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歡女愛

陳太太道:「不要,羞死人了。」

文邦道:「好,不要,那就算了。」

陳太太道:「好!好!我叫……親哥哥、親丈夫。」

文邦道:「嗯,我的親妹妹,親太太,親丈夫替妳止止癢。」

說完,文邦的大雞巴對準她的桃花洞口用力一挺,「嗶唧」,一聲,插入三寸左右。

陳太太叫道:「哎呀!乖兒……痛……痛死了……別再動……」

陳太太痛得粉臉變色,張口大叫。

文邦不是憐香惜玉之輩,她也不是處女,三不管的再用力一頂,又插入兩寸多。

陳太太又大叫道:「啊!乖兒……痛死人了!別再頂了……你的太大了……我的裡面好痛……我吃……吃不消了……呀……乖……別再……」

文邦覺得她的小穴裡是又暖又緊,陰道嫩肉把雞巴圈的緊緊的,真舒服,真過癮,看她那痛苦的表情,只好溫柔的安慰她一下。

「親媽媽,真的弄得妳很痛嗎?」

「還問呢!你的那麼大,也不管媽媽吃不吃得消,猛的直往下挺,差點挺得我快要痛死了過去……你真狠心……小魔星……」

文邦道:「對不起嘛!親媽媽,我是想讓妳痛快舒服,沒想到反而把妳弄痛了。」

「沒關係,等一下別再這樣衝動……乖兒……你的太大了……」

文邦道:「媽,妳說的什麼太大了?」

陳太太道:「羞死人了……乖兒……別問了……」

文邦說道:「媽,叫我一聲……大雞巴丈夫好嗎?」

陳太太道:「不要嘛!多難聽,多羞人,我……我叫不出口。」

「叫嘛!我叫妳……小肥穴的親太太……快叫嘛。」

陳太太道:「你呀!真磨人,大雞巴的親丈夫,真羞人。」

她叫完後,馬上閉上那雙勾魂的媚眼。

漸漸的,文邦覺得包著龜頭的嫩肉鬆了些,就開始慢慢的輕送起來。

陳太太又叫道:「啊!好漲……好痛……親哥哥……大雞巴的親丈夫……妹妹的小穴花心……被你的大龜頭頂得……酸痲……酥癢……死了……乖兒……快……快點動……媽媽……要你……」

陳太太感到一陣從來沒有嚐過的滋味和快感,尤其是文邦那龜頭上的大涯溝緣,在一抽一插時,削得陰壁四週的嫩肉,真有一種難以形容的滋味。媚眼如絲的哼道:「小乖乖……媽媽……哎呀……美死了……大雞巴的親哥哥……大雞巴的親丈夫……你用力搞吧……我不行了……喔……我又……又洩了……」

陳太太被文邦領入從來沒有過的境地,更何況她又是虎狼之年,當然很快又洩身了。

文邦的大龜頭被她滾燙的淫液一燙,舒服無比,尤其她的子宮口,將他的大龜頭圈得緊緊的,還一吸一吮的動著,那種滋味真是美極了!再聽她叫自己用力幹……

於是文邦抬高她的雙腿,架在肩上,拿一個枕頭擺在屁股下面,使她的陰阜突挺的更高翹。

文邦再不答話,挺起屁股猛抽猛插,只幹得她全身顫抖。

她受驚般的呻吟浪叫,兩條手臂像兩條蛇般的緊緊抱著文邦的背部,浪聲叫道:「哎呀!小寶貝……媽媽……要被你幹死了……我的小穴……快……快被你弄穿了……親丈夫……你饒了我吧……我不……不行了……」

文邦此時改用多種不同方式抽插,左右插花:三淺一深……六淺一深……九淺一深……三淺兩深……研磨花心……研磨陰蒂……一淺一深……猛抽到口……猛插到底……等等招式來調弄著她。

她這時的嬌軀已經整個被慾火焚燒著,拼命扭擺著肥大的臀部,往上挺……往上挺的配合著文邦的抽送。

「哎呀!好兒……我的小親親,媽……可讓你……玩……玩死了……啊……要命的小心肝……」

陳太太的大叫,騷媚淫浪的模樣,使文邦更加兇猛的狠抽猛插,一下比一下強,一下比一下重……真想插穿她那個小肥穴,方才甘心似的。

這一陣急猛快狠的抽插,淫水好像自來水一樣的往外流,順著臀溝流在床單上面,濕了一大片。

陳太太被弄的欲仙欲死,不停的打寒顫,淫水和汗水弄濕了整個床單。

「大雞巴的兒子……媽要……要死了……我完了……啊……洩死我了……」太太猛的一陣痙攣,死死的抱緊文邦的腰背,一洩如注。

文邦感到大龜頭一陣火熱、酥癢,一陣酸麻,一股陽精飛射而出,全部衝入她的子宮去了。

她被那又濃又燙的精液射得大叫一聲:「哎呀!小寶貝,燙死媽媽了……」

文邦射完精後,一下伏壓在她的身上,她則張開櫻唇,銀牙緊緊的咬在文邦的肩肉上,痛的文邦渾身一抖,大叫一聲:「哎呀……」

兩人精疲力盡的,緊緊摟抱著,一動也不動的雲游太虛去了。

一場生死決戰經歷了一個多小時,才告結束。

兩人一覺醒來,已是午夜十二點多了,文邦計劃開始遊說她了。

「啊!糟了!已經這麼晚了,我要回家去睡覺了。」

陳太太不聽,急忙把文邦摟抱得緊緊的,並且把她那個豐滿性感的胴體半壓在文邦的身上,嬌聲的說道:「小寶貝,不要回去了,就在這裡陪媽媽一夜吧!讓媽媽好好的親你、愛你,好嗎?」

「嗯……好當然好,可是被美芳知道了,那怎麼辦呢?」

「嗯……」

「辦法是有一個,說出來不知妳答不答應。」

「那就快點講嘛!乖兒。」

「我看把她叫醒了,到妳房間來,讓我把她玩過,就不怕啦。」

「不行,她還是個處女。」

「是處女有什麼關係?早晚還是要給男人開苞的。」

「那也不行,她要不是處女,以後誰要娶她呢?再說我終歸是她媽媽,那有母女共事一夫的,那多麼羞死人啦!」

「親媽媽,我先問妳,剛才妳舒不舒服、痛不痛快?」

「舒服,好舒服,好痛快。」

「那以後還要不要我來給妳舒服和痛快呢?」

「當然要呀!媽媽以後不能一天沒有你。」

「所以啊,我也是少不了妳,但是紙包不住火,要是給美芳知道了,對妳丈夫一講,妳想,後果是如何?」

陳太太被文邦這一講,半天答不上話來。

過了好一陣,突然壓在文邦的身上,猛親吻文邦的嘴唇,一雙大乳房壓在文邦的胸前揉磨著,小穴也在文邦的雞巴上揉擦著,淫聲浪語的道:「小心肝,我為了你,什麼也不在乎了,可是便宜了你啦!」

「親媽媽,妳別忘了剛才舒服痛快的時候呢!」

「死小鬼,都是你害我的,還來取笑我,恨死你啦!」

「別恨啦!我的親太太,那我去叫她。」

「不要叫,我的乖兒,不然我會羞死的,畢竟我們是母女,和一個男人在一起做愛,太難為情了嘛!」

「這有什麼關係?母女倆同侍一夫多得很,住在一個家裡面,早晚都會知道的,不如公開,更方便的多。」

「小心肝,暫時不要公開,好好的陪媽媽睡幾晚,讓我多多享受乖兒子大雞巴的美味,然後你再去找美芳玩,希望乖兒多陪我幾天好嗎?」

「好,我就先陪妳幾夜,等美芳弄到手以後再說服她,以後我們三人同床,除了妳丈夫在家以外,媽媽妳隨時須要,我就隨時來侍候妳,好嗎?」

「好吧,媽媽都聽你的,誰叫你這小乖兒長得如此英俊健壯,將來不知那個福氣的小姐,若嫁給你做太太,真是幸福不淺了。」

「那還不簡單,只要妳答應,我娶美芳做太太,我就可以給妳這位丈母娘爽快爽快,豈不一舉兩得,妳說好嗎?」

「真的,小乖乖,媽媽好高興啊,我真沒有白愛你。」