛你呢?你真是媽媽前世的冤家。」

於是文邦替她把陰阜裡的淫水和精液都沖洗乾淨,兩人互相沖洗著對方的身體,擦乾水漬,文邦把她抱回臥房,慾火又燃燒起來了。

文邦仰靠著坐在床頭,把陳太太摟過來,面對面的坐在他的大腿上,叫她握住自己那高翹的大雞巴,要她慢慢的,小心的套坐下去。

陳太太叫道:「啊!小寶貝,不行,你的那麼粗長,我會受不了的。」

文邦道:「不要怕嘛!妳慢慢的往下套,我不動就是了。」

陳太太道:「嗯!我……真怕受不了……你可不許亂動呀……」

「妳放心吧,我不會亂動的,妳叫我動時,我再動,好嗎?」

「嗯,就這樣說定呀!」

於是陳太太的手握著文邦的大雞巴,對準她的小花洞套下去,一連套了好幾次,才使大雞巴全根盡到穴底,她才大大的喘了一口氣。

她感到陰戶之中好充實又酥又麻、又酸又癢,舒適極了,急促的把個肥穴,用力的套動起來。

「啊!親丈夫……美極了……呀……我的小心肝……你的大雞巴……真要了媽媽的命了……啊……你快動啊……」

文邦雙手揉捏著她的一對大乳房,張口含著另一粒大奶頭吸著、吮著,屁股一挺一挺的往上頂著。

她嘴裡淫聲浪語的叫著,肥臀上下的套動著。

「哎呀!我的親哥哥……大雞巴的親丈夫,快……快往上頂……頂深點……頂死你媽媽吧……我好舒服……啊……美死了……媽媽……要……要洩給乖……乖兒了……哎呀……」

她像發瘋似的套動著,動作越來越快,還不時的在旋轉那豐滿的大屁股,使她陰戶深處的花心,摩擦著文邦的大龜頭,吻著文邦的面頰和嘴唇及眼、鼻。

把文邦的小腹和陰毛上面,弄得像被水弄濕一樣。

「哎呀……小心肝……你別……別咬我的奶頭……癢死人了……」

「媽媽……實在是受不了啦……啊……洩死我了……哦……哦……」

陳太太鼓起餘勇,拼命的套動,累得她猛喘大氣,說有多淫蕩就有多淫蕩。

文邦望著她那媚蕩至極的粉臉,撫摸著她那雪白潤滑,豐滿性感的胴體,實在不敢相信,她會是一個十七歲女兒的母親。

文邦還未出生時,她就已經有了性愛的女人,現在正和她在翻雲覆雨的纏綿大戰呢!

她快樂的浪叫聲,和陽具抽出插入的「僕滋!僕滋!」的淫水聲,使人陶醉其中。

「哎呀!大雞巴親哥哥……我真愛死你了……不行了……我……我又要……要洩了……啊……小乖乖……媽媽……要……要死了……」

陳太太又洩了,全身無力的壓在文邦的身上,文邦正被她套弄的無比舒暢,她這突然停止,使文邦難以忍受,急忙一個大翻身,把她壓在自己的身下,下面的大雞巴狠命的抽插著。

「哎呀……你這樣的狠幹……我受不住了……」

陳太太已連洩數次了,口裡嬌叫著:「哎呀……乖兒……饒了媽媽吧……媽媽實在受不了兒的……大雞巴狠幹了……媽……夠了……求求你……快……快點射……」

「親媽媽……快挺動妳的屁股……我……我要射……射精了……」

陳太太知道文邦要射精了,擺動著肥臀,使小穴一夾。

「啊……親媽……妳的小穴夾得我好爽啊……我……我洩了……」

陳太太被濃精一射,如登仙境般的大叫出來:「哎呦!乖兒……你射得我好舒服……好暢美……啊……媽媽……好痛快啊……」

銀牙緊緊咬住文邦的肩頭,咬得文邦也「哎呀!」一聲叫了起來。

陳太太緊閉雙眼,雲游太空去了。

二人都已達到熱情的極限、性慾的頂點,緊緊的擁抱在一起,又親又吻的,才相擁而眠。

這一覺直睡到隔日,方才轉醒過來。

陳太太睜開媚眼,呆呆的注視文邦一陣,猛的摟緊了文邦之後,嬌聲嗲氣的說道:「小心肝……媽媽無法不欽佩你那一股幹勁,你真是男人中的男人。你使我嚐到了從來沒有嚐過的性愛高潮的滋味。媽媽活到了三十八歲,第一次才知道性愛的美妙,是這樣的舒服,是這樣的暢美,總算我這一輩子沒有白活了。心肝寶貝,真謝謝你把我帶到極樂的境界裡,媽媽真不知要怎樣的來感謝你啊!」

陳太太說著說著,竟哭了起來。

「媽媽……妳這是怎麼了嘛?」

「是不是我傷害了妳?」

「沒有嘛!是我太高興了。」

「我真給妳嚇了一大跳,媽媽,這是妳我雙方都能享受到的樂趣。」

「好了!小寶貝,我問你是真心愛我嗎?嫌不嫌我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